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这丫头,说的好像我们有多偏心一样,你不是我生的啊,请你吃饭你还这么多话,不吃是吧,我回去了,”

    “是不是亲生的,是不是偏心,这得问你啊,”罗佳依然站在原地小声嘀咕。

    至于她妈妈说的回家,她是真巴不得妈妈现在就回家,可是,她都大老远专程过来等自己下班,就这样回家,这可能吗?

    果然,罗妈妈不过是转身走两步,见身后没动静,立马转回来,这一次,见周围已经没人,她可不像刚才那么和煦,双眼一眯,“还不过来?”

    “我就知道会是这样,”罗佳一脸不情愿的跟过去,“虽然我知道我说的你可能不会听,听了也可能不会同意,但我还是要说,”

    “你别再让我替我哥去当说客,你今天要是还让我做这个事,我就,我就在马路中间乱跑,就等车来撞我,”她说得非常悲壮。

    然而,正如她说的一样,她妈妈好像根本没听到她说了些什么,因为压根没有给她任何回应,牵着女儿的手过马路的时候,又习惯性的唠叨,“家里好好的不住,偏偏要花钱住到外面来,你看看你现在的样子,面黄肌瘦的,是不是一直没怎么正经吃饭?”

    罗佳一看这反应,就知道自己绝没猜错,可是,面对耍无赖的妈妈,她是真的无计可施。

    见妈妈带着自己径直往繁华热闹的地方去,她轻轻的摇了摇妈妈的手,“那边,有好几家餐厅,”

    “这边没错,”罗母说,“过来的时候就看到了,前面有一家看上去不错的西餐厅,除了红酒,其它的想要什你们随便点,”罗母拍了拍她的手,“妈付钱,”

    老妈难得的这么大方,罗佳却越发的不安起来,按自己老妈这样的性格,那她这次要自己去办的事,绝不简单,相对而言,去找冯玉萱说几句罗维的好话,好像还真不用她动这么大阵仗,难不成,老妈今天要把自己卖了?——这好像也不是没有可能的事。

    “妈,能折现不,”她斗胆问。

    “放心,只要这次你能办好妈妈交代的事,以后每个月,妈都带你来吃一次,不,半个月一次,”

    罗佳听了这话,喜忧参半,喜的是,妈妈好像不会把自己卖了,忧的是,她都能下这么大狠心,可想而知这事的难度,啧,那说不定把自己卖了还省事些。

    “妈,我们还是去中餐厅吧,那边有几家味道不错,价格挺实惠的快餐,”

    虽然她也很想去吃一回高档西餐,但面对妈妈这么大的阵仗,她********的想降低难度。

    “都怪那该死的非典,妈也几个月没吃了,你就当尽回孝,带妈妈去吃,只不过,是妈妈付钱,”

    罗母看起来是真的想让女儿等下不能拒绝自己的提议,“就那家了,”

    妈妈既然这么说了,加上罗佳又很有这是最后的晚餐的自觉,所以这一餐,真是放开手脚点,吃完甜品后,在西餐厅第一次有了吃撑了的感觉。

    用餐巾擦了擦嘴,她很认命,很光棍的问,“说吧妈,是让我去杀人还是放火?”

    “这么大的姑娘了,一点正形没有,”罗母作势欲打。

    “那就是没事?太好啦,我还要回去值班,谢谢妈妈,”

    “装什么傻?回来坐下,”罗母脸色一变,但想着周围的人可能有在关注这边,转瞬又变了回来。

    偷机失败的罗佳怏怏坐回来,“母亲大人您吩咐!”

    “唉,还不是你那个没用又懦弱的哥哥,”罗母恨钢成铁的说,“他那个死脑筋,就认准了那个冯玉萱,又没本事把她找回来,”

    “这几天去了几次,还是连话都没能说上几句,明天不是中秋吗,你替他去找一趟冯玉萱,让她来家里吃饭,”

    这个“他”,准确的说,应该是“他们,”

    自从罗父罗母上次去新房,看到了做了一半就停下来的装修工程,知道了冯玉萱的态度之后,他们终于也淡定不起来,几乎是瞬间就想道,好像这个冯玉萱,是打着灯笼也难找的好儿媳。

    总是失去后才知道拥有的珍贵,他们俩也这样。

    于是,从那天回家起,他们就旁敲侧击的鼓励儿子去找冯玉萱。

    罗维虽然不知道爸妈这态度,为什么会180度大转弯,但当然知道这是好事,在家里迅速恢复了活力,兴冲冲的去找冯玉萱,但无一例外,都是铩羽而归。

    冯玉萱虽然心里其实也不是能真的放下,但却一直表现得离罗维千里之外。

    因为蔡虹跟她讨论过这事,这事,看起来是罗维的问题,其实本质是与罗维爸妈的一次较量,从那两位的性格来看,这一次如果让步,他们肯定不会汲取教训,反而一定会变本加厉,将来要干涉的事一定越来越多。

    所以,为了可能的以后的安生,不如趁这次机会好好分个高下。

    “小时候常听我爸念叨,”军师彩虹说,“国家打一仗,都会换来几十年的安宁,我们也一样,一定要借这次机会,彻底奠定你以后跟他们相处的模式,你肯定不希望成家后,男方的父母,还经常跑到你家里对着这那那的,指指点点吧,”

    冯玉萱深以为然。

    在发觉自己的坦诚相待,不但没有得来罗维爸妈的认可,反而是相当反对之后,深感有些心寒的她,也觉得一味委曲求全,一味的迎合,不是好办法。

    所以,罗维这几天的努力,注定会徒劳无功。

    罗父罗母不亲自出面表态,冯玉萱这次不会罢休。

    爸妈态度的突然改变,和哥哥这几次去找冯玉萱的事,这阵子没有住在家里的罗佳,其实都知道。

    自从罗佳在家里帮哥哥唱了几次双簧之后,自己感情上的事,罗维再也没有瞒着妹妹。

    “妈,这怎么可能,拉她明天来家里吃饭,我哪有那么大的能耐?再说,你怎么知道她明天不会回她父母家?”

    “你哥确认过了,明天有一场规格很高,影响不小的婚礼,她要亲自监督,你呢,下午早点去,好好跟她磨一磨,”

    “但我明天还要上班,”罗佳摆出了一个很光明正大的理由。

    “请假,如果不准假,那就矿工,大不了不干这份工作,这什么公司啊,中秋节都不让女员工休息,”

    罗佳又一次感受到了爸妈深深的偏心,又一次萌生了是不是好好攒些钱,去验个DNA什么的,为了能让哥哥的女朋友能到家里一次,爸妈可以毫不犹豫的让自己牺牲工作,亲生父母能这么干吗?

    …………

    一般来说,结婚这样的喜事,国内都倾向于挑农历双数的日子。

    而且,农历的好几个十五,比如七月十五,肯定不是结婚的好日子,八月十五中秋虽然比七月十五要好,但是,因为这一天是团圆的日子,选在这一天结婚,会对要来随礼的好友造成不便,但是今年,省城一位知名公司老总的千金,偏偏选在这一天出嫁。

    他们也不是任性,而是找人批过八字,中秋这天结婚挺好。

    另外,这位千金小姐出生的日期也很特别,25年前的大年29出生,所以选在中秋结婚,他们觉得挺有意义——不得不说,有时候,有钱人的思维,老百姓真不一定能接受。

    但是,这给冯玉萱提供了一个很好的不回家的理由。

    和罗佳一样,她现在也很不想回家,因为实在不知道该怎么跟爸妈解释上次放鸽子的事。

    特别是爸爸可能的责难,她想想就怵,从小到大,在一些事情上面,爸爸可从来都不是好脾气的人。

    可是,她今年都已经27岁,真不想再被爸爸责骂,那真是挺伤自尊的一件事,哪怕这事,说起来也确实是自己没处理好。

    今天的这一对新人,女方家的条件,同样明显好于男方。

    女方的家长,是省里知名的企业家,家财万贯,而男方的家长,只是一个退休的中学老师,但是,冯玉萱发现,这两家,确实相处得不错。

    虽然女方家从宾客规模、宾客地位,明显比男方高,婚礼相关仪式上的安排,也偏向为这次婚礼投入多的女方,但男方是真的没有任何不满,那一对老夫妻看向那一对新人的目光,都是掩饰不住的高兴。

    可见,学问高并不一定意味着就真的什么都能处理得很好,这个退休的中学教师,比那个退休的研究所研究员,要豁达圆融得多,或者说,他们更擅于抓住一件事的重点,比如儿女的婚事,自然是以儿女的幸福为第一要务。

    家长如果在这件事中间,过多看重自己的情绪,真是有分不清主次,喧宾夺主的嫌疑,或者直说,就是不太懂事。

    酒店前的大宴会厅里,仪式进行到了最重要的环节,新郎满怀期待的站在台前,看着岳父带着他穿着婚纱的女儿,从礼堂正中的红地毯上缓缓走近。

    在还小的时候看到这一幕,冯玉萱总是不能理解那些人为什么那么高兴又伤感,觉得在婚礼上哭是件很矫情的事,但是现在,她却经常为婚礼上的一些细节所深深感动,有时甚至热泪盈眶。

    比如,那个在平常看起来有些张狂专横的新娘爸爸,这会看上去有些惶恐,他低着头,紧紧的牵着女儿的手,不时去看女儿一眼,眼眶好像有些红。

    等把女儿交到女婿手中以后,没有在台上多呆,下台以后,马上用巴掌根揉了揉眼睛,还笑着轻声向旁边的朋友解释,应该是眼睛酸了之类的,但他那眼眶,都明显是红红的。

    看着在台上喜极而泣的女儿,那位成功的商人,又开始不时低头揉眼睛……。

    冯玉萱几乎当时就决定,下午就跟小舅他们一起回家,就是爸爸骂自己几句狠的,也绝不还口。

    “怎么,羡慕了?”

    一个人突然贴着她说。

    冯玉萱揉了揉眼睛,“罗佳,你怎么来了?送礼?”

    “才不是呢,我是专程来找你的,玉萱姐,你知不知道,我哥最近状态有多不好,我虽然以前一直有些讨厌他,但看了他现在的样子,也觉得很心痛,”

    “你知道吗,今天的这样的日子,他居然都主动申请留在学校里值班,你陪我去看看他好不好,什么都不用做,只看一眼就好,”

    罗佳考虑再三,并没有按着妈妈的要求来,适当降低了妈妈交代给自己任务的难度。

    作为女孩子,她很明白,冯玉萱现在对自己父母的意见,应该更大,想让她到家里吃饭,真没那么容易,但是,动之以理,晓之以情,磨上一下午,让她主动去看哥哥一眼,这个任务,还是有希望完成。

    而且,妈妈并没有抓住重点,现阶段,冯玉萱去不去家里吃饭,不重要,重要的是,她能和哥哥有接触。

    “罗佳,很抱歉,我一会就得回家,还等不到这边结束,”冯玉萱带着她朝外走,“我弟弟大部分时间都在美国,一两年都没回家过年,这样的日子里,家里只有爸爸妈妈,我无论如何都得赶回去,另外,后天老家有事,我必须得参加,”(未完待续。)
网站地图:1 2 3 4 5 6 7 8 9 10 1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