黄静萍和女儿不跟着,这一次回国的飞机上,真是货比人多,苹果最新的电脑、金翎早就指定的几个新款的包、姐姐要的化妆品、给长辈们准备的营养品……,占了大部分配重。

    但冯一平好歹也不是一个人,除了欧文,同行的还有一个美女,向晓芳大小姐。

    欧文一上飞机,就戴上ipod,拿出一本小册子来学习,老板是中国人,现在又要在中国工作一段时间,而且以后经常回来,学习中文就是一件很有必要的事。

    冯一平也闲不下来,一大堆邮件等着他回复。

    要不是知道他的脾气,飞机上的电话,估计也会响个不停。

    向晓芳坐在另一侧,登机后,略有些新奇,这装潢真不错,特别是这座椅,比自己以前坐的,舒服太多。

    话说,第一次代表校刊去采访的时候,哪想得到当时那个自己还看不太惯的师弟,现在能有这么大的成就?

    朝上看,天空碧蓝如洗,好像触手可及,往下看,白云绵延不断,一直铺陈到视线的尽头……,非常壮观。

    但是,这样近乎一尘不变的壮观,看的时间长了,那也有些乏味,刚好可以找个家伙聊聊天,“一平,你说……,”

    电脑依然开在那,但那个好像刚才还在工作的家伙,不知道什么时候已经睡着了,而且那姿势相当不雅。

    虽然看上去很恬静纯真,但嘴却没合拢,向晓芳十分怀疑,几分钟后,他是不是会开始流口水。

    哟,好像可以拍几张照片,可是,那样子好恶心的,究竟要不要拍呢?

    然后她就发现,那事好像不可能发生。

    那个气质很好的空姐,拿来一个U型枕,轻轻的套在他脖子上,还拿来了一块薄毛毯,搭在他身上。

    这事看来不是第一次做,她动作很熟练,冯一平也非常习惯,或者是太累,全程依然睡得很安详。

    他会有那么累吗?

    “向小姐,”林茹晗弯着腰轻声说,“有任何需要,请按呼叫器,”

    “谢谢,麻烦给我也来块毛毯,”

    哈欠会传染,瞌睡这事,也会传染,比如那边的欧文,这会也在打哈欠,向晓芳也觉得有些困。

    左右没事也没人陪着聊天,闲着也是闲着,不如睡美容觉,但是U型枕那样会破坏形象的玩意,她是坚决不会用的。

    …………

    “一平,一平,”

    飞机上这样密封着,但又有些规律而低沉的噪音的空间里,好像比安静房间更容易让人入睡,不知道睡了多久的冯一平,被林茹晗轻柔的叫醒。

    他眨了眨眼睛,看着面前桌上的饭菜,“已经飞行了四个小时?”

    “是的,”林茹晗朝两个水晶杯里倒上半杯酒,“请慢用,”

    冯一平正想问向晓芳同学呢,向晓芳推开卫生间的门走出来,“你总算醒了?”

    “估计你也就比我早醒了不一会吧,你看看,眼屎都还没洗干净,”

    “呀,”向晓芳连忙挡住眼睛。

    这姑娘,这么不经诈。

    等她明白过来,冯一平已经钻进了卫生间。

    “冯一平,你怎么这么坏,”向晓芳大叫。

    吃饭的时候,她还嘀咕这茬,“你太狡猾了,”

    “只怪你自己太没经验,”冯一平笑,“条件有限,招呼不周,师姐你将就一下,请,”冯一平举杯。

    冯一平很替机组着想,飞机上的菜品,都是以简单方便为主,比如剪块牛排或者鱼排,再来一个蔬菜沙拉,外加一些水果就好。

    虽然用料讲究,但这花样,确实少了些。

    “你太客气,谢谢款待,”

    “干,”两人轻轻碰杯。

    “你这飞机真不错,”

    “谢谢,不过,你应该早就坐过类似的专机吧,”冯一平问。

    据他猜测,向晓芳她家,应该不太简单。

    “坐过,”向晓芳没有避讳,“只是条件没有这个好,”

    果然!

    她那会坐的,说不定是运输机改装的专机,条件自然没有这个很多方面都私人定制的商务机好。

    “向师姐,非常感谢你给我提供了这么一个机会,我也很希望自己的电池,能为国防建设出力,”

    “你就直接说‘但是’吧,”向晓芳说。

    “你还真猜着了,但是,可能你不知道,我做事有一个准则,我绝不靠行贿来拉业务,总后这样的单位,你熟悉,但我是第一次接触,我就想直接问你,摒除其它因素,这是不是也是必要条件之一?”冯一平问得是真直接。

    众所周知,总后,后来可是一个重灾区,前赴后继的进去好多人,冯一平可不想因为这笔生意,在将来受到牵扯。

    “你为什么会这样想?”向晓芳果然有些不高兴,“我们可是部队,一向纪律严明,”

    “你别介意,我以为总后就和其它公司的那些采购一样,采购员总是习惯性的要回扣,而这个,我们公司是始终不会提供的,”

    “这事可能杜绝不了,不过一平你放心,这笔生意,绝不会牵扯到这些事,”向晓芳保证说。

    “真的?有师姐你这句话在,那我没问题,”冯一平举起酒杯。

    “别客气,那也是顺道的事,

    “对了,你有这么累吗?”向晓芳突然问。

    “也不是,”冯一平说,“只是昨晚睡得不好,”

    “哦,”向晓芳应了一声,跟着就跟想到什么一样,脸马上红了。

    想来她是朝歪处想冯一平昨晚没睡好的原因。

    “你知道吗?”冯一平说,“我一直在想,等我40岁那年退休,我要做的第一件事,就是好好的睡上三天三夜,”

    …………

    “小叔,”最高兴见到冯一平的,是文华和文辉兄弟俩,看到他,就跟见到了亲人一样,嗯,也真是亲人。

    “你们俩,干得不错,”冯一平一边搂着一个,“胆大心细,有勇有谋,不错,”

    他指着欧文说,“这是欧文,美国海军陆战队的,这几天你们好好交流交流,”

    听他这么一说,那兄弟俩顿时有些见猎心喜的意思,“美国的海军陆战队?”

    冯一平笑着走向另外的两个人,“你真没事吧?”

    金翎点点头,却笑着迎向向晓芳,“你好向小姐,我是金翎,”

    “你好金总,很高兴见到你,你一直是我们好多同学的榜样,”向晓芳跟金翎顺利的接上头。

    方颖芝打量了冯一平几眼,“你是又高了,还是瘦了?”

    “我怕是没机会再长,不过你是真瘦了,”

    “真的?”她笑着拉开车门,“你好向小姐,这边请,”

    …………

    向晓芳被安排在酒店,时隔大半年,冯一平又一次驾临上海公司。

    看着那边已经封顶的嘉盛大厦,他只点了点头,现在没心思上去,急匆匆的走进金翎办公室,“你真没事吧,抱歉,我在那边一时事情太多,赶不回来,”

    “能有什么事?”金翎笑,“你看我现在不是好好的?”

    “就是文华他们觉得好心痛,平时他们俩非常爱惜那辆车,结果现在要送去大修,”

    看着金翎高兴和轻松的样子,好像确实不像有事,也好像真不再难过。

    “车有什么关系,坏了大不了再卖,你们没事就好,”

    “一平,你知道吗,”方颖芝送上来一杯茶,“马闻晢承担了所有事故车辆的维修或者赔偿费用,就我们那辆车的修理费,就有一百多万,”

    “其它那些涉事车辆的维修或者赔偿费用,不会偏低吧?”冯一平问,说起来,那些人也算是遭受了池鱼之殃。

    “不会,”金翎摇头,“天正的陈律师他们,免费为他们代理,绝对会保证他们的合法权益,”

    “就应该这样,”冯一平点头,“那个马闻晢呢,现在在哪?”

    “在哪?还在上海吧,”金翎不说,方颖芝说。

    “都没有被拘留?”冯一平说,“太便宜他了,给我陈律师的电话,赔钱算什么,一定要想办法让他尝尝铁窗的滋味,老虎不发威,当我是加菲啊,”

    “算了吧一平,说实话,他们那边,现在态度很不错,姿态也很低,”

    “现在,哼哼,”冯一平叉着腰在办公室走了几步,“迟了,”

    “你们女孩子就是这样,对他们这样的人来说,不把他们打痛,他们是不会吸取教训的,你们以为,让他们出些钱,他们就会心痛吗?不,”

    “就是他们会因此心痛,我也不同意,我嘉盛的人,是谁都能动,是谁都能欺负的吗?”

    “不把他关进去几天,不足以震慑其它人,我心里也会不爽,”

    方颖芝看了一下手机,“你们聊,我有点事,”

    冯一平一按开关,办公室周围的三面玻璃墙上,遮阳帘全部放了下来,“这个马闻晢之前的事,方便跟我说说吗?”

    “没什么好说的,”金翎摇头,“不过就是大家都有可能遇上的那些事,”

    “你现在不说也没关系,我大概能猜到,他伤你伤的不轻,所以,你不要管,这次,我就是要老账新账一起算,”

    金翎默然不语。

    “我知道你心里可能不好受,还是想开点,过去的,就让它过去,现在的你,比过去强大一百倍,”

    “不过,我们依然可以允许自己小小的软弱一下下,”

    冯一平拍了拍自己的手臂,“我这还算有力的臂弯,可以让你靠一靠,”

    下一刻,金翎居然真的靠了过来,闭着眼睛枕在他的手臂上,“一平,谢谢你!”

    “我们之间说这个干什么,太见外,”看着这一刻,非常柔弱的金翎,冯一平觉得有些心痛。

    金翎没说话,冯一平也没说话,两个人就那么坐在沙发上,平常高冷强硬的金翎,抱着手,枕在冯一平手臂上,直到郑佳怡大叫着打开办公室的们,“冯总,冯老板,你看看我多努力,不但瘦了,还黑了,哦……,”

    …………

    “不,我真喝不了,”接风宴上,说起来只有向晓芳一个外人,而且她又牵线给公司带来了一个机会,因此自然是大家敬酒的对象,这会的她,真的喝的有点多,目光都有点迷离。

    冯一平则是笑着问两个侄子,“较量了吗?”

    “点到即止,”文辉说,“是有两下子,主要是他的块头大,很占优势,不过,我和哥联手,他就落不下好来,”

    冯一平笑着在他头上拍了一下,“两个打一个,你还这么理直气壮,”

    “哦,”他看了看手机,“你们吃,我得接个电话,”

    “你好金伯伯,”如果冯一平没记错,这是金副省长第二次主动给他打电话,”

    “一平,回来啦,什么时候到省城?”金副省长笑着问。

    “可能得过几天,不过,您要是有事,我马上就可以过来,”

    “没事没事,你先忙你的,按你的计划来,这个,”金副省长停顿了一会,”一平,我知道你很护着金翎,她能有你这么一个老板,我很替她高兴,不过,这次的事,就这么算了吧,”

    就这么算了?

    “金伯伯,我知道你有你的难处,但我没有,”

    “我也有我的顾虑,你可以放过他,我不会放过他,我们集团的人,不是这么好动的,我必须让有些人清楚的认识到这一点,请你理解!”(未完待续。)
网站地图:1 2 3 4 5 6 7 8 9 10 1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