听了这话,已经有所预料的冯一平感觉没什么,倒是现场的观众有些惊讶,奥普拉以这样的风格开场,并不多见,难不成,她今天又要换一下风格?

    不过,这样的风格,听上去对抗性很强?呵呵,不错不错,这样才精彩!

    坐在台下的默巴克和布坎南,都读懂了对方眼中的意思,“果然不出一平所料!”

    不过,他俩还是稍稍有点担心,这事吧,就是事先知道,其实也不能带来什么大的帮助,顶多就是面对这样的问题时,心理上有些优势,不会慌乱而已。

    因为即便猜得到她会有这样的动作,但不可能猜得到她具体的问题,从而也不可能有具体的准备。

    而奥普拉这话,可以说是恶意满满,就像对马首富说,“我从来没有在淘宝上买过东西,”

    对国民公公说,“我不但没有买过你家房子,连你家商场都没去逛过,”

    场下的其它观众,这会都目不转睛的看着冯一平,想知道他会如何应对,是针锋相对,还是息事宁人?

    台上,冯一平本来还直着身子坐着,有点拘谨,听奥普拉这么一问,好像放松了一样,靠着椅背坐着,面朝奥普拉那边,“那刚好,我也不用跟你道歉,”

    奥普拉一愣,这是哪跟哪?

    他说,“奥普拉秀,我也从来没看过,”

    奥普拉愕然,台下的默巴克和布坎南,还有其它的观众,则暗呼“答得好!”

    奥普拉开场的话,说得很不客气,冯一平的反击,同样针锋相对,而且,同样犀利的直指奥普拉的要害。

    这样的反应,很符合他这样一个年轻首富的身份。

    不过,主持节目多年的奥普拉,功力自然不是盖的,见有些引火烧身,马上往回找补,同样也是给冯一平布下第二个难题,“其实,我是NEXTDOOR的会员,只是你知道,我的页面上,等待我现身的会员太多,所以我很少活动,”

    冯一平哈哈一笑,“当然,我怎么可能会不看奥普拉秀?只是平常工作真的太忙,播出的时候,一般都没时间看,看的都是录下来的节目,”

    不就是为了让这期节目能顺利进行下去,要挽回之前说的话吗?这个更简单。

    奥普拉笑,“谢谢!”

    “我想大家和我一样想知道,你是怎么想出这个主意的?”

    这个就是投桃报李,给冯一平一次免费宣传的机会。

    “其实很简单,01年7月份,我到斯坦福报到,开始我一年的交换生生涯,”

    “我记得刚把家安顿好,就有不少邻居主动上门问候我,这应该是美国的特色吧,我觉得,”

    “我们这是这样欢迎新邻居,就是说,你从来没在学生宿舍住过一天?”奥普拉插了一句。

    这样的特权阶层,在哪都是会招人恨的,冯一平怎么会上当?

    “是可以这么说,主要是因为,我当时在硅谷已经有了一家公司,国内还有不少业务,在学生宿舍,不太好处理这些工作,”

    “但其实说心里话,我更愿意呆在商学院宿舍里,要知道,那样学习起来更方便,而且,去过斯坦福的都应该知道,斯坦福商学院的宿舍,硬件非常好,而且,”

    冯一平顿了一下,“要知道,那还是传说中的男女混居,”他笑着说。

    台下顿时笑声一片。

    奥普拉也笑,“所以,你很向往这样男女混居的日子?”

    “至少会觉得很新奇,你要知道,我其实从小学五年级开始,就开始在学校寄宿,从那时起,一直到大学,我们男生宿舍和女生宿舍,一向是泾渭分明,现在突然这个界限没了,”

    “你早上睡眼惺忪的开门的时候,会发现不少女同学在走廊里经过,所以走廊里,不再是之前男生宿舍里那样,永远充斥着汗臭,而是浮动着好闻的香气,你真的会觉得,哦伙计,这真是一件很有趣的事,”

    大家继续笑,奥普拉笑着说,“理解理解,”

    “再回到开始你的问题,”冯一平又说回正题,“那些素不相识的社区居民的问候,让我很感动,只是我当时又要忙着功课,同时还要工作,所以,时间真的很紧,”

    “哦,对了,我们知道,斯坦福商学院都是研究生,你是他们接受的第一个本科还没毕业,本科三年级的交换生,对吗?”

    这样的细节,现场和电视机前的观众,其实并不清楚,所以,这也算是她的一种示好。

    “对的,因为我2000年出版的《蓝海战略》的关系,我的交换生申请,很荣幸的得到了斯坦福商学院的批准,”

    “那么再继续之前的话题,以本科生,接受研究生的教育,刚开始的那一段,压力真的很大,所以我时间真的很紧张,我记得,只在家里举办过一个party,来感谢我那些热情的邻居,同时,也借那个机会跟他们认识,”

    “但除此之外,平常我真的没时间参与社区活动,所以,我觉得有些不好意思,”

    “你知道的,刚好那时流行把什么都搬上网,不管是大公司,还是小企业,或者其它的一些组织,都建有自己的网站,那我就想,如果把我们的社区也搬上网,那岂不是很好的解决了这个问题?”

    “刚好我在硅谷有一家软件公司,我把我的注意跟他们一说,他们都觉得不错,然后就这么着,才有了现在的NEXTDOOR,”

    “真不错,”奥普拉鼓掌,“我想,一定也有其它人发现这个需求,但你是第一个想着怎么去解决,而且解决得很好的人,”

    “谢谢,可能是因为当时的我,算是一个外来人口,和久居在这里的其它人,看问题的角度不一样吧,”

    “而且我认为,面临着和我一样难题的人肯定不少,所以,我们的推广也很顺利,”

    这个时候,肯定一点都不能提911事件对他们推广的推进作用。

    “也就是说,你当初的本意,只是想着解决平时没时间参与社区活动的问题,”

    “是的,所以一开始,我们就坚持以家庭为单位,用自己的真实身份来在网站上注册,”

    “跟一些政府安全机构合作,都是后来的事情?”

    奥普拉隐晦的提到了911的影响。

    “是的,那么后来,因为恐袭的原因,相关执法机构,对很多人进行了调查,在很多社区,都弥漫着一股不安的情绪,很多人发现,原来对自己的邻居,并不了解,我觉得,可以利用手中条件,为社区的和谐,做些什么。”

    谈于911相关的问题,很容易出问题,所以,奥普拉马上移开了话题,“我们知道,你在斯坦福商学院当了一年的交换生,就是现在,你也有很多时间在美国工作和生活,那么,你认为,究竟是在美国生活好,还是在中国生活好,”

    这就是小奥黑提到的那种让你左右为难的选择题。

    如果回答在中国好,国内的倒是高兴了,但是美国人肯定不买账,影响到自己名下公司在美国的业务,那再正常不过。

    如果回答在美国好,那后果,冯一平更不敢想象。

    “因为经济发展的原因,在以前,中国国内的一些社区,配套没有美国这么完善,但是随着中国这些年的持续高速发展,在社区配套这些方面,已经和美国没有多大区别,所以我觉得,在中国生活,和在美国生活,并没有多大区别,”

    这样的问题,当然难不倒冯一平,他巧妙的做了一个置换。

    “而且你也知道,是在中国还是在美国,有时候,我并不能做主,而是工作替我做主,可能明天一早,我就要赶回中国处理一项重要的工作,然后后天,又因为美国这边有事,马上又要赶回来,”

    奥普拉现在算是很了解冯一平,知道他的成功,肯定不是因为偶然,也知道他不会回答不好这么轻松的问题,所以,她决定把问题问得更尖锐一些。

    “其实我想问的是,你更喜欢中国还是更喜欢美国?红色中国,和自由民主的美国,不管是工作还是生活,你更喜欢哪一个?”

    这是一个升级版的让你左右问难的问题,如果你敢简单的回答中国或者是美国,那么其结果就是自己挖坑把自己埋得结结实实的。

    “我觉得这个问题,不太严谨,”冯一平觉得有必要小小的防守反击一下,“我们国家的人民,是都喜欢红色,但你说的这个红色,好像有些别的意味?”

    “其次,自由民主的,不仅只有美国,中国也一样,我想大家都清楚,我们国家,是人民共和国,”

    “是,我们同样也清楚,但在美国,是多个政党轮替,政府都是由公民选举出来的,而中国,好像并不是这样,”

    冯一平深深地看了对面一脸严肃的奥普拉一眼,和他这样的嘉宾,讨论这样严肃干巴的政治问题,显然是不恰当的,而且,也不一定会有很多人感兴趣。

    但她就是打算在这个问题上深入纠缠下去,果然,她还是打着不让自己好过的心思。

    “在美国,准确的说,是两个政党轮替,在中国,我们有更多的民主党派,我们的最高权力机关,也是由公民选举出来的,其中,不但有各个政党的成员,也有不少无党派人士,”

    “另外,我想要说明一点的是,在公元前400多年,世界上很多地方,都是一片蛮荒的时候,我们中华民族的祖先,就在考虑民主的问题,”

    “在那时成书的《尚书》里,就提到了民主这个问题,”

    冯一平顺道给他们科普了一下。

    要知道在英语系国家,原本连民主(Democracy)这个词都没有,而是由另一个文明古国,希腊,她的一个词demos,发展而来。

    “这一点可能不可否认,但现在大家公认的是,民主显然在美国发展得更好,至于中国,众所周知,信奉的是共产主义,”

    冯一平真不愿意在这个问题上多论述,他不想让人在自己身上打上标签。

    “这也是我感觉有些奇怪的地方,在我们国家,早就提倡少一点主义,多一点实事,我们国家从上到下,都在为把经济发展得更好,为了让自己和家人的生活更好而努力,为什么有人偏偏还在纠缠这些问题?”

    “我们都知道,民主体制多种多样,反映着每个国家各自的政治、社会和文化生活特点,决定民主体制的是其基本原则,而不是某种特定形式,究竟哪一种方式才是民主最好的表现形式,至少目前还没有定论,”

    “或者说,目前各个国家的民主,有着不同的外在表现形式,或者说,目前的这些形式,都有自己的优缺点,”

    “在民主国家,公民不仅享有权利,而且负有参与政治体制的责任,而他们的权利和自由也正是通过这一体制得到保护,我们国家是这样做,美国也是这样做,”

    “同时,我们也知道,民主最核心的内容,是包容,是合作,而不是简单的非此即彼,你说对吗?”

    冯一平又用她的矛,攻了她的盾。

    台下,默巴克带头鼓起掌来,不一会,掌声响成一片。

    现场的观众,真的对冯一平的表现很满意。

    相反,今晚的奥普拉,有些反常,不少时候,有些咄咄逼人的意思,不像冯一平,一直很温和。

    从来没有主动攻击和挑衅,但面对一些攻击性的问题,又应对得很好。

    “但难道你不觉得,在美国,各方面都要好,大家对周围的事,普遍非常满意?”奥普拉还是希望能让冯一平在这事上明确表态,干脆直接的提出了这个问题。

    (未完待续。)
网站地图:1 2 3 4 5 6 7 8 9 10 1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