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从我个人来讲,我认为,梦想和责任,是我成功的关键,”

    “当我渐渐长大,通过学习,通过其它的媒介,了解到了外面不一样的世界,那时,你会本能的想,为什么不能把我们这里,变得和外面的世界一样呢?”

    “我想我们知道了你成功的原因,”奥普拉打断了他,“我像大多数人在那样的情况下,本能的想的是,我一定要去外面那样的大城市,”

    “哦,我认为那样的想法也没什么不对,”冯一平说,“只不过,我当时确实是那么想的,然后,我就觉得这好像是我的责任,”

    “因为有了这样的想法,所以我很早就在思考,应该怎么做?我大二时出版的那本《蓝海战略》,应该就是我那些思考的一个总结,”

    “说实话,我之所以萌生那样的观念,也是被逼出来的,以我的条件,根本没办法在一些领域跟其它人竞争,要想成功,只能发现和涉足一些新蓝海,”

    “而且你确实也成功了,我们也听了出来,你的成功,源自于长期的准备,和坚强的信念,以及,使命感,我们为你骄傲!”

    “谢谢,谢谢大家,”

    “那么,相信很多人和我一样,会很关心一个问题,你今年上半年才从大学毕业,你的大多数同龄人,此时应该还在为找一份满意的工作,或者是为了能让上司满意而努力,”

    “但此时的你,已经足够成功,加上最近收购的硬币之星,名下在纳斯达克上市的公司,就已经有三家,加上你在中国和美国那些没有上市的资产,身家已经达到几十亿美元之巨!”

    “在你这样的年龄,就坐拥这么多财富,这会给你带来哪些好处,又会带来哪些常人不知道的烦恼?”

    “关于这一点,首先我要说的是,我非常感恩,感恩所有支持我工作的人,感恩所有关心和帮助我的人,我知道我个人的能力有限,如果不是大家的支持,我绝不可能会有现在的成就,”

    “要说这些财富带来的好处,我想首先应该是,”冯一平想了想,“这会让我比我的大多数同龄人更从容,是的,就是从容,”

    “不可否认,这是一个空前绝后的好时代,但同样不可否认的是,对于我这样的年轻人来讲,这同样是一个压力非常大的时代,”

    “为什么这么说?不应该是随着时代的进步和发展,年轻一代的压力越来越小吗?”奥普拉问。

    “不,我认为恰恰相反,”冯一平摇头,“当然,可能我说的这种情况,只代表我在国内的那些同龄人,”

    “这个时代最显著的一个特征,就是节奏越来越快,这样的大环境,一方面要求我们,要用比以往短很多的时间,来反应和处理相同难度,甚至更高难度的工作,”

    “同时,面临的竞争也越来越激烈,越来越多的工作,需要面对的,都是来自全球的竞争,”

    “但是,这依然不是最大的压力,最大的压力,来源于我们对不确定的未来的忧虑,”

    “这个社会,变是唯一不变的真理,在很多行业和领域,已经出现了颠覆性的变化,很多热门的行业,现在已经日渐落寞,原来很多前人的经验,已经越来越没有参考意义,”

    “我们在努力的做着眼下的工作的同时,难免会担心,我所从事的这个行业,会不会就是下一个被颠覆,或者是********的行业?”

    “虽然看起来,我这个行业,依然像是一个在热闹的大马路旁的商店,需要我们的用户依然很多,但是会不会在旁边的哪一个地方,已经有人在勘测,准备动工兴建一条高速公路,在它通车的那一天,就会毫不费力把我们现在所有的客流都拉走呢?”

    “这样说可能会比较抽象,我就以现在的电视节目为例,我们都知道,现在的电视节目,是一项非常系统的工程,从前期团队的组建,到选题,筹备,到实施阶段的拍摄,到后期的制作,以及最后提供播出的平台……,”

    “这中间的每一个环节,都非常不简单,投入也都非常巨大,那么,这样的模式,会不会是一尘不变的呢?10年、20年后,会依然延续现在模式吗?”

    “我个人认为,到时可能也会有颠覆性的改变,随着技术的进步,说不定一个人就能以极低的成本,完成类似我们现在的工作,”

    随着科技的发展,比如随着智能手机的普及,以及越来越多的公共社交平台,后来的社会,只要你想,人人都可以成为记者。

    再后来,只要你想,只要你有能力,你也能以极低的成本,成为一个大受欢迎,受众同样多达几千万的网络红人,比如papi酱。

    而到那时,成为一名主播,同样没有什么门坎,你可以很方便的边走边直播。

    “都说冯你的眼光非常精准,听你这么一说,我觉得非常有必要现在就开始担心我未来的出路,”奥普拉凑趣。

    虽然从她的角度看,冯一平说的这些,不说天方夜谭吧,至少有些杞人忧天的意味。

    “以上说的这些,只是我们压力大的一个方面,我们压力的增大,还源于对成功的焦虑,”

    “虽然对成功这个概念,不同的人会有不同的定义,但普遍来说,那应该是我们个人和团队的努力,在给社会和个人,带来有益的服务的同时,我们自己也能有不错的收货,这种收获,既有精神上的,也有物质上的,当然,最直观的,就是物质上的成功,”

    “这个时代,我们见惯了成功的例子,所以很早就在焦虑,什么时候,我才能像那些人一样成功,什么时候,我才能过上像他们一样的日子?”

    “这种焦虑,甚至会让我们的年龄错位,高中时,担心将来能不能考上一个好大学,大学时,我们就在担心将来的工作问题,刚参加工作,就要担心将来结婚成家时的开销,比如,房子的问题,”

    “其实这不仅是房子的问题,房子关系到很多,比如子女的教育问题,但是,我们都知道现在物价上涨的速度,房子越来越贵,在很多地方,拥有一套自己的房子,是件越来越困难的事……,所以,我们会更焦虑,”

    “刚成家,又要担心抚养下一代的问题,而一般这个时候,我们的父母,也都步入老年,于是,我们又要考虑父母的养老问题……,”

    “总之,我觉得至少现在我在国内的那些同龄人,10多岁,就在担心20多岁时的事,20多岁的时候,又要操心30多岁时候的事……,”

    “因为压力太大,有时候,我们甚至会希望回到没有电话,没有手机,更没有网络的时代,”

    奥普拉若有所思,“难怪中国发展得这么快,因为像你这个年龄段的人,是如此的渴望成功,”

    “是的,他们是如此的渴望成功,难免在有些时候,就会有些功利,不太会关注长远,其实也不好说是不会,应该说是因为现实所迫,所以不能吧,”

    “而现在的我,没有他们那么焦虑,可以比他们更从容,可以考虑得更远,这应该是我目前拥有的财富,带给我最大的好处,”

    “那么,烦恼呢?”奥普拉问。

    “烦恼也有很多,”冯一平说,“你刚才提到了很多数据,但有一项关键的数据你没有提起,那就是,我所有的公司,目前雇员人数已经达到20000人,所以,我现在很多时候,担忧的不再是我个人的成功,要更多的兼顾我的员工,他们的工作,可能就关系到一个家庭,”

    “也就是说,我要间接的对一万多个家庭负责,这肯定不是一件容易的事,”

    “当然,这是压力,也是动力,”

    “对,所以说,当个人拥有的财富到了一定地步以后,就是属于社会的,”奥普拉说,“总之,现在的你,已经拥有了让很多人难以企及的成就——我这么说,是不是又会增加他们的焦虑感?呵呵,”

    “虽然国情不同,但是,有一些情况,肯定是共通的,不管是在美国还是中国,一定会有很多和你年龄相仿的人,此时可能还并没有找到属于自己的路,也就是离成功还很遥远,对焦虑的他们,你有什么话想说?”

    “和我一样年龄的人?那我想他们最不喜欢的,应该就是说教,对吧,”

    台下果然又不少人在赞同的笑。

    “如果大家不反对,我还是想给出一些自己的看法,我觉得,在这个年龄段,不知道自己将来做什么,成为什么样的人,这其实不太重要,重要的是,要确定和坚守,自己将来不会成为什么样的人,”

    “就是即便将来可能成不了拯救世界的超人,现在也不要选择成为可能会毁灭世界的坏蛋?”奥普拉举例。

    “是这个意思吧,与其去担心,去焦虑,不如踏踏实实的、一点点的提高自己的能力,只要能这样坚持下去,那我相信,我们未来一定会找到自己的路,一定会成功,”

    “说不定就在明天,当你拉开门的时候,发现一个梦寐以求的机会就呈现在面前——这是极有可能发生的事,有时候,你和成功之间,就一步之遥,在适当的时机拉开那扇门就可以,”

    安静了一会,台下响起了热烈的掌声。

    “最后,我们聊聊你最近的这些行动,硬币之星和Redbox……,”

    他们都没忘,冯一平上今天的节目,很重要的一个目的,就是来宣传的。(未完待续。)
网站地图:1 2 3 4 5 6 7 8 9 10 1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