坎塔卢波放下刚拿起的报纸,笑着跟哈斯廷斯握了一下手,“你好,”

    从眼神到表情,他完全没有任何不高兴的意思。

    对他这样都老成精了的人来说,一般人想从他身上看出他真实的情绪,那是一件不可能的事。

    “抱歉坎塔卢波先生,”哈斯廷斯自然也不会提什么我在你楼下枯等了一上午的事,“不好意思,打扰了,”

    坎塔卢波没有请他坐的意思,哈斯廷斯也没有要他允许的自觉,直接坐了下来。

    这样的高级俱乐部,接待的都是熟客,他清楚,坎塔卢波不可能在他俱乐部的这些老朋友面前不讲风度,“相信你也听说过奈飞和我,我今天冒昧打扰,就是想向你和麦当劳公司表明一个态度,奈飞公司,也对Redbox非常感兴趣,而且我们自信能比硬币之星做得更好,是Redbox最好的合作伙伴,”

    他没有废话,一上来就直接表明了自己的来意和态度。

    要这么说江山易改,本性难移呢?虽然是在这样的情况下找上门来求合作,哈斯廷斯的这些话,依然自信到有些傲慢。

    硬币之星才是Redbox最好的合作伙伴?那这么说,坎塔卢波和董事会一致看好硬币之星,当然就是一个错误。

    “谢谢你的好意哈斯廷斯,”坎塔卢波把报纸细心的叠好,“是的,我知道你和你的奈飞公司,都非常优秀,也非常感谢你对Redbox的认可,只是,我认为现在不是谈这件事的时候,”

    “相信你看到了我们的公告,同时,从昨天开始,我们和硬币之星的团队,已经在就协议的具体条款进行商讨,这桩经过我们两家公司董事会批准的合作,目前进展顺利,所以,我只能说抱歉,”

    “我看到了公告,坎塔卢波先生,”哈斯廷斯双手紧握放在餐桌上,坐得直直的,“但那只是一个动向,我也注意到,你们双方都在公告里说,这项合作能否成功,依然存在一定风险,奈飞,愿意成为这个原因,”

    他这也真是豁出去了。

    坎塔卢波的神色严肃起来,这不是他变得认真,而是有些不耐,有些不喜,他和冯一平,两家公司最高负责人谈了好几次,他自己也做了公司董事好几天的工作,你所暂停就暂停,你说放弃就放弃?

    “我们为什么要选择奈飞?”

    “因为,在DVD租赁领域,我们奈飞有着最丰富的经验,”

    “在DVD租赁领域,百视达和DVDPlay、TheNewRelease、HollywoodVideo不是经验更丰富?”

    此时的百视达,可不是后来苟延残喘的百视达。

    01年,美国的DVD租赁业务总额,创纪录的突破了百亿美元,达到102.6亿美元,而传统的DVD租赁公司,占据了这过百亿美元中的大部分,足足超过7成。

    而库存充足,在全国各地开有几千家连锁店的百视达,又占据了这大部分中的大部分,总额是102.6亿,百视达一家的营收,就达到了51美元之巨,刚好占据了半壁江山。

    奈飞虽然增长迅速,但是跟百视达一比,那差距,不是明显,而是相当悬虚。

    这一点,哈斯廷斯不可能否认,也否认不了。

    “不过是最后的辉煌而已,”哈斯廷斯不屑的摇摇头,“你我都知道,在这个互联网高速发展的时代,百视达那样一个地方开一间店传统的业态,被淘汰,被唾弃,那是迟早的事,”

    “我们始终认为,互联网并不能帮我们做所有的事,实体店存在了几千年,它们将继续存在几千年,”

    哈斯廷斯的这话,坎塔卢波同样不喜欢听,如果按哈斯廷斯的意思,麦当劳,同样是传统的业态,但对坎塔卢波来说,他们在各地的那些分店,恰恰正是他们的优势所在。

    “按你的标准,我们的Redbox,同样是传统的业态,”坎塔卢波继续。

    而且,从本质上说,一辈子从事传统快餐工作的坎塔卢波,也是一个传统的人,对于一些人宣扬的所有的事,以后都要借助网络,他不是很感冒。

    麦当劳最大的优势,就是线下。

    “抱歉,我这话并没有其它意思,我们都知道,行业不同,标准自然也不一样,餐饮业和DVD租赁行业,区别很大,实体店依然至关重要,”哈斯廷斯也意识到了自己那话的不妥。

    他不得不又跟着解释,“准确的说,Redbox,应该是传统业态中的新业态,这种模式,有很多独创的优势,”

    “坎塔卢波先生,我要声明,我不是认为所有和互联网关系不大的业态都是要遭到淘汰的传统业态,”

    “我也不是说奈飞的模式,有多么先进,我只是想说,奈飞,是一家不惧压力的公司,我们公司的发展历程,有力的证明了这一点,”

    “我们从当初频临倒闭,到现在已经成为业内第四大租赁商,足以说明这一点,”

    “在和一个个实力强劲的对手竞争中,我们积累了非常丰富的经验,建立了最完善的资源库,同时,我们还培育了一大批忠实的用户,而这些,都是硬币之星不能提供的,”

    “线上和线下结合,会发生一加一大于二的结果,因此,我还是请求你和麦当劳能郑重考虑我的提议,是和一家之前没有涉足这项领域的公司合作有利,还是跟一家具有丰富经验的公司合作更有利?”

    “这个答案,我想很明显吧,”哈斯廷斯解释带说服,说了一大通。

    “线上的DVD租赁,现在也不是什么新业态,据我所知,最近让贵公司头痛的沃尔玛,线上租赁业务发展也很迅速?还有百视达的线上租赁,同样也在筹备中,所以你说的优势,并不是你所独有的,”

    “另外,明显的是,我们和硬币之星合作,会迅速在全国的大小超市,铺设上万台租赁机,每台单机,一年收入多达几万美元,”

    哈斯廷斯说得再好,没有冯一平给他简单算的一笔账有吸引力。

    “对不起,如果没有其它事,我要用餐了,”坎塔卢波说。

    这个保证,哈斯廷斯给不了,其实对他来说,如果能跟Redbox合作,得到好处的,其实是奈飞。

    既然是租赁,就涉及到“一借一还,”在借这个环节,目前百视达和奈飞,各有优势,但在还这个环节,Redbox的这种模式,是所有的租赁公司里,最方便快捷,而且成本最的,这也是哈斯廷斯越想越觉得不能让硬币之星如愿的原因。

    “坎塔卢波先生,除了其它的条件,我们可以给麦当劳Redbox现有的业务,更高的估价,我们也可以接受在新公司里,拥有更低的股份,”

    自己的优势,对麦当劳没有吸引力,哈斯廷斯转而谈钱。

    坎塔卢波笑了,“我们麦当劳成立了这么多年,所以,比其它的公司,我们更有耐心,同时,我们也更看重长期的利益,”

    “麦当劳还有一个其它公司比不了的优势,你知道是什么吗?我们每天会产生巨大的现金流,所以,眼前多几百万,或者少几百万,对我们来说,并没有太大意义,”

    当然,如果对他们现在运营的那些租赁机,以及这种模式的估价,能高出上千万,或者更多,坎塔卢波也非常欢迎。

    虽然和奈飞合作,依然没可能,但是,可以以此为条件,再从硬币之星那里,多要些好处来。

    但是,奈飞能在硬币之星估价的基础上,再多溢价上千万美元吗?不可能。

    奈飞是哈斯廷斯创办的公司,但不是他一个人的公司,他头上,同样有董事会,还要对市场上大大小小的投资者负责,不像硬币之星,刚完成整体收购的冯一平,在董事会,也可以一言而决。

    “你知道的,坎塔卢波先生,我们同样可以向麦当劳董事会发出合作提议,”好说不成,哈斯廷斯使出了最后一招。

    “呵呵,这是你的权利,我们也欢迎,”

    坎塔卢波听出了他这是什么意思,言外之意,不就是说他作为麦当劳的总裁,拒绝了潜在第三方更高的报价,从而质疑他的专业操守吗?

    但这招,对他没有什么威慑力,因为这一次,Redbox并不是出售,而是和其它公司合作,即使奈飞在发给麦当劳董事会的文件里,提起自己拒绝了哈斯廷斯的报价,也并不能对他产生多大影响。

    如果是一锤子买卖,追求的肯定是最高的报价,但既然是合作,追求的自然是长期收入,并不是报价最高,就最有优势。

    “顺便说一句,这一次和硬币之星达成合作后,欢迎奈飞跟新的Redbox合作,那是一个非常有想法的团队,我相信他们也能对奈飞提供一些帮助,”

    坎塔卢波这话,多多少少,有点回敬哈斯廷斯这一连串可以称得上无礼的举动,和质疑自己专业性的说法。

    他不知道,自己这一句话,恰好戳中了哈斯廷斯最担心的事。

    哈斯廷斯听了以后,顿时火冒三丈,等你们合作完成,就是我不去找他们,怕是他们也会招上我好不好?

    …………

    和坎塔卢波谈入僵局的哈斯廷斯,大感挫败的飞回硅谷,究竟要不要向麦当劳发出合作申请,现在这一点不用考虑,肯定要发,总之,能多制造一些干扰,那都不是坏事。

    但是,作为一家上市公司,自己在董事会,也并没有占据绝大多数,所以,在给硬币之星带去干扰之前,他自己先面临着很大的干扰。

    他同时做了两项工作,一边抓紧说服董事会,一边,破天荒的、非常诚恳的,给包括自己视为眼中钉的百视达在内的那几家业内前几名公司的CEO打电话。

    和坎塔卢波把话说到那个地步,他明白,自己这次,顶多只能给这项合作带来一些干扰,但是,如果百视达他们也能参与进来,那说不定真的能搅黄这合作。

    从他的角度看,不管是百视达,还是其它那几家跟麦当劳达成合作,总比硬币之星心想事成给自己带来的压力要小。

    结果有喜有忧。

    在他的说服下,奈飞公司董事会,同样抱着至少能添添堵的心态,同意了哈斯廷斯的提议,在9月10号,正式向外公布了这一决定,并同时派人正式向麦当劳提出了相关提议。

    但是,被哈斯廷斯寄予厚望其它几家同行,对他的提议,一致反应冷淡。

    奈飞的公告发出之后,哈斯廷斯又一次主动给老冤家百事达打电话,通话的对象,还是当初拒绝收购他的安蒂奥科,“安蒂奥科,你们考虑得如何?有没有兴趣和我们一致行动?”

    他这话,说得又不太妥当。

    就像国内后来的一个小电商对淘宝说,“来吧,跟我们一致行动”一样可笑。

    此时的百视达,作为行业里的老大,正是如日中天的时候,怎么可能跟奈飞这个小弟一致行动?奈飞跟它一直行动还差不多。

    “哈斯廷斯,哦,你说那件事啊,直说吧,你的这个建议,我都没有经过董事会,对我们这样的公司来说,再发展Redbox这一的业务,不是多此一举吗?”

    “你这究竟是真心给我们建议,还是想给我们制造麻烦?”

    “我们一向欢迎所有的人,跟我们正面竞争,其它一些手段和小聪明,还是不要在我们面前展现,我可以正告他们,那样的打算,是不会得逞的,”

    那边挂了电话,哈斯廷斯则摔了电话。

    真是多此一举,跟这些顽固不化的家伙,有什么好说的?指望他们能认识到这个威胁,还不如指望麦当劳能改变主意呢!

    …………

    麦当劳自然不会改变主意,很快,9月12号,奈飞就收到了麦当劳董事会的回函,“经过我们董事会的审慎(就1天时间,怎么看也不审慎)研究,董事们一致同意,与硬币之星合作,对我们Redbox的发展更有利。”

    “非常感谢贵公司的提议,也期盼将来能有其它合作的机会,”

    讽刺的是,底下签名的,赫然正是麦当劳的董事长,坎塔卢波。(未完待续。)
网站地图:1 2 3 4 5 6 7 8 9 10 1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