会议室里,挂了电话,跟冯一平说要回家的金翎,依然窝在沙发里,一点都不想动弹,好像也动弹不了。

    当她竭力不想再想起的那些事,再一次被人勾起时,她赫然发现,以为已经被时间剪辑掉的那些让人痛苦不堪的过往,竟然是那么清晰。

    想起来的时候,就像又重新经历了一遍一样,能非常清楚的体会到那时的愤怒、痛苦、屈辱……,以及那不可挽回,将影响自己一生的后果。

    那样的后果,对任何一个女人来说,都是生命中不可承受之重,随着年龄的增长,只要一想起,痛苦和失落,便会如影随形。

    她突然觉得,自己好像做错了一个决定,马闻晢既然自己送上门来,怎么就这么轻易的让他走掉了呢?至少应该要打一顿。

    这样不是恨,她说的很明白,对马闻晢,她早就恨不起来,这是他应该为自己做的事,付出的不值一提的代价。

    她不担心自己这样做的后果,她身后,还有老爸,还有,冯一平。

    她深信,就是把马闻晢打得断手断腿,就是爸爸不能摆平,或者不愿意出面,冯一平也一定会处理妥当。

    她同样很清楚冯一平的个性和为人。

    他也是一个很矛盾的人,现在二十出头的他,有时像一个出生不久,懵懂无知的小孩子一样天真,有时,又会像一个历经沧桑,看破生死的人一样无情。

    前提是,你有没有触动他的底线。

    金翎自忖,自己在嘉盛,没有功劳也有苦劳,从这一点上来说,应该也是他的底线之一。

    我们的身体和大脑,都有很好的自我保护机制,好像是为了减轻那些不堪回首的回忆带来的痛苦,金翎脑子里,这会想的全是一些高兴的事,其中的很多,都跟冯一平有关。

    …………

    会议室外的方颖芝,此时也有些异样,虽然中央空调很强劲,但她这会好像热得很厉害,脸上有些潮红,套装里扣得紧紧的衬衫扣子,也解开了一颗。

    “嗯,”她答应了一声。

    电话那头的冯一平有些奇怪,她们俩今天打电话,声音怎么都有些不同,金翎还罢了,毕竟遇上了那个看样子把她伤得不轻的人,方颖芝这是怎么了?

    那一声“嗯”,怎么听起来有些荡气回肠、柔肠百结、如痴如怨、如泣如诉的味道?

    “这话你别跟金翎说,报备一下梅副总,跟文华他们说清楚,同时,宣传方面,让行政部的做好相关预案,”

    “你摸一摸这个姓马的底,”

    “我之后也会亲自跟文华打电话吩咐,哼,敢动我们的人,就是天王老子,我们也要让他好看,让他吃不了兜着走,”

    方颖芝又“嗯”了一身,觉得有些腿软,整个人靠在墙上,好在公司之前已经被她特意清空,不虞有被人发现之嫌。

    是的,冯一平之前那霸气的话,让她有些神为之夺,情为之动,所以全身燥热的感觉。

    现在又听到他强调了一遍,竟隐隐有些湿%身的感觉。

    十多年后的女孩子,普遍喜欢那些长相阴柔,但帅气到漂亮的男人,或者男孩。

    那固然是女权的崛起——她们终于也可以消费男色,同时,也跟那会的一些特定的条件有关系。

    相比现在,那会的大家的日子,普遍会比较好过,那些从小在相对优渥的环境里长大的女孩子,不愁吃不愁穿,父母长辈又娇惯,所以就喜欢那些长的好看的。

    但对方颖芝这样从小就要算计着过日子人来说,她喜欢的男人,跟后来那些小女生的观点截然不同。

    她喜欢那些极富男人味,让她们都有些忍不住心动的男人。

    长得怎么样,那倒并不是他们觉得首要应该满足的条件。

    早就成功,能耐不小,长相帅气,但并不娘的冯一平,自然符合方颖芝的期待。

    当然,若只是如此,还达不到现在的效果,但对方颖芝来说,虽然她早就断了冯一平会和自己怎么怎么样的的念想,但冯一平,依然是她最青睐的异性,符合她心目中对于另一半的所有期待,所以,听到他那霸气侧漏的话之后,她才会有这么大反应。

    “颖芝,”金翎叫了一声,“我们回家,”

    “好的,”方颖芝连忙跑过去。

    “不用给文华他们打电话?”

    “放心吧,他们今天一直等在车上,”

    …………

    远在大洋彼岸的冯一平,不知道自己今天的那几句话居然还会造成这样的后果,不然他多半会恬不知耻的高兴一会,哥这也算是完成了一件传说中的事,这会的他有些凝重。

    他说的那些话,确实是发自内心的。

    只有他自己对自己的财富来源,坦坦荡荡,但是不能保证所有的人都这么想。

    就和昨天的丁警官的看法,嘉盛这样大的集团,身后肯定有靠山,那普罗大众肯定也会想当然的认为,冯一平这么年轻的富豪,起家的过程里,肯定少不了其它富豪一样的各种原罪,官商勾结、损公肥私、侵吞国有财产等。

    而且,冯一平这么有钱,这些事应该做的更多才对。

    所以冯一平才表现的非常强硬,这个马闻晢,有可能真是单纯的希望跟金翎鸳梦重温,但也很有可能,是一些人派出来试探的,如果不强硬回击,接下来他们的小动作,只会更多。

    再怎么说,冯一平在国外的时候,在国内的金翎,就是嘉盛集团的门面。

    不管什么人,都在开始动自己集团的门面,如果这个时候,还不表现得强硬一些,谁知道接下来会发生什么事?

    他都有心改变行程,现在就直飞国内,不过,这一次去华盛顿,要做的事同样很重要。

    …………

    外滩边的一家会所里,从嘉盛狼狈而逃的马闻晢,这会又是一副翩翩雍容的做派,正神色自若的跟几个人一起吃宵夜。

    这几个人看来对他今天的安排,也是知道,各种调笑,“呵呵,马大侠也折戟了一回,”

    “更让人难以置信的是,还是折戟在一个准备吃的回头草身上,”

    “嘿嘿嘿,差不多得了啊,”马闻晢端着一小碗蟹黄粥说。

    “我告诉过你们,她以前就这样,非常难搞定,”

    “但是,相信我,搞定之后,那你就轻松了,她一定会对你死心塌地,”

    “真的?”那几人表示不信,“在我们看来,看不是这样哦,某人今天被各种打脸,”

    “估计明天的报纸上就会有这样的新闻,富二代CBD气球示爱,等来的却是一群保安,”

    这个马闻晢真没办法否认,那么多人看着呢,而且,现在不少人的手机上,不是有照片就是有视频,想抵赖也抵赖不了。

    “你们还不明白这是为什么吗?”

    “为什你们?”

    “以她在国内的知名度,如果放任追求者在她公司楼下放气球,那怕是从此以后,那栋大楼周围会全部都是气球,”

    “我最了解金翎这人,今天做的事,是她以前想我给她做,但我不耐烦做的,”

    “今天她也算一尝夙愿,你们以为,她真的和表现出来的一样不开心吗?”马闻晢笑着说。

    反正只有他在晚上见过金翎,知道她的感受。

    “可是,你这么用心究竟是为什么?我们知道你马大少,可是出了名的图新鲜,”

    “是啊,不是连好马都不吃风头草吗?何况你你马大少,”

    “要是你们能意识到这颗草有多强的实力,能为你自己和家人,提供更好的帮助,就不会再这么想,”

    “说起来,原来我自己都不太知道,她在国内居然这么成功,这么有影响力,”马闻晢感慨道。

    “还不主要是因为他把我们的那个小首富伺候得好,”一个家伙说,“伺候哦,马大少你知道这个代表着什么意思吗?”

    “啧,年轻老板和美女总裁,”一个家伙摇头,“要说他们没什么事,才不可能呢,”

    是个男人听了这样的话,都会觉得不舒服,马闻晢自然也不例外,“我了解她,她不是个随便的人,”

    “但是,冯首富也不是个随便的人,”

    “不,这主要是性子的问题,你们真不清楚金翎是个什么样的人,在这一点上,我对她很有信心,”

    “我们都知道,那个冯一平是有女朋友的,金翎就是真的有什么想法,也做不出抢别人男朋友这样的事来,”

    不得不说,这个马闻晢,还真是比较了解金翎。

    这些家伙从一开始,就一直再说男女间的那点事,他们带着的女孩子,安静乖巧得很,不管听到什么,都没有一个人表示反对。

    “说归说,笑归笑,”一哥们正色道,“但我还是相信马大少能把这事做成,连公司都注册了一个,你们说说,他什么时候费过这么多力气?”

    “是,而且是和他们刚上线的网站提供一样的服务,”

    “他其它的几个网站,可都成功的运作上市了,这个应该也不例外,要是把金翎追到手,除了能够投资嘉盛的那几家上市公司,更重要的是,自己搞不好也能拥有一家上市公司,你马大少的这个算盘,确实打得呱呱叫,”

    “还不止,作为嘉盛的总裁,金翎在那两家公司的期权,应该不是个小数目,换算成人民币,过亿那是肯定的,这也是个地道的富婆啊,”一个家伙补充道,“所以你马大少这是一箭好几雕啊!”

    “过奖过奖,所以,她不管对我怎么冷嘲热讽,我也一定会忍下来,等我的目的达成,哼哼,”马闻晢冷笑。

    “哎,要是将来有机会买嘉盛新的上市公司的原始股,一定拉上兄弟一把,其它的不说,冯一平眼光和手段确实不错,他运作上市的那两家公司的股价,比国内的A股靠谱多了,”

    “是啊,虽然不爽,但是也不得不服气,就连硬币之星那样陷入停滞的一家公司,他一接手,立马做得风生水起,这才多长时间,股价已经拉升到接近他的收购价,已经上涨了近百分之四十,”

    “放心吧,今后这都不是事,”马闻晢优雅的跟他们碰杯,“投资嘉盛的大门,即将对我们敞开,啧,也就是这家伙谨慎,负债少,公司的股东也少,上市公司的股东,除了他们自己人,基本都是美国的银行和风投,不然,”

    “总之,虽然这个过程,可能是曲折的,我也做好了受一些委屈的准备,但是,将来一定是光明的,”

    “而且在那个光明的将来面前,我的那些委屈,一定非常值得,”

    “还有,呵呵,我告诉你们,居然有意外之喜,”他笑呵呵的说,“我也是刚发现,那边的办公室主任,居然也是个大美女,不但够美,而且身材一级好,”他比划了一下,“另外,也足够媚,”

    “关键是,感觉好上手,呵呵,”

    “真的?”那些家伙问,能够得到马闻晢的肯定,那一定差不了。

    “自然是真的,”要是拿到了方颖芝的电话,他肯定现在就会当场打过去。

    不过,真是想什么来什么,就在这时,电话响起来,他“喂”了一句以后,脸上的表情马上变得生动起来,示意大家安静,“你好方主任,真巧,我也正准备给你打电话,”

    “免提,”对面一个家伙示意。

    马闻晢依言把手机放到桌上,按下免提。

    “马先生,我现在向你传达我们冯总的意见,”方颖芝非常公事公办的说,“我们冯总说,不管你有什么背景,如果你再违背金总的意愿,出现在她面前,出现一次,我们就毫不留情的收拾一次,”

    “这是我们冯总的原话,另外,相信我,他说到就一定会做到,”

    “相信我说得够清楚了,就这样,”

    马闻晢的笑,僵在脸上。(未完待续。)
网站地图:1 2 3 4 5 6 7 8 9 10 1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