哈斯廷斯的这一番作为,并非没起一点作用。

    带队谈判的默巴克,看到这个半路冒出来的消息后,那是相当紧张。

    坎塔图波认为跟奈飞合作,还不如跟硬币执行合作,但是他不知道啊。

    在他想来,奈飞作为一家浸淫DVD业务租赁多年的知名公司,还真是一个强劲的对手。

    老实说,冯一平看到这个消息,也有些诧异,但是,并不吃惊。

    他很清楚这次的合作,不同于上次收购硬币之星。

    没有公司和硬币之星的业务重叠,但DVD出租可不一样,那些DVD租赁公司,搞不好会跳出来搅局。

    他诧异的是,出来搅局的怎么偏偏是奈飞?

    要知道他看中奈飞,并不是看中它在DVD租赁方面的成就,奈飞在这方面的成就也着实有限,他看中的,是奈飞这个团队非常不错的眼光。

    不过,略一想,他也明白了这其中的关碍,布坎南找哈斯廷斯商议合作,被拒,但哈斯廷斯从此肯定也非常关注自己这方的举动。

    如果收购硬币之星时他还不明白,到这次提出和麦当劳的Redbox合作,他一定会明白,冯一平这个布局为的是什么。

    永远不要把你的对手想像成蠢货!

    冯一平跟着比较了硬币之星和奈飞的优缺点,奈飞的优势,就是从事的也是DVD租赁业务,但它做的是线上租赁,对运作租赁机这样的事,同样没有任何经验和,渠道。

    特别是渠道,对Redbox这样的业态来说,最重要的就是渠道。

    所以从这一点看,硬币之星就是Redbox最好的合作者,没有之一,就是这会牛哄哄的百视达跳出来也没用。

    听他这么一说,原本还想着马上去找坎塔卢波的默巴克也冷静下来,这个时候主动去找麦当劳,那不是找上门去让他在其它方面提价吗?

    所以,虽然接下来麦当劳的谈判团队,真有借这一个新情况在其它条款上提高价码的情况,但是,硬币之星这边,始终不为所动,寸步不让,自信得让麦当劳那边的人都想不通。

    始终在关注谈判的坎塔卢波听说后,也熄了拖上几天后再给奈飞答复的心思。

    仅仅只隔了一天,他就代表麦当劳,正式回绝了奈飞的提议。

    所以,哈斯廷斯这个费力的举动,真的没给冯一平带来什么实质性的麻烦。

    当然,这是他不知道哈斯廷斯的另一个安排,他也不知道,如果哈斯廷斯在业内的声誉好一点,说不定真被他鼓捣得另外几家出手,那倒真的会是大麻烦。

    但谁叫哈斯廷斯在同行心目中声誉一般呢,比如百视达接到他的电话后,第一反应是认为他在下套!

    所以说,有时候啊,人品好,那才是真的好。

    哈斯廷斯此举,还带来了另外一个结果,在公布这个消息之后,奈飞的股价同样也小幅上涨,所以,从一定角度来说,麦当劳这块牌子,还是被他成功的消费了一把。

    总之吧,哈斯廷斯想制造的麻烦,其实都没影响到冯一平购物和逛街的兴致。

    …………

    9月11号,就是中秋节,而从9号开始,旧金山唐人街就举办了第七届中秋街会。

    有传统的舞狮、传统的中国音乐、舞蹈、戏剧等,不长的唐人街两边,全是各种摊位,全是来自国内的各种正宗美食,以及海外的传统佳节,必不可少的中国元素,红灯笼。

    虽然中秋并不是美国的法定假日,但这里中秋的气氛,比国内还要热闹一些。

    因为说起来,在海外打拼的不少华人,都是孤身一人,即便夫妻在一起,多半父母都在国内,就是父母也在身边,但是因为身在海外,在这个团圆的日子里,总是会有一种残缺的感觉。

    为了弥补这种缺憾,大家在这个节日,普遍都投入了更多的热情,以排解那浓浓的思乡之情。

    往华人多的地方凑凑,或者是跟平时很少联系的同学、朋友一起吃饭聚餐……。

    在中秋街会的这两天,短短的唐人街,短暂的有了国内闹市区的热闹劲。

    街上的人们,也不再是行色匆匆,难得的都放慢了脚步,连那些看上去单身的男人,都会在在那些一个挨一个的小摊面前驻足,和那些爱逛街的女人逛街一样逛得很仔细。

    事实证明,美国人民,同样是爱热闹的,人潮川流不息的街道上,不时可见推着婴儿车的美国夫妇,和谐的融入周围操着各种口音的华人中间,购买各种小玩意,为他们听不懂的粤剧喝彩。

    阿曼达最喜欢这样热闹的场景,手臂上吊着一只小灯笼,像只小老鼠一样,双手抱着个月饼一小口一小口的啃,小脑袋一会转向左边,一会转向右边,看到什么感兴趣的,就大声对爸爸妈妈说,“看,”

    那模样,就像头次进城的乡下小孩一样。

    要说,她平时可真的是住在乡下,难得见到这么多人。

    黄静萍看着街两边爆满的中餐厅,想到了筹划中自己的餐厅,她替阿曼达拂去嘴角的月饼屑,“你说得对,我们的餐厅,规模一定要大,至少等将来建成后,要有地方能用来表演,哎,你说,我们能不能在餐厅里建个戏楼?”

    “我觉得你这主意不错,既然要建中式风格的,那干脆连戏楼一起建,”

    “和餐厅分隔开,最好建在一个院子里,”

    边吃饭边欣赏节目,很low,但是一家餐厅里,附带了一个戏楼,那档次一下子就拔高了。

    到时也三不五时从国内请些“角”过来,搞个堂会什么的,让老美也开开眼,让他们知道知道,歌剧神马的,弱爆了的说。

    而且,那样的场所,不是很适合举办一些聚会吗,京剧专场,就搞一些脸谱,昆曲的,就摆上一些丝绸和刺绣,不是会让那些愁聚会的主题愁到死的家庭主妇们羡慕死?

    “咦,那儿怎么也那么热闹?”居然有两家店面,比旁边的餐厅还要热闹。

    “汇款行啊,你没看到,”冯一平指着招牌说。

    “哦,难怪呢,”每逢佳节倍思亲,佳节之前,也是大家朝家里打款的高峰期,不管自己日子过得多难,这个时候,都会尽最大的努力,不让家人失望。

    “可是他们为什么不去银行?这里,安全吗?”

    “你个傻姑娘,”冯一平拍了拍她脑袋,“你以为,人人都有美国的身份?”

    合法的身份都没有,怎么在银行开户?

    “你是说?”黄静萍惊讶的看着那里那么多进进出出的人。

    “是的,估计有些是拿旅游签证过来,有些是从其它渠道过来的,”

    “也不用多想,再过上几年,国内的情况越来越好,明着暗着来这边的人会越来越少,倒是这里的留学生,回去的会越好越多,我接个电话,”

    “你好,中秋好,对不起,这几天行程比较多,现在不在硅谷,抱歉不能参加你们的聚会,”

    是两岸清华同学会打来的,经过那年除夕的事之后,冯一平算是对这样的活动绝了缘,能不去参加,就不去参加。

    这个同学会举办的活动,虽然比留学生组织的活动要成熟一些,但说白了,虽然不像国内的同学会那样充斥着各种炫耀攀比,但联络感情的同样少,大家聚在一起,主要是为了在这个群体里,找寻可资自己利用的资源。

    从一定程度上来说,学历越高,在美国呆的时间越长,发展得更顺的人,行事已经跟正宗的美国人没有区别,甚至还要纯粹,也就是更功利,人情世故什么的,早就丢到九霄云外,所以他们才能在美国混得如鱼得水。

    真正坚守国内一些老传统的人,怕是只有唐人街上的这些老爷子,所以唐人街范围才会越来越小,越来越冷清。

    当然,唐人街的衰败,一定意义上来说,也是一种好事,说明越来越多的华人,成功的融入了美国社会。

    “这个月,你已经拒绝了三四个这样的邀请吧,连领事馆那边的都不去,这样好吗?你还叫我准备在家里办些多办些聚会呢,”

    “那不一样,那是为了融入社区,是为了传达我们在慈善方面的一些观念,说白了吧,是不得不那么做,”

    …………

    省城,非常悲惨的连假都没放的罗佳,中午跟着合租的同事——同样是今年新入职的同事走出公司大门,“本来放假,结果偏要上班,这样的日子,总是觉得特别累,中午你别管我,我不想吃饭,只想好好睡……,”

    随意朝周围看了一眼,马上说,“刚想起来,我还有点东西忘在办公室,你们先走吧,”

    可是已经迟了,打扮整齐,拎着一个包,就站在公司门口的罗母早看到了她。

    见她朝里跑,罗母追了过来,“小佳,”

    罗佳无奈停下来,“妈,不是说好了吗?我明天中午回家,不用劳您大驾来接我,”

    “就知道你不会好好吃饭,”罗母顺了顺女儿散落到耳前的头发,“妈请你吃饭,”

    “对我这么好,”罗佳本能的把包举在胸前,“吃饭可以,这可是难得的福利,我就当今天太阳从西边出来了,或者是你错把我认成了罗维,但有些话,我要说在前面,”(未完待续。)
网站地图:1 2 3 4 5 6 7 8 9 10 1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