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事已定,只等坎塔卢波想办法说服麦当劳董事会,同意冯一平的要求,这个新计划就可以实施,而且,这事看来并不难。

    于是,到芝加哥这么几天以后,他们终于得到了至少一个下午的休息时间。

    “我得去拜访一些老朋友,”布坎南说。

    “刚好,我在这也有一些私事,”默巴克说,“所以冯,下午我们都不能陪你,”

    “晚上也一样,我估计得和他们一起吃饭,”布坎南补充了一句。

    “哦对,我也一样,不用等我们,”默巴克按下和驾驶室之间的小隔板,对坐在副驾上的欧文说,“欧文,冯下午就交给你了,记住,一定要保证他的安全,”

    冯一平感觉有些好笑,这两个家伙异口同声的说下午和晚上没时间,肯定是因为自己那天在酒吧和艾米莉亚一起出去,所以想给自己一些空间。

    可是,日月可鉴,我和艾米莉亚,还是非常纯洁的关系好不好?

    “那么好吧,刚好我也想领略一下正宗的美国风情,”

    看到他们俩一脸“果然如此”的表情,冯一平觉得还是要解释一下,“下午,我准备去巴拉克的竞选办公室做志愿者助选,”

    “哦,这是挺好的,”

    “亲历一次也不错,”

    两个心思不太纯洁的老男人,都有些意外冯一平的安排。

    他们不知道,冯一平早就想亲身感受一下被美国人吹到无以复加的选举,究竟是怎么一回事。

    …………

    午餐过后,三个人分头行动,好像真是说什么来什么,刚上车,冯一平就接到了艾米莉亚的电话,“冯,晚上有时间吗?关于你的提议,我有些问题,想要跟你面谈,”

    冯一平现在可不敢在晚上跟她面谈,玩火,一次就够,再来一次,他不保证能做到不引火烧身,“不好意思,今天晚上也有商务活动,你可以把问题发到我邮箱,或者直接跟我们的人力资源部门联系,”

    “那么,在你离开芝加哥之前,我们还有机会见面吗?”

    “我得看时间安排,”

    “明白了,”艾米莉亚干脆利落的挂掉了电话。

    居然这么轻松的算了?这好像不是她的风格?

    就几次打交道的情况看,冯一平本能的觉得,艾米莉亚一定还有什么后手,不过,那也没有多大关系,只要不再面对类似那天晚上的情形,冯一平自信不会出任何问题。

    “boss,需要我让她和你保持距离吗?”欧文问。

    “啊?”冯一平一愣,然后马上明白,他肯定以为自己是沾上了一个甩不掉的麻烦,“不用,艾米莉亚在公司并购方面,经验丰富,我有意让她加入我们公司,”

    如果基于欧文以为的情况,那他提的这个建议,就有些无情,不过,这足以说明,他现在的行事准则,完全是以冯一平为中心。

    “辛苦你了伙计,”冯一平对这个大个子说。

    以美国的观点来看,欧文是真有些辛苦,只要冯一平去公司或者出差,他一定得跟着。

    冯一平经常休息时间去公司,这也意味着他要经常跟着加班。

    “在外出差时也罢,在硅谷的时候,需不需要为你配几名助理,和你一去轮班?”

    出差的时候,冯一平可不想张扬的在身后带着好几个保镖。

    他带着欧文,主要的原因,是因为他是亚洲人,而且是一个天生面善的亚洲人,在美国的不少地方,亚洲人,比黑人还好欺负,甚至干脆就是一些黑人兄弟下手的对象。

    天生面善的他,就更是那些坏蛋眼中好欺负的人里,最好欺负的人。

    他可不想自己来到一个新城市,漫无目的地瞎逛,一不小心逛到了贫民窟,然后被打劫得只剩下一条内裤。

    真不是因为安全威胁,相对来说,像他这样并没有跟他人发生利益冲突,又非常低调的人,很难成为那些以绑架、打劫为生的专业人士的目标。

    从事那一行的人并不是没脑子,他们也会衡量风险和回报。

    在美国绑架中国内地的首富,那会造成什么样的影响?一下子就会引来中美国两国警察的重视,绝对是一件高风险,低回报,很不划算的买卖。

    “老板,至少暂时不用,其实我工作时间很短,你在公司忙的时候,我就在公司附近自由活动,睡觉也可以,休息得很好,”

    从心里说,他不想再有其它从事和自己同种性质工作的人,来接近冯一平。

    “等忙过这边的事以后,你跟我回中国,我在国内,有两个司机,我希望你们能加强交流,”他很希望看到从PLA复原的两个侄子,和从美国USMC退役的欧文,能擦出什么火花来。

    …………

    小奥黑的竞选办公室,听起来好像很高大上的样子,其实就是一条不起眼的大街上,一处临街房子的一楼。

    不一样的地方,在于这处房子和附近一带,贴满了很多小奥黑的竞选海报,半身像的下面,印着他的竞选口号,“yes,wecan,”

    他本人不在这——这是冯一平特别要求的,要是让他等在这儿,郑重其事的陪着自己参观,为自己介绍,那样高调并不好,搞不好他的对手就会在这事上做文章。

    接待冯一平的是他的高级顾问,戴维?阿克塞尔罗德,这是一个留着胡子,但头顶正中光溜溜的,需要“地方支援中央”,法令纹很重,看起来很严肃的中年人。

    “你好冯,非常感谢你的支持,”他握手很有力。

    “没什么,”冯一平好奇的看着忙碌的办公室说,“这个环境,我们还是不谈这个话题的好,戴维,你觉得我能做哪个工作?”

    “谢谢你的理解,我认为,你最适合的工作,是打电话,”

    他带着冯一平穿过拥挤的办公室,走到一张没人的办公桌前面,找人拿给他一本选民资料,“这个部门的工作任务,就是通过电话,争取一些倾向于我们的对手,或者一些不确定支持谁的选民,”

    确定支持小奥黑的,当然不用再浪费时间,确定支持他对手的,暂时也没必要去浪费时间——改变一个人的政治倾向性,不是件容易的事。

    他拿过一件竞选团队的体恤交给冯一平,在他肩膀上拍了拍,“谢谢!”

    他是真的很忙,跟冯一平说这几句话的功夫,就被人打断了三次。

    冯一平套上体恤,笑着跟几个注意到了他这个新加入成员的人点头示意,没有急着打电话,感觉这个场景很熟悉。

    如果拿掉墙上的那些海报,很像大促销时,有佳办公室里的场景。

    不止是这一点像,他翻看了手中的选民资料,和他们的客户资料没什么区别,内容非常翔实。

    这是那些负责“门对门”(doortodoor)的同事,拿着选民情况表,经过实地走访以后,整理出的资料。

    里面有很多选民详细个人资料,比如家庭情况、族别、语言等等,最主要的,是该选民的政治倾向性,支持谁,倾向支持谁,不确定等等,非常清楚。

    负责传授冯一平这个菜鸟一些经验的,是一位白领,和冯一平一样,他也是志愿者。

    但冯一平是为了见世面,他是为了提高自身竞争力。

    只听了说了个开头,冯一平就完全懂了,“我明白,”

    确实明白,就和他做过的,照着黄页上的电话,向不认识的人推销自己的商品一样,只不过,他今天要推销的商品,是小奥黑,以及他的竞选纲领。

    也因为如此,这个电话推销,更像那些通过电话买保险的,通话的时候,非常热情,非常有鼓动性。

    不过因为是家里的电话,冯一平的打出的头三个,都没人接,第四个,终于有人接,“你好,我是巴拉克先生竞选办公室……,”

    介绍的话都还没说完,那边就已经传来忙音,旁边桌上那个精瘦的黑人兄弟忙里偷闲的跟冯一平说了一句,“伙计,这样的情况很常见,”

    是很常见,作为一个业务员,冯一平经历过不少这样的情况。

    第五个电话,通了,听到那边一个男人“喂”了一句,冯一平马上说,“你好巴萨姆先生,我是巴拉克先生……,”

    “好了好了,我一定选他,请你们别再打了,”这话里竟有讨饶的意思。

    旁边的黑哥们朝冯一平耸耸肩,显然,这样的情况同样常见。

    冯一平霎时感觉自己今天有些多此一举,来见识这个干什么?这实质上跟商业推销,完全没区别嘛!(未完待续。)
网站地图:1 2 3 4 5 6 7 8 9 10 1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