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静一静,”看到金翎终于给自己打来电话,马闻晢一喜,忙不迭的吩咐正在控制气球的几个工人别吵,“看到了吗小翎,你以前想让我做,但我没做的事,今天我做到了,”

    但金翎好像压根没听他说什么,“马文哲,如果你想成为笑柄,我成全你,”

    马闻晢一愣,“小翎,我没有其它意思,只不过是想弥补以前你的缺憾,喂,喂,”

    “嘀嘀嘀,”那边金翎已经挂了电话。

    “你们想干什么?”他还准备继续打电话,看到那天差点让他摔了一跤的小伙子,以及那天晚上拦住他车的那个保安,带着好几个保安走了过来。

    文华冷冷的看了他一眼,他有点替这个家伙可惜。

    这家伙不说话还好,不说话的时候,配上他一套行头,还有后面的车,真有几分,言情小说里怎么说的?翩翩贵公子的样子。

    但是一说话吧,那形象顿时不翼而飞,比如现在,他隐隐躲在那几个工人身后,哪还跟翩翩,贵,搭的上边,也就是皮囊不错而已。

    一行人都不理他,从那三位工人手里抢绳子,准备把气球拽下来。

    “兄弟,大哥,我们也就是收钱干活的,卖的是力气,真犯不上跟我们为难,”三个工人里,看上去管事的那个拿着绳子不撒手。

    “我们不为难你,但是这个气球影响到了我公司的正常办公秩序,你如果不让我们把它降下来,那你就是跟我们为难,”

    “马总,马总,”工头拽着绳子朝后喊,“你说句话啊,”

    接这活的是,他们还挺高兴,这位马先生,好像不屑讲价,而且,他的要求也简单,就到一处写字楼前放个气球而已嘛。

    按理说这不是件好事吗?城里的这些姑娘,不都喜欢这个调调,这位马总今天是马匹拍到马蹄上去了?

    马闻晢双手叉腰,托住西装后摆,一副很有派的样子,“这是我花钱雇佣的工人,这是我出资制作的条幅,谁让你们这么做的,谁给你们这个权力这么做的?”

    文华指了指条幅上的那两个大字,“金总让我们做的,我倒想问问,这位先生,谁给你的权力,用这样的方式,骚扰我们金总?”

    “谁给我的权力?骚扰?我跟你说不着,那是我跟金翎的事,”

    你说是跟谁的事就是跟谁的事?文华摇摇头,一摆手,“拽下来,”

    三个工人,被三个保安架到一旁,看着气球被几个小伙子几把扯下来,放掉里面的气,这会他们也没什么动作,总之,他们收钱办事,该办的都办了,其它的,意思一下就好。

    但是,看到保安们接下来的动作,三个人又骚动起来,“别,那是我们的东西,”

    “继续啊,黄主任说金总让我们剪碎,”文辉对一个有点迟疑的保安说。

    “好咧,”男人的骨子里,好像天生就有搞破坏的基因,几把剪刀和美工刀,只一会,那个橡胶大氢气球的一半,就被剪成一丝一缕的,规格尺寸居然还很接近。

    “几位兄弟,不是我们跟你们为难,是你们跟我们为难,”文华对那三个工人说,“你们知道这样做,给我们公司造成了多大干扰码?”

    “老实说,没追究你们的责任,就算不错,”

    “至于你们损失,”他朝旁边看了一眼,“谁让你们干这事的,你们找谁去,”

    听说是金翎让这么做的,马闻晢一直站在旁边没动,只是脸色难看得厉害。

    这结果,就跟在大厅广众之下,给一个女孩子鲜花,不收不说,还把那花丢在地上踩了几脚一样。

    而且他今天这番举动,可比在大厅广众之下献花更轰动,更夺人眼球,所以这脸丢得更大。

    这样的CBD里,照样不乏那些爱八卦的,一楼大堂内外,这会站了不少人,要么在讲电话,要么在一本正经的讨论工作……,但是,他们眼睛的余光,一直盯着这边。

    想想旁边这些大楼的玻璃窗后面,肯定同样有很多人在关注着楼下的这一幕,马闻晢真的希望找个地缝钻进去。

    可是他又不能走,这个时候走,面子照样掉了,今天已经闹这么大,豁出去不要面子,也要见金翎一面。

    再说,这些旁观者都不清楚内情,肯定以为自己是金翎的追求者,说不定还会有人觉得自己有勇气呢。

    此时看着那个工头看向自己,极不耐烦的从钱包里掏出几张大钞,“给你给你,够了吧,”

    “谢谢马总,”三个工人拿了钱,一溜烟的走了,这地儿,不是久留之地。

    “你们住手,”看到文辉他们要剪条幅,看到从楼上下来几个西装革履的人,看着这边摇头,还说笑了几句,才坐进专车里,马闻晢顿时脸红得像猴子屁股一样,再也忍不了,“这个给我留下,”

    “对不起,金总的意思,是让我们全部剪碎,”文华拦住他。

    “让开,”马闻晢伸手去推,但他那浸染在酒色中的小身板,哪里推得动,眼睁睁的看着那几个保安,笑呵呵的开始剪那条幅,“老丁,”

    他朝身后招招手,但是没反应,他回头一看,刚刚那两个站在警车旁的警察,不知什么时候,已经坐在警车里。

    “老丁,”他抬高了声音。

    车内的两个警察相对苦笑,但是又不得不下来,只是,走得挺慢。

    “老丁,让他们把那个条幅还给我,”

    丁警官无奈,只得开口说,“住手,你们这是故意毁坏他人财物,”

    “你们继续,”文华说。

    方颖芝都转达了金总的意思,不管谁拦着,都要剪碎,这两个一看就是偏帮的警察,他真没放在眼里,比关系吗?那就放马过来。

    “这位警官,我们是嘉盛集团的保安,事情的前因后果,我想你都清楚,你这是要请我们回去协助调查吗?”他指了指自己和马闻晢。

    两位警察面露难色。

    一般而言,要是碰到这样的情况,他们此时肯定二话不说,把这几个保安,有一个算一个,全关到局子里去。

    可是,我大****的公务员,不论级别大小,都有一项非常出色的能力,那就是:讲政治。

    马闻晢打电话的时候,丁警官很高兴,他认为这是一个很好的表现自己的机会。

    不过是年轻人爱玩浪漫,放个气球示爱而已,这好事啊,美事啊!自己跟过去,也就让那些大厦的保安不要干涉就好,有多大事?

    但是,他们没想到马闻晢要示爱的是嘉盛集团的那个漂亮女总裁。

    他们更没想到,这位马大少,好像是有些剃头挑子一头热的意思,所以,刚开始那些保安把气球扯下来剪碎的时候,他们在旁边没过来。

    过来该干什么呢?把这些保安抓起来?这些保安是金翎派下来的。

    不说她有多知名,就冲她老板是国内首富,就冲她被市里的一二把手接见过不止一次,就冲区里领导对这家公司的重视,他们就知道,金翎,以及她身后的嘉盛,不是他们能开罪的。

    这年月,像嘉盛这样的大公司,谁背后还没个靠山?

    当然,马闻晢是不太怕嘉盛找麻烦,他不会有什么大问题,顶多被家里骂几句。

    可是,如果现在自己把嘉盛的这些保安带几个回去,在将来嘉盛找自己麻烦的时候,这位马大少会出面帮自己说话吗?

    在公安系统混了这么多年,丁警官很清楚马闻晢这样的人的尿性,最是凉薄不过,他才不会管呢!

    而且,就是他管,嘉盛就一定会卖他的面子?搞不好,马闻晢家里还会积极的处理自己,让嘉盛出气,小卒子嘛,不就是这样的用途?

    所以,看到马闻晢上前,他们很乖觉的溜进车里,心里祈祷着马大少别想到自己,也别看到自己,奈何,可能是最近庙里去的少,教堂也去的少,所以这天不遂人愿。

    不得已过来的丁警官,早就打好了算盘,总之一点,两方都不能得罪。

    此时听着文华的话,他真不知道该怎么回答。

    开玩笑呢,把你们两方都带回去?那会有我的好果子吃。

    好在有人出来帮他解围,“马先生是吧,”其实一直在大唐堂的方颖芝走过来,“你确定要让这两位警官介入吗?”

    丁警官一喜,马闻晢眼前一亮。(未完待续。)
网站地图:1 2 3 4 5 6 7 8 9 10 1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