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九十五章 避不开的过往

 热门推荐:
    上海,总裁办公室,穿着打扮越来越简洁,但气质越来越好的方颖芝,一手抱着几个文件夹,一手捧着一束现在非常火的蓝色妖姬玫瑰花,朝外面的五位助理点了点头,急匆匆的走进里间金翎的办公室。

    等她进去之后,外面的五位助理,特别是那两个女孩子才小声八卦——已经是总裁办公室副主任的方颖芝,也是他们的上司,“哇塞,前天黄色,昨天红色,今天蓝色,你说,明天会是什么颜色?是要凑够彩虹的颜色吗?”

    徐小洁还在回味那一抹神秘的蓝,“这个,一般的花店好像买不到,这要是捧一束走在大街上,那真是,”

    “想追求我们金总,就是直接从荷兰订购,让飞机托运过来,也没什么值得惊讶的,”一位男助理小声说。

    “就是在荷兰那边买下一块玫瑰花田,也没什么值得惊讶的,”另一位继续拔高。

    “不管怎么来的,”另一位女助理说,“一会还是会被丢进垃圾桶,”

    说到这,她看了看徐小洁,徐小洁明白她的意思,“好的,我们一会去找方主任,”

    里间,方颖芝把文件夹放在桌上,“金总,这几份是急需处理的文件,”

    金翎抬起头,拿过最上面的一个文件夹,快速浏览起来,“还是同一个人吗?”

    方颖芝翻了翻花里面的小卡片,“是的,还是那位莱昂纳多先生,”

    方颖芝没见过这位莱昂纳多先生,她只认识《泰坦尼克号》里的那位莱昂纳多,这位,也是一样帅吗?

    “扔掉,”金翎听到这个名字就皱起了眉头,“告诉前台,我以后不想看到我收到的任何东西上,出现这个名字,”

    恰好在这时,手机响了起来,金翎一看来电显示,忙重重的按掉。

    “好的,”方颖芝马上提着那束不便宜的蓝色妖姬退出来。

    刚出总裁办公室,徐小洁和另外那个女助理追上来,“方主任,”

    嘉盛集团,在内部称谓上的规定,也就是只称呼名字或者是老师,不称呼职务的规定,在男员工那边,贯彻得很好,比如在内部,一些比梅义良年轻的人,会叫他梅老师,和他年龄相仿的,会直接叫他的名字,大家都很适应。

    但是在女员工这边,却贯彻得不太彻底。

    因为金翎的缘故,嘉盛集团高管里,女性占比不小,而且平均年龄都不大,你要是叫她老师,那就是强调她的年龄比你的大,但要是叫她的名字,她又同样不乐意……,

    总之吧,她们好像更乐意听人叫自己的职务。

    难怪莎士比亚说,女人啊,你的名字叫脆弱。

    方颖芝看着徐小洁她们俩看着手里花的神情,笑了一下,这些姑娘,“不要带到办公室,不要让金总看到,”她把花递给徐小洁。

    “明白,谢谢你方主任,你放心,一定不会让金总看到,”徐小洁早就想到了地方,放在储藏间里。

    …………

    下午6点,大多数一脸轻松的从写字楼里鱼贯而出的白领们,第一眼就会被大楼前面的一个男人吸引住。

    只不过,不同于女职员们看到后的花痴,走过后还频频回头张望,男职员们的第一反应,一般都是不屑的一撇嘴,嘀咕几个特么的骚包,装B之类不好的形容词。

    那是一个在眼下这个秋老虎肆虐的日子里,依然自如的穿着一套一看就是定做,而且档次绝对不低的西装的精致男人。

    全身上下,看起来一丝不苟,头发肯定是细致的被护理过,看上去和洗发水广告里的差不多,领带、皮带、皮鞋、手表,都特别匹配,关键是,西装的上衣口袋里,还装着一块折成山字形的手绢!

    在国内,在眼下这样的场合,这特么不叫装,什么叫装?

    他左手插在口袋里,右手拿着三星的S308打电话,说的还是很流利的英语,对旁边的这些或羡慕,或花痴,或不屑的目光,全都不在意,虽然他语速很快,大多数从他身旁进过的人,都没能听清楚他说的是什么,但一看他的神情,就大概能猜出来,他一定是在谈什么重要的事。

    他旁若无人的在下班时人来人往的大楼前踱步打电话,范围,不会离那辆有些突兀的停在大厦前的白色宝马6系轿跑太远。

    这也是很多哥们看不惯他的原因,有车了不起啊,还大喇喇的停在这,这儿不准停车不知道吗?特么的保安怎么也不管?

    跟着看到车上挂的醒目的武警牌照,大家明白,感情大厦保安也管不了,有眼尖的看了看前挡风玻璃上贴着的一溜出入证,马上又骂了一句特么的。

    武警牌照在这样的地方,还不一定能大杀四方,但加上那些显眼的出入证,他这样把车停在这,别说保安,交警也只能装作没看到。

    …………

    时间一秒一秒,一分一分的过去,大厦前来往的人越来越少,倒是楼上的灯,亮起来的越来越多,精致帅哥一直等在大厦前,只不过,此时的他,看上去不复之前的从容,终于也不能还保持之前那标准的站姿,坐进了车里。

    拿起电话,又拨了一次,不出意外,依然是拒接,他也无所谓,翻了翻号码簿,拨通一个电话,“莫妮卡……,”

    这一通电话粥,一煲就是半个多小时,直到看到大厦出口处,把西装搭在手腕的金翎,提着一个公文包和一个电脑包,匆匆的朝外走,他才停下来,“开会时间到了,我过后再打给你,拜,”

    金翎松了松丝质衬衫的领口,口头吩咐旁边跟着的方颖芝,“明天你再跟周总联系,让神奇工坊,在最迟24号,一定要拿出我们秋交会场馆的最终设计方案来,同时,再核实参展各公司的展品准备情况,”

    嘉盛这几年在广交会上,每届成绩都非常不错,甚至可以说是一届比一届好,所以集团每年十月前后工作的一个重点,就是秋交会的参展工作。

    “安妮,”这时一个人喊道。

    方颖芝明显的感觉到,金翎听了以后,浑身一震,金总就是安妮吗?

    她抬头一看,一个穿着考究,气质不错,也很帅气的男人笑着朝这边跑过来。

    金翎站在那不动,看着那个越来越近的人,眼神凌厉,但脸色青白。

    这,大概就是那位送花的莱昂纳多吧,方颖芝想,倒也配得起这个名字,不过,看金翎的神色,她连忙上前几步,挡在金翎前面。

    她的这一举动,有些多此一举,因为刚好这个时候,一辆黑色迈巴赫滑到大门前,冯文辉从副驾上跳下来,拉开车门,“金总,方主任,”

    握着方向盘的冯文华留意到了那个跑过来的人,警惕性极高的他叫了一声,“文辉,”

    他正准备下车,刚刚还呆立在那的金翎,低头跨进了车里。

    也就隔了那么半分钟,那帅哥没把金翎拦在外面。

    “安妮,小翎,”帅哥看着坐在里面的金翎,在车窗上“砰砰”的拍着,还毫不见外的拉车门。

    文辉恼火了,他知道这车的价钱,平时和哥哥爱护得不得了,生怕擦伤了一点,哪容得这个家伙这么拍。

    “先生,请你离远一点,”他走过去打开那人的手,挡在车前。

    那人冷冷的瞥了他一眼,满是居高临下的意味,“让开,”

    你让我让开我就让开?文辉看了车里的金翎一眼,见她面无表情的看着前方,好像没留意到这边发生的事,心里有了底,“先生,请你不要再骚扰我们,”

    那人看都不看文辉,绕过他,依然附身看着车里的金翎,“小翎,是我,你下来,我们需要谈一谈,”

    虽然他这次看都没看自己,但文辉分明感觉到,经过身边的时候,他应该不屑的从鼻子里哼了一声。

    我这暴脾气!

    只是看样子,这货好像跟金总认识?

    但金翎依然没反应,旁边的方主任朝他比了一个手势,“上车,”

    于是,他把手搭在那人的肩膀上,往旁边一拨,“让开,”

    在部队的那两年,他不是白呆的,身体素质上了几个台阶,复员后,因为知道自己的工作性质,每天都没有忘记锻炼,所以他这看似轻松的一拨,把那家伙拨的踉踉跄跄的朝后退了好几步才站稳。

    这还是他留了力,不然那家伙现在该一屁股坐在地上。

    他刚上车,金翎终于开口说话,“开车,”

    …………

    车里很安静,也很压抑,但忠于职守的文华还是问了一句,“金总,去餐厅还是回家,”

    “回家,”金翎说完,疲惫的靠在头枕上,闭上了眼睛。

    没开几分钟,文华从后视镜里看到,一辆白色的宝马,闪着灯在后面狂追,他马上想到了刚才的那人。

    方颖芝也注意到了那辆在后面肆无忌惮的超车,打闪光的车,她超后面瞄了几眼,对文华点点头。

    “金总,他追上来了,”文华说。

    金翎睁开眼朝后看了一眼,看到后面的那辆车,厌恶之情溢于言表,“我不想再看到他,”

    “明白,”

    “便利店保安部的应急小队,”文华对弟弟说。

    …………

    迈巴赫沿着大路继续开了近十分钟,然后,右拐进一条支路,这条路周围,是学校和机关单位,这会路上没几辆车,宝马眼看就要追上迈巴赫,一辆金杯居然高速斜插到他车前,居然还停了下来。

    “让开,”宝马内的帅哥不停的按着喇叭,头伸出车窗喊。

    金杯的驾驶室里,下来一个穿着保安服饰的人,“先生,这样的事,我们不希望发生第二次,如果你再骚扰我们金总,那时就是警察来找你,”

    “骚扰?报警?你报啊,现在就报!”宝马男跳下车,把车门甩的山响,此时的他,哪有下午在大厦前的翩翩风度。(未完待续。)
网站地图:1 2 3 4 5 6 7 8 9 10 1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