“坎塔卢波?麦当劳的吉姆吗?”在芝加哥发展的奥普拉,自然知道麦当劳这家老牌公司现在的当家人是谁。

    冯一平也是要她知道是谁。

    “我跟他说两句,”奥普拉伸出手。

    冯一平却干净利落的挂掉电话,顺手放进口袋里。

    他和她,还没熟到这个份上。

    如果今天一开始,不是随便派了个小职员迎接,如果之前,不是由那三个家伙,而是由奥普拉亲自跟冯一平接洽,如果奥普拉问问题的时候,能少用祈使句,而真的和一个大婶一样亲切……,那冯一平也不介意跟她亲热一些。

    之前是那样的态度,但是现在又想表现得这么热络,这么不见外,凭什么?

    奥普拉的脸色很错愕。

    有些人就是这样,总是把自己当作不一样的烟火,想当然的认为自己不管怎么做,周围的人依然要顺着她的意思来,请问,大婶你凭什么?别人说你是女王,就真当自己是女王吗?

    冯一平拍了一下布坎南的肩膀,他能想象,布坎南之前来这家公司的时候,会是什么待遇。

    “奥普拉女士,很抱歉,我们的日程很紧,今天只能先这样,你有任何问题,都可以随时联系我们的公关部,谢谢,”不管怎么样,礼数得做足。

    “哦,好的,”看到之前和印象中亚洲那些成绩好的乖学生一样的冯一平,不软不硬的给自己碰了两个钉子,一直抱着公事公办,压根就没想着要给冯一平他们一行三人一点特殊招待的奥普拉,现在反而变化很明显。

    不管是脸上的笑还是嘴里的话,第一次不再是那么程式化,而是变得走心起来。

    她的脱口秀,固然是稀缺资源,但以冯一平如今的成就,在美国别说脱口秀,连新闻专访都没做过,更是稀缺资源。

    “好的,很抱歉今天的安排不是很周到,你知道的,我们是一个很注重节目质量的栏目,准备工作非常多,团队里的每一个成员,都在高速运转,包括我也一样,”

    这样的辩解,可能在她看来,就相当于是道歉吧。

    “我明白,”冯一平伸出一只手跟她握手道别,“顺便说一句,可能不一定对,从管理学的角度来说,如果一个团队里所有人,都一直忙得不可开交,一般而言,这个团队多少是有些问题,要么是团队配置,要么是‘忙’的实质,”

    “不管什么时候,八十二十原则,都是一个团队始终应该遵循的一条重要原则,”默巴克也说了一句。

    拜托,你在两位亿万富翁,两位上市公司创始人的面前谈工作忙?

    布坎南此时已经明白冯一平的意思,“再见,奥普拉女士,你团队里的成员,有我的联系方式,”

    他还是希望能促成这次访谈,特别目前这确实是个好时机。

    “好的,”奥普拉的两腮,此时好像涂上了腮红一样。

    她走出会议室,看到前面的冯一平和默巴克,说说笑笑的朝电梯那边走,压根没有等她的意思。

    她还是没有跟上去送客。

    …………

    “是不是娱乐圈里稍微有些名气的人,都是这样的做派?”冯一平在车上问。

    然后他马上想起来,这还用问么!

    就国内那些稍稍有点名气的明星或者是主持人,在公众面前,始终是一副温良恭谦让的样子,但私底下,不还是一个比一个的自命不凡,派头、脾气都大到爆?何况是奥普拉这样世界知名的主持人。

    “娱乐圈,”布坎南说,“跟商界不一样,你看看一些大明星出场时的派头,直逼美国总统,”

    “冯,我倒是建议你,有时候太过温和,并不是一件好事,对商业伙伴,这样挺好,但对娱乐圈里这些人,完全没必要这么客气,”

    冯一平点点头,“受教了,”

    还真是这样,有时,你太温和,有些人真以为你好拿捏,从而不把你放在眼里。

    …………

    经过几天的试探之后,麦当劳总部,双方再次见面。

    因为至少都是第二次见,气氛比上次更融洽,看到坎塔卢波和查理脸上的笑容,冯一平明白,这事,相当有戏!

    “冯,你要上奥普拉的节目?”坎塔卢波问。

    “呵呵,这是布坎南的安排,因为我很少在美国公众前露面,所以他认为,我应该利用这个优势,多为公司做一些宣传,我只好服从,”

    “也不一定就是奥普拉脱口秀,其它的几档节目,我也都有联系,还没有最终确定,”布坎南说。

    “不过,我们在芝加哥,奥普拉也在芝加哥,”查理说,“这倒是一个天然的优势,”

    本来我们也是这样想的啦,但是之前的体验,确实让人不爽。

    “冯,你总是这样,”坎塔卢波说,“你提出的条件,总是让人难以拒绝,”

    “这是因为,我始终认为,至少要双赢的合作,才能长久,”

    “那就是,贵公司同意了我们的合作请求?”默巴克有些激动。

    “在经过公司多个部门核算,以及董事会讨论之后,我们接受硬币之星的合作提议,”坎塔卢波说。

    虽然冯一平相信这本来就是手拿把掐的事,但是,听坎塔卢波肯定的说出来以后,说他不兴奋,不激动,那肯定是假的。

    收购硬币之星是第一步,与麦当劳合作,是第二步。

    第一步如果受挫,那其实也没什么太大损失,顶多就前期一些准备工作的投入。

    但第二步如果受挫,那就是他的整个计划已经很难完成,虽然他并购硬币之星,肯定会得到高回报,但这并不是他想要的结果,如何让奈飞到自己碗里来,才是他筹谋这么久最终的目的。

    “我相信,在不久的将来,你们一定会为今天的这个决定骄傲,”

    “我们相信冯你的战略眼光和硬币之星优异的执行力,”坎塔卢波说,“不过,对你们提出的一些条款,董事会不是没有不同意见,”

    接下来的话,又轮到查理,冲锋陷阵,或者不好说的话,一向是由他来,“关于硬币之星要占股51%的事,董事会的成员,都表示不相信这样的要求,”

    “这并不是目的,”这边自然也由默巴克回答,“我们之所以提出这样的要求,正是奔着对双方,包括双方董事会负责的态度,”

    “哦?”

    “我想两位应该认同我们的观点,达成合作协议后,从方方面面考虑,Redbox由我们经营更划算,”默巴克陈述理由。

    “经过财务部门的严格核算货,我们同意这一点观点,”坎塔卢波说。

    “那么请问两位,你们会接受一个并不熟悉具体业务的上司,来干涉你们的具体工作吗?”默巴克转而说起了好像不相关的事。

    “当然不能,而且麦当劳通过制度的形势,避免了这样情况的发生,”

    “那么,你们认为,难道在跟超市合作,在管理DVD租赁机方面,麦当劳会比硬币之星更熟悉,更有经验?”默巴克。

    这样类比的一问,确实很有说服力。

    如果麦当劳自己在这方面就很有经验,也有过硬的执行队伍,那Redbox这事,哪有冯一平和硬币之星的份?

    “事情都是我们在做,决策的,却不一定了解实际工作中的一些关碍,这样的一个组合,要想把Redbox最大,在DVD租赁市场里打响我们的知名度,最后得到相当大比例的市场份额,这将会是相当困难的一件事情,”

    “我想到时我们每每首先要解决的,就是各种争论,以及各种内耗?两位认为呢?”

    “默巴克,你也确实很有说服力,”坎塔卢波笑着说,“只是冯,你也知道麦当劳的历史,了解麦当劳的实力,”

    “当然,这里我们丝毫没有贬低冯你和NEXTDOOR,包括你其它所有生意的意思,”

    “不,我理解,”

    在国人的心目中,好像麦当劳并不咋的,肯德基比麦当劳要牛得多,其实完全不是这样。

    这是因为肯德基在进入我国时抢占了先机,87年就进入国内,而麦当劳,是整整三年之后才开始发掘中国市场。

    一步快,步步快,肯德基在国内的门店数量,始终高出麦当劳一倍多。

    但是在美国,以及其它更多的国家,则恰好相反,麦当劳占据绝对领先地位。

    中国区业务,后来会占到肯德基全球业务6成以上,而对麦当劳来说,中国区的业务,甚至始终都不是它的主力业务。

    最直观的说,这几年,在世界500强排名中,麦当劳一直三百五十名左右徘徊,而肯德基的母公司百胜集团,一直都不是世界500强企业。

    麦当劳现在每年的营收都超过百亿美元,冯一平国内国外所有的公司加起来,都和人家差得远,更别说市值还不到十个亿的硬币之星。

    现在,想就麦当劳首创的一项业务展开合作,你这个小不点居然还要控股?估计有些股东都会觉得是侮辱。

    “我也理解你的难处,”

    冯一平清楚,在这样的情况下,如果他还坚持要超过50%的占股比例,坎塔卢波的工作会很难做,所以一味坚持不让步,把压力都施加在坎塔卢波身上,不是什么好办法。

    “为了合作和双方的共同利益考虑,我想我们可以放弃控股的要求,”冯一平想了一下,马上说。

    “谢谢,谢谢你的理解,”

    冯一平这样一表态,就等于这次合作最大的困难,不复存在。

    “不过,同样是为了合作和双方的共同利益考虑,我还有几个附加要求,Redbox的具体经营,由硬币之星负责,”

    “冯,这个早就不是问题,”

    “我的意思是,由硬币之星的人,兼任Redbox的董事长和CEO,我希望这一点能明确写入协议,”

    “既然把具体经营,全权委托给硬币之星,这样的要求,很合理,”坎塔卢波说,“还有其它要求吗?”

    “为了保证这一要求能够落到实处,我希望在Redbox的董事会上,硬币之星,要委派超过半数的董事,”

    这一点才是关键。

    董事长和CEO,总要对董事会负责,冯一平相信,在坎塔卢波的任期内,即使硬币之星在Redbox的董事会里处于劣势,也没关系。

    但是,下一任麦当劳总裁上任之后,还能不能有这样的默契,谁能保证?

    “我个人倾向于5人董事会,”

    这个要求,让坎塔卢波再一次皱起了眉头,“我虽然理解你的顾虑,但是,冯,我得说,要让董事会同意这样的附加条件,同样不容易,恐怕你说的这一点,正是我们董事会一定要要求的,”

    所以我才提出这个附加条款的。

    而且,这事真不容易吗?冯一平觉得容易也容易,不容易也不容易,就看坎塔卢波怎么做。

    “不过,既然你已经表现出了诚意,我会想办法尽量满足你的要求。”

    虽然说得为难,坎塔卢波还是比较爽快的答应下来,想来他同样清楚冯一平真实的想法。

    “我期待着你的好消息,”跟这样经验丰富的人合作,就是轻松。

    …………

    冯,你的意思是,要保证在董事会里,我们委派的董事,和麦当劳委派的董事人数一致,比如都是两位,再聘请一位独立董事吗?”回酒店的路上,默巴克说。

    “我正是这个意思,如果麦当劳委派超过一半的董事,未来的内耗,肯定不可避免,我最讨厌的就是这样的事,但是独董,肯定比麦当劳的股东好争取,”

    说起来,在这会,他又有点怀念国内的商业环境。

    要是在国内,哪用得着这么麻烦?

    要是有一家公司率先开展了类似Redbox的业务,冯一平完全可以照搬它的模式,大规模投入,然后,搞不好都会逼得首创公司倒闭。

    这就是所谓的走别人的路,让别人无路可走。

    十多年后,这样野蛮的行为,依然在国内屡见不鲜层出不穷。

    可是在美国这个社会,又是面对麦当劳这样的巨头,还真不好这样做。(未完待续。)
网站地图:1 2 3 4 5 6 7 8 9 10 1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