这个问题的问的还真是!不过,冯一平也能理解,世界日报的老读者,就是那些人,他问的这个问题,应该是替那些人问的。

    “首先,从我个人而言,我向来不推崇类似你死我活之类的观点,我认为那是非常过时的观念,现在的这个世界,包容性极强,容得下你,容得下我,也容得下他,”

    “而且,如果把那些老观念延展一下,有时候,你的竞争对手全死了,并不意味着你就一定能活,活得很好,更大的可能是,下一个倒下的就是你,”

    “同时,如果你了解过我的经历,你会发现,我向来没做在一些已经非常热门成熟的领域发展,去抢比人的饭碗的事,”

    “即使我们进入了酒店和零售这样的传统行业,我们注重的,也是快捷酒店和便利店这些原本的从业者并不注重的业态,”

    “我们可以自豪的说,在我们大规模投入的带动下,国内不管是快捷酒店还是便利店,这两年整体发展的都很迅速,”

    “可以说,我们不但没有抢原本的那个蛋糕,还主动帮着把那个蛋糕做大了,”

    这些话,是冯一平随随便便的靠在椅子上,以跟下属开会安排工作一样的口吻说的。

    他是觉得,既然这个问题问的就不够端庄大气,那自己也没必要客客气气的。

    “呵呵,确实如此,一平你这也是在践行你的蓝海战略,”星岛日报的郑老主编笑着插了一句。

    “您过奖了,”冯一平说。

    “但事情就是这样,包括我们涉足传媒业,同样没有在香港本地跟大家争那个本来就不够分的蛋糕,我们瞄准的,是全球市场,”

    “虽然不敢居功,但不得不说,前沿杂志,抬升了香港整个传媒业的总体水平,”

    “抢别人饭碗的事,我们是不干的,也没必要,做那样事,肯定是投入高回报低,”

    “而且说实话,一些人护得紧紧的饭碗,我们还不一定看得上,世界范围内的贸易额,每年都在大幅增长,有的是机会,”

    “四位总编应该也清楚,现在和十年前比,多出了多少新行业,对吧!”

    “同样,我和我的公司,不会进入一些现在很热的行业,我们希望进入的,是十年后社会和公众很需要的行业,是十年后会很热的行业,”

    一直低着头做记录的世界日报总编抬起头,“言下之意,就是你和你的公司,能看清十年后的发展趋势?”

    “我们是有研究未来的走向,当然,我们不保证我们的看法是正确的,”其实当然是正确的,冯一平心说,“但是,我们定下来的方向,就是我们公司将来需要努力的方向,不管对错,”

    “我们不能保证自己的决策都是正确的,但是我们能保证在一些关键的问题上,不会犯错误,”

    “再继续回到你的问题,所以我觉得,大家大可不必担心地区间的竞争,在未来,竞争是属于年轻人的,而不是局限于哪些地区,”

    “另外,我觉得这样的说法,本来就有一些问题,什么叫属于自己的机会?”

    “几位应该同样清楚,在这个全球联动的时代,我们都面临着全球化的竞争,连大陆农民农作物的价格,都受到美国这边农作物收成的影响,何况其他的行业?”

    “我们更应该担心的,不是属于自己的机会和蛋糕被人抢走,而是自己的机会和蛋糕,所有的人都不屑一顾,那才是最糟糕的,那意味着你从事的行业,行将被淘汰,”

    “就比如报纸,如果我们感觉不到竞争,长时间没有新鲜血液进入这一行业,那也就意味着,我们的纸媒已经走到了尽头。”

    世界日报的总编辑,老脸有些微红,跟冯一平回答的相比,他的问题,确实太小家子气,不过,他还是认真的在做记录,至少冯一平把这个问题说得很透彻,那些持这样担心的人,应该会有个一个新的认识。

    “说得好,”星岛日报的郑老竖起一个大拇指,“一平,相比你在国内那样的条件下做出的成绩,你在国外的这些同龄人的成就,就远不能跟你比,对于他们,你有没有什么话要说?”

    他这个问题比较传统,一个成功人士,被问到最多的,可能就是类似的寄语。

    不过,以他的年纪来说,问这样关心下一代问题,倒也很合适。

    “我不认为我所做的事,就比国外的同胞中的同龄人成功,只要能够尽到一个男人的责任,上照顾好父母,中间让妻子幸福,下养育好孩子,我认为那就是成功的,”

    “如果真有什么话要说,那我想说的是,国内现在发展很快,机会很多,大家如果有时间,不妨回去走走看看,说不定就能找到自己感兴趣的事业,”

    “我没有问题,小王,轮到你了,”

    “一平,大家对你这么年轻就成为了内地首富很好奇,你是怎么做到这一点的?”侨胞的王主编笑着问。

    “老实说,我也有点想不明白,从一开始创业的时候,我们想的就只是在改善自己生活的同时,能顺带着让周围乡亲的日子也能好些起来,”

    “出于这个考虑,最开始我们走出农村,选的就是大家都能做的小生意,”

    “那时我的父母,推着自己改装的三轮车,把我们的一些出产,加工过后,比如把我老家最重要的经济作物板栗,加工成糖炒板栗,在城里的大街小巷叫卖,之后,很快带动了十几家人一起做这个生意,”

    “后来赚了点钱,就租个铺面开面馆,同样是带着周围的人一起开,再之后,我们开便利店,让家里的其它出产有销售渠道的同时,也能解决老家劳动力就业的问题……,”

    “就这样,稀里糊涂的,我居然就成了首富,我真的也挺迷糊的,”

    冯一平这样的表态,把会议室里的人都给逗乐了。

    虽然大家知道,他的成功,他的首富之路,自然不是这么稀里糊涂的,但是,一个谦逊的人,总是比一个个性张扬的人,更容易引起大家的好感。

    那些摄影师们,拍摄的时候,更用心起来,这么好的小伙子,一定得怕好看一些。

    “呵呵,这么年轻就成为了内地首富,你有什么感想?”

    “这个,要说戴上首富这个帽子后,没有一点想法和感觉,那绝对是假的,”

    “老实说,在得知这个殊荣以后,可能是因为养气功夫不足,虽然一直在压制,但我还是很高兴,毕竟再怎么说,这也代表着大家对我的一种肯定。”

    “呵呵,我有时候也觉得自己挺肤浅的,”

    “这不是肤浅,这是真实,”王主编说。

    “就是真实的我,其实挺肤浅?”冯一平开玩笑。

    “但是,这个事并没有影响我太多的时间,我很明白,这只是对我过去的一些肯定而已,戴着那个帽子沾沾自喜,自我陶醉,是很没有必要,也很不可取的事,”

    “当然,因为这事,一直高兴到现在的人不是没有,我爸妈应该就是其中之一,但他们的高兴,也不是因为这一件事,他们的高兴,跟之前我在学校时拿到了奖状后是一样的,”

    “父母为子女所有的成就高兴,”星岛的郑老主编又插了一句。

    “是的,”冯一平点头,“而且,戴上这顶帽子之后,我的生活,并没有发生太大变化,在美国,除了工作上的支出,我个人每个月的消费,依然不超1000美元,”

    “这么少?”所有人都有些不相信

    “真就这么少,”冯一平笑,“我不抽烟不喜喝酒,吃饭要么在公司食堂,要么在家里自己做,衣服也都很少添置,反正我们男装的款式,不太存在过时一说,”

    “并没有因为成了首富,各个方面都跟着上了几个档次,”

    “好吧,客观的说,这应该跟我没时间去花有关系,白天工作,晚上工作,可悲的是,我自己好像很适应和享受这种节奏,”

    “当然,我并不是守财奴,你们应该也看到了,最近这几个月,在工作上,我可是非常大手大脚,”

    “呵呵,我也没有任何问题,”王鹤年笑着说。

    最后的一个问题,是明报的总编辑提的,“你在中国和美国都呆过,你在中国和美国都有公司,那依你看,究竟是中国还是美国更适合你创业?”

    这问题,其实就是奥普拉那个究竟是美国好还是中国好的翻版。

    其内核,也都差不多。

    “我觉得,只要是正正规规的做生意,世界大多数国家都适合你,”

    “有些人可能认为,国内在很多方面都不规范,一些公务人员的操守也一般,因此可以轻松的钻空子,轻松的擢取高额利润,那我想说,这样的事情,在世界上很多国家都有发生,其次,嘉盛从来就没有这样想过,”

    “相反,为了让大家不会误会,到现在为止,嘉盛已经放弃了很多赚钱的机会,因为这些机会中,政府相关人士的态度非常重要,”

    “我们的原则是,这样的机会,不要也罢,”

    “但是,不是在国内发展,更容易得到政策的支持吗?”明报的编辑问。

    “我不知道你这是怎么得出的结论,是不是把我们当成了大型的国企?”

    “在国内,除了大型的国企之外,其它企业想得到政策支持,那是非常困难的事,你就是费力公关,也改变不了这个局面,”

    “相对而言,还是美国这边更容易得到相关政策的支持,因为这边有专业的说客机构,对吧,”

    “刚才我也讲过,对我的公司而言,我们所从事的行业,都是一些相对比较新的行业,既然是‘新’,那就一定是超越了现有制度的发展,怎么能得到政策的支持?”

    “可是,我们都知道,国内对很多企业扶持力度很大,比如各种补贴,比如对一些行业的进入门槛设限,在企业遇到纠纷的时候,也会出手支持,”明报的总编说。

    “如果你系统的了解,你会发现,各国政府都会对一些行业进行补贴,这同样不是我国政府独有的现象,”

    “至于你所说的门槛,我想你可能不清楚的是,现在我国的实际情况是,外资在国内享受的是超国民待遇,很多时候,其实他们遇到的门槛更低,这个情况很容易核实,你可以问你香港的同事,”

    “至于最后一点,还是那句话,要不是大型国企,在遇到纠纷的时候,政府哪会出手支持?这一点,我们倒迫切的希望国内能向美国学习,”

    “比如微软、亚马逊、eBay、甲骨文的身后,一定站着美国政府,当他们在世界其它国家遇到麻烦的时候,美国的领事馆和商务部,都会及时介入,”

    “我们都知道,之前微软在欧洲遭遇垄断官司的时候,美国政府可没少出力,但是在我国,你有一起这样的例子吗?”

    明报的总编说不出话来。

    “当然,政府没有帮过我们吗?自然不是!如果没有政府创造的这么稳定的发展环境,没有改革开放,我们可能连成长的机会都没有,”

    “一平,我们特别关心你在美国的这些业务,能不能具体给我们介绍介绍?”侨报的王鹤年,问出了冯一平希望提到的问题。

    …………

    “诸位慢走,”

    “一平,请留步,”

    “冯先生请留步,”

    不管这四个总编来之前,心里怀着怎样的念头,对冯一平有什么看法,经过两个多小时的采访,虽然可能有个别人对冯一平还谈不上喜欢,但现在至少是接受了他。

    在冯一平是个优秀年轻人的这问题上,没有一个人有异议。

    专访中年轻的冯一平的表现,足以征服这几位媒体人。(未完待续。)
网站地图:1 2 3 4 5 6 7 8 9 10 1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