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九十三章 果然如此

 热门推荐:
    脱口秀,是美国非常独特和有影响力的一处宣传阵地,影响力大到什么地步呢?曾经有总统候选人,毅然放弃总统竞选人辩论,而去上脱口秀。

    这当然不是他脑子秀逗了,而是他的团队研究过,看辩论的,远不如看脱口秀的人多。

    不但美国国内的政治家这样,世界其它国家的领导人,到了美国,也会谋求到那些知名的脱口秀栏目上秀一把。

    因为他们也知道,上这些脱口秀,能更好更快的拉近跟美国大众的距离,让更多的美国人接受自己,喜欢自己。

    美国人,有时候其实也蛮傻蛮天真。

    比如,小布%什任期内,巴铁前总理穆沙拉夫,曾经也跑到一个脱口秀节目上做客,主持人问了一个非常不好对付的问题,“如果小布%什和拉%登到巴基斯坦竞选总统,你认为他们谁会赢?”

    后者机智的回答,“我认为,他们俩都会输得很惨,”

    当这个片段在youtube上播出之后,不少美国人在下面留言,“他真酷,应该来做我们的总统,”

    你看,这比他做其它很多复杂的工作,都要有效果的多。

    一般在每晚11点过后,美国各大有线电视频道,就开始竞相播出脱口秀节目。

    节目的布局,一般都非常简单,一个主持人,一张桌子,几张供嘉宾坐的沙发,有些还配有一个小型乐队,还有一些,会有一个助理主持。

    当然,也有些干脆连桌子都没有,就几张沙发,自己坐和嘉宾坐。

    所以,脱口秀节目的核心,就是那个主持人,或者干脆点说,就是主持人的那张嘴。

    节目的吸引力,也就是主持人的那张可以把玩笑讽刺和搞笑,发挥到极致的嘴。

    当然,准确的说,主持人那张嘴里说出来的东西,并不就是他自己的话,这就和大多数的节目主持人的主持词,都有专人来写一样,这些脱口秀主持人口中那些精彩的段子,背后都是有一个专业的写作班子在支持。

    为了节目的精彩和可看性,这个班子还会针对嘉宾,定制一些段子和话题,而嘉宾,一般就是孤军奋斗。

    一个人单挑一群,那后果,可想而知。

    奥普拉就曾经在台上,逼问得让有些嘉宾下不来台过。

    而且,这些主持人早已习惯了生活在聚光灯下和镜头前,但一般人,比如冯一平这样,不在娱乐圈混的人,在这两样东西面前,多少会有些紧张和拘束,比平常在人前的表现还不好。

    脱口秀那玩意,现场可是有不少观众,一个不好,说不定你是怀着圈粉的本意去的,但看了你的表现之后,别说圈粉,搞不好很多人立马粉转黑。

    作为一个骄傲的人,两辈子第一次上脱口秀,冯一平看得很重,不接受最终会出现一个尴尬的结局,但关键是,一来,自己没经验,二来,他百分之百的可以确定,奥普拉女王对自己绝不会客气。

    他很清楚,基本上不存在什么大气的女人,特别是这些娱乐圈里的女人,为名字的先后,为合影时的站位……,为这些很多人看起来完全没有必要在乎的事,都会争个不亦乐乎,何况上次冯一平和默巴克,在哈普娱乐,对奥普拉可没怎么客气。

    她要是不在节目中准备几个狠的,那才怪呢!

    何况,中国的首富,在脱口秀节目上表现不佳,对美国的老百姓来说,没准这还是他们非常喜闻乐见的事。

    “这个,对上脱口秀,我也没什么经验,”小奥黑说。

    对冯一平能上奥普拉的节目,他其实真是有些羡慕。

    对他来说,有一种遥远的距离,就是他在芝加哥,奥普拉也在芝加哥,然而这么多年过去,他就是上不了那个节目。

    “我觉得最重要的一点,就是面对一些让你左右为难的选择题,最好从第三个角度去回答,”

    这个意思,冯一平明白,类似于经典的“你媳妇和你妈同时掉水里,你先救谁,”

    说谁都不对,只能从其它角度来回答。

    “也不排除会碰到一些你非常不想回答的问题,那时候,干脆置之不理,说一些你本来就准备好想说,但又没机会说的话,或者是一些肯定正确的话,”

    这个,冯一平也清楚,外交场合常见。

    每当被问到一个尖锐的问题,各国政府的新闻发言人都是一个德行,“我们一贯遵照……,一贯恪守……,一贯采取……,我们希望……,”

    总之,就是说了就跟没说一样。

    …………

    紧张也好,忐忑也罢,硬币之星和麦当劳,刚宣布合作运作Redbox没多久,冯一平就要上奥普拉的脱口秀。

    公司在芝加哥还有不少人,在和麦当劳办理各种交接,冯一平今晚自然也带了好几位,经过上次不太愉快的会面,哈普公司对冯一平的接待,自然也上了心。

    这一次,是由哈普集团的总裁,杰夫·杰克伯斯亲自接待冯一平一行。

    脱口秀女王奥普拉背后,有两个男人,一个是她相处了20多年的男朋友,斯特德曼·格拉汉姆。

    好像他们一直没结婚,斯特德曼·格拉汉姆的职称,看来会一直是男朋友。

    听说曾经求婚成功过一次,但是,后来因为一些原因取消了婚礼,之后就一直维持着男女朋友的关系。

    当然,另据不太权威的小道消息说,还有另外一个原因。

    奥普拉的另一大财路,就是哈普集团和赫斯特公司(Hearst)合作发行的名为《O》的杂志,据说,她和那本杂志的女主编,盖伊尔·金,关系暧昧。

    所有,正如你知道和想象的,娱乐圈就是这么丰富多彩。

    她背后的另一个男人,就是杰克伯斯。

    1984年,这位先生是芝加哥的一位不出名的娱乐律师,而奥普拉第一次走进他办公室的时候,也只不过是想请他帮忙处理一下自己的新合同,但随后杰克伯斯提醒她,仅仅替人打工并不能使她真正成功,她应该组建自己的公司。

    于是86年,他们共同组建了哈普集团,这才有了后来奥普拉的商业帝国。

    “你好冯,我想我应该先带你去熟悉一下场地,这边请,”他首先带冯一平去他们的摄影棚。

    和其它的脱口秀节目不同,奥普拉脱口秀,并不是固定在芝加哥的棚内拍摄,而是会随机调换场地。

    比如,他们曾经在白宫拍摄过,在一些热门剧集的摄影棚,像《老友记》的摄影棚里拍摄过……。

    还有时候,因为自己大嘴巴惹的祸,比如,奥普拉曾经在节目里得罪了一个地方的农民,最后,为了赔礼道歉,为了得到那些人的谅解,她不得不把自己的摄影棚,搬到那里的田间地头拍摄了一期节目。

    当然,大多数时候,节目的拍摄,还是固定在芝加哥的这个摄影棚。

    这个摄影棚很大,现场容纳上千名观众不是难事。

    看了几眼,冯一平就很快认定,负责现场的哥们或者姐们,一定是个非常讲究实用,或者是酷爱钢铁的理工科毕业生。

    因为看起来,除了那个聚光灯的中心,可以自由扩展面积的舞台,装饰起来花了点心思,观众席这边,真的就非常原生态。

    分成两层观众席,从座椅到楼梯、栏杆,都是铁制的,而且还是原色,漆都没有上。

    …………

    不管在哪个国家,财富对所有人的吸引力,都是毋庸置疑的,东方那个共产主义大国的年轻首富,要上奥普拉脱口秀,这事吸引力还是挺大。

    在美国,冯一平一向低调,深居简出,因此,有太多的人想要近距离接触这个幸运的家伙,如果能从他身上,得到一些启发,那更是再好不过。

    所以,有太多的人想到现场观看这一期节目,最后,有近800个幸运儿得到了这个机会。

    看着络绎不绝、兴高采烈的进场的观众,现场的工作人员很骄傲。

    前面节目已经开始,坐在化妆间的冯一平,看着镜中那个略施脂粉的小伙子,有些不太习惯,虽然他一再强调,稍意思一下就好,但因为给化妆师发工资的并不是他,所以这一次,真是他化妆最浓的一次。

    他索性闭上了眼睛,和以前一样,静静的做起了深呼吸。

    不知道过了多久,有人敲门,一个带着耳麦的女孩子进来说,“冯先生,到了你上场的时候,”

    “谢谢,”

    …………

    舞台中央,穿着一件灰色绸质长裙的奥普拉站起来,“欢迎我们今天的嘉宾,一平,冯,”

    在热烈的掌声和口哨声中,穿着一条牛仔裤,搭配一件白衬衫的冯一平,快步上台,笑着向全场挥手。

    “欢迎你冯,”

    “很高兴见到你奥普拉,”两人好像都忘记了上次的不愉快,热情的拥抱。

    在这样的场合,冯一平脸上,又习惯性的带上那副略有点腼腆的伪装,总之,在好奇的现场观众看来,这真是一个很邻家男孩一样的人。

    也许,跟自己以前那个学习努力,数学成绩尤其出色的华裔同学,没什么区别。

    但冯一平刚落座,奥普拉就说了句不太友好的话。

    “冯,我知道你有很多重身份,但在美国,你创办的目前最成功,最知名的企业,是NEXTDOOR,不过,我得遗憾的告诉你,我目前还不是NEXTDOOR网站的会员,”

    我就知道是这样。(未完待续。)
网站地图:1 2 3 4 5 6 7 8 9 10 1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