纽约,冯一平和布坎南,以及昨晚才刚刚从华盛顿赶到的默巴克一起吃早餐,各方面都很顺,三个人心情也不错,所以胃口也都不错。

    特别是看着在中央公园跑了一段回来的冯一平,吃了面包吃玉米饼,吃了玉米饼再来一块它们的招牌红丝绒蛋糕,布坎南和默巴克也胃口大开,

    “这是我在酒店吃早餐吃最多的一次,”布坎南说。

    “这是我在酒店吃早餐最划算的一次,”默巴克说。

    默巴克其实也是变着花样的说早餐吃得多。

    “榜样的力量是无穷的啊,”他们看着冯一平。

    “我是还能再吃的,只是,这里品种太少,”冯一平不介意做一个带着人多吃饭的饭桶。

    现在这会,中国还不是旅游大国,出境游的人数有限,所以美国的这些酒店,还没有推出中式早餐,现在他们提供的早餐,不是美式的,就是欧式的。

    而众所周知,国内高档星级酒店的早餐,一直中西合璧,那花样真的太多。

    “是,我很怀念我们自己酒店的早餐,”去过国内和香港,在省城和香港的嘉盛假日酒店住过的布坎南说。

    “真有那么好?”没去过的默巴克只能想象。

    “当然,那可是神奇的中餐,”布坎南说,“冯,什么时候我们能在美国有自己的酒店?”

    “像纽约这样的大都会,合适兴建酒店的地块太少,”

    冯一平不是没想过这个问题,但不像国内,现在国内一二线的城市正是高速成长的时候,一方面,正卯着劲的朝周围扩张,另一方面,大规模的拆迁城中村,很容易找到合适的地方。

    而美国和欧洲这些值得开酒店的城市,早就发展得非常完善,功能配套非常系统,想找一块适合建酒店的地方,太难。

    “我们可以收购啊,”布坎南说。

    这个冯一平同样不是没想过,也真可以有,不过,现在好像不是最好的时候,08年,呵呵,应该是个挺合适的年份——好吧,那应该是个再好不过的年份。

    “我觉得这一家就不错,”默巴克看着这装饰奢华的餐厅,笑着说,“要是买下这,你们想想,有多少世界各国的首脑,会成为我们的房客?”

    “就冲你们对我的这份信心,在将来合适的时候,这也不是不可以,”冯一平笑。

    这两个家伙,安排布坎南去联系麦当劳的时候,他问是不是要收购麦当劳,现在默巴克又提议他收购华尔道夫酒店!

    要知道华尔道夫酒店,和自由女神像一样,也算纽约的标志性建筑之一。

    不少政要如美国很多离休后的总统、名流如英国的温莎公爵、中东的王室成员、好莱坞明星如梦露,以及很多富豪,在28层以上,被称作“塔楼”的部分有长包房;因为离联合国近,联合国大会的时候,很多国家领导人,包括美国总统,都选在这下榻……。

    甚至于美国一些官方机构,比如美国常驻联合国大使的官邸,就固定在华尔道夫酒店42层的顶楼。

    我国也一样,自74年开始,我国领导人到访纽约,也都下榻在这里。

    如果不是对冯一平非常有信心,在吃早饭的时候,默巴克怎么会提出这样的一个想法?

    不过,此时的纽约华尔道夫,对冯一平来说,是一件比较奢侈的玩意,后来安邦收购时,总价接近20亿美元之巨,约合每平米7万美元。

    即便剔除通货膨胀等因素,就是希尔顿集团现在有意卖,那怎么也得在15亿美元左右,有这个15亿美元,他在国内运作一下,兴建10家假日酒店都够,再过个十多年,赚的绝不止15亿美元,绝对比买这个划算。

    当然,买这个酒店所能带来的影响和宣传作用,那真不是用钱好衡量的。

    …………

    默巴克马不停蹄的从芝加哥回到西雅图,再赶到华盛顿,跟着又到纽约,自然不是闹着玩的,冯一平计划10点半飞华盛顿,早餐后,又在纽约公司主持召开了一次高管会议。

    “今天会议的主题,是关于协作,”他开门见山的说,“大家都知道,硬币之星和Redbox,现在也都归属在公司名下,”

    “NEXTDOOR网站和这两项业务,其实是相辅相成的,硬币之星和Redbox,能为我们网站的注册用户提供更好的服务,”

    “比如,针对那些那些家里有很多零钱的注册用户,可以预约硬币之星为他们提供上门的兑换服务,而且这项服务是免费的,”

    “Redbox,同样能更好、更方便的满足有需求的注册用户,”

    “反过来,我们网站的注册用户,也可以发展成为硬币之星和Redbox的用户,这样优质的内部资源,如果不能积极有效的利用,那就是极大的浪费,”

    “而且有些工作,如Redbox的扩张,已经迫在眉睫,今天,三方都在,我们一定要制定一个完善的行动指针出来,具体怎么合作我不干涉,由大家协商,”

    兄弟公司间的合作,在美国这样讲究利己的大环境里,不是冯一平说一句话就能得到有效执行的事,免费帮忙,那不现实,肯定要酌情收费。

    而这其中,有上市公司,也有非上市公司,虽然冯一平一向对公司的财务管理要求高,没上市的NEXTDOOR,和已经上市的硬币之星,财务工作的要求相仿,但接受到的监督不同。

    作为一个上市公司,硬币之星的每一项业务,都会受到公众监督,它为兄弟单位提供服务的出价,一定要非常合理。

    低了吧,NEXTDOOR觉得没意思不想干,高了吧,公众不干,肯定会嚷嚷这一协作,很可能存在上市公司,非法向同一股东控制的非上市公司转移利益的嫌疑。

    “我想向在座的各位表明我的态度,我希望这三个项目,能成为相亲相爱,互帮互助的兄弟姐妹,不能不追求利润,但又不能只追求利润。”

    “默巴克,说说眼前最紧急的事,”

    “DVD租赁机,麦当劳有一些库存,鉴于在华盛顿的良好运作,我们想尽快在纽约铺开Redbox业务,”默巴克说。

    “我觉得这样,大家先就这件事,拟出一个大致的程序,不用追求太完美,可以在实际运作中再去细化和完善,”

    “我的要求只有一个,我希望这三个项目,能彼此互相提高,有效促进,最重要的一点,不要只是干讨论,要尽快展开工作,”

    “具体的,布坎南,默巴克,你们俩带着大家协商,有结果通知我,”他看了看震动的手机,“我得赶去机场,你们继续,”

    他朝大家挥挥手,把包递给欧文,“喂金总裁,还在加班?”

    办公区的那些员工看着他这副样子,知道他是要走了,都有些终于可以松一口气的感觉,终极大boss总是在身边,这事其实真的没有想象中的那么美妙。

    其实,冯一平在这些员工面前,真的是表现得很温和,然而,人的名树的影,他的名望,他的成就,对这些员工,本来就是一种压力。

    冯一平眼角的余光看到有些人目送自己出来后,非常放松的坐在座位上,有些好笑,曾几何时,自己不同样是如此吗?

    “嗯,”那边金翎好像非常不见外的揉了揉鼻子,“正准备回家,听说你在纽约挺顺利的?”

    “当然,我是谁,干什么能不顺利,”冯一平说,“只是,你这声音是怎么了?感冒了吗?现在正换季,一定要多加小心,”

    “不是,我听着也不像是感冒,你没事吧?”

    彼此都非常熟悉,冯一平清楚金翎说话的语气和习惯,立马感觉到今天的她有些不对劲。

    “没有,有点感冒,咳嗽得厉害,嗓子不太舒服,”

    听到冯一平的话,上海,本来窝在沙发上的金翎坐起来,尽量让自己表现出正常的样子来。

    “要是确实难受,你休息几天,”

    “我知道的,你,什么时候回来?”

    “呵呵,一定是想我了!已经确定了,就在最近,有件事,我必须亲自出面,”

    “哦,好的,那你忙吧,”

    听着电话里的嘟嘟声,冯一平觉得更不对劲,她今天怎么不讽刺我几句?居然连我的调笑都不反击?

    他马上拨通了方颖芝的电话。

    “你好一平,”会议室外的方颖芝听听里面的动静,压低声音说。

    “你们这是怎么了?遇上什么事了吗?”

    方颖芝简明的说了原委,“你确定是前男友?还有,她为什么刚刚在会议室里哭?是那个家伙欺负她了吗?”

    “没有,”方颖芝摇头,要是在自己的公司让人欺负金翎,她们就太失职了,“应该是看到马闻晢以后,金总想起了之前的事,”

    “我知道了,你吩咐下去,这个家伙要是敢再来骚扰,不,敢再在她面前出现一次,不管他有什么背景,都不用顾忌,给我往狠里招呼,”

    老虎不发威,就把我当病猫吗?敢欺负我的人!(未完待续。)
网站地图:1 2 3 4 5 6 7 8 9 10 1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