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在硅谷,我经常和同事们一起在公司餐厅午餐,会聊很多问题,当然也会聊家常,所以我也经常听到不少同事的各种吐槽,”

    “比如就业、税收、物价上涨、福利、安全、环境、交通、子女的教育、公共单位和公务员的效率、服务意识……,等等很多问题,”

    “你知道的,程序员嘛,都比较严谨,或者是工作中养成的习惯,总之他们都喜欢用数字和图表来说话,有些就在餐桌上,分分钟画出一张图表来让我有直观的感受,”

    “他会罗列出近几年自己收入的曲线、缴税的曲线,以及最后的实际收入曲线,再对比近年的物价指数,从而得出结论:虽然工资比前两年网络泡沫时有很大幅度的提高,但他的实际购买能力,有时候还真没有前两年那么高,”

    “他们还会吐槽,自己虽然缴税越来越多,享受到的福利却没有提高,公立机构的效率,依然是那么差:去医院看个病,依然一样的那么麻烦;申请一个钓鱼执照,去了三次,还没能办下来……,”

    “而且,也没有渠道去查询大家上缴的税收,被政府的那些人用到了哪里,”

    冯一平看着台下那些面带微笑,窃窃私语的观众说,“看来你们也有着我同事一样的苦恼。”

    不少人笑了起来。

    奥普拉这个时候必须得介入,不然,就变成了冯一平主持一样,“是,不少公共单位的效率和服务意识,确实应该提高,”

    “不过,我们的机构设置,可能保证不了这些公共机构会好到哪里去,但至少能保证它们不会差到哪里去,”

    冯一平没理她,继续刚才的话题,“但是,等到他吐槽完,如果我问那些发牢骚的同事,‘那么,你爱这个地方吗?’”

    “他们会毫不犹豫的一边收起那些用来吐槽的图表,一边不假思索说,‘是的伙计,我想我爱这个该死的地方,”

    “或者是,‘为什么不呢?’”

    “或者是,‘所以我们才要努力,才要改变,希望等我的孩子长大以后,面对的,会是一个要比现在好很多的状况,’”

    看到下面不少观众表示赞赏的点头,冯一平没有给奥普拉插话的机会,“所以,这个世界上,就没有完美的社会,也没有完美的地方,天堂,我想只存在于宗教故事里,”

    “但是,只要我们肯付出,肯努力,终会把我们所在的地方,一步步的建设得更美好,”

    台下热烈的鼓掌。

    奥普拉不得不佩服冯一平的忽悠水平,他没有正面的去比较两个国家的差距,而是说了两个国家普遍存在的一些问题,而这些问题,当着这么多观众的面,她也不好睁眼说瞎话的说美国并不存在这些问题。

    冯一平进而说明了这些问题的共性,轻而易举的把话题转到要如何去改进上,过渡很平稳,很自然,条理很清楚,不容反驳,从而也轻轻松松的化解了她的刁难。

    但是现在的她,也不得不附和,“是的,重点在于我们要去想办法改进,”

    “我认为首先,应该要端正一个态度,就是我们要明白,面对这些问题,单单抱怨,是没有有用的,哪怕是批评呢,都会有一些促进作用,”

    “最不可取的,是唾弃,是看不起,是抛弃一个感觉存在各种问题的地方,去另一个他认为没有问题,其实照样是问题多多的地方,”

    “最不可取的,是到了一个新地方后,对自己原来工作和生活过的地方和国家,冷嘲热讽,抱怨不断,”

    这是他个人的真实看法和感受,同时,说到这,冯一平觉得已经把自己的意思表达得很清楚。

    “对,你说得很对,”但奥普拉还有点不想放弃,想就这个问题继续展开,因为她清楚,这是冯一平肯定无法直接回答的一个问题。

    但是,就在这时,冯一平笑着看了她一眼,虽然是笑,但她还是马上看懂了冯一平那个笑里面的意思,那是警告:到此为止。

    她稍楞了下,然后意识到,再在这个问题上纠缠下去,还真有可能不好收场。

    对方毕竟是一个比世界上绝大部分人都成功的年轻人,谁知道他能做出什么来?罢录,好像也不是不可能的事,而且,因为今天自己的表现,他就是罢录,说不定也能得到很多人的支持。

    心里还在想着,她嘴上已经说了出来,“你说你经常在公司吃饭?相信有不少年轻人会觉得,像你这样的人,不是应该在那些高级餐厅用餐吗?”

    “真没有,”冯一平摇头,“别说高级餐厅,餐厅我都去的不多,除了公司的餐厅,我一般都在家里吃饭,”

    “家里,自己做吗?”

    “是的,自己做,而且我水平还不错,”

    “煎个牛排,拌个沙拉,或者是做个三明治?”

    “不,我做的一般都是中餐,小葱豆腐、西红柿炒鸡蛋、小炒肉,再来炖一个汤,”

    “说得我口水都来了,”奥普拉夸张说,“可是,从时间成本上来说,这些事,不是最好交给其他人来做更划算?”

    “你完全可以用这些时间,来做收益更高的事,”

    “既然是生活,也不好随时都算经济账,那样太累,还是应该有一些爱好,你也可以把这当作是我的一个爱好吧,我很享受烹饪的过程,那让我觉得放松,就像看电影一样,”

    老外可是很注意享受生活的,冯一平不想把自己描绘成一个只懂得工作,而不会享受和放松,丝毫没有情趣的人,这样的人,美国的老百姓可能会佩服,但不会喜欢。

    “对,生活不能只有工作,还应该有爱好,”

    “看来看电影是你的另一个爱好,有没有特别喜欢看的电影?”

    “这个,没有特别喜欢的,只要好看的,不管是浪漫的、童真的、温情的、激烈的、搞笑的,我都看,”

    “那一定有不少是好莱坞的作品,”

    “那当然,”冯一平点头。

    “最喜欢好莱坞的哪些明星?或者说如果可能,你最想见到哪些明星?你知道,我这儿可来过不少哦,”

    “这个,可以说吗,可能有点多,”

    “说说看,我相信大家都会很感兴趣,”

    “那好的,我喜欢妮可基德曼、查理兹塞隆、安吉丽娜朱莉、哈利贝瑞、杰西卡阿尔芭、凯特贝金赛尔、安妮海瑟薇、斯嘉丽约翰逊……,”

    他轻松的说出了一大串,奥普拉以手扶额,“知道知道,明白了,”

    “啊,我还有很多没说呢,比如欧洲的,”冯一平很意犹未尽的样子。

    “知道,一定还会喜欢伊莎贝尔阿佳妮、苏菲玛索、莫妮卡贝鲁奇吧,”奥普拉帮他补充道。

    台下大笑。

    “呵呵,这你都知道,”

    其实还有很多,但这会她们都还没有什么有影响力的作品。

    “你说了前面三个,我就能知道了,”奥普拉笑。

    冯一平喜欢的,都是那些知名、漂亮的女明星,就和台下此时那些在笑的男人一样。

    “当然,还有一位一定要说,奥普拉温弗瑞,”

    “真的?”奥普拉一副受宠若惊的样子。

    “真的真的,”冯一平笑。

    “哈哈,我很荣幸,”聊到这儿,奥普拉好像放下了那些让刻意留难的话题,回归了一贯的本色。

    “我们知道,除了自己创办的公司,你还是谷歌的第三大股东和战略总监,以及乔布斯的特别顾问,现在又跟马斯克合作造车,估计很多人都跟我一样,很想知道,能和这些非常优秀和天才的人做朋友,是怎么样的一种体验?一定非常棒吧!”

    “这个,我可以说实话吗?”冯一平问。

    “当然,一定要说实话,”

    观众们也被冯一平的这个问题激起了好奇心,难道跟这些人一起,体验还不够好?

    “我得说,跟他们在一起工作,非常顺心,非常棒,因为大家都知道他们的能力,”

    “但是,有时跟他们呆在一起,你并不会感到很开心,你甚至会怀疑你存在的目的,”

    “为什么会这么说?”

    “很简单,当你苦思冥想,终于想出了一个好主意,跟他们一说,他们马上露出了然的样子,‘对,我们也这样想过,’”

    “或者是,你们一起出去,看到和经历的,是同样的事,但他就是从这些事里,发现了很好的机会,”

    “或者是,你把自己非常满意的作品展示出来,他们围着转一圈,几分钟之内,就会指出十多条还有待改进的地方,而且他们这么快指出的这些,居然还都是非常正确的……,”

    “这样的经历多了,你有时候真的会怀疑自己存在的目的,‘上帝,难道你把我创造出来,就是为了反衬这些人的天才吗?’”冯一平双手伸向天空问道。

    幽默的最高境界,其实就是自嘲。

    当已经是不少人心目中的天才和偶像的冯一平这么说的时候,台下那些专程来看他的人,早就忍不住哈哈大笑。

    奥普拉也笑得花枝乱颤,“不,不是这样,”

    “我想,如果换一个角度来看,你肯定也对他们做过同样的事,也会让他们有同样的感觉,”

    “真的吗?”冯一平一脸的不相信。

    “肯定是这样的,”奥普拉肯定的说。

    “听你这么一说,我舒服多了,回硅谷以后,我一定得问问他们,”

    “那么好吧上帝,我收回刚才的话,”冯一平又呼应了一句,然后正色道,“但是,跟他们相处就是这样的,既能得到很多启发,同时也会让我感到有很大的压力,你会觉得,如果不抓紧充实自己,很快将跟不上他们的步伐——这又激励你要努力学习,”

    “所以,和这些天才一起工作和生活,是的,是非常棒的一件事,”

    “其实,你早就是很多人心目中的天才,我知道,你出生在中国一个偏远的农村,小时候家境并不好,困难到连学费都负担不起,我们看过相关的资料,你说过,小时候,零花钱对你来说,那就是传说中的东西,对吗?”

    “是的,在当时,在我的家乡,其实这样的情况比较普遍,很长的一段时间内,对我们来说,只要是需要用钱买的东西,都是奢侈品,比如,一支钢笔,一双运动鞋,”

    这样的问题,他在美国的同龄人,显然是不能理解的。

    其实,那会不要说是钢笔,连铅笔,都要很小心节省的用,当铅笔用到只剩下很小的一截,捏都捏不住的时候,还会想办法在后面接上一截东西,以便继续写。

    冯一平其实不太喜欢讲这些,但是,谁让这样逆袭的故事,是不分国家和种族,所有的人都喜欢听的呢?

    “但你靠自己的努力,考上了中国最好的大学之一,并且在大学之前,就开始尝试创业,之后短短几年,就取得了这么大的成就,我和很多人一样,都非常关心,你这么成功的原因,究竟是什么?”

    “这个问题,很多人问过我,我自己也考虑过很多次,首先我想说的是,我遇上了一个好时代,现在的中国,是最适合创业的时代,”

    “经济的持续高速发展,创造了太多的机会,我相当确定,我的成功,有一大部分,是被这个时代在后面推动着达成的,”

    “我做了一个决定,介入一个行业,然后,就被不由自主的被推动着进入了其它相关的行业,而且很幸运的是,我都成功了。”

    “我们都知道,你一直很谦虚,中国有那么多人,为什么是年纪轻轻的你,取得了那么大的成功?为什么是你,成为了中国的首富,而不是其它人?这肯定跟你个人有很大的原因,对吧!”

    节目进行到现在,奥普拉终于回归了本色。

    她想起了自己团队收集到的资料,一定程度上说,冯一平小时候,同样非常不容易,但他从来没有像自己一样自暴自弃过,一直积极向上的努力,他能有现在的成就,背后一定付出了巨量艰辛的努力,从这一点上看,这个小伙子,就确实非常值得尊敬。(未完待续。)
网站地图:1 2 3 4 5 6 7 8 9 10 1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