但是,看来那个小白脸还真是没种,他们期待了一整天,马闻晢始终没什么动静,一整天,对讲机里尽充斥着“这小子被吓到了”之类的话。

    晚上9点多,看着金翎从楼上下来坐进车里,文华竟然也有种怅然若失的感觉。

    不过,好吧,金总没麻烦,那就是好事。

    “金总,直接回家?”

    “不,先随便转转,”这样的日子里,金翎有点不想一个人呆在空荡荡的家里。

    看着外面灯红酒绿的世界,她感觉自己心里也热闹起来。

    …………

    如果信息够全面,文华他们今天完全可以放松下来,因为在自家老头子发话之前,马闻晢真的不敢造次。

    下午5点,他就巴巴的回到那个豪华但又冷清的家里,难得的陪妈妈说了会话。

    其实,自他成年,老爸的仕途开始走上上升期起,这个家,他就不太想回。

    自那时起,他们这个家,就只是字面上和名义上的,很难再感受得到小时候的温馨温暖温情。

    那会已经不年轻的妈妈,一家之主妇的各项权利,一项项的被架空,只空余一个名头,有点类似那些君主立宪制国家的君主,只在一些重要和正式的场合,盛装出场,凸显一下自己的存在。

    他不是不知道妈妈的苦楚,他不是不孝,只是,成年后,他就感觉跟妈妈聊不到一块去,到美国留学深造——不管去那边干什么,反正都这么说不是,之后再回来,更是觉得跟妈妈没有什么共同语言。

    实质上被架空了各项权利,但又很认命的妈妈,成功的找到了让自己的日子得以延续下去的支柱,一个是养生美容,一个就是钱,其实,最重要的支柱就是钱。

    每次回家,以前那个温和顾家的爸爸不见了,那个关怀体贴的妈妈,同样也不见了。

    妈妈很少再像普通家庭的妈妈一样,对自己嘘寒问暖,每次耐着性子跟她说话,不到三分钟,她总会说到钱上去,要么就是跟钱相关的问题,比如,某位阿姨新买的包,或者是新买的翡翠项链。

    虽然这么说很不孝,但是,妈妈现在确实变成了一个眼里只有钱,满身铜臭味的人,虽然妈妈说这些钱都是为他存的,每次回家,妈妈都不会让他空手而归,可是,这真不是马闻晢想要聊的话题。

    但是今天,妈妈跟他聊的话题难得的变了,“听说你又去找老金家的闺女?你这个脑子是怎么想的?那姑娘,本来脾气就不好,为人冷淡高傲,现在年纪又这么大,你找谁不好,要找她?”

    “她现在就是能生孩子,那也是高龄产妇吧,不一定能给我生个大孙子,”

    “再说她现在好像名气还挺大,会踏踏实实的给我们生孙子?

    “听妈的,趁早断了这份心,你要是没合适的,妈帮你物色,绝对叫你满意,”

    “谁不知道我儿子是出了名的美男子,再以我们家的这条件,找什么样的姑娘找不到?”

    “妈,这事还用你担心?”马闻晢笑,“放心,不会耽误你抱孙子,”

    “就知道岔开话题,公司的生意怎么样?按我说,做那个干什么,你找一个跟你爸这一块相关的项目,那多轻松!肥水不流外人田嘛,”

    他妈妈不知道,时代已经有了变化,上面也有了规定,他不乐意,他爸也不愿意马闻晢在跟自己工作关联性太强的领域经商。

    “我知道,将来我要是想做,就跟你说,”刚好这时听到门响,“爸,你回来啦!”

    “回来啦老马,”母子俩迎上去,一个拿包一个拿衣服,“你们先坐,饭马上就好,”

    看上去,就跟其他的家庭一样恩爱和睦。

    “嗯,”老马同志淡淡的吱了一声,“文哲,跟我来书房,”

    …………

    “你知不知道,以嘉盛的公关能力,特别是昨天的另一个当事人是金翎,那样的新闻按理根本不可能见报,但是,晚报偏偏就登出来了,你知道这是为什么吗?”

    小马坐在书桌前的椅子上,老马却在书房里来回走动,此时从身后居高临下的这么问,马闻晢低头说,“是他们工作不到位?”

    儿子的反应,让老马有些失望,“是有人在帮忙,而且这人对报社的影响力,比嘉盛集团还要强,明白了?”

    话都说到这个份上,马闻晢自然明白,这是爸爸的政敌在借题发挥,“对不起爸?”

    “对不起?我是怎么跟你说的?在国内,你要低调,低调才是王道,可你是怎么做的?你不知道这样的花边新闻,就是报社不报道,就是当时围观的人口口相传,也能造成很大的影响?”

    “放气球?你是不是还想过弄一架直升机过去?”老马的口水,都喷到儿子的后颈里。

    别说,弄直升机去示爱这个主意,马闻晢还真想过,只不过,那栋大厦的周围,不适合直升机飞行。

    “你以为这还是在国外吗?你知不知道有多少人在盯着我?……”

    半个小时后,被大骂了二十多分钟的马闻晢冷着脸从书房出来,“儿子,来,吃饭,”他妈妈叫道。

    “吃不下,”马闻晢重重的甩上门,气冲冲的走出家门,开着车,满心烦躁的他,一时不知道该去哪里。

    …………

    颀长的迈巴赫,轻盈的游走在车河中,虽然车流如梭,但它的前后左右,都空出了足够的间距。

    就是再不懂车的人,看到它长达6米的车长,和奔驰有些像的前脸,也知道这车不寻常。

    因为长度的原因,迈巴赫走在路上,比劳斯莱斯还要引人注目,当然,定制下来过千万的价格,也确实比普通的劳斯莱斯要昂贵得多。

    “都饿了吧,想吃什么,我请客?”

    “金总,我们刚吃过饭,”文华说。

    这是实话,他们这个年龄段,可不抗饿,而且,工作性质也要求他们要保持精力充沛。

    “那就陪我们吃点,我知道在你们这个年龄,能吃,”

    文华这时已经皱起了眉头,后面又有一辆车好像在朝他们这赶,这一幕,很熟悉。

    方颖芝也看到了,回头一看,“好像又是他,”

    这个家伙,还真不把一平的话当回事。

    “是吗?”文华问。

    跟着就发现,完全不用问,那辆宝马这会已经跟他们并行,还摇下了这边的窗子。

    “文华,就和那天一样,把他拦下来,这次不用跟他客气,让保安队给他一点教训,不用担心会有什么后果,”金翎说。

    “好的金总,文辉,通知保安队,”

    但接下来马闻晢的举动,却出乎大家的意料。

    在文辉还准备跟保安队沟通好、,像上次一样把他拦下来,并给他点颜色看看的时候,马闻晢驾驶宝马,直接压实线并道,险而又险的擦着前车屁股,抢到迈巴赫前方。

    技术过硬的文华连忙减速,总算没撞上去,也亏得后面的那辆普桑跟它保持了安全的距离,这才没有追尾。

    宝马并没有挡在前面太长时间,不一会就退了下来,又跟迈巴赫并行,“你有病吧,”文华摇下窗户,示意马闻晢跟他走。

    马闻晢冷冷的看了这边一眼,在文华讶异的目光中,突然故伎重演,又一次抢到迈巴赫前方。

    这一下,更出乎大家的意料,伴着急促的刹车声,被安全带狠狠的带回座位的金翎第一次开口叫马闻晢的名字,“马闻晢,你想干什么?”

    迈巴赫两次急刹,后车虽然没有追尾,但是间距已经越来越小,虽然没有出交通事故,但连续这样搞两次,后面的一溜车,这会都有些手忙脚乱,一时喇叭乱响,旁边车道的司机,有些已经在骂罪魁祸首马闻晢,“你他妈疯了吗?”

    “你特么找死啊,”

    马闻晢这会是有些疯魔一样,横眉冷对周围骂他的人,再一次变回左边的车道,又保持跟迈巴赫平行。

    他不屑的看着对他怒目而视的文华,眼里满是挑衅,好像说,有种你来打我啊?

    “有种你靠边停车,”文华对着那边叫。

    马闻晢不理,眼睛盯着前方,文华这会算是知道了他还想干什么,“坐好抓紧,”他扭头说了一句。

    又拍了拍方向盘,“对不起伙计,”

    那边,前车错出了一个空档,果然,马闻晢接下来开始第三次并线,这一次,文华看了看后车的距离,知道一减速,肯定得追尾,于是,没有刹车,不避不让,直直的撞了上去……。

    银灰色的迈巴赫62,撞在车身还没正过来的白色宝马6系轿跑右侧后轮处。

    虽然车速不高,但是迈巴赫12缸5.5升双涡轮增压器,功率为405千瓦/550马力的发动机,轻轻松松的把马闻晢的宝马,撞得在路上打转。

    脸陷在安全气囊里,双手已经离开方向盘的马闻晢,这时想的是,“他怎么敢?他怎么敢?”

    反观迈巴赫,只是前保险杠凹了下去,发动机盖凸了起来,但车内,前排的两个,四个侧面安全气囊,以及车内两侧两个宽大的车窗安全气囊,全都爆了出来。

    前排的兄弟俩还受到了一点冲击,后排的金翎和方颖芝,几乎没受什么影响。

    只不过,惊吓自然是有的,车内报警声响成一片,后面又是一连串的急刹声,气氛紧张。

    在惯性的作用下,车向前滑行了几十米才停下,而马闻晢的宝马,在撞上前面一辆奥迪,让那辆奥迪也在路中间打着转后,终于没控制住,侧立起来,车门在地上摩擦出一大溜火星,然后撞上了路边的护栏,在刺耳的刮擦声中,又朝前滑行了几十米,才慢慢停下来。

    头稍微有点晕的文华第一时间问后座的两位,“你们没事吧,”

    金翎和方颖芝,被安全带收紧器紧紧的固定在航空座椅上,都大口的喘着粗气,活动了一下手脚,“没事,”

    “快下车,”

    他们去开后门的时候,已经有人过来帮忙,“没事吧,”

    “谢谢,我们没事,”

    “你们放心,这是那辆宝马作死,交警来了,我们帮你作证,”

    看来马闻晢那几次三番找死的行为,彻底的激怒了不少人。

    前面,一波人已经把宝马放平,把额头擦破了一大块皮,鼻子流血,有些吓懵了的马闻晢从车里扯出来。

    他坐在地上,有些茫然的看着四周,直到看到后面四位,好像才回过神来,分开围着他的人站起来,卷起袖子朝金翎他们这走。

    一个穿着蓝色短袖衬衫,脸上也青了几块的年轻人赶上去,拍了拍他的肩膀,“你没事吧,”

    “我没事,”马闻晢说,跟着就被人重重的扇了一耳光,“你没事,特么我有事,”

    这人原来是奥迪的司机。

    旁边的人连忙把他们分开,“兄弟,等医生检查过了再打,”

    要说这架也劝得挺有特色。

    马闻晢的左脸上,有一个鲜明的巴掌印,“你打我干什么,要怪就怪他们,”他指着后面的文华他们说。

    “放开我,”他挣开旁边扶着他的人,朝文华走过去,“你个小瘪三,你个小赤佬,”他一拳打了出来。

    文华轻轻一闪避开他的拳头,文辉在他背上轻轻推了一下,马闻晢结结实实的摔在地上。

    看着迈巴赫被撞成了那副样子,文华超级心痛,踩住马闻晢一只手掌,“怪我们?”(未完待续。)
网站地图:1 2 3 4 5 6 7 8 9 10 1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