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百一十八章自己扇自己耳光

    我们国家的市%委书记有两种,一般的市%委书记和上海市%委书记,因为从87年开始,到冯一平重生前,上海一共有7任市%委书记,其中有6任后来成为正%国级领导人。

    同样,我们国家的区也有两种,一般的区,和浦东新区。

    至少现在,作为全国唯一的国家级新区,浦东新区是全国唯一的副省级区。

    所以,虽然两边都在找关系,如果从级别上来说,方颖芝找到的区长,显然比江明凯找到的那些级别要高。

    不过,对现场的交警来说,交管局这样直管的领导,同样很有威慑力。

    如果另一方是一般老百姓,都不用找什么领导,看了工作证之后,他们立马可以让江明凯带着马闻晢去医院。

    但是现在,另一方可不是什么善茬,嘉盛,目前国内民营企业最响的一块牌子,老板目前是国内首富,而这位总裁金女士,据说出身也不简单,同样出自于高官家庭。

    所以,现场的两位交警很头大,一方,家里是市里的实权领导,另一方,是嘉盛的总裁,同意一方,自然要得罪一方,而这两方中的任一方,都不是他们能开罪的,”

    不过,这也难不住他们,公务员嘛,谁都会把责任上交,他们马上在对讲机里把这边的情况,报告给了队里上一级领导。

    …………

    又一个交警乘着摩托车赶到,看到依然拉着警戒线的现场,他大声问,“为什么还没疏通?”

    “队长,”一个交警叫,“队长,”江明凯马上也叫看。

    “现在什么都别说,”这位队长,显然不想听废话,在对讲机通知相关单位迅速赶到现场,跟着就定了调子,“主要当事的两位驾驶员,首先抽血,然后,大家也不要堵在这里,全部到队里做笔录,”

    完全不给江明凯套近乎的机会。

    其实他是一个明白人,是交管局推出来解决目前僵局的一个中队长,在这会,只有两边谁的话不听,这事才能推向解决。

    “没事吧,”无计可施的江明凯陪着马闻晢去去抽血,有些担忧的问,他们最担心的,就是马闻晢喝了酒。

    “放心吧,没问题,”马闻晢狠狠的看着另一边的文华说。

    今晚,他还真没喝酒,“江哥,记住这两个人,我一定要好好收拾他们一顿,”

    马闻晢觉得,之前的那一段时间,是他人生最屈辱的时间,而导致这一切发生的原因,就是文华悍然撞了他的车,对这个罪魁祸首,他怎么可能会放过?

    所以说,这有些人,就是习惯在别人身上找原因。

    “这些小事,不用你操心,”江明凯看了那边一眼。

    作为老马同志的秘书,他其实了解很多的背景,包括金翎的这两个司机兼保镖。

    文华冷冷的看了他一眼,对这样失去理智的人,他现在是一点好感都欠奉。

    “只是,如果见报了怎么办?”马闻晢担忧的看了看周围,出了这样几车连环相撞的大事故,又是在城里,这会路两旁,已经出现了不少记者,其中一些,正在采访现场的目击者。

    这事,显然也会见报,而这样的事,同样是老头子非常忌讳的。

    “放心,我亲自去打招呼,”江明凯说,“而且在这事上,嘉盛和我们的目的是一致的,”

    这还真不一定。

    今晚这事不比气球那事,不好压制,嘉盛公关部能做的,应该是让这些记者,把报道的侧重点改一下,不直接提到金翎。

    “这合乎程序吧,”马闻晢抽完血,朝着陈天阳律师说。

    陈天阳律师说到做到,全程旁观了马闻晢抽血,还真的进行了保全。

    江明凯在马闻晢耳边低声说,“等下把原因尽量朝对方身上靠,比如,他们挑衅在先,”

    这事本来就不用江明凯提醒,马闻晢一直就是这么想的,“明白,”

    现场又赶来一位和江明凯气质类似的人,“金总,我代表区长向你表示慰问,也郑重向你承诺,一定会严惩那个危险驾驶的人,”

    马闻晢有些不满的看了江明凯一眼,难道这边区政府,不知道他们口中的那个危险驾驶的人,就是自己?

    这个其实也不怪江明凯,他怎么知道嘉盛会把新区的区长也搬出来?

    而且,对区里的这些领导来说,他们只会关心金翎在事故中有没有受伤,不可能第一时间问,“肇事的那货是谁?”

    “放心,我一会就打电话,”江明凯说。

    打电话的也不只有他,这事现在也不仅只有区里知道,连市领导也都知道。

    金副省长给几个市领导打过电话。

    他一向爱惜羽毛,但从方颖芝的电话里得知了女儿今晚的遭遇后,少有的激动起来,马上联系了这边一位负责商业的副市长,直接的表达了自己的愤慨。

    之后,他联系了常务副市长、市长,但因为一些原因,他没有联系书记。

    总之这几个电话,他措辞都比较强硬,也毫不避讳的承认金翎就是自己的女儿,接到他电话的那些领导都表示,一定会给他一个交待。

    金副省长自然没提肇事者是谁的儿子,在今天之前,他还有心联系一下老马,出了这样的事之后,他现在是一点都不想联系老马。

    这个马闻晢,之前就让女儿消沉了好长一段时间,现在又做出这样直接威胁到女儿人身安全的事来,老马这个做家长的,脱不了干系。

    …………

    急救车上的医生,快捷的给马闻晢做了检查,“没有问题,只有一些不要紧的外伤,”

    “没事,我跟你一起去交警队,”

    江明凯很无奈,要是没有这么多人围着,特别是没有律师围着,他相信,一定会让医生说出另外的意见来,可是现在这众目睽睽的,而且这些人多半都对马闻晢有意见,还不是一般的有意见,他的很多本事和手段,现在派不上用场。

    “那是?”马闻晢以为自己撞到了头,出现了幻视或者有些眼花,那边,金翎和那个姓方的办公室主任,正坐进和撞了的那辆车,看上去一模一样的车里,可是那车,明明呲牙咧嘴的停在路中间啊?

    江明凯也有点小感慨,“他们应该是买了两辆吧,”

    本来就是买了两辆,冯一平不在国内,目前都放在上海,没想到这下还真派上了用场。

    …………

    交警大队里,换了一套衣服的马闻晢叙述事发经过,“是迈巴赫里的乘客和司机在言语和动作上挑衅,我才有了后来的举动,”

    他也知道,并线抢道这事,现在还否认不了,如果现在否认,说不定大家现在就想揍他。

    其实听了他信口雌黄的话,已经有人想揍他,“放屁,”答应方颖芝前来作证的一个后车司机忍不住大叫,“我们在路上开的好好的,包括这辆迈巴赫,是你突然开着宝马远远的赶上来,之前超车就很危险,后来无缘无故的几次压线并道别车,明显是故意的,把这么危险的事当儿戏,”

    “我并不是一个容易冲动的人,”马闻晢继续按照定好的策略来,“但是迈巴赫车上的乘客和司机,他们的手势和言语,让我真的非常生气,”

    “而且,我个人并没有造成什么后果,是迈巴赫的司机,不顾我和其它人的生命财产安全,悍然撞上了我,这才是导致今天这起事故的主要原因,我才是最大的受害者,”

    现场这些人要不是都亲眼目睹了这事的来龙去脉,没准有些人也真觉得他的信口雌黄还真有几分道理,毕竟,正常的人,不会无缘无故的做出那样不可理喻的事来。

    金翎感觉,这马闻晢又无耻出一个新高度来,方颖芝也觉得自瞎了眼,亏得当初第一次见到马闻晢的时候,对他印象还不错,觉得他至少有追求金翎的资格。

    而文华和文辉,这会最后悔,刚才怎么就没痛扁这个杂种一顿?

    “稍安勿躁,”陈天阳律师安抚住他们,“交警同志,我们希望为在场的近二十位车主,都做笔录,如果所有车主,都一边倒的看错了,那也没关系,我们的车上都有行车记录仪,那上面记录的数据,总不会说谎,”

    “如果大家对事故最后的责任认定有异议,我们天正律师事务所,愿意免费为大家提供法律支持,”他带来的几个助手,开始在分发名片。

    陈天阳说的这些,马闻晢并不担心。

    这二十多人看起来很多,他们今天的笔录,应该对自己会很不利,但那有什么关系?

    一会从交警队出去后,让江明凯派人一一上门做工作,给他们一些补偿,主要的是,把自己老子的身份一亮,他就不信这些家伙不会推翻之前的说法。

    哼哼,让我赔偿损失,还觉得只赔偿损失便宜了我,我一定要让你们尝尝这滋味。

    他豪不避讳的盯着金翎看,盯着方颖芝看,盯着文华看,得意洋洋之极。

    “下次有机会,就是自己惹上麻烦,我也一定痛扁他一顿,”文辉说。

    “我给一平打电话,”方颖芝说,“还收拾不了他?”

    这时,拿着电话的江明凯走到马闻晢身后说了几句,“什么?”马闻晢神色大变,叫了出来。

    江明凯点了点头,在马闻晢肩上拍了拍。

    马闻晢脸上青一阵红一阵的,都能看到他额头上的青筋隐现,“警察同志,我撤回之前说的话,我为今天的事故负全责,”

    声音不大,一时让很多人都以为听错了,这是怎么回事?自己扇自己耳光?(未完待续。)
网站地图:1 2 3 4 5 6 7 8 9 10 1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