冯玉萱担心的问题,晚上爸妈依然没提,这不应该是忘了,难道他们都转了性子?

    她后来索性也把这事抛到脑后,高高兴兴的陪着爸爸喝了几杯酒。

    晚饭后,家里很热闹,来了好多人,聚在后院的凉棚下,当然,不是赏月,这些普遍最高的文化水平,就是小学毕业的人,做不出望月怀古那样的雅事,大家就是聚在一起闲聊而已。

    闲聊的中心,是远在美国的冯一平。

    他在美国做的那些事,电视新闻和报纸上有报道,嘉盛的官网上,报道得更详细。

    说实话,在场的这些人中,很多不一定能明白冯一平的那些动作,但是,那接近5个亿美元的收购价,后来上涨的股价,以及现在即将跟麦当劳这样的大公司合作……。

    哪怕文化程度再低,这其中的份量,大家都清楚。

    就是不清楚,听了新闻里分析,自然也会清楚。

    负责给大家添茶倒水的冯玉萱,自然也会得到大家的夸奖,虽然她能感觉到,那些夸奖,应该都是附带的,但是没办法,谁叫自己的弟弟太耀眼了呢?

    当然,虽然她在农村,已经是老姑娘,但没一个人提这事,那不是太不识时务了吗?也没谁说帮她寻摸女婿什么的,大家都知道,他们认识的人,冯玉萱多半看不上。

    冯玉萱看着爸爸在人群中一直在笑,看到自己的时候,眼里也满是高兴和期许——真不像是生自己气的样子。

    所以她在中秋的晚上,睡得特别安稳。

    醒来后一看,啊呀,居然都已经过了9点!真是好长时间没有睡过这样的懒觉。

    “起来了,”正在忙着打包的梅秋萍抬头看了她一眼,“早餐在厨房里,快点吃,我们要赶到梅家塆吃中饭,”

    “爸呢?”

    “他明早去,今天还在厂里,”

    也就是说,自己担心了好长时间的批评教育,看来真的并不存在?爸妈原来也这么通情达理?冯玉萱的脚步轻快了许多。

    …………

    外公家里,今天特别热闹,后院,已经变成了一个大厨房,和以前一样,已经搭起了好几个露天炉灶,和以前不一样的是,忙碌的人中,有两位穿戴整齐的大厨,他们来自嘉盛假日酒店,正在带着一帮大姑娘小媳妇挑菜洗菜切菜。

    这两位,还只是打前站的,今晚,省城嘉盛假日酒店的行政大厨,将会带着一个团队到镇里,明天早上,会有冷藏车从省城运来一些食材,明天上午,他们将借用镇里工业园食堂的专业炉灶,做几道不适合土灶做的菜。

    梅秋萍提着两个纸箱进屋,看着在灶台上忙活着准备中饭的四个兄弟媳妇,大声说,“哟,这妯娌几个,关系怎么这么好呢?”

    “大姐,”“大姐来啦,”她们几个笑着接过梅秋萍和冯玉萱手里的东西,“这不是说明你冯家兄弟几个本事吗?”

    蔡虹也笑,“带的什么?”

    确实,冯家的这妯娌四个,现在真的是一团和气,却也不是她们终于“长大了”,懂事了,脾气变好了,而是日子普遍都变好了。

    以前几个相互不服气的由头,现在回头想想,都觉得有些好笑,说起来,都是因为钱,而当初争得一头包的那几个钱,她们现在没有一个看得上。

    虽然大姐和四弟家的日子最好,但兄弟几个的好日子,也是被大姐和小弟带动起来的,就连孩子的教育问题,都是他们帮着解决。

    而且剩下三个的日子,也比城里一些小老板的日子都要殷实得多,每年轻轻松松的就收入几十万,风险一点也不大,在城里房子好几套,一般的奔驰宝马都能开得起,在镇里,在县里,走到哪,只要知道他们身份的,旁人一定都会笑脸相迎……。

    这还有什么好说的?

    身家丰厚了,自然也在意身份和脸面这些东西,再说,还能像以前一样,几天一吵,让公公生气吗?她们不敢!

    她们明白得很,公公心情好,大姐家和老四家心情就好,反之,大姐和老四心情就会不好,那搞不好,会连带着自家的收入也不好。

    跟钱过不去的蠢事,谁都不会做。

    虽然在私底下,整天在一起的大舅妈、二舅妈、三舅妈还是免不了会有矛盾,依然免不了会别别苗头,但是,这些事,她们现在从来都不会闹到台面上来。

    “都是家里的一些干货,刚好这次用得上,”

    “大姐,这都是好东西啊,”蔡虹拆开一个箱子说,“有些城里花钱都买不到,”

    能不是好东西吗?别人送到家里的,肯定都是捡好的送。

    “那明天去家里吧,有什么喜欢的,你自己挑,”储藏室那些东西,梅秋萍看了有点发愁,太多。

    “呵呵,那我明天一定去,”

    冯玉萱看到,另外三个舅妈听了妈妈这话,好像略有点不高兴。

    “来了,”穿着中山装,敞口布鞋的梅建中,抱着最小的孙子慧慧走进屋里。

    “来了爸,”“外公,”

    蔡虹连忙把慧慧接下来,“不是说了,现在要自己走路,不让大人抱吗?”

    “没事,”梅建中揉了揉小孙子的脑袋,“是我要抱的,是不是呀慧慧,”

    他看这地上的箱子,“菜不是都买了吗,你还从家里带干什么?”

    “这些放在家里也吃不完,”梅秋萍说。

    “爷爷,喝茶,”慧慧小心的端着一个杯子,递给梅建中。

    “真乖,你渴不渴?要不要拿牛奶?”

    另外的三个舅妈看着这一幕,还是有些吃味,好像这小的,总是招人疼一些。

    “玉萱,一平怎么没让她女朋友带着女儿回来一趟,那不就四世同堂吗?多喜庆!”二舅妈问。

    “现在怎么好让她回来?”梅建中说,“平常能来看看我就行,”

    而且,我不仅有了重孙女,还有了重孙子。

    “一平他们说了,明年,一定带着孩子,来给外公祝寿,”

    灶上人手够,冯玉萱也懒得去凑热闹,干脆坐在那逗慧慧。

    “哪用的着年年办,”梅建中说,“我知道你们有孝心,也不用年年都这么大张旗鼓,”

    “爸,明年当然得办,明年你85,”梅秋萍说。

    “爷爷,过几年我也带着我的孩子,来给你祝寿,”慧慧突然跑到梅建中面前,仰着头认真的说。

    “哈哈,”一屋人都被他这话给逗乐了,而且这话也很应景,寓意比长命百岁还要好,兆头也很好。

    …………

    农历8月17一早,梅家塆由水泥铺得整整齐齐的打谷场,被扫得干干净净,一辆货车,拉来一车的桌椅,几个年轻人正比着赛似的卸车。

    另外一辆车上,卸下来的是一套音响,对这个很感兴趣的梅义良,带着慧慧来凑热闹。

    预计到今天前来祝寿的人数,挂面厂今天都停工一天,厂前面的大块空地,也用来摆酒席,加起来,都超过了100桌,但还是不知道够不够。

    本来在镇上工业园的礼堂里更好,但是梅建中就是不愿意去镇里,几个儿女都知道他的本意,但这个事,就是在村里办,那也低调不了。

    家里,梅建中依然还是穿一套中山装,只不过脚上的鞋换成了皮鞋,头发理过,胡子刮过,整个人显得精神了不少。

    他最高兴的,不但是子女都到齐了,连孙子孙女都到齐了,一大帮人围着他,好不热闹。

    长寿面刚吃完,冯振昌带着兄弟们来了,然后,老蔡带着两个儿子来了,之后,来祝寿的人络绎不绝,冯家冲,是家家必至,镇里的只要从冯一平家的公司里,直接间接得到好处的人,自然也都派人前来随礼。

    9点半,费了不少功夫才请来的省剧团的主力们,在临时搭建的舞台上,十分尽心的表演起来。

    场间围着桌子,随意坐下来的宾客,吃着省城老字号糕点铺定做的寿桃,还有从东北那边运过来的鲜桃,还有月饼、蛋糕等糕点,花生、核桃等坚果,卖力的叫好。

    现在一般人家有喜事,都是放电影,唱戏,好多年都没见过,而且还是省剧团,据说一般不接这样演出的,那就更是难得。

    这番热闹,让公路上那些车辆,经过的时候都会逗留一会。

    一辆中巴车上,赵书记看着村前的河滩上密密麻麻的停着的车,对司机说,“别朝前开了,也到那儿去,”

    看车的人看着车上下来的一大串领导,连忙跑过来,“赵书记,盛县长你们好,不用停在这,那边还有停车的地方,我带你们去,”

    “不妨事,”赵县长摆摆手,“几步路的事,走过去就行,”其实不止几步路,加起来至少也有一里多地。

    他却没有朝河滩上都能听得很清楚,非常热闹的的晒谷场上走,背着手,饶有兴致的参观起了旁边停着的车,虽然都是五菱、长安、昌河等面包车,轿车并不多,但看看这些车上面挂着的本地牌照,再想想今天来祝寿的这些人,他还是挺高兴,“什么叫成绩,这就是实打实的成绩,要是日子不好,老百姓哪能买车,又哪能买得起车?”

    “盛县长,现在镇里一共有多少量机动车?”

    “登记在册的,最新的数据是2873辆,平均每百人拥有5.3辆,不低于南方一些发达地区的水平,”

    “当然,那边主要以轿车为主,我们这,依然是以面包车为主,”

    盛正还是比较老实,一般的领导,在上级面前汇报的时候,不会主动补充后面这一句。

    “我想,不是大家买不起,主要是因为面包车在我这更实用,坐人拉货都方便,”招商局长会说话。

    “赵书记,盛县长,各位领导,”接到黄承忠的电话,冯振昌带着梅义良跑过来,“你们怎么把车停在这?那边有预留的位置,”

    “冯老哥,”赵书记握着冯振昌的手,“这儿挺好,看着镇里有这么多车,我们很高兴,这得感谢你啊,还有梅总,”

    “书记你客气,县里和镇里,对我们的帮助更大,各位领导,这边请,”

    …………

    “哟,这么多熟人?”看着屋里的老蔡他们,赵书记笑。

    “领导,这么好意思,怎么好劳烦你亲自过来,”梅建中站起来。

    这不是梅建中第一次见赵书记,不过,上一次见面,赵书记还是赵县长。

    “老叔你快坐,”赵书记拉着他的手坐下来,“你完全当得起,你的儿女后辈,为镇里,为县里,做了这么大的贡献,老叔,我们这些人,都得感谢你!”

    “这怎么话说的,他们也没做什么,就是做了什么,也是应当应分的,当不起领导的感谢,”

    “义良,”大舅梅国胜把他拉到一旁,老二国平和老三国华也在,“人太多,地方不够,怎么办?”

    “超了多少?”

    “再加一半,才勉强坐得下,”

    那就是要150桌,“这么多?”

    梅义良想了下,“先从我们自己这边下手,慧慧他们的舅舅舅妈,现在先不上桌,塆里的人,也等晚上,这肯定还不够,我再跟大姐说说,让冯家冲的也等一等,总之,年纪大的,先上桌,关系一般的,也得让他们先坐,”

    这还真是幸福的烦恼,平均算起来,估计镇里三分之二的人家,都有来送礼。

    …………

    一番纷扰后,十一点半,没有安排什么儿女拜寿、领导讲话之类的事,鞭炮一响,准时开席。

    他们家的菜,自然也和一般人家的不同,菜单,都是酒店的大厨拟的,第一道是冷盘,福星高照,也是一个大拼盘;第二道,是金鸡贺寿(脆皮烧鸡);第三道,福寿双全(粉蒸土豆排骨);第四道,万寿延年(土获苓炖龟)……。

    上到第八道,福如东海的时候,主桌上的赵书记他们,看着从路边的一辆车上匆匆下来的两个中年人,连忙站起来,“唐秘书长,钱局长,”

    来人是市政府的副秘书长和招商局钱局长。

    “梅叔您好,今天您大寿,周市长中午接到通知要到省里汇报,没办法亲自来,派我来代表他给您祝寿,这是他给你写好的寿联,”

    …………

    冯家冲上桌的人不多,但冯振昌几兄弟,都上了年纪,自然是坐着的,这时,看着梅建中这个大寿的风光,四叔说了一句,“我们的爹娘没这个福气啊!”(未完待续。)
网站地图:1 2 3 4 5 6 7 8 9 10 1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