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NEXTDOOR主打的安全,在加拿大同样受欢迎,但是,我们跟当地政府安全部门的关系,急需加强,”布坎南说。

    冯一平想,其实,怕是现在的加拿大,对安全的担忧,都不太强烈。

    说句不客气的话,虽然911之后,世界政治生态发生了非常深刻的变化,但那些极端势力,很少把目光放在加拿大身上,美国和他的小弟英国,以及欧洲的其它几个西方国家的代表,比如法德等,才是那些组织下心思的对象。

    至于加拿大,暂时真好像不是那些极端组织打击的对象,好像在加拿大发起什么行动,就是成功了,那国际影响力也不够,而且因为靠着美国,风险又比较大。

    说起来,不论是国土面积,还是国民经济,加拿大在世界上都排在前列,然而,这个国家在国际事务中的影响力,真的和它的这些条件不太相称。

    在英联邦国家里,别说跟印度比,就连澳大利亚也不如。

    这也许跟加拿大独特的经历有关。

    因为毫不利己始终为人的国际共产主义战士,诺尔曼白求恩医生的关系,我们很小就知道了那个叫加拿大的国家,但是,怕是没有几个人能知道,加拿大,是什么时候成为一个真正的国家的。

    从16世纪被发现时起,这个地方,先后是法、英的殖民地,虽然在1926年,它得到了独立的外交权,但直到1982年4月,英国通过《加拿大宪法法案》后,这个国家才终于事实上从英国独立,成为一个真正的国家。

    所以,加拿大先后是一战前的世界老大,英国的小弟,二战后,英国成为美国的小弟,所以它是美国小弟的小弟……。

    这样尴尬的身份,真想在世界范围内有显著影响力,老实说,确实挺难的。

    从另一个角度说,这也有点像灯下黑的意思,大佬美国太耀眼,完全遮住了它的光芒。

    所以,连极端组织都不会把它当作第一系列的攻击目标,这实在是,叫人沮丧又高兴的一件事。

    没有迫切安全需要,NEXTDOOR在加拿大的推广,肯定不会像在美国那么容易。

    冯一平第一次觉得自己失算了,应该在911刚发生的时候,同步去加拿大推广,效果可能会不错。

    至于跟当地政府安全部门的关系,这个肯定就更欠缺,“这个问题,你们打算怎么解决?”冯一平问,“可不可以,同样在加拿大招聘一位和布坎南你类似的人,来帮助我们协调这些关系,”

    “我们也是这样想的,已经委托猎头帮我们物色合适的人选,”布坎南说。

    “最终的结论是,加拿大那边,需要找到合适的突破口,来迅速推动我们分站点的建设;需要一位合适的前政界人士,帮助我们协调那些至关重要的公共关系,”冯一平简要的做了一下总结。

    “第二个问题,只要等合适的人到位就可以,关于突破口,你们是怎么想的?”

    “这个,”布坎南和一众高管你看看我,我看看你,“我们也在考虑各方面的因素,但是,目前还没有找到最合适的那个,”

    “所以,加拿大的扩张,我们认为目前还是以多伦多为主,边推广,边总结经验,”布坎南说这话的时候,也都有点不好意思。

    冯一平倒没有特别的不高兴,不可能事事都顺着自己来嘛。

    …………

    布坎南的办公室里,桌子上堆着好多草稿纸,他和冯一平筛选了很多可能的方向,最后,冯一平也不得不颓然认为,现在的挨家挨户上门推广,是最有效的办法。

    可是,加拿大的人力,可没有国内那么便宜,所以这个推广的团队,规模并不大,那这个效率,自然也高不到哪去。

    “出去转转?”冯一平说,他想到外面去换换脑子。

    “好的,我交代一下,”

    “布坎南,像布鲁斯那样的行为,你应该要理解,”等电梯的时候,周围没人,冯一平提了一句,“这样的情况,避免不了,而且,从公司的全局角度来说,这样的行为,只要控制好,对我们的的成长是有益的,”

    “放心吧冯,我理解,”布坎南说,“谁都希望自己被当成重要的人物,这种自我优越的欲望,如果能有效控制和引导,会成功的激起大家的干劲,”

    他至少想得挺明白,那就好。

    从冯一平的角度来说,他还是希望能有人觊觎布坎南的位子,这样一来,他们双方的工作,都会很用心努力。

    但如果布坎南不能正确的认识这个问题,比如冯一平回硅谷后,他打压今天蓄意在冯一平面前表现的布鲁斯,那就会造成内耗。

    内耗,那是非常可怕的一件事。

    “冯先生,”穿着高跟鞋的前台,迈着小碎步跑过来,“有一家中文报纸,想对你进行一个专访,我该怎么答复?”

    “中文报纸?”这个冯一平也不是第一次接触,两年前为了自己的那本书,他在美国好几个地方做过演讲,那一次,他同样接受了纽约几家中文报纸的访问,不过,不是专访。

    “让他们留下联系方式,最迟明天给他们答复,”想必这些报纸,也是看到了自己跟布隆伯格午餐的新闻,才跟过来采访。

    “干脆带我去华人街转转吧,”冯一平说。

    “好的,那我们还是去法拉盛,”

    “这边曼哈顿南端下城,现在已经高度商业化,生活成本很高,911后,已经让很多人觉得曼哈顿不够安全,因此,为了降低生活成本,好多华人,都把家搬到了法拉盛,现在得法拉盛,才是纽约最好的唐人街,”

    “那好,就去那看看,”冯一平从善如流。

    …………

    通过电影和电视,不少人都了解了曼哈顿上东区的上流社会纸醉金迷的生活。

    那么与此相对的便是皇后区。

    穿过收费站的大桥,马上就看见许多建筑工地,以及好多没有阳台,由砖块砌成的陈旧的居民楼。

    举目望去,除了满世界的这种四四方方的老楼,就只有各种五颜六色但是艺术感十足的墙壁涂鸦,确实非常热闹。

    而且,和一般对美国社区不同,在这,就是那些老楼下面,也被辟成了商店,和国内一样,生活非常的方便。

    “人真多,”还没真正走下去,布坎南就感慨了一句。

    华人聚居的地方,总是如此。

    冯一平想起了以前听说过的一个笑话,“那次在曼哈顿中国城,我听一个餐厅老板说,有一天,他店里来了个客人,专门挑了靠门口,能看到外面大街的位子,一坐就是三四个小时,而且好像看不厌的样子,”

    “餐厅老板好奇的问他看什么?那人说,我来自德克萨斯,来这就是看这些人的,”

    “哈哈,”布坎南大笑,“德克萨斯州,真称得上是第地广人稀,他没见过街上一直这么多人,也正常,”

    他们已经踏入热闹的“缅街”,这是法拉盛这个华人聚居区,最主要,也是最热闹的商业街。

    当然,这个缅街,不要自作聪明的认为它跟缅甸有什么关系,真没有,那完全就是音译过来的,MainStreet。

    走在热闹的缅街上,冯一平还是觉察出了这边与曼哈顿那边的唐人街不一样的地方,那边,听到的大多数是粤语交谈,而这一边,来自中国东南西北的口音都有。

    忽略掉路边那些热闹的繁体字招牌,以及人群中为数不少的老外,冯一平恍惚有自己目前在国内火车站附近转悠的感觉。

    所有的一切,真的都非常像,天南地北的货,南来北往的人,路边店里热情的电喇叭吆喝声,和国内火车站周边真没什么区别,热闹、嘈杂,看上去不太卫生,整体感觉,就一个字,“乱”。

    “我这是在美国吗?”布坎南笑。

    “当然,你肯定是,”冯一平说,“如假包换,”

    跟着他也问了一个问题,“我只是想问,这不是华尔街吗?”

    一路走来,他留意到,就这么一小块地方,他目前已经看到了富国银行、汇丰银行、美国银行、********等十多家银行,未免太夸张了些。

    不过,再想想以华人为主的亚裔,存款率高,他也就释然了。

    “新闻上报道说,因为华人集中在法拉盛这一代居住创业,这甚至带动了皇后区的就业和经济,最新的数据显示,法拉盛的就业人口增长了近5%,是全纽约市的8倍,”

    冯一平此时的注意力,集中在那些商店的门头上,这些名头都非常大气,前缀一般都是亚洲、东亚、南亚、新亚、新世界……等等。

    而且这些招牌挺有意思,比如眼前这家店,招牌上第一行,是为手机和座机充值,第二项,是全美和全中国的快递,第三项的那玩意,绝大多数人都猜不到,“特效蟑螂药,”

    这个国内都很少看到卖的好不好!而且一个店里怎么同时做这几样生意,压根没有关联的好吗?

    “布坎南,纽约有多少华人?”看这眼前这熙熙攘攘的人群,冯一平问。

    “应该接近70万,”

    “这么多?”冯一平有些惊讶,但同时,他感觉有好像抓住了些什么,“对了,多伦多人员分布呢?主要是哪些人,华人多吗,有多少?”

    “英裔和法裔最多,都占据了超过25的份额,其它欧裔占了超过一成的比例,亚裔、非裔和阿拉伯,约占了近一成,剩下的,都是混血,”看起来布坎南对这些数据非常清楚。

    “多伦多华人总数有多少?”

    “接近40万!”

    “我觉得,这是不是可以当一个突破口,”冯一平的那个想法清晰了些,“发挥我的优势,多做一些宣传,让我的这些同胞们,首先支持我们的网站,是不是可以?”

    布坎南站在那想了想,“至少,是值得努力的一个方向,”

    “但是,这需要我们制定完整的行动方案,前期的宣传,非常重要,”

    “宣传?刚刚不是有一家中文报纸希望给我做专访?问问,是哪家报纸,”

    “侨报,”很快,布坎南拿着手机说。

    看他的样子,好像有些不满意的意思,“怎么了,这份报纸是销售不好,还是没有在多伦多发行?”

    “我就知道侨报肯定第一家来,因为大家都知道,它是一家左翼(亲共)的报纸,报道中国内地的新闻最多,你这个内地首富一露面,他们肯定会马上找上门来,”

    “只是,侨报在纽约的发行量排在第三位,但在多伦多,它的发行量,连第三位也不是。”

    “排第一的还是世界日报?”这家报纸,冯一平有影响,是美国华人看得最多的报纸。

    “是,世界日报在多伦多的发行量,同样也排在第一位,纽约和多伦多两地,中文报纸发行量第二的是,星岛日报,”

    “那你联系吧,我会好好配合这两家报纸,来做一个专访,”

    “忘了跟你说,”布坎南摇摇手机,“我们刚出来不久,世界日报和星岛日报,也找到了公司,希望给你做专访,”(未完待续。)
网站地图:1 2 3 4 5 6 7 8 9 10 1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