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冯总不是有女朋友吗?怎么总没见她到公司来?”电梯里,两个女职员小声嘀咕着,

    “嘀”一声,电梯到了,一个女孩子回头正准备跟同伴八卦,“他这么年轻,你说会不会是……,”她还没说出“分手”那两个字,孰料同伴狠狠的拉了她一把,朝外叫了一声,“冯总,”

    那个女孩子吓一跳,回头一看,呀,冯总就戳在电梯门口,连忙也招呼了一声,“冯总,”

    “你们好,坐电梯也要注意安全,”

    “谢谢冯总,”两个女孩子越过冯一平,就开始吐舌头,“好险,幸好那话没说出来,”

    “前面的话他应该没听到吧?”

    可是,他在那干什么?也不坐电梯?她们稍微走慢了一点,马上就看到了为什么。

    另一部电梯打开,里面走出一老一少,冯一平热情的迎上去,“包总,李总,快请,”

    “一平,怎么好让你到这里来迎接?”包卓远说,“我是担当不起,不过,”他把李睿远朝前一推,“李总这次应该担得起,”

    “哪里,包总你绝对担得起,本来要去机场,或者到楼下迎接,不过你们也知道,”冯一平笑了下,“国内的媒体现在对我很热情,经常跟拍,”

    “理解理解,跟拍好啊,这说明你成功嘛,有多少人想要有这样的待遇,”包卓远笑,还是坚持走在冯一平身后。

    三人径直走进金翎办公室边的那个小会议室,金翎早等在那里,亲自给包卓远递上茶水,给李睿远递上咖啡,“两位请,”

    “谢谢金总,”

    包卓远呷了一口茶,“我知道李总这次来事情比较多,我就倚老卖老,先把我的事说了,”

    他从包里拿出一份文件,“这是前沿杂志社,预计到本月底的各项收入,不意外的话,到本月底,也就是今年的第三季度,我们就完全可以完成去年全年的营收,”

    “预计全年的营收增长,应该会比计划的两成,再高出一成来,虽然没有集团其它公司那么高的增速,但应该也还过得去,”

    虽然集团下属的各公司,现在的增长速度,不像前几年那样打着滚、翻几番的朝上增长,但是,增速在五成和五成以上的,还是不少。

    “谢谢包总,行业不一样,杂志社今年预计能有超过三成的增长,已经非常了不起,这都是因为您的缘故,”对这位功劳确实不小,而且只比老蔡年岁小一点的总编,冯一平一直很尊重。

    “一平你这就说笑了,”包卓远摆手,“我可不敢居功,要是没有你期期把关,我们的刊物,不会到现在订阅增长还这么高,广告费用上涨的幅度也这么高,”

    他这也是大实话,虽然冯一平早就没有插手杂志社具体的管理,但是,他一直是杂志的最终审稿人,特别是对于那些关于政治和经济走势预测的文章,冯一平的意见,就是最终意见。

    虽然现在的他,有时有些粗暴,对一些不予刊登的文章,理由也没有,或者只有寥寥数语,但是,事实多次证明了他的正确。

    比如,好几篇预测第二次伊拉克战争的文章,都被冯一平驳回,但结果是,伊拉克战争确实出人意料的顺利。

    还有,关于对今年美国和国际经济增长持悲观看法的文章,也被冯一平驳回,事实是,到这个月,好多机构都相继跳高了今年经济增长的预期。

    虽然9月还没过去,但是依据已经披露的数据来看,今年第三季度美国经济的增长,铁定在7个点以上,应该是近20年来最高的增长记录。

    其它的还有很多……,正是因为了有的冯一平的把关,到现在为止,前沿杂志上的这类文章,还都没有出现大的失误,这就更增加了杂志的权威性。

    所以才有越来越多的用户订阅,那些知名公司也愿意花大价钱在杂志上做广告。

    “因此,我还有一个请求,以后还是要麻烦你对这些稿件多把关,好了,我的事说完了,你们谈,”

    “这本来就是我应该做的,”冯一平说,“文华,送包总去酒店休息,”

    他们把包卓远送到会议室门口,“你先好好休息,午餐时我们再去请您,”

    …………

    投资公司一直是冯一平亲自负责,金翎这还也是第一次当面听取李睿远的报告。

    只见冯一平压抑不住喜气的问,“清仓了?”

    “清仓了,”李睿远同样喜气洋洋说,“你回国的前一天,刚好处理完,最高价,接近70美元,”

    “哈哈,”冯一平忍不住拍了一下桌子,“好!”

    …………

    在马云爸爸带着他的阿里帝国在纽约上市以前,中国的互联网公司,也曾经在纳斯达克上独领风骚过。

    今年,在低迷的美国股市上,中国三大门户网站的股票,远远的把什么雅虎、亚马逊,远远的甩在后头。

    这会,雅虎的股价一直在30美元左右徘徊,亚马逊的股价,则在20美元左右挣扎。

    而中国的三大门户网站,网易的股价,行将突破70美元,新、搜两家要低不少,但普遍也在40美元以上!

    与现在的高股价相对的是,去年第四季度以前,他们三家的股价,一度低迷到走在退市的边缘。

    比如网易,去年五月刚刚从退市风波解脱出来,那时的股价,差不多1美元左右,1年又4个月过去,变成了70美元,这就是一个神话!

    三大门户网站用成绩告诉所有的投资者,中国的互联网企业,不是大潮退去后的裸泳者,经历过泡沫期后,中国的互联网企业,率先进入了一个新的成长期。

    同样,除了冯一平,别说那些投资机构,怕是连这三大门户的掌门人,之前都不会清楚会这样的成功。

    中国互联网公司在今年的成功经验,非常独特,也很有偶然性,欧美的国家并不能复制,因为它不是建立在电脑上,而是建立在手机上的。

    在2003年中国的电视荧屏上,当红的周杰伦正和他的伙伴们,魔怔似的捻着手指——他们都得了短信强迫症,这是一则移动公司的广告,也是国内短信市场状态的写照。

    在这一年,国内的用户整体性的陷入了短信情节之中,大家不分时间、不分场合地发送和接收短信,滚滚财源涌入了电信运营商的口袋。

    而非典的蔓延,又加剧了这一趋势。

    虽然三大门户只吃到了短信蛋糕的一角,但这一角被纳斯达克成倍放大,所以他们的股价,以出乎所有人预料的速度突飞猛进。

    因为这个原因,在即将过去的这个曾经紧张得令人窒息的夏季,首都三大门户网站的办公楼里,挤满了好多一夜暴富的百万富翁。

    业内已经开始流传一个笑话,一位在业内混迹多年的小伙攒了10万元,准备进行一次投资,某朋友推荐他购买网易股票。

    但刚经历了互联网泡沫的他,没有这个信心,转念买了一辆“实实在在”的富康车。

    到现在,随着三大门户股价的飙升,那辆富康的可比价格,最终攀升到600万人民币,被大家戏称为中国最昂贵的轿车。

    好吧,他们没有把冯一平的那两辆过千万的定制迈巴赫算进来。

    同样失落和悔恨的还有不少人。

    三大门户的好多部门经理,熬过了前两年最难熬的日子,但在去年年底,很多人还没看到希望,感觉再也坚持不下去,选择了离开,另寻发展,他们同时放弃的,还有在公司10000到15000股的股权。

    这在当时并没有什么了不起,三大门户的股价,那会在纳斯达克,普遍都不到两美元。

    大半年后的今天,他们会异常痛恨,自己原来已经和至少500万元人民币的财富擦肩而过。

    为什么当初就不能再坚持几个月呢?

    这估计是他们人生中,最痛的领悟。

    所以,今年将和下个月的首位航天员杨利伟一起升空的,还有我们网易的丁同学。

    当然,因为冯一平的原因,他今年是不可能登上首富宝座。

    …………

    “不考虑各种费用,按我们平均的建仓、补仓价和清仓价来算,我们的平均获利,达到了4.3倍!”

    “这么高?”金翎在一旁惊叹。

    “高吗?”冯一平像看美女一样,两眼放光的看着那些数据,“我们入场还是迟了些,算算它的股价,涨幅超过700%,”

    “但是,哈哈,我很知足!”

    冯一平在网易上的投入,和李方成、李家伦在网易上的投入差不多,也是5000万,不过,单位是美元。

    而且,入场也比他们早大半年,二李入场的时候,网易的股价都已经接近50美元。

    所以,对冯一平这样的人来说,在股市上赚钱,就是这么简单

    “难怪一平你对国内的股市不感兴趣,”李睿远说,“跟这样的回报一比,除非我们也当一把庄家,不然在国内不可能有这么高的回报?”

    “庄家?”冯一平笑,“你没留意到,今年已经倒下了好几个庄家,我们虽然有能力坐庄,但一个搞不好,庄家直接变东家,”

    “呵呵,这倒是,不过一平,虽然这次的回报已经很高,但是,网易的股价还在上涨,我们抛得是不是有些早?”

    “再持有一阵,会不会更高,比如,一鼓作气的突破100美元?”

    “还是要知足,”冯一平笑着说,他记得网易今年的最高股价,也是好几年最高的股价,就是70多美元,好像也就70出头多一些,再持有下去,搞不好就砸手里。

    “你说得对,我们是应该知足,”李睿远搓了搓手,“那么我们的下一个项目呢?”

    “不急,辛苦了这么长时间,该让大家伙好好度度假,反正,额外的奖金不是有了吗?”冯一平眨眨眼。

    “你是说那个,对对对,”李睿远也笑,“确实,那真可以算是额外的奖金,”

    “他们那边怎么样?抛了吗?你先别说,我猜啊,肯定舍不得,对不对?”

    “对,据伟文反馈,他们正高兴着呢,期待能涨到80、90,甚至是突破100,”

    “呵呵,那祝愿他们美梦成真,”冯一平大笑

    “你们,说什么呢?”金翎听不懂。

    “一点小事,没什么,”冯一平说。

    “李总,这笔‘额外的奖金’,财务上一定要处理好,不要留下任何问题,”

    “放心吧一平,绝对没有问题,”李睿远保证。

    只要他重视就好,对李睿远这样的老鸟来说,处理李方成和李家伦贡献出来的那几百万港元,完全不是事。

    “告诉大家,可以选择海岛游,顺道也考察考察,我现在对将来卖座小岛这事,挺感兴趣,”

    “真的?那完全没问题!我向他们会很乐意听到这样的消息,”

    …………

    “啊,世界真美好啊!”把李睿远也送到酒店休息,冯一平在办公室的落地玻璃前,美美的伸了一个懒腰。

    但回头一看,金翎却有点闷闷不乐的样子,“肿么了?”

    “没什么,我记得以前,这样的事,有人会带着我的,”

    原来是因为这个。

    “拜托,你现在的身家是多少?那时的身家是多少?现在什么样的跑车你买不起?”

    “再说,这是公司行为,不好夹带私货,乖啦!”冯一平说着说着就施展摸头杀。

    “滚,”金翎把头一甩,舌绽春雷。

    女人啊,总这么小气!(未完待续。)
网站地图:1 2 3 4 5 6 7 8 9 10 1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