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对了,你等等,”冯玉萱对着对讲机叫了一声,“小柳,”

    “你好冯总,”

    “把我定制的月饼,送一盒到大礼堂来,”

    送个月饼居然就只送一盒?她为什么这么小气?

    没几分钟,一个婚庆公司的女员工提着一盒包装精美的月饼小跑过来,冯玉萱把那盒月饼塞到罗佳手里,“最好不要送朋友,自己留着最好,我就不陪你了,”

    她得给小舅和小舅妈打电话,告诉他们自己改了主意,今天就回去,而不是明天再回去。

    冯玉萱都说了这个理由,罗佳原本定好的其它手段,此时都派不上用场,总不好说我哥要紧,你爸你妈都不用管吧。

    只是,说的那话是什么意思,这月饼能有多好,还只送一袋?

    在出租车上,她忍不住抽出月饼看了一眼,居然是首饰盒一样的盒子装着,打开一看,里面的红缎上,固定着一大四小五枚金灿灿的月饼,这么土豪的东西,看来爸妈肯定是不喜的。

    她随便拿起一个,顿时觉得特别秤手,再一捏,哟,结实得很,难道这是?她突然想起一样传说中的东西。

    避开出租车司机的眼光,悄悄的咬了一小下,果然!

    再一看,旁边就有一张小卡片,上面介绍了制作这些月饼的材料,“24K金,”

    这一下,她再也不用担心爸妈会不会喜欢。

    如果只是黄金的颜色,那就是“土豪”,估计爸妈不太会喜欢这种风格,但如果是纯金做的,那就“豪”,这样的“豪”,天底下会有几个人不喜欢?

    罗佳此时,担心的不再是没完成妈妈交待的任务,今天这事,换谁来都不成。

    说来说去,还不是怪爸妈,他们要是不生事,这一次哥哥说不定能随着冯玉萱一起回家,哪来这会的这么多烦恼?

    她现在担心的是,这盒月饼,是要上交到家里呢,还是自己留着?这应该算是冯玉萱送给自己的吧,要不要去找个地方称称?

    …………

    出城路口,好几个表弟表妹等在路旁,“萱姐,”

    小舅的商务车上,还有大舅家的大女儿蓉蓉、二舅家的大儿子成成,三舅家的大儿子阳阳。

    蓉蓉和程程,他们俩第一次中考失利后,被安排到省城复读了一年初三,后来都如愿上了省城的高中,现在刚入高三。

    至于阳阳,初三就被直接安排转到省城来读,现在刚上高中。

    “蓉蓉,这个妆化得不错,”冯玉萱拉着大表妹夸了一句。

    蓉蓉的胆子还是有些小,容易害羞,听表姐这么一说,脸马上红了,“我随便化的,”

    “你们两个,”冯玉萱点了点成成和阳阳,“回去的这几天,记得要好好表现,别让你爸他们找到机会揍你们,”

    “有我妈在,他们才不会有机会呢,”那两个家伙笑得很得意。

    男孩子,就是调皮一些。

    “别高兴得太早,回家了能教训你们的人多的是,”梅义良插了一句。

    “哦,”那俩答应了一句。

    梅义良的话,对他们还是有些威慑力,因为这几年,他们一直在梅义良的管辖下。

    这几年对这几个侄儿侄女,蔡虹始终是好言好语,但梅义良可没见外,该骂就骂,该上手就上手,也不怕他们跟兄嫂告状。

    他怕什么,早几年冲起来,都会跟几个哥哥动手,现在替他们管教孩子,有什么好怕的。

    “不是说明天下午才回吗,怎么突然改了主意?”蔡虹问冯玉萱。

    “你们都走了,我一个人在这呆着也没意思,还有,一平打电话骂了我一通,说这样的日子,怎么好让爸妈他们自己过?老板都开口了,我能不听吗?”

    “一平骂得对,这样的日子,你确实应该回家,好好开车,”梅义良叮嘱了一句。

    “我坐玉萱车上,”蔡虹拉着慧慧坐到冯玉萱车上。

    “想通了,不怕被家里骂?”蔡虹问。

    “骂就骂呗,又不是没被骂过,”冯玉萱说,“再说,今天这个日子,他们总不会骂我吧,”

    “为什么?大姐你做了错事,被骂不是应该的吗?”已经五岁多的慧慧说。

    “你懂什么?”蔡虹在儿子的头上拍了一下。

    “哼,跟你们两个女人在一起太没意思,停车,我要跟爸爸和成成哥他们一辆车,”小家伙发脾气。

    一路顺利,进镇里之前,梅义良特意停下车跟外甥女说了几句话,“你爸要是骂你几句,你忍着就是,也别觉得委屈,这事总是你没处理好,”

    “还有,你要明白,他骂你,不是气你说好的事没做到,其实还是心痛你受了委屈,”

    “我知道了小舅,”

    …………

    “记得控制一下你的脾气,”中午饭的时候,梅秋萍又一次叮嘱冯振昌,“玉萱都那么大了,你要是对她发脾气,小心她今年过年都不回来,”

    “说不得了我还?”对女儿几个月前做的在他看来称得上荒唐的事,冯振昌现在一想起就还是有些生气。

    “这事,最难受的就是她,我们做父母的,不帮着她,这个时候还骂她,应该吗?”还是梅秋萍理解女儿一些。

    “哼,”冯振昌依然黑着脸,不过,没有再说什么。

    其实,梅秋萍完全多虑了,冯振昌提着女儿的箱子回家的时候,笑得开心得很,哪还会发脾气?

    冯玉萱看着走在前面的爸爸,其实还是有些忐忑,她本来已经做好了一下车,就被爸爸训斥一番的准备,现在看来,竟然没事?

    “开回来用了几个小时?见到外公了吗?几个舅舅家里有没有去坐一坐?……”爸爸问的都是这些问题。

    一路邻居们招呼不断,“回来了玉萱,”

    “回来了,家里都还好吧!”冯玉萱笑着跟大家打招呼,但依然感觉不乐观。

    是了,这事不好在外面说,等会回到家里,怕是会兜头被狠批一顿,希望妈妈能站在自己这边,帮自己说几句好话。

    梅秋萍系着围裙站在门口,高兴的问女儿,“路上顺利吧?一平怎么样?”

    “他还能怎么样?住在那么好的地方,就像风景区一样,出入都有保镖跟着,好得很,”

    “阿曼达呢,怎么样?长得好吗?现在会说那些话?”

    “阿曼达啊,长得好得很,就是现在被他爸爸带坏了,整天玩油泥,总是一身的颜料,”

    “呵呵,小孩子玩玩这个也挺好,”冯振昌笑着说,“你们小时候不也一样,不过你们玩的是泥巴,”

    “不过,弟他确实挺辛苦,白天忙美国的事,晚上还要操心国内的事,我在那那么长时间,他都没时间陪我出去转转,唯一有两天我们去一个景区玩,他也没闲着,一直在开会,”

    这些冯玉萱是下意识的说的,她知道,爸妈最关心的就是弟弟,要是提到弟弟,他们肯定没心思想其它的。

    “是啊,我们也知道一平他肯定辛苦,那么多事要管,能不辛苦吗?”梅秋萍说,“你有没有劝劝他,让他要注意休息?”

    “怎么没说?不是我说,他们那两天也不会跑到那个风景区去开会,”

    “他现在也是大人了,已经做了爸爸,忙点好,再说,你看看他最近忙的这些事,不是都让很多人觉得他很厉害,”冯振昌说。

    冯玉萱等着爸爸的下文,按理这时候,他应该会说到自己头上,但是,冯振昌的下一个问题是,“他那边的那个工地,你去了吗?听说规模很大,”

    “去了,是很大,”奇怪了,怎么现在还不说自己?冯玉萱是真的有些意外,“爸,妈,这些是带给你们的,”她从箱子里朝外拿东西,首先就是两盒月饼,“这其实是银行做的,弟不是说现在买金子划算吗?我今年买了一些,怎么样,是不是比他买的金块好看?”

    “这些都是纯金的?”冯振昌他们都好奇的拿着一个栩栩如生的金月饼把玩,“现在的这些人,是真能玩,你说这个东西,又不能吃,还这么贵,会有多少人买?”

    “买的人多着呢,一般人都还买不到,这个用来送礼,不知道有多好,也就是我们,不用给那些当官的送礼,”冯玉萱说。

    “现在这个社会,真是,”梅秋萍从冯振昌手里把那个大金月饼接下来,“看看就好了,还要玩?快给我,”

    她把那两个盒子拿进去,也不知道放到哪儿,出来的时候端着一碗汤,“先喝碗汤,再去洗洗,要是累了,睡一会,等着晚上吃饭,”

    就这样?(未完待续。)
网站地图:1 2 3 4 5 6 7 8 9 10 1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