楼道里,本来咬着苹果偷听的马灵,听到这,刚想往上蹿,肩头被人拍了一下,她吓得差点叫出声来,拍着胸口回头一看,妈妈站在身后。

    海蒂朝她摇摇头。

    楼上,听到约翰的冷笑,玩积木的文森特停下来,认真的看着他,“爷爷,你是在学坏人笑吗?”

    冯一平在心里默默的为小家伙点了个赞,不愧是我儿子!这么小就知道助攻。

    “对啊,爷爷见你玩得太认真,都不看我们,想吸引你的注意,”冯一平笑着说,“你接着玩,只是别忘了多跟爷爷互动,”

    “对,你好好玩,”约翰费力挤出一个笑来,文森特一转头,他就满脸的黑线。

    “约翰,如果真是你说的这样,我也觉得这里面有问题,确实,专业人士应该能打听出这些事情来,”冯一平沉吟了一下。

    “不过,水有源树有根,为什么会这样,一定会有原因,我现在就问问,”他拨通了迈克的电话。

    “冯,你什么时候回来?”电话一接通,迈克也不问什么事,居然直接问起冯一平来。

    “怎么了?”难道有什么急事?

    “冯,你一定得给曾斯特罗姆打个电话,让他们尽管推出下一个版本来,你知道吗,我们推广用户安装的skype,现在可以说把所有该犯的错误都犯了,好多用户非常不满意,我们接到了太多的投诉,”

    “因为skype的原因,最近用户对我们的满意度大幅下降,大家都想把它卸掉,”

    原来是这事,“迈克,我们要理解,任何一款再优秀的软件,刚开始上市时的版本,一定会有这样那样的小问题,你看,连微软的操作系统不也一样?”

    “换个角度看,投诉多,也是好事,这意味着对这款软件感兴趣的用户很多,你说是不是?”

    “那你想想,等它稳定下来以后,不是会提升我们用户的满意度?”

    “还是要推广,这也是检查这款软件存在那些问题最好的办法,只不过,我们一定要做好说服工作,”

    “我知道冯,从长期看是这样,但是近期给我们带来的麻烦……,”

    迈克应该在那边摇头,“好吧,我做大家的工作,”

    “对了,你找我有什么事吗?”他现在总算想起来,这个电话是冯一平打的。

    “是这样的,”冯一平大概介绍了一下,把手机放在桌子上按了免提,“为什么你当初找的人,不知道马灵当时怀孕了?他是骗了我们吗?”

    “这个,”迈克在那边苦笑了一下,“他其实是知道的,我也知道,他给我发过来一些马灵穿着孕妇装,在家里后院晒太阳的照片,”

    “他还打听清楚了马灵当时已经怀孕近半年,”

    “只是,我当时不知道马灵在那一年的春节之前,飞去中国看你,还以为你和她最后一次见面,是在好莱坞的那次,那时间就对不上,”

    “所以,我以为她当时有了别的男朋友,而这也恰恰是她跟你断绝联系的原因,为了不让你难过,我就自作主张,隐瞒了这个消息,说没找到她,”

    “后来我才知道事情的原委,那时你自己已经找到马灵和文森特,我就一直没好意思说这事,冯,我很抱歉,”

    “没关系,”冯一平挂了电话,这事还真是,阴差阳错造化弄人。

    马灵01年春节前到中国看自己的事,冯一平自然不会到处嚷嚷。

    而他和马灵在好莱坞的四季酒店鸳梦重温,那是2000年10月份的事,如果从那时算起,马灵怀孕的时间明显对不上。

    所以迈克自作主张的这么做,也不是没有道理。

    一般而言,迈克的推测,也是能站得住脚的,马灵和冯一平,也不过是从一夜情到了几夜情而已,冯一平回国之后,马灵迅速有了新的男朋友,还不小心怀孕,所以,就想彻底跟过去再见,主动断了跟冯一平这样关系的人的联系。

    但是冯一平看起来对她还有几分念念不忘的样子,那何必要让他知道这样痛苦的事实呢?

    约翰这时嘴张了几次,终于也没话好说。

    是的,就和冯一平说的一样,虽然他还是不能原谅,但是,他真不是有能力改变现状而不改变。

    让他跟现在已经给他生了个女儿的女朋友分手,对自己的女儿负责?这样太自私,不讲人情的的话,他也真说不出口。

    “唉,”他摇头叹了口气,说起来,这里面他们做父母的也有责任,从小就把女儿养成了一副要强的性子。

    如果她确定怀孕以后,第一时间告诉冯一平,那也不会是现在的这个结局。

    当然,他肯定不会因为这个原因而原谅冯一平,至多就是有点理解而已。

    “那么,对马灵和孩子,你打算怎么办?”约翰看着冯一平,“难道你打算一直这么下去?我和马蒂不会同意的,我们希望马灵能组建一个正常的家庭,过上正常的生活,”

    “有一点我可以向你和海蒂保证,虽然我不一定能给马灵和文森特一个完整的家庭,但是,我有能力,也有这个意愿,保证让他们过上轻松幸福的日子,”

    “虽然我没在马灵面前说,但我爱她,我也爱文森特,我乐意为他们付出,”

    “如果将来马灵遇上了让自己心动的人,我保证绝对不会阻止她去追求自己的幸福生活,我依然会一如既往的关心他们,呵护他们,一定做到招之即来,挥之即去,”

    冯一平这话说得很漂亮。

    只是他清楚,这事发生的可能性比较小,所谓曾经沧海难为水,除却巫山不是云,他是真的不相信,有了自己以后,马灵还会看上另外的家伙。

    不过,他这样一番表态,约翰还是很满意,易地而处,他不能保证自己能做到冯一平这个地步。

    而且作为一个商人,他还是相信冯一平说的这些话不是信口雌黄,不愿他小小年纪,也不会做出这么大一番事业来。

    同时,同为男人和商人,他同样明白,以冯一平如今的成就和地位,他不会缺女人,而漂亮女人多的是。

    对马灵,他之前能那么上心,委派私人侦探来调查她的行踪,这说明,他心里是真的有她。

    知道这些原委的约翰,现在心里舒服了一点,看冯一平也不全是别扭,但依然没给他什么好脸色。

    “马灵和文森特的事,你告诉了你家里吗?”

    “去年我第一家公司上市的时候,马灵带着文森特赶到纽约,见到了我外公,”

    “我爸妈,暂时还不知道,我还在找合适的机会,但是你放心,他们知道后,一定会非常喜欢文森特,”

    “为什么不现在告诉他们?”约翰问。

    “我不想让他们为难和发愁,因为我爸妈肯定也希望我能对马灵和文森特负责,”

    看着眼前的东方年轻人,约翰终于觉得他有几分顺眼起来。

    虽然作为一个父亲,对目前的状况很不满意,但作为一个男人,他多少也能体谅一些冯一平的难处。

    “喝口茶吧,”他居然破天荒的给冯一平添茶,“无论如何,我还是希望你能多抽时间和文森特在一起,我的孙子,值得拥有一个完美的童年,”

    “是,我也是这么想的,我会努力。”

    …………

    楼道里,海蒂看着眼圈有点红的女儿,也有些唏嘘,自己的女儿,离幸福美满的日子,曾经只有一步之遥。

    “好莱坞、纽约?你究竟对我们隐瞒了多少?”

    “妈,”马灵白了她一眼。

    “好好好,我不问,你去补补妆,我叫他们吃饭,”

    …………

    主动敞开谈了那么多之后,午餐时,约翰对冯一平,终于不再是横眉冷对,也能跟他碰杯,偶尔还能露出一个笑脸来。

    看到这可喜的变化,海蒂和马灵两母女都很高兴。

    加上有小开心果文森特在中间调剂,所以这一顿家宴,气氛还算不错。

    “冯,我敬你一杯,”海蒂突然举杯,“约翰就那个脾气,其实他也想对你说声谢谢,”她看了老公一眼。

    听她这么说,约翰也举起杯来,“你最近的几次运作都不错,另外,谢谢,”

    “不,应该是我要感谢你们的信任,”冯一平说,“像你们这么无条件的相信我的人不多,”

    约翰举杯意思了一下以后,就没有再进一步的举动,不过听了冯一平这话,还是很受用,这小子,至少会聊天!

    “当然是得感谢你,”海蒂说,“在股票上,我们以前一直是长期持有,而且收益还一般,说起来,最近跟你有关的这几笔,是我们这么多年来,投资回报最高的几次,”

    “如果是长期持有,我建议还是能把资金集中在一些高科技公司上,苹果是一个不错的选择,亚马逊我也很看好,还有甲骨文,以及它的竞争对手SAP,当然,还有正在筹备上市的谷歌,将来也是一个很好的选择,”

    冯一平相信他们很有兴趣听自己关于这方面的分析。

    “如果从全球范围看,未来中国将要上市的一些高科技公司,也是值得长期投资的对象,”

    “微软呢,你不看好?”约翰忍不住问了一句。

    “我们持有不少微软的股票,”海蒂补充说。

    “是什么时候买入的?”冯一平问。

    “主要是90年代中期,”

    “那到现在收获也不错,不过,我还是觉得,今后长期持有微软的股票,不是太经济。”

    微软现在的股价接近28美元,而在冯一平重生那会,还不足50美元,也就是上涨幅度,非常有限。

    但对早期购入微软股票的投资者来说,回报还是很不错,因为微软进行了好多次拆股,而且多是10股送10股,少数几次是10股送5股,90年代买的一股,现在至少变成了十几股。

    “谢谢你的意见,我看我们是可以好好规划一下,苹果的确实不错,”投资苹果回报很高的马灵那个榜样的力量,看来不错。

    …………

    吃玩甜点,出乎冯一平预料的是,午餐好像还没结束,海蒂拿来两个盒子,郑重的放到桌上,冯一平马上觉察到,马灵有些激动。

    “这是你爷爷奶奶留下来的餐具中的一套,”海蒂打开第一个盒子,那里面是一套银光闪闪的餐具,“约翰和我都认为,现在到了给你一套的时候,”

    “还有这个,”海蒂打开那个小一些的盒子,冯一平看到,里面都是写满了字的各色卡片,“这是你曾祖母、祖母的菜谱,当然,还有我的,我们希望你能把这些传承下去,”

    “妈,”马灵的声音,有些哽咽。

    对这种状况有点了解的冯一平意识到,自己正目睹着西方家庭中的一次传承。

    像美国这样没有贵族的国家,他们没有那些饰有家族徽章的东西来传承,除了一些首饰,大多数家庭的血脉传承,一般都跟厨房有关,比如餐具,比如长辈们的菜谱,这其实更真实一些。

    冯一平在马灵肩上拍了拍,握住了她的手,海蒂和约翰选择这时把这些东西给马灵,其实就是在一定程度上,承认了她和冯一平的关系。

    餐具和菜谱,其实也相当于传统意义上的嫁妆。

    …………

    上海,会所里,意欲在同伴面前显摆的马闻晢,没想到听到的是来自冯一平那嚣张霸气的警告,他今天第二次感觉面子掉了一地。

    晃了晃脑袋,看着席间那些神色各异的眼光,他狠狠的拍了一下桌子,“当我是吓大的?”(未完待续。)
网站地图:1 2 3 4 5 6 7 8 9 10 1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