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散了散了,”方颖芝拍了拍巴掌,前台围着看热闹的那些员工,霎时散去。

    但玻璃门外,依然有不少人在那指指点点。

    前台的这番热闹,不但嘉盛的员工来看,连楼上楼下那些公司,都有不少各个年龄段的女员工闻讯赶来,围观这一盛景。

    嘉盛的前台,此时几乎淹没在花海中。

    是的,就是花海。

    这些大大小小的花束,绝对能把一家花店都塞得满满当当的。

    而且花虽然多,但绝不是只重量不重质,各种颜色的玫瑰,各种百合、郁金香……,基本上这里的一小束,就能让一个女孩子高兴上几天,但眼下这里,大大小小,何止上百束?

    “果然金总就是金总,”不少前来围观的女白领艳羡的说。

    要打动金总那样的人,这样的阵仗,也没什么大不了。

    “方主任,这个怎么办?”前台的女员工有些兴奋,又有些无奈,方颖芝告诉过她金翎对这些花的意见。

    “还能怎么办?通知物业,让他们来清理,一定要在午餐前处理好,”

    “啊?哦,”前台惋惜的看着周围那么多娇艳欲滴的花,拿起了电话。

    “等等,”方颖芝又走了回来,“花店的电话你这有几家的吧,”

    “对,有几家,”

    “我让工会委员协助你,你们以尽量高的价格,把这些花返销到那些花店去,收入充作工会经费,”方颖芝也觉得,这么多花,就当垃圾处理掉,确实也挺可惜的。

    送花的那个人是讨厌,但是这些花不讨厌,换来的钱,更是一点都不讨厌。

    相信金总也会认同自己的安排。

    “好咧,保证完成任务,”前台高兴的说。

    这么多这么漂亮花当垃圾扔掉,她虽然不是林黛玉,但也觉得会有些伤心,有些暴殄天物。

    方颖芝其实也觉得有些无语,本来他对那个英文名叫迪卡普里奥的印象还不错,人帅气,有气质,看上去经济条件也不错,而且看样子和金总也是熟识。

    作为外人,她觉得这位,至少是有追求金总的资格。

    但是他昨天晚上的疯狂行径,让方颖芝觉得很不舒服。

    那样的行为,太霸道,太蛮横,难道只要你喜欢上谁,就一定不容对方拒绝?你以为你是谁?

    “金总,他依然还在楼下,”她向金翎汇报道。

    “中午给我叫外卖,”金翎说。

    “好的,”

    她这是有些躲避的意思。

    遇上事以后,金翎用这么消极软弱的处理方式,方颖芝还是第一次见。

    她和这位迪卡普里奥,以前难道发生过什么事,还是这位迪卡普里奥背景太厉害,连公司都拿他没办法?

    不过,金翎不主动说,她自然也不好向金翎求证这事。

    …………

    午后的写字楼,比较安静,金翎午餐时的心不在焉,让方颖芝觉得,自己想得没错,金总跟这位莱昂纳多,以前关系多半不一般。

    只是那个过程,大概不是很美好,因为她很少看到金翎对一个人,如此不加掩饰的厌恶。

    金总为什么会这么厌恶莱昂纳多?该不会是之前,这位莱昂纳多伤害了金总吧!

    回到自己办公室,靠在椅子上小憩时,方颖芝还在想这个问题,但眼睛刚闭上没一会,她听到外面又喧闹了起来,这些家伙还真是,难道不知道金总心情不好,这是一定要朝枪口上撞?

    “怎么了,这么吵?”她走向那围着的一大群人。

    “方主任,你自己看,”一位员工指着玻璃幕墙外飘着的一只大气球说,“太浪漫了!”

    方颖芝一看,那只大气球,比自己这层楼稍微高了些,下面还带着一个条幅,上面写着,“原谅我金翎,我爱你!”

    钢精水泥的丛林间,一个红色的大气球,气球下随风摇摆的条幅上那金色的字,晃进了不少女孩子的心里。

    估这栋楼和周围看得到这一幕的几栋楼中,有不少女孩子。希望那上面能写的是自己的名字。

    对这些女孩子来说,这样轰动拉风的求爱方式,真的是很浪漫,但是方颖芝很清楚,金总多半不会这么认为。

    自己办公室那边看不到,金总办公室应该看得清清楚楚。

    她分开那些还搞不清楚状况的员工,到窗边朝下一看,那位莱昂纳多,正指挥着几位工人放气球,能在CBD闹出这么大的动静,又没有任何单位过来干涉,方颖芝隐隐明白了这位莱昂纳多的能量。

    她连忙跑到金翎办公室,那五个助理,应该是公司这会最忠于职守的,依然安安稳稳的坐在桌后,只是,同样会不时朝窗外瞄几眼。

    “金总,”

    她进去一看,金翎抱着手站在窗前,脸色铁青,而她放在桌上的手机,一直嗡嗡的震动着。

    …………

    文华兄弟俩这时已经赶到楼下,作为金翎的司机兼保镖,这样的事情,他们自然要掌握第一手资料。

    “稳住,稳住,”看着昨晚那个疯狂追车的家伙,意气风发的吩咐那几个工人控制气球,文辉有些手痒,“看着这个油头粉面的家伙就来气,哥,要不要我去把他赶走,”

    “跟你说过多少次,能不能不要这么莽撞?你仔细看看,”文华说。

    “看什么?我知道金总对他不感兴趣,他昨天和今天这样的行为,早就构成骚扰了吧,”

    “看那边,”文华朝路边指了指,那儿停着一辆警车,两个警察站在车边,笑呵呵看着文辉口中那个“油头粉面”的家伙忙活。

    “警察在不是正好?刚好让警察帮着警告他一声,”

    “你就没想到,这警察,可能是过来为他保驾护航的吗?”文华说。

    “啊?”本质非常纯良的文辉,真没这样想过。

    不过,他马上觉得这没什么大不了的,“是又怎么样?两个警察算什么?难道我们还怕他不成?集团不是也有很多关系?”

    “所以,还是要慎重,”也许是在部队这两年锻炼出来的,也许是带着一个这么头脑简单的弟弟磨练出来的,文华现在比较稳重。

    昨天,保安部的向他反馈了拦车之后的情况,这位现在看上去温文尔雅的家伙,当时非常嚣张,那架势,好像公安局就是他家开的一样,所以文华多了个心眼。

    “我给方主任打电话,”

    “我也给保安部打一个,让他们派些人过来,等下说不定用得上,”文辉说。

    文华听了又觉得,自己的这个傻弟弟,有时还是有点想法。

    …………

    方颖芝接通了电话,“我知道了,你等等,”

    “金总,需要我们干涉吗?”

    不管是从公司,还是从个人的角度讲,方颖芝都觉得,不应该这样放任下去。

    金翎是嘉盛集团的总裁,嘉盛集团,名下已经有两家在纳斯达克上市的公司,今天这样的事,放任下去,搞不好会影响公司形象,进而影响那两家上市公司的股价。

    对金翎个人而言,她早就是国内企业界的知名人物,又因为貌美单身,本来就有不少小道消息在流传,今天这样的事,肯定会给那些好事者增加不少谈资。

    再说,如果这样放任下去,随便一个金翎的仰慕者都来这么一遭,那以后公司还工不工作?

    金翎依然半晌没说话。

    她死死的盯着气球下条幅上的字,只有她明白条幅上那几个字,特别是前五个字的含义。

    那五个字,就像是一把钥匙,打开了她尘封了多年的一段记忆,那是她一直想要忘记,一直寄希望于时间能剪辑掉的记忆。

    那段记忆,让她觉得痛苦,而那段记忆里自己的表现,现在的她,非常不满意。

    “原谅我?”轻轻飘飘,老生常谈,毫无新意的三个字,那时他也说过多次,那件事以后,这么多年以后,难道还奢望用这三个字,推脱掉他那些不堪的作为吗?

    是我长大了,成熟了,还是他比以前还要幼稚?

    “让文华带人,把这个气球和下面的东西,给我剪碎了,不管什么拦着都不用理睬,”金翎对等在一旁的方颖芝说。

    “好的金总,马上办,”这样的吩咐,听了提气。

    金翎回到办公桌前,拿起还在震动着的手机,冷冷的说,“马文哲,如果你想成为笑柄,我成全你!”(未完待续。)
网站地图:1 2 3 4 5 6 7 8 9 10 1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