坎塔卢波看来面临的阻力不小,冯一平他们得到了半天又一天的休息时间,不过这一次,连患得患失的默巴克也都很放松。

    芝加哥美术馆亚洲馆,布坎南和默巴克陪着冯一平在这里浏览。

    说是亚洲馆,还不如就说是中国馆,里面展示的文物,特别是那些精品,大多都属于中国,这既是让人感到骄傲的地方,也是让人感到痛苦的地方。

    骄傲的是,在近代以前的亚洲,中国,绝对是最先进的国家,痛苦的是,这些珍宝既见证了那时我们的辉煌,也亲历了我们在近代的衰落,不然它们的归宿,也不会是在这异国他乡的展示柜里。

    这里展出的中国文物,可不是以数量取胜,瓷器、玉器、青铜器、佛像、甲骨文……,全都有,而且几乎涵盖了中国历史上所有的封建朝代。

    其它的不说,就连商代的青铜鼎这样的重器,馆里单展示出来的,就不止一尊。

    冯一平浮想联翩感慨万千,布坎南和默巴克就没有这么多想法,在瓷器区流连忘返,赞不绝口,也许在他们看来,这是很正常的事,越是民族的,就越是世界的嘛!

    默巴克弯着腰端详一个清代的粉彩花瓶,嘴里啧啧称奇,“虽然我说不出它好在哪里,但是一看到就明白,这绝对是一件非常完美的作品,这样的瓷器,应该也代表了那个时代最高的科技吧,”

    这个,应该算吧,冯一平想。

    “默巴克,你现在怎么一点都不担心?”布坎南见他这么放松,忍不住问道。

    “有什么好担心的?昨天坎塔卢波的话,不是把麦当劳的态度说得很清楚吗?合作,绝对不是问题,”

    他是真的很放松,回答布坎南问题的时候,眼睛都没有离开过那个瓶子,“啧,真是完美!”

    布坎南笑着看了冯一平一眼,“你就不担心,麦当劳的董事会,不会同意我们昨天新提出的几条附加意见?”

    “怎么会?坎塔卢波先生很清楚怎么解决这个问题,而且,虽然这项合作,对硬币之星来说很关键,但对麦当劳来说,这就是一个不起眼的新项目。”

    “这个项目的规模,跟麦当劳总体规模来说,更是不值一提,成败都无关大局,之所以现在还没结论,我想主要原因,还是麦当劳的一些股东,不习惯跟一般的公司平等合作吧,”

    “不过,我想坎塔卢波先生一定能做通他们的工作,其实很简单,只要让他们好好看看们财务部门核算的那几张表就行,相比感情,这些家伙更看重数字,你说不是吗?”

    他确实想得很明白。

    但是,下一刻,他的动作依然表现出他是有多么在乎这项合作。

    布坎南冲着他摇了摇手机,“消息来了,你要听吗?”

    默巴克马上扔下一直看不够的花瓶,三步并作两步的凑过去,“怎么说?”

    “你好,奥普拉女士,”就不是麦当劳打来的电话,默巴克马上开始尝试以眼杀人。

    “好的,非常感谢,我一定转告他,我尽快给你回复,”他虽然说得很平静,但冯一平和默巴克看得很清楚,他那一样是装的,其实同样非常激动。

    “冯,奥普拉的电话,她说非常乐意让你做她脱口秀的嘉宾,让我向你转达她的问候,还问我们什么时间最合适?”

    和冯一平他们想的和分析的一样,在他们三人明显带着情绪离开以后,原本施施然的奥普拉,在分析了做和不做的利弊之后,少有的淡定不起来。

    虽然上她的脱口秀,会对冯一平和他的公司,有不错的宣传效果,但同样,冯一平选择她的脱口秀,作为自己在脱口秀栏目的首秀,肯定能提升她节目的收视率,而收视率,正是她牛气的根本。

    她现在的收视率虽然在脱口秀节目里领先,但同样面临着好几个强劲对手的挑战。

    当然,她们最在乎的就是面子,所以,这个电话,她一直捱了一天才打,不过,是她亲自通知,要知道,平常这样的事,都不用她团队里的中层主管来做。

    “冯,我觉得没必要跟她们计较,娱乐圈,就是那样,而且客观的说,上她的脱口秀,宣传效果肯定会不错,”默巴克以为冯一平还对那天的事有意见。

    他完全多虑了,这也是一个商业决定,冯一平怎么会感情用事?

    “谢谢你老默,我明白的,布坎南,最好是这样,等坎塔卢波有了确切的消息以后,我们再定具体的时间,”

    如果麦当劳那边同意冯一平的意见,那双方可以马上先签署意向性的协议,之后,自然会派团队协商合作的具体事宜,最后签署正式协议的时候,冯一平还免不了要再跑一趟芝加哥,时间定在那个时候,自然最好。

    方便,还能顺道宣传一下新项目,一举几得。

    “好的,我明白,”布坎南话音刚落,马上兴奋的举着手机说,“来了,这次是麦当劳的,”

    …………

    公历9月8号,周一,这一天,恰好是中国的传统节气白露。

    早上8点,硬币之星和麦当劳,同时向外发出了公告,双方拟就Redbox业务展开合作,在这个项目里,双方首轮投资为,麦当劳5200万美元,硬币之星4800万美元。

    公告简要说明了这次合作的内容、条件,双方董事会审议情况,提示了风险,并确定了公告这次合作预案的时间,17号,也就是10天后。

    附件里,还有各自公司董事会独董的意见。

    因为这次合作,总金额并不太大,双方都可以轻松支付,所以并没有类似一般合作公告里的重头,连带保证担保的事项。

    这事带来的直接后果,就是当天开市后,麦当劳的股价,小幅上扬,而硬币之星的股价,则是立马高开。

    之所以出现这样的情况,并不是因为这一次的合作。

    在硬币之星被NEXTDOOR收购后,从之前的硬币换卡计划,到现在和麦当劳合作,扩展在相关领域的业务,这一系列动作,让投资者对硬币之星的明天充满信心,当然,也可以说是对冯一平很有信心。

    艾米莉亚第一时间看到了这个消息,这样看来,冯一平前两天一直说忙,说没时间,原来也不是托辞,同时她有些明白,冯一平此时怕是已经回到了硅谷。

    果然,拨打他的电话,是一位女助理的接的,“对不起,冯正在参加一次重要会议,”

    招呼不打一个就走了?艾米莉亚很恼火,哼,17号,你等着!

    …………

    这样对两家公司好,对持有两家公司股票的投资者好的事,并不能让所有人都高兴。

    比如,哈斯廷斯看到这样的消息后,感到满满的都是恶意!

    自己果然没有想错,那个冯一平就是一直对自己的奈飞始终贼心不死。

    现在,估计除了当事人,只有他最清楚冯一平的最终目的。

    他争取中国银行的大额贷款支持,他收购硬币之星,他想办法提振硬币之星的业务,这都不是主要目的,他的最终目的,就是自己的奈飞,不然,为什么这么快就宣布跟麦当劳在DVD租赁业务上合作?

    难怪上次跟布坎南联系硬币换卡事宜,他答应得那么爽快,说不定他们早就把奈飞看成了自己的囊中之物。

    他真的有点佩服冯一平,居然能被他想出一条这么样的路子来,在那么多公司,那么多种可能里,冯一平能选中这样一条路,真的很不简单。

    如果单纯是麦当劳,他是一点都不在乎的,本来就有销售DVD的沃尔玛他都打败了,何况第一次涉足这项业务的麦当劳?

    但现在不一样,Redbox加上硬币之星,麦当劳的上万家分店,硬币之星那么多的合作伙伴,以及在这一领域丰富的运作经验,加上主导者冯一平卓越的掌控能力,他相信,新的Redbox,绝对能很快占据一大部分市场份额,成为自己的一个强劲对手。

    关键是,接下来,谁知道NEXTDOOR网站上,不会出现一个出租DVD的版块?

    出现一个,才是理所当然的事,到那时,他们再把线上线下打通,这才是对自己致命的威胁。

    真是想想就头痛。

    只是,一直在担心狼来了的哈斯廷斯,在终于确定,狼真的就要来了的时候,除了愤怒,竟然也觉得有点轻松。

    他感到最担心,也最无力的就是,不知道冯一平将有什么举措,现在他知道了。

    那这刚好,自己可以从容的想办法应对。

    只是想着想着,他还是忍不住连说了几次那个F开头的词。

    他真的有些悲愤。

    为什么这样不大的一块市场,居然有这么多世界500强公司前赴后继的加入进来?

    那些入行早,早就奠定了行业优势的那几家公司不说,先有沃尔玛,现在又有麦当劳这样相关或者完全不相关的大公司加入进来。

    为什么自己想低价卖掉公司的时候,不但没人要,反而受到了羞辱,现在自己铁了心想把这件事当作自己终身事业的时候,偏偏就有人死盯着自己的公司不放,变着法的想收购?

    还有,明知道麦当劳推出这项业务,自己为什么没有放在心上,为什么没有及早制定应对措施?还是太大意,或者是,不知不觉的,已经变得有些傲慢。

    不过,这么多年风风雨雨的走过来的哈斯廷斯,是个心志坚毅之辈,他明白,这样的自怨自艾,完全不能解决问题。

    现在最理想的事,就是搅黄他们的这次合作,该怎么着手呢?他苦思冥想着。

    …………

    芝加哥橡树溪麦当劳总部园区。

    精神抖擞的坎塔卢波走进办公室,跟自己的秘书打招呼,“早,苏珊,把我今天的日程表送进来,”

    “其它的没什么变化,只是从昨天下午到今天早上,奈飞公司的CEO哈斯廷斯已经打了四个电话,他说有正要的事情,希望能和你面谈,”

    “奈飞的哈斯廷斯?”坎塔卢波想了一下,“这件事先放放,就说我很忙,”

    在发觉Redbox可能会成为一个新的业务增长点以后,他们自然详细了解过DVD租赁市场的主要竞争对手,因此很清楚奈飞的底细,对奈飞这个时候联系他,他自然清楚他的来意。

    但是,他清楚奈飞的商业模式,对Redbox这种模式,奈飞比自己的公司还没经验,双方合作,完全不能实现优势互补,很大的可能是互相拖累。

    于是他很快就得出结论,不论奈飞这次联系自己是什么说法,目的应该只有一个,那就是破坏自己和硬币之星的合作。

    这样的人,这个时候,还是不接触也罢。

    他刚把这事跑到脑后不到半个小时,秘书的电话打进来,“先生,奈飞的哈斯廷斯,已经到了园区,现在就在楼下,”

    这还真是!

    “说我不在,”坎塔卢波干脆的说。

    午餐时间,秘书对走出办公室的坎塔卢波说,“先生,那位哈斯廷斯,依然在楼下等,”

    坎塔卢波摇摇头,“通知司机,让他在地下停车场等我,”

    他并没有被哈斯廷斯的执着感动。

    在西方,这样未经预约,而主动找上门来的事,其实已经算一个很不礼貌的行为,哈斯廷斯今天这样的做法,也可以理解为带有强迫的性质。

    如果每一位来访者都效仿哈斯廷斯的做法,那么坎塔卢波将完全不能安排自己的时间。

    哪知道,他在自己常去的那家俱乐部坐下来没一会,刚点完菜,一个留着络腮胡子,个子高大的男人就走过来自我介绍,“你好坎塔卢波先生,我是哈斯廷斯,”(未完待续。)
网站地图:1 2 3 4 5 6 7 8 9 10 1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