丁警官就怕马闻晢却不下面子,这会又放硬话,让这事激化、升级,再把自己顶在前面左右为难,所以马上接下了方颖芝摆出来的梯子,“你们两方的当事人,其实也算熟识,这事的本意,我们也都知道,是好事,只是可能是沟通上出了一点问题,”

    “好在也没造成什么后果,”他这会选择性的无视了嘉盛一方在大厅广众之下,相当于打脸马闻晢的行为,“老话也说,清官难断家务事,你们小年轻有什么意见,自己私下沟通效果更好,我们,实在是没必要介入,你说呢马总?”

    其实他这会有些忐忑,马闻晢让他们随行,本意是为他保驾护航的,他现在这么说这么做,对马闻晢而言,已经相当于是种背弃或者是背叛。

    但是没办法,只能两害相权取其轻,这次没能让马大少满意,最多也就让他骂几句,或者在自己上司面前叨咕几句,那也没事,只要工作还在,类似马闻晢这样的大腿,还有。

    但是,如果真按马闻晢所说的那样,把现场嘉盛的这些保安全请回局子里,自己怕也是会吃不了兜着走。

    嘉盛在汽车网站上市前的作为,作为一个老警察,他是知道的,在那样关键的时候,人家做的基本也是一锅端,这充分说明,嘉盛不是个好惹的主。

    而且动起手来,绝对毫不留情,他怎么敢冒着得罪这样公司的风险,把这些保安都带回去?

    哪知他竟惊奇的发现,马闻晢对自己的所作所为,好像压根就没放在心上,不是他大度不计较,而是,那家伙目前正满眼放光的看着这位姑娘。

    丁警官顿时也觉得够够的,不怪那位金总不吃你这一套,今天你是来向他表白的,但现在看上去,却对她手下的一个姑娘很感兴趣?

    …………

    看到方颖芝,马闻晢顿时觉得,这灰暗的一天马上亮丽起来。

    这就是昨天晚上坐在金翎旁边的那姑娘?当时怎么就没留意到,居然也这么漂亮呢?

    物以类聚人以群分,美女旁边围着美女,古人诚不欺我也!

    他马上把之前的不堪抛到脑后,顺着丁警官的意思说,“是,没必要让他们介入,我们自己商量就可以,”

    “这位漂亮的女士,”马闻晢从真皮名片夹里,拿出一张还带着点香味的名片递给她,“请问你是?”

    “我是方颖芝,嘉盛上海的办公室主任,”要是几年前,类似马闻晢这样的人热切的看着自己,方颖芝会觉得非高兴,但是现在,看着马闻晢毫不掩饰的的目光,方颖芝觉得非常不爽。

    她下意识的整了整领口,难怪金总的态度这么坚决,就冲他现在肆无忌惮的眼光,就是典型的金玉其外,败絮其中。

    虽然身上带着名片,她这会完全忘了这一茬,“对不起,我没带名片,”

    “那方便留个电话吗?”马闻晢非常迅速的拿出手机,“你知道,金翎不接我电话,我需要了解她的想法,”

    “马先生,金总让我通知你,今天晚上9点,她在公司会议室等你,”

    “真的?”马闻晢顿时一喜,看来自己的这番举动,还是很有效,嘴上说着毫不在乎的金翎,现在不是答应了自己见面?

    “谢谢,谢谢你方主任,最近你有时间,一定要空出来一个晚上,我必须得请你吃饭,”他又拿出了之前风度翩翩的作派。

    虚不知他想用眼睛剥掉方颖芝的衣服,没效果,但方颖芝已经把他解构得一清二楚,“不用客气,这是我应该做的,”

    答应你才怪呢!

    …………

    晚9点,嘉盛上海今晚没人加班,金翎翘着二郎腿,冷冷的坐在小会议室的一张沙发上,没有习惯性的看文件,只是静静的坐在那,看着灯火辉煌的夜景,沉默不语。

    “扣扣,”方颖芝推开门,“金总,马先生来了,”

    金翎没有看那个人,“谢谢,你出去吧,”

    “小翎!”马闻晢一往情深的叫道,“这么多年过去,你依然一点都没变,还是跟当初一样,”

    “你坐那边,”金翎指了指对面的沙发。

    矫情也没变,还跟以前一样,明明心里已经千肯万肯,却还是要摆出这么一副冷冰冰的样子来。

    马闻晢有心硬挤到金翎旁边坐下,但想起进来之前看到的那两个好像是练过的小伙子,想想还是作罢,反正机会多的是。

    不过他并没有退回去,而是拿着一张名片放在金翎沙发的扶手上,“这是我的名片,你看看,和以前不一样,我现在非常用心的在做事,”

    金翎扫了一眼,眼角挑了挑,马闻晢连忙笑着解释,“对,我的名字稍微改了一下,”

    他的名字,以前写作马文哲,他觉得太有老一辈的色彩,这次一回国,就做通了老妈的工作,然后改成了现在的名字。

    “你看,虽然我只是锦绣缘的运营总监,但其实,我也是这家公司的股东之一,我们希望把这家公司,做成国内一流的白领网上社交网站,”

    “国外相关的网站很多,但国内目前很少,而国内有这一方面需求的人数,比国外好多国家的总人口加在一起都多,所以……,”

    “几年前,我想我们早就说得很清楚,”金翎冷冷的打断了他的话,嘉盛佳缘网已经上线,你跟我说这个?

    “你走你的阳关道,我过我的独木桥,从此不再联系,你最近这几次,是想做什么?”

    “可是,我心里一直都放不下你,我一直觉得你是最好的那个,你才是我的心灵伴侣,”马闻晢看着金翎,深情的说。

    也打定了注意,一俟金翎表情松动,就立马坐到她身边去。

    他深知,外表冷冰冰的金翎,内心是有多么火热。

    但让他想不明白的是,金翎听了他这话,并没有露出他预料的表情,而是面带嘲讽的看着他,“你认为,经历过当初的那些事之后,现在再说这些话,有什么意义?”

    “这只会让人觉得恶心,”

    “如果你还指望能用这些话改变什么,那我劝你趁早死了这条心,这一套对我没用,你去骗其它的那些无知少女,或者哄那些高门大户的小姐去,”

    “反正这些事,你也不是第一次干,经验丰富,而且成效卓著不是?”

    “小翎,”马闻晢低着头,看不到他的表情,但是语调沉痛,“我知道我当初深深的伤害了你,我知道那两年让你受了很大的委屈,我知道我当时很混蛋,”

    “可是,那不主要是因为我还年轻,不懂轻重吗?”

    “我现在成熟了,明白什么对我才最重要,也非常后悔当初把你对我的好,都当作理所当然的,进而不知道珍惜,我真的非常后悔,”

    “所以,洗心革面的我,现在希望能用我的后半辈子,来偿还,来弥补当初对你造成的伤害,”

    见金翎不说话,他以为有了效果,顿时来了劲,“我们彼此在一起的时间最长,我知道后来那些日子,我的所作所为很混蛋,我承认,但我也不是十恶不赦,只是当时年少无知,没有定性,”

    “请你别只想着我不好的那些,也回忆回忆我好的那些方面,”

    听着这些话,金翎自然而然的想起了一个人,“年少无知?”当时的你,比他还年少吗?

    “这个世界上,像你这么完美无瑕的人太少,大多数人都会这样那样的缺点,我已经意识到了我的问题,所以我决定不在国外逍遥,想回国打拼一番,”

    “我认为我现在已经足够成熟,虽然在事业方面刚起步,还没有你这样的成就,但现在的我,已经能够承担起一个男人该承担的责任,有能力和条件,给你和我,一个美好的未来,”

    “我们之间最大的问题,是我当时不定性,有些……花心,但我现在改了,真的,”

    “而且,在跟那些人交往过后,我更明白,你,才是最适合我的那个,”

    金翎觉得有些好笑,“花心?”想用这么轻飘飘的一个词解释当时所有的事?

    “我知道你现在可能还恨我,我理解,这次主动再找你,我就打定了注意,你打我骂我,我都毫无怨言,我只是希望,你能再给我一次机会,”

    “我知道,你心里也是有我的,不然为什么回国这几年,你感情方面始终是空白,对吧,”

    “我们毕竟是有些基础,彼此也了解,这不是很好吗?”

    “恨?不,我早就对你恨都恨不起来,”金翎幽幽的说,她看着窗外,“你也永远不知道对我造成了多大伤害,”

    “有些经历,有些人,当你想起的时候,会觉得像吃了一只苍蝇一样,所以,你会下意识的去遗忘,”

    “但是,你这两天的作为,成功的让我想起了当初的那些事,对你,我的印象只有一个,‘恶心’!”

    “我可以跟一个差劲的人在一起,跟一个无能的人在一起……,但是,我怎么可能会跟一个一看到就觉得恶心的人在一起?”

    “所以,你还是别做这些无用功,也别异想天开的自说自话,我再重申一次,我们,不,已经没有我们这个词,我祝愿你的事业成功,但是,我不希望再多看到你一眼,我怕我会吐,”

    金翎的这些话,真是一点面子都不留,马闻晢听了,羞臊难当,偏偏面对的是金翎,又反驳不出来,他再三告诫自己,要记住自己的目的,不能发火,不能发火,好容易才平静下来。

    “如果骂我,甚至是打我,能让你感觉舒畅些,我很欢迎你骂我打我,”

    “我只是有一个请求,给我一个机会弥补,也给你自己一个机会,拥抱我们刚在一起时那样的美好生活,”

    “不可能,”金翎想都没想就干脆的说。

    “如果一切可以重来,我宁愿付出我的所有,以换取在那时,不会遇到你,”

    “如果现在我只有两个选择,要么跟你在一起,要么死,我会毫不犹豫的从楼顶跳下去,”

    这话说的,孰谁能忍?反正自认为姿态放的很低,自身条件也很好的马闻晢忍不了,“你是不是有了人了?”

    “你是彻底的变了心,肯定是有人了,”

    “是不是就和他们说的一样,你甘愿做那个姓冯的小乡巴佬身后的女人?”

    “你给我滚出去,”金翎猛的站起来。

    “呵呵,被我说中了,”马闻晢冷笑着,“敢做,还不敢承认吗?”

    金翎举起桌上的水杯,最后,还是砸到门上。

    “金总!”方颖芝和文华文辉马上挤进来,“你没事吧!”

    “送他出去,”金翎低声说。

    “走,”文华和文辉,一左一右的准备架马闻晢出去。

    “我自己走,”马闻晢一摔手臂,“是也没关系,我无所谓,好好想想我说的话,我们,才是最合适的,”

    “马闻晢,我再重申一遍,我不想再看到你一眼,如果你再感觉良好的有任何举措,我告诉你,我会让你很难受,如果你还不知悔改,我会让你家很难受,不信,你可以试试,”

    看着金翎冷冷的,完全像看陌生人一样的眼光,马闻晢本能的有些相信她现在说的话,但是,这不是他想要的结果,“我相信,你知道我说的都是对的,只要能跟你在一起,我愿意付出任何代价,”

    “走吧你,”文华非常看不惯他这一副情圣的做派,在他背上结实的推了一把。

    “金总,”方颖芝走过来。

    “我没事,把门带上,让我一个人呆一会,”

    …………

    会议室里,金翎双眼茫然的看着外面的世界,毫无预兆的,眼泪止不住的往外流,眼泪越来越多,她忍不住双手抱头,低声呜咽着……。(未完待续。)
网站地图:1 2 3 4 5 6 7 8 9 10 1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