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孩子就是这样,前一秒还精神百倍,下一刻,就可以鼾声连天。

    冯一平看着夜灯下儿子舒展的小脸,静静的听着他像大人一样,和他的小身体不太协调的鼾声,心间满是平和温暖,幸福得有些晕眩。

    把悄悄走进来的马灵搂在怀里,在她发际轻轻一吻,淡淡的满足感涌上心头。

    两人像连体婴儿一样,蹑手蹑脚的走出儿子房间,“他今天脸上就没断过笑,”马灵说。

    “你没发现吗,我也一样,”冯一平一把把她抱起来,“白天抱儿子,晚上抱儿子妈,”

    马灵轻轻的哼了两声,任冯一平把自己抱到床上,“等我毕业了就好,等我毕业,我们可以离你近一些,他也能经常见到你,”

    “对不起,”冯一平轻柔的在她额头,在她鼻尖亲了两下。

    黄静萍前不久做出了暂时不结婚的决定,这时再跟她说自己在外面有一个孩子,冯一平想她肯定不能接受,所以暂时对马灵和文森特的安排,只能这样。

    “你真没必要有这样的感觉,”马灵靠在他胸膛上,“能有文森特,本来就是上天对我最大的恩赐,”

    “还有,你知道我当初为什么不告诉你吗?”马灵说。

    “对啊,为什么?是不是我不去找你,你就不打算主动告诉我?”这个问题,冯一平其实一直都想问个明白,但好几次话到嘴边,又收了回来。

    他担心自己听到的答案是,“告诉你了又能怎么样?”

    “如果那个时候告诉你,以我对你的了解,以我对中国男人的了解,你很有可能会向我求婚,”

    “对吗?”她抬头看着冯一平。

    这也是他们俩,第一次提到结婚这个字眼。

    其实这事,冯一平私下也想过,如果当时知道马灵已经怀孕,结婚,这还真是他很有可能会做出的选择。

    他其实是一个很传统的男人,就是会对自己所做的事负责。

    只是,在那样的情况下,做出那样的决定,求婚的理由肯定不纯粹。

    比起上辈子相濡以沫,夫唱妇随十几年的张彦,以及这辈子朝夕相处,知冷知热的黄静萍,如果一定要有个先后顺序,在他心里,马灵很难排到她们两前面去。

    “你确实很了解我,”冯一平点头。

    “但我不想成为你的责任,也不愿意孩子成为你的责任,”马灵说,“不想接受一个男人为了责任而求的婚,我也不想成为抢走别人男朋友的女人,”

    马灵把头埋在他胸前,“所以我选择不告诉你,”

    “我以为,我会足够坚强,独立抚养他也不是问题,只是,当你出现在我们眼前的时候,我才发觉,我的坚强,原来也是伪装的,”

    “我才发现,在心里,我对你有些怨恨,怨恨之前怀孕和生产的时候,你为什么不在我身边?”

    “那样的情绪,连我自己都吓一跳,原来在我心里,很多决定,也是在自欺欺人,”

    “所以,即便那时你没找到我们,我想一段时间以后,我也会主动联系你……,”

    冯一平抱着她的手紧了紧,他明白马灵为什么说自己也吓了一跳。

    如果马灵只把冯一平当作普通的一夜情或者最多几夜情的对象,那就不会怨恨他在自己怀孕和产子的时候没有陪在身边。

    之所以怨恨,是因为她之前可能都没意识到,自己心里早就有了冯一平。

    “对不起,”冯一平捧着她的脸说,“那些时候,我都没能陪在你身边,”

    这样的时刻,说抱歉就太肤浅。

    马灵伸手捏了捏他的嘴角,“但是我不后悔当初做的决定,”

    “我不愿意得到一个不纯粹的求婚,我其实很满意现在的状况,你对我们的牵挂,你对孩子的爱,都是纯粹的,”

    “对你的也一样,”冯一平说。

    马灵轻轻的在他唇上亲了一口,“而且,我想我自己也不会愿意现在就结婚成家,我真没有做好那样的准备,我很满意现在的状态,也很享受现在的状态,”

    “所以,我不想你有任何对不起我们的感觉,这是我的选择,你也做得很好,”这一次,换她捧着冯一平的脸。

    “虽然关系发生实质性的变化,是在大学,但高中的时候,我就有了一个女朋友,她是我初中的同学,”冯一平这是第一次跟马灵提起黄静萍。

    “她是一个很传统的中国女孩子,我就是她的生活中心,我到美国,她也跟着一起,她比我大一岁,因为一些原因,她早就想要个孩子,”

    这个时候,如果再提起黄静萍想早点要个孩子,是因为张彦,那自然是不明智的。

    “去年5月份,我们有了一个女儿,叫阿曼达,也就是文森特有了一个比他小半岁的妹妹,”

    “所以,我还是觉得很对不起你们,”

    但是马灵听到的重点,和冯一平说的重点,完全不是一回事——不排除她是故意的。

    她轻轻的在冯一平胸口捶了一下,“也就是说你刚刚21岁,22岁的时候,就接连有了儿子和女儿?我该说,是你能力太强,还是你太喜欢孩子?”

    冯一平不理会她故意转开话题的意图,郑重的说,“但请你和儿子放心,我一定会给你们正常的生活,”

    马灵在他怀里扭了扭,“我就知道你会这么想和这么做,毕竟儿子这么出色懂事,当然,他妈妈也不错,”

    “她妈妈是非常优秀,非常出色,”冯一平强调。

    马灵很高兴听到这样的话,“只是,你怎么就这么笃定,即使你想给,我们就一定会同意?”

    “是的,我笃定他妈妈一定会同意的,”冯一平说,“难道不是吗?”

    “是,或者不是吧,”马灵红着脸说,跟着又一次转移话题,“谁能保证你接下来不会遇到类似的其它麻烦,比如,今天的这位向同学,”

    “别告诉我,你不知道她有什么想法?”

    “首先我知道,你肯定是想多了,”

    “她有什么想法,我不是清楚,但自己的想法,我再清楚不过,”冯一平说。

    “最后,你这是吃醋了吗?”冯一平笑着问。

    “才没有呢,”马灵大声说,“这位向同学,除了今天,她和你巧遇了那么几次,这应该也是缘份,对吧,”

    “在中国,缘份两个字,其实是可以分开说的,即便真有缘,也不一定有份,”冯一平说,“她真是一个普通的同学而已,”

    “她肯定没有你猜测的那种想法,今天她找我,完全是因为工作上的事,她家应该在一些领域有些关系,能为我的锂电池销售,提供一个不错的机会,”

    “就是啊,她能为你的锂电池销售提供一个机会,按理,不是应该由你追着她吗?怎么现在的情形,完全反了过来?如果没有其它的原因,这合理吗?”

    “合理,我的有些同学,同样跟她一样热情,跟她一样关心我的工作,”

    说完这个,连冯一平自己都觉得,这肯定不算一个坚强的理由,跟着继续发挥,“同时,她这么做,也是为早年对我的误会道歉,”

    “她原来是我们学校校报的记者,很看不惯我,”

    但这事都过去了好多年,也算不上一个有力的理由,在马灵戏谑的眼光下,冯一平觉得自己总算找到了最好的一个理由,“她这么做,最关键的一点,就是我的锂电池,是我国目前最好的产品,也是一些行业最优的选择,”

    虽然说出对自己电池感兴趣的是总后也没关系,但不太懂保密原则的冯一平,自发的认为,这事应该不要扩散的好。

    马灵同样不在乎那是什么单位,“哼,怎么就没见到一位对你的事这么关心的男同学?”

    “有啊,还有很多,只不过,他们目前在国内,最好的那两个,也就是我的初中同学,现在正在国内自己创业,而且做得还不错,”

    “是啊,男同学都在国内,在国外的都是热心的女同学,”虽然马灵说这话的时候,有些阴阳怪气的,但冯一平还是觉得很可爱。

    “美国大学的费用你也清楚,美国好多家庭都负担不起,中国就会有更多的家庭负担不起,”

    “我熟识的那些同学,出来留学的不多,有些,是因为家里负担不起这样的费用,有些,是因为没必要,当然,还有一些,是因为没机会,”

    比如他宿舍里的另外五位,能负担得起留学费用的,估计只有颜志达和韩贵亮两位,梁永高家估计都吃力,陆文青和金宝家,肯定负担不起。

    而且,他们几位,想考取美国知名大学的研究生,那可能性也都不大。

    再说,以韩贵亮和颜志达家的条件,包括郑佳怡家的条件,也没太大的必要辛辛苦苦考到美国留学。

    冯一平这次不等马灵反驳,马上进行下一个话题,“所以,我近期正在筹备一个这样的基金,为国内一些因为费用的原因,不能来美国留学的同学提供支持,只是,目前进展不太顺利,”

    这也是冯一平觉得憋气的地方,他这个建议,大方向,相关部委是认可的,只是涉及到具体的操作,下面的经办部门有很多不同的意见。

    金翎跟他反馈的时候就说,“要不干脆不通过这些单位,我们直接在香港成立一个这样的基金,然后通过其它渠道宣传,让那些有需要的同学,能知道这个消息,”

    但冯一平这次的活动,本来就希望能在国内造起声势来,所以,他现在还没同意金翎的建议。

    “对啊,慈善,那个免费大米的项目,什么时候能上线?”马灵又想起这一茬来,她始终记得,正是那个想法,让她对冯一平一见倾心。

    “早就准备好了,只等你来实施,”对马灵这个一直热心慈善和环保的人,冯一平很乐意成全她。

    “那我现在就推广好不好?”马灵坐了起来。

    “别急,”冯一平把她按下来,“现在我们推广这个网站越来越容易,可以通过NEXTDOOR,可以通过谷歌,”

    “只是,慈善这件事,发起人的声望也很关键,我当然相信你现在就能组织好这件事,只是,你现在欠缺的是声望,”

    “所以,我还是希望能等YouTube上线,你正式就任首席内容官,特别是跟好莱坞的那些人熟识以后做这件事,肯定会事半功倍,你说呢?”

    “嗯,”马灵撩了一下头发,不说话,柔柔的亲了上来。

    也许是因为今天晚上,他们终于比较彻底的谈及了过去装糊涂不愿意提及的很多事,双唇接触的那一刹,两人居然都觉得这好像是初吻,又觉得有些心意相通的感觉。

    冯一平睁开眼,看到马灵刚好也星眸微张,想来她和自己的感受是一样一样的。

    她只睁开了一霎,****和手,一直熟门熟路的在冯一平身上求索、探索……。

    虽然感觉像是第一次亲密接触,但毕竟都是老司机,经验丰富,于是这一晚,他们顺理成章的很快水乳交融……。(未完待续。)
网站地图:1 2 3 4 5 6 7 8 9 10 1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