冯一平其实能理解金副省长的决定,体制内嘛,要顾忌的东西多,要算计的方面也多。

    这就往往导致他们最后做出的决定,看上去有些无情。

    但对他们这样身居高位,并且还有更上层楼志向的人来说,无情或者是有情,好多时候,并不在他们考虑的范围内。

    应该说不止是他们,成年人的世界,多半都是这样。

    冯一平相信,对金副省长而言,女儿一再被以前老相识的孩子伤害,他肯定也是恼怒和气愤的,不然当时不会给那么多人打电话。

    但是这一次,金翎最后并没有受到实质性的伤害,加上老马那边肯定给出了一些让他难以拒绝的条件,所以才会有现在的这个电话。

    但是,我冯一平现在还算是个小伙子,有理由冲动一把,而且,他知道自己早就已经树大招风,都不用想象,肯定有不少不怀好意的目光在盯着他。

    不管金翎和马闻晢之前有什么纠葛,现在的情况就是,作为国内首富,他名下嘉盛集团的总裁,在闹市区里被逼发生了车祸,已经严重危害到了她的人身安全,如果这样的事情还轻轻放过,下一步会发生什么?

    是不是就该轮到自己了?

    他是低调,是韬光隐晦,但就和在美国遭受李家伦他们算计后一样,我低调,不代表你可以随意招惹,人不犯我,我不犯人,但要是犯了我,对不起,必定要把你打到痛。

    “金伯伯,这不是一般的小打小闹言语交锋,这是真的会导致严重后果的恶性事件,你可以跟那边直说,这是我的坚持,跟你无关,”

    这也是一向温和的冯一平,第一次在金副省长面前露出一些锋芒来。

    话都说到这个份上,金副省长也不好再坚持让他改变决定,虽然冯一平在他面前,一向以后生晚辈自居,但是,和金副省长其它的晚辈不同,冯一平实际上并不太仰仗他什么。

    而且,冯一平现在这么大的局面,在很多事情上,肯定都会有自己的立场和坚持,如果谁的话都听,那他的嘉盛,还谈什么发展?下面那么多公司,不分崩离析就算不错。

    “我能理解,只是,”金副省长又迟疑了一下,“只是希望你也能理解我的苦衷,”

    女儿受到了欺负,自己都不打算追究,但这个小伙子却坚持不放过,金副省长多少有点不好意思。

    “是的金伯伯,我理解,我们考虑问题的角度不一样,总之,你就坚持说这是我的决定就好。”

    “你能理解就好,那么,我能问问,这事你想怎么追究吗?”

    “我个人的意思,是告他危险驾驶,但具体的,等我跟律师商量后再做决定,”

    “危险驾驶?那好吧,不过一平,我还有一个要求,希望你能考虑,”

    “伯伯您说,”

    “告他可以,把他抓进去我也不反对,这些事都可以做,我只是希望,同时在舆论方面,你能适当控制一下,不要大张旗鼓的报道和宣扬这件事,”

    冯一平马上想到,金副省长这可能是和老马有一样的担心,都不希望因为子女的事情,吸引大家把目光关注在他们身上。

    马闻晢那么快认怂,应该就是出于这方面的考虑。

    “好的,我同意,”

    冯一平坚持以牙还牙,但是,在公众面前,他还是想保持一种温和形象,反正这事要是有了结果,那些有心人肯定会知道。

    “伯伯谢谢你,”

    冯一平听出了这声谢谢里的几重意思,既有一个父亲的感谢,也有一个官员的感谢。

    “不客气金伯伯,我应该做的,”

    挂掉了电话的金副省长,突然有些羡慕冯一平的干脆直接,反倒是自己,这年龄越来越大,职务越来越高,怎么这顾忌反倒越来越多,做事越来越不干脆?

    年轻真好啊!他摇了摇头,拨通了老马的电话。

    …………

    桌上阴盛阳衰,但是气氛非常热烈,这些女孩子放开以后,那是,真的很放得开。

    或许是因为冯一平终于回国,感觉自己肩上担子轻了些,金翎看样子今晚也喝了不少,“你去哪儿了?喝酒,”

    “我去哪了啦?”冯一平把她手里的酒杯接下来,“多吃点菜,”冯一平给她盛汤。

    “刚才啊,你老爸打电话来对我表示感谢,”

    “我爸?还感谢你?哎,不是应该你感谢我吗?”金翎把手撑在冯一平肩上,一脸不爽的说。

    “你这是喝了多少啊大姐,乖,来,喝口汤,”

    “你说什么呢,”金翎还是听话的放下酒杯拿起汤碗。

    “这才对嘛,另外,男人间的事,你们女人是不懂的,”

    “切,”金翎翻了一个大白眼,“谁稀罕,”

    “晓芳,来,喝酒,”

    得,今晚看样子她们是不醉不罢休的意思。

    “一平,我爸如果知道了,也得感谢你,”郑佳怡坐过来,也带着一身酒气。

    “哎,都自己人,那么客气干什么?”冯一平夹了一筷子“江南第一名鱼”松江鲈鱼,顺嘴说了一句,然后才明白过来郑佳怡说的什么。

    “哦,不是,为什么郑叔叔也要感谢我?”

    也不知道是酒上头了,还是刚才冯一平话的缘故,总之郑佳怡的脸这会很红,就和那三月的桃花一样的颜色。

    “我爸当然要感谢你,你看看我,没看出这几个月我有多大的变化和进步吗?”

    “嗯,”冯一平还真看了几眼,“确实,更漂亮了,更自信了,气质也更好了,”

    “讨厌,不是这个啦,”郑佳怡有些不好意思的转了一下头,马上又眉开眼笑的说,“你知道这几个月,我学到了多少东西吗?”

    跟着自问自答,“感觉在我原来的单位呆几年,不,呆一辈子,都没有我这几个月的收获大,”

    “郑同学,不好这么自夸的啊,你在我面前说这个,怎么,是想让我给你涨工资吗?”

    “谁跟你说那个,哦,不过,能给我涨工资也不错,我告诉你啊,这几个月,我基本已经熟悉了集团在上海这边所有的业务,真学到了很多东西,感觉非常充实,”

    郑佳怡神采飞扬的说,“这才是我们年轻人该过的日子,”

    “两相对比,感觉之前在单位的那一年,就是在虚掷光阴,还好我决断得早,”

    “我现在非常不明白,之前为什么会选择去机关,为什么还有那么多人削减了脑袋,也要朝机关单位里挤,”

    “你啊,这就是典型的有肉嫌肥,身在福中不知福,”

    在国内,不同的时代,我们会有不尽相同的理想和追求,但有一条路,从古至今,都是极好的选择,那就是当官。

    “什么身在福中不知福?当个小公务员,哪有我现在这么好?”郑佳怡说。

    “小公务员?你啊,就是个愣头青,”冯一平虚点了她一下,“领教过小公务员的厉害之后,你才会明白为什么有那么多人要去做公务员,”

    现在和以后,一些薄有身家的人,因为在跑批文或者办手续的过程中,受到一些办事员的刁难,从而下定决心,要让自己的后代,一定要做公务员的事,那是屡见不鲜。

    那些有资本的人尚且如此,遑论广大平头老百姓。

    “颖芝,接下来安排看不起公务员的郑佳怡,去帮公司跑跑各种手续,让她领教领教,”

    “好的,”方颖芝笑着说。

    她是在场的女孩子里,最清醒的一个,这也是她在职责所在。

    金翎需要挡酒,她必须冲在前头,金翎自己想多喝几杯,她必需保持清醒,滴酒不沾。

    “跑手续就跑手续,有什么大不了的?”小郑同学不在意的说。

    这个愣头青。

    …………

    冯一平不知道,与此同时,接到金副省长电话的老马主任,也在书房里狠狠的说,“那个愣头青!”(未完待续。)
网站地图:1 2 3 4 5 6 7 8 9 10 1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