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这样的场景,让我都有些嫉妒,”看着冯一平被那些希望得到他亲笔签名的热情的观众围在中间,站在一旁的奥普拉对布坎南说。

    “谢谢你奥普拉女士,我预计这期节目播出后,NEXTDOOR的注册用户,会增加不少,”布坎南说。

    冯一平的那本书,读者多半是在职场有一定资历的人,NEXTDOOR网站最开始吸引的,也是那些关注家庭和个人安全的家长,这两个群体,年龄普遍较大。

    但布坎南相信,这一期节目播出后,喜欢冯一平的年轻人,会增加不少,这可是一个非常大,对公司来说,也非常关键的一个群体。

    NEXTDOOR的社交功能越来越多,而年轻人,才是最喜欢应用网上社交功能的群体。

    应该催催研发部门,把可以分享照片的功能,尽快上线,还需要针对性的推出一些年轻人喜欢的项目,他想。

    那边,时隔好久,又过了一把明星瘾的冯一平,在应一群热情的观众的要求合影,都是年轻人,自然不会用那种排成排的模式,而是勾肩搭背的围成一圈。

    同样非常年轻的冯一平,做这样的事,一点都不显得突兀,要是换成一个人到中年的中国首富来做这事,那画风肯定会有些不协调。

    “谢谢,”冯一平跟几个热情的男女观众拥抱,对被工作人员隔开的其它观众挥手,刚才的合影,是他和观众最后的互动。

    他倒是可以为到场的所有人签名,但是,人家栏目组要下班啊!

    奥普拉笑着迎过来,他们几乎同时说“谢谢!”

    然后,两个人都笑了。

    “希望以后你还能来我的节目做客,”

    “我也这样希望,”冯一平说。

    奥普拉后来还是放下了那些偏见和轻视,让脱口秀回归了正轨,所以冯一平现在对她也没什么太大意见。

    再说,他其实也能理解,对娱乐圈的人来说,这样一个享誉国际的脱口秀主持人,你指望她私下能像节目上表现的那样平易近人,那也不现实。

    “我其实更希望,有一天,你能把你的演播室,搬到我的公司做一期节目,”

    “我期待着那么一天,”奥普拉说。

    冯一平这话,其实又让她都少有些不舒服,她奥普拉女王,并不是谁都能迁就的,在一家公司的现场录制一期节目,不是不可以,前提是那家公司要有足够的实力。

    而以她的标准来看,现在冯一平名下的公司,还不具备这的实力。

    …………

    观众三三两两的退场,同时还在热烈的议论着今晚的所闻所见。

    不管从哪一个方面来说,他们这一趟都很值。

    在美国这些年轻人心中,冯一平最响的名头,不是知名学者,不是中国首富,而是一个青年创业偶像。

    而且和美国主流上的创业偶像——硅谷的那些偶像不一样,他一开始涉足,而且取得了成功的,并不是高科技行业。

    所以他的成功,对一般的青年人来说,更有借鉴意义。

    虽然哪怕美国有世界上最多,也最成功的高科技创业偶像,比如硅谷的那些;美国也有世界上最多最好的程序员,同样比如现在集中在硅谷的那些。

    但是,这些并不代表美国大多数的青年人,就是个编程天才或者高手,他们中更多的,都和冯一平一样,对编程都是一窍不通。

    所以,比如佩奇他们的成功,对这些美国青年人来说,激励意义,大于借鉴意义,并不是所有人都能编写出那样足以改变或者支撑一个行业的程序来。

    同时,冯一平今天晚上的表现,也没有让他们失望,面对奥普拉不同以往的风格,以及一上场就开始的刁难,他应对得很好。

    这个好,有两方面,首先,他应对得很巧妙,很智慧,其次,他没有让对方太为难。

    这第二点,恰恰是很多青年人表面上唾弃,其实心里向往的能力,那就是——成熟。

    虽然在前期,和奥普拉以往的风格有些不一样——说实话,这样好像可看性更高,但总体来说,这期节目,和奥普拉所有的节目都一样,比较接地气。

    冯一平也没有在节目里大谈特谈什么创业理论和情怀这些空话,亦或者是环保和社会责任,这些并不是他们目前最关心的问题。

    达尔富尔的人权问题,依然非常不乐观,非洲的野象,盗猎问题也越来越严重……,这些问题是值得关注,但是,很快就要交房租了,又一期助学贷款要还,女朋友生日也快到了,得策划一个惊喜派对……,这些问题对他们更迫切。

    所以,刚才冯一平像邻家大哥或者小弟一样,用很朴实的语言,跟大家分享了自己的日常和创业中的一些心得体会,而这些,正是他们现在需要的。

    看了这期节目,他们不仅喜欢上了冯一平这个同龄人,同时对那些一向没有什么直观感受的中国年轻人,也有了一定的理解,甚至有了世界青年是一家的感觉。

    原来在地球的另一端,那里的年轻人,也面临着跟我们一样的烦恼和忧愁。

    是的,艺术无国界,而所有的艺术,要表达和抒发的,就是我们的情感,所以从这一点上来说,大多数人的情感,其实也是趋同的。

    那些有幸得到了冯一平签名的人,都郑重的把他的签名珍藏起来,好像那几个他们并不太熟悉的汉字上,有一种力量一样。

    …………

    “冯,”自己公司的人,还有麦当劳的首席运营官查理都对他竖起大拇指,“太棒了!”

    “谢谢,可是我觉得,给我们宣传公司的时间还是太少,”

    那是最后才说的一个话题,而且是时间最短的一个环节。

    “呵呵冯,看来你说的是真的,估计你真没看过奥普拉秀,”查理说,“一般她的节目,一期四十多分钟,只有一半的时间,是对嘉宾的访谈,但这一期是全程对你的访谈,”

    “而且你要明白,我们合作的项目,虽然和娱乐沾边,但并不是一部大热的电影或者广受欢迎的剧集,能花几分钟的篇幅,对公司有一个介绍就很不错,”

    “再说,在一定程度上来说,宣传你,就是宣传我们的项目,”

    “这么说,还不错?”

    “非常不错!”

    “那我就放心了,想必坎塔卢波先生也会很高兴听到这个消息,”

    …………

    “冯,你做好成为一个名人的准备了吗?”回酒店的车上,布坎南问。

    “我以为我早就是了,”

    “不不,以前的你虽然知名,但关注你的受众不同,这么说吧,以前的你,在一些专业领域非常知名,”

    “不过这次不一样,关注奥普拉脱口秀的人,阶层更广泛,各行各业的都有,有些人原本籍籍无名,上她的节目做了一次嘉宾,一下就被很多人熟知,”

    “而你原本就有基础,这也就意味着,这期节目播出后,你会成为一个社会各阶层都知道的名人,”

    “新闻会多一些?那也好,我希望能顺带给公司带来更多、更广泛的知名度,”

    “你说对不对啊阿曼达,”他逗着女儿。

    “冯,还有黄,我要说的就是这个问题,”布坎南觉得自己还是应该提醒一下,“如果你们并没有这样的意愿,那我们可能从现在开始,就得制定和采取一系列措施,来减少阿曼达的曝光率,”

    居然还会有这样的连带后果?这个是冯一平和黄静萍没想到的。

    “这个,她并不是公众人物,她的隐私权,不是应该得到保护吗?”冯一平看着睁着大眼睛,听不懂他们在说什么的女儿说。

    他马上觉得自己的这话很蠢。

    美国人对隐私权看得很重是没错,但是,只要有利可图,肯定不乏以身试法的记者。

    “我们不能高估所有媒体从业者的素质,”布坎南说,“而且,这样的事情如果发生了,就是我们能起诉,能胜诉,造成的影响也已经无法挽回,”

    “啊,”黄静萍马上紧张起来,隐私权什么的,她不关心,只是遵循老家的朴素观念,她自然认为,以现在的条件,女儿如果被很多人知道,那并不是好事,比如,直接的就是,可能会对她的人身安全造成影响。

    应该说在保护子女隐私的这方面,美国人普遍比国内做得好。

    像比尔盖茨巴菲特这些人,公众顶天可能只知道他们有几个孩子,但他们是谁,长什么样?目前在干什么,真没几个人知道。

    就连默多克这样的媒体大亨,公众往往也是知道他有那些妻子,但并不清楚他有哪些孩子。

    当然,美国也有一些奇葩,比如川普,就到处各种卖力宣传和炫耀自己的那个连他也想要约会的大女儿。

    这可能跟美国的这些企业家,不愿意后代接班有一定关系——当然,他们的后代,还真不一定有接班的能力。

    反观国内的企业家,或者说华人企业家,在这方面是截然不同的做法,他们还是希望子女能继承自己的事业。

    所以,很多成名的企业家,会用自己的影响力,扩大子女的知名度,为他们的接班铺路。

    就是子女没有接班的意愿,或者是因为各种原因的限制,比如公司或者公众不卖帐,他们的子女不能接班,他们同样会这么做,因为这样能为子女的创业,创造更多有利的条件。

    从这一点上来说,川普的做法,倒和他们差不多。

    让自己的孩子接班这事,冯一平还真没想过,他不认为自己会那么幸运,阿曼达他们长大后,不太可能会是自己公司最合适的领导者。

    “那怎么办?”黄静萍摇着冯一平的手臂问。

    “放心吧,没事,交给欧文他们这些专业人士去处理就好,”冯一平安慰她。

    不过,他也听出了布坎南的另一重意思。

    他说的,可能不仅仅是阿曼达,同样包括黄静萍。

    美国是一个很矛盾的集合体,他们很开放,但同时他们又很保守。

    他们接受未婚生育,但是,和法国不一样,且不说做得如何,反正美国社会的主流价值观,又非常强调家庭责任感。

    冯一平在美国,现在虽然不是公众官员和娱乐明星,但也算公众人物,像他和黄静萍目前的这种状态,如果在法国,一点问题都没有,结不结婚都不是事,但是美国老百姓可能还真接受不了。

    如果被披露出去,还真有可能造成负面影响,进而影响到公司。

    难道说,以后一家人出来,都要偷偷摸摸的?

    还有,那以后去看文森特,带他出去玩,难道也要偷偷摸摸的?

    想不到在美国这个自由的地方,竟然也这么不自由。

    …………

    “冯,默巴克,以后就拜托了,”坎塔卢波举着酒杯说。

    麦当劳总部园区的酒店里,现在正在举办一场小型的宴会,即是庆功,也是话别的意思。

    各项交接工作都已经完成,从即日起,Redbox,将正式从麦当劳划出来,交由硬币之星运营,面对这样的结果,宾主都非常高兴。

    “谢谢你的支持和信任,坎塔卢波先生,”默巴克说,“我们有信心按之前承诺的那样,把Redbox成功的运作和推广开,”

    “谢谢,”坎塔卢波跟他们轻轻的碰了一下杯,“冯,也欢迎你多来这交流,”

    “我会的,也欢迎你去硅谷,抱歉,”欧文拿着手机走过来,冯一平一看,这个电话得接,是马灵打来的。

    她可是很少主动给自己打电话。(未完待续。)
网站地图:1 2 3 4 5 6 7 8 9 10 1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