罗家,罗父和罗母,此时都无暇责怪罗佳没把冯玉萱带回来,都饶有兴致的把玩着女儿带回来的黄金月饼,和罗佳想的一样,爸妈没有丝毫唾弃的意思,甚至看起来有点爱不释手的样子。

    “这得多少钱啊?”罗母问。

    “现在金价是接近90块一克,这加起来60多克,6000块左右吧,”罗父对黄金行情很熟。

    “倒也不贵,”罗母说。

    “不贵?怎么没见你买?”罗佳心里吐槽,而且,别人一买就是一大堆,不是一盒两盒。

    “爸妈,我只是给你们看一眼,这是我的吧,”

    “你要这个干什么?自然是放在家里,”罗母听了女儿的话,连忙收起来。

    “不是我去找你,你这个孩子回去?你忘了,为了让你跑这趟腿,妈妈都请你吃了那么贵的西餐,”

    罗佳这会是真的怒了,不带这样的!你这会怎么不想这东西是谁送的?怎么不说她素质低。

    “你们别争了,小佳,去问问你哥,他要是同意,这就是你的,”罗父还算稍微大气点,“不过,还是放在家里好,我觉得,这个金价应该还能涨,”

    “还是爸你公道,不过,要放我房间,”对于哥哥,罗佳想,他少不了还要自己帮忙,那这盒金月饼,肯定是自己的。

    哎,这样的好事,能不能多来几次呢?比如,以后一年一次?

    而罗父和罗母想的却是,冯玉萱这个态度,好像又有戏?如果真的不在乎,何至于送这样的东西给罗佳?有钱人家也不会随便送这个玩不是?

    于是,罗家晚上的中秋家宴,虽然罗维还是在学校值班,虽然还是没能请到冯玉萱,但气氛依然很热烈。

    …………

    罗家因为收到了一盒金月饼,所以气氛热烈。

    而刘继忠却因为有几盒月饼没送出去,而有些伤脑筋。

    “王科长为什么还不收?”他冷着脸问面前长相身材都不错的公关部女职员。

    这些女员工,都是经过沈雪的面试,才招聘进来的,称得上是有才有色。

    中秋、春节这样大的节日,是刘继忠这一类商人异常忙碌的时候。

    其实到中秋这一天,一般该送的早就送了。

    实际上从月初起,公司的很多部门都被动员起来,主题只有一个,“送礼!”

    谁都知道,送礼其实也是一门技术活,难就难在,如何尽量用合理的钱,让收礼的人都满意。

    如果只是单纯送钱还挺省事,那就按级别定个标准就行,一张卡就能解决。

    但领导也在与时俱进,也是有追求的,有些现在真对那些黄白之物,不太看得上眼,太俗!

    他们会喜欢秦朝的钱币汉朝的玉,唐朝的书画宋朝的纸,明朝的瓷器清朝的墨……。

    虽然这些玩意,真心都不便宜,有些还有钱都买不到。

    有些领导醉心我们的传统文化,同样也有些领导,希望能了解国外的文化,比如那瑞士的表,意大利的皮具,德国的钢笔,俄罗斯的彩蛋,法国的珠宝……。

    这些东西,都是很好的了解那些国家文化的载体。

    东成集团要送礼的这些对象,级别差距玄虚,大小领导的爱好又大同小异,比如,一个厅级领导和一个处级领导都喜欢表,还是一个牌子的,那你该选哪些型号?

    要把这事完美的解决好,说起来,不比做一个项目简单。

    毕竟现在是搞房地产的好时候,针对的客户又都是普通老百姓,就是有些人拿到了房子不满意,那又能怎样?我下一个项目都已经动工了。

    但是领导不一样,如果有一个领导不满意,那么下一个项目的开发难度,搞不好会上升好几倍,成本和最后的效益,都会大受影响,所以,在月初开会的时候,刘继忠就非常明确的提出了要求,“一定要以高度的责任心和使命感来面对这个任务,一定要认识到这次的任务,会对公司产生怎么样的影响和后果,”

    最要紧的那几位,是投入资源最多的,自然是刘继忠自己维护,怎么说呢,这绝对是私人定制,送给他们的东西,绝对让他们难以拒绝。

    礼物的准备,也不是从最近开始的,而是一直都在留心,文玩这些东西,可不是想有就能有的。

    次要的那些领导,由他大哥来维护,再下面那些需要维护好的关系,则是交给员工们来负责。

    这些关系,虽然级别可能都不高,一般都是科级,但是,在系统里,一个办事员都可能坏你的事,这些科级领导,自然同样要送上心意,只不过,这一层级的就比较简单,卡或者其它等价的硬通货就成。

    这个王科长,是规划局下面监督检查处的一个科长,规划局这么重要的单位,领导们的礼物,都是由刘继忠亲自过问,他大哥刘继善负责执行,下面科室的那些需要表达心意的,则是由这些员工去负责。

    给这些人送礼,其实有两方面的作用,一方面,是维护和增进交情,另一方面,也是一种检验,看看有一些领导,是不是依然支持自己的工作,一般而言,不收礼的领导,不合作的可能性自然更大些。

    对刘继忠而言,这个王科长级别不高,但是职位很关键,是一定要维护好的关系之一,他不收,是什么意思?

    “刘总,我前后一共找了王科长五次,去他单位找过、在他用餐的餐厅外、去打球的高尔夫球场外都等过,今天是第二次去他的家里,但是,他一直不收,”

    “你认为可能是什么原因?”

    “这位王科长,看起来经济条件非常不错,虽然开的车一般,但是穿着、出入的场所,还有他们家的别墅,都非常好,也许,是他真的不收礼?”女员工说。

    “你下去吧,我来处理,”刘继忠挥了挥手。

    也许是他真的不收礼?怎么可能!在刘继忠看来,更可能是这个新调来的科长胃口更大,看不上自家给科级领导定的标准。

    他拨通了刘继善的电话,“大哥,规划局的那个王科长,你现在必须亲自去一趟,原来掌握的资料不太全面,现在看来,我们有些欠考虑,把给他的,提高一个档次,”

    如果这次还不收,那他真的会对这个王科长刮目相看。

    夫妻同心,其利断金,刘继忠在努力,沈雪也没闲着,高新区项目的到手,说明了夫人路线是非常有效的一条路子,那自然一定要再接再励。

    所以这几天的会所里,同样非常热闹,不但提供免费的全方位护理,每人都获赠了高档的化妆品礼包。

    这些化妆品,可不是乱大街的那些什么香奈儿、迪奥,而是沈雪亲自跑到欧洲,精挑细选后定下来的几种。

    她特意选了德国的一些牌子,同样是奢侈品,但在国内名声不大,比如雅寇、茜素斯、芙蕾蓉娜、LCN等,不过品质确实好。

    她推荐的理由是,这些化妆品,大多是纯天然的,不会伤害皮肤,过敏性肤质的人也能用,而且还会修复损伤的皮肤。

    这些夫人们收到这个,真的比收到珠宝首饰还要高兴。

    沈雪还对她们说,“有机会,我们大家一起去原产地疯狂大采购,”

    但其实,接下来中午在东城海鲜酒楼最好的包厢里,她宴请最需要维护好关系的那几位的时候,席间就已经定下了去欧洲购物的时间,就在下个月。

    为了避免可能的影响,她们到时会先到香港,再由那里出发去欧洲,所有的费用,自然都是由东成负责。

    只不过,沈雪觉得有些屈辱,为了迎合这些人,在席间,她也不得不说了几个尺度不小的笑话。

    希望这个项目,能顺利完成,我们的财富再上一个台阶吧,那自己的付出,也是值得的,沈雪想。

    看着那些比男人们还放得开的夫人们,比赛一样的说着露骨的段子,听后还笑得前俯后仰的,自命清高的沈雪,不得不大口喝酒来压制心中的不适。(未完待续。)
网站地图:1 2 3 4 5 6 7 8 9 10 1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