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秋这天,智昌公司也没放假,对他们这个刚成立,也算刚走上正轨的小公司来说,远没到可以享受的时候。

    不但没放假,甚至,因为很多公司放假,这两天有时间的上班族多,所以他们比平常还要忙一些。

    5个人分成两班,在外面送货,组装,留在门面里的王昌宁也很忙,因为放假,今天上门来的客户也不少,一个上午,他就轻松谈成了三笔生意。

    中午午休的时候,他也没闲着,就在店里组装家具。

    到南方以后,忙着工作,不知不觉间,对节日和过节,淡漠了很多。

    而此时的香港,李家伦妈妈名下的一处别墅,一个非常盛大奢华的派对正在举行。

    虽然说一向标榜自己是世家公子的李家伦,以前对李方成那样赚了一笔钱,就有些得意忘形的行径非常不齿——比如李方成年初在赌船上,做的那看起来有点像失心疯的事。

    但是,当几乎是同样的事情落在他头上以后,他发现,自己原来也淡定不起来。

    现在网%易的股价,比起他们一个月前入手的时候,已经足足上涨了5成!5成啊,这是什么概念?

    现在有多少生意,能有这样的回报?而且时间这么短,成本还这么低?

    痛苦没人可以倾诉,会更痛苦,但他没想到,这样出乎他意料的快乐不跟人分享,也会变成一件很痛苦的事。

    这种苦,有两方面,一是憋的辛苦;二,有了这么喜人的成就,却不能跟人炫耀,也很辛苦。

    他自然还是在关注冯一平,知道冯一平最近这一系列很让人称道的举动,自己最近的作为,虽然不能跟冯一平比,但是跟原本交好的那些朋友,当然好太多。

    不但依然循规蹈矩的在自家公司上班,还早早的就敏锐的发现了这一个机会,如果不是有自己的提点,李方成那个头脑简单,只知道玩女人,而且只会玩档次还不高的女人,好多半总是要花钱才能玩的家伙,怎么会抓得到这样的机会?

    那么多报纸上肯定冯一平最近的一系列动作,他名下公司股票的股价也都在上升,那我为什么就不能接受大家的恭维和肯定呢?

    于是李方成一撺掇,他就在今天办了一个这样的派对。

    原来在旧金山的几位,当然在名单上,虽然毕业返港后,大家不再像之前一样可以整天泡在一起,但比起今天受邀的其它来宾,他们的关系自然更好些。

    “真是没意思,”都在公司磨练了几个月之后,写字楼的生涯,让他们觉得索然无味。

    “不是没意思,而是我们现在的位置做的工作没意思,”一个说,“如果能像冯一平那样,每天做的都是投资新领域,或者是并购,和知名大集团合作那样开创性的工作,也不是没意思,”

    感情他们同样在留意冯一平的消息。

    “你这是什么意思?”心情大好的李家伦说,“世伯身体非常好吧,怎么,你这就惦记着要坐他的位子?”

    “想一想,只是想一想而已,”那位说,“现在不让我坐,等以后轮到我坐那个位子的时候,我说不定已经没有那个兴趣,”

    香港的大气候都是这样,即使是那享誉华人世界的十大富豪家族名下的公司,主要也都是以家族成员为核心,他们这些二代,迟早会接过上一辈手中的权力。

    “说说你吧阿伦,这是有什么高兴的事?”罗忠豪问,“难道你爸让你提前接班?”

    “怎么可能?再说,他就是让我接班,我还真不一定乐意,”

    “你难道找到了更好的方向?”

    李家伦笑而不语。

    “难不成,不但有了眉目,还已经有了收获?”那几位继续接着问。

    李家伦很想大声说,“对,我就是找到了一条好路子,而且还不是有了收获,而是已经有了非常可观的收获,”

    可是,连李方成那么双商感人的货色,在这件事上,都会对外界守口如瓶,何况是李家伦?

    他也清楚,这样逆天的消息如果传扬出去,会有什么后果,所以,虽然内心得意得很,他依然一点边都不提,“哪是你们想的那样?就是因为我们大家好长时间没聚,才想借这个机会跟大家一起聚聚而已。”

    他这样守口如瓶,其它人也不好逼迫,哪怕明知道不是他嘴中的这个原因。

    从小耳濡目的,他们都知道,一个人商场上的路子,那就是他最核心的财富。

    几个人只好把目光转向场中,跟着同样说,“没意思,”

    李家伦的这个派对,比较高端,所以参与的人,也都比较高端,不是男二代,就是女二代。

    他们这些现在心里压根没有成家概念的人,对这些女二代,一向是敬而远之的。

    在国外留学的时候还好,四目相对,郎一时有情妾一时动意,随后干柴烈火的滚到一起,或者纯粹是为了排遣寂寞,两个人滚到一起,那也没事,反正天高皇帝远的,家里都不知道。

    但回了香港就不一样,这么丁点大的地方,要是和这在场的女孩子中的一个传出有了点什么,怕是接下来不久,双方家长就会通话,商量他们的终身大事——那不是自己把自己往火坑里推吗?

    但现场有一个例外,李方成就非常享受的站在一堆脂粉丛中,让他们几个又有点羡慕和不满。

    “他怎么还在?阿伦,你最近这么跟这个家伙走得有点近?”

    “没有,”李家伦连忙否认,“没办法,他就是要跟着我,”

    李方成感觉到了这边的目光,抛下那几个千金小姐走过来,“几位好,今天中秋节,所以大家一定要尽兴,有什么需要的,跟阿伦说可以,跟我说也可以,”

    “阿伦,帮我照顾好这几位,”他俨然有些以主人自居的意思。

    听了李家伦刚才的话,在听这位现在话,大家一时有点搞不清楚状况。

    李方成走后,那个小圈子才热闹起来,罗忠豪看了看走远的李方成,又看了看李家伦,“他这是……?”

    “满身的酒气,你没注意到吗,应该是喝晕了,都不知道自己在干什么,”李家仑顺手扯了一个理由。

    只是到下午散场后,大家都回家吃团圆饭时,李家伦又问李方成,“阿成,你认为我们现在是出货好,还是继续持有好?”

    李方成在整理今天派对上要到的那些电话,李家伦他们这些香港本地的忌讳这个,生怕泡妞泡成了老公,他可不在乎。

    “当然继续持有!现在只有70多美元,综合各方面情况,我觉得,不说100美元,突破90美元,肯定没问题,”

    “努努力,这次我们有一倍的毛利也说不定,”

    …………

    晚上8点半,大多数人家都吃完了晚饭,智昌的几个人才聚到上一次金翎请他们吃饭的那家餐厅。

    虽然开公司同样不是请客吃饭,但最近一直这么辛苦,借今天这样的机会,是得好好慰劳几位一下。

    公司初创的时候,这样的行为,是能把大家凝聚起来。

    “中秋快乐!干!”菜很丰盛,这样高档的餐厅,连肖志杰他们都才是第二次来,别说公司的那四位员工,小伙子们都很高兴,一坐下来就干了一杯。

    “大家最近都很辛苦,所以今天晚上,一定要吃好喝好,当然,尽量不要喝醉,明天还要工作,”王昌宁笑着说。

    “很多公司都放假,但我们公司的性质,决定了越是大家放假的时候,我们越忙,所以这几天辛苦大家,这是公司的一点心意,说过节费也成,说加班费也行,”

    肖志杰拿出四个信封,里面也不多,一人三百块钱,不过,对他们一个月两千多的工资来说,这比例也不算小。

    “谢谢肖总,谢谢王总,”

    “不用谢,应该的。大家放心,等公司发展起来,我们的工资和福利,会更好,”

    吴金涛他们三个接的很爽快,就韩振兴把那个信封推了回去,“肖总,这是我应该做的,不用这个,”

    吴金涛他们顿时有点尴尬。

    有钱不拿,装什么积极?想表现也不要这么傻啊!

    韩振兴真不是装积极,也不是想表现,他是真觉得这钱不用拿,或者是,他从来没有享受过这样的待遇,中秋,能来这样的地方吃饭,就已经很不错。

    肖志杰把那个信封塞进韩振兴口袋,“拿着,别嫌少,我们公司虽然跟你之前工作过的公司不能比,但是,至少在有些方面,我们会做得好一些,”

    通过这一阵的相处,肖志杰和王昌宁他们俩,对韩振兴之前工作过的那个像座小城一样的公司,有了很多了解。

    直观的说,那家知名的台资公司,管理确实非常先进,他们把工人,都当作生产线上的一个部件来管理,很少会考虑他们作为“人”方面的需求。

    从盈利的角度看,那家公司自然是成功的,但对肖志杰和王昌宁来说,那样的公司,完全不值得他们尊敬。

    说实话,也只有国内这样还有很多富余劳动力,关键是这些劳动力又非常任劳任怨的地方,那家公司才能这么做。

    不然,换到其它经济更差的东南亚国家,他这一套还真搞不起来,现在这个世界上,真没几个国家的工人,能像国内的工人一样能吃苦。

    当然,当地政府对这样的利税大户的偏向和纵容,一定程度上,也助长了他们的气焰。

    “谢谢两位老总,”

    “别客气,这都是大家应得的,店里还买了些月饼,等会一人提两盒回去,”王昌宁说。

    “现在公司的实力还不强,但只要我们一起努力,明年的这个时候,我们就会有更好的礼物,更高的加班工资,”

    经过肖志杰和王昌宁的调节,桌上稍微有些尴尬和低沉的气氛,又热闹了起来。

    …………

    晚上十一点多回到家,他们俩又习惯性的商量工作。

    “筹备的那家分店,你觉得派谁过去负责好?”肖志杰问。

    “你说呢?”

    “我觉得振兴挺好,金涛吧,虽然人更灵活精明,感觉有些过于滑头,我有些不放心,”

    “振兴这个性子是个问题,他今天虽然很老实,但你看看,一个举动,得罪了另外的三个同事,这样的人,负责一个分店,怕是不太妥当,”王昌宁说,“我倒觉得他更适合将来另外一个重要的岗位,仓库,有他负责仓库,我想不会出现任何问题,”

    “用人,虽然不能只看能力,但是,综合能力还是最关键的一个因素,吴金涛滑头又怎么样?那看我们怎么用,怎么管,怎么通过制度去规范和限制他的行为,”

    “只要我们的工作做得好,考虑得全面,我认为,由他去负责新的分店,效果会更好,”

    “老王,不错啊,头头是道,厉害!”肖志杰有点小佩服,“你说得对,是该派金涛去负责新店,如果他这样的人我们还管理不好,我们还谈什么大发展?”

    他拍了拍王昌宁的肩膀,“以后公司的管理,我就放心的交给你咯!”

    经过这一段时间的实践,他们俩还是出现了比较明显的区别,肖志杰依然对数字非常敏感,而王昌宁,在管理上,已经显露出了一些长处。(未完待续。)
网站地图:1 2 3 4 5 6 7 8 9 10 1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