香港,夜色深重。

    一家迪厅里,灯光迷乱,音乐劲爆,正是一天里最嗨的时候。

    看起来五光十色,光怪陆离的环境,震耳欲聋,又有些让人兽血沸腾的音乐,加上充斥其间的各种或雅致,或原始的香水味道,让适应这种环境的人,肆无忌惮的以各种方式挥洒着自己的荷尔蒙。

    “靓仔,”一个穿着用料极省的晚礼服的美女,把李方成的脸扳过来,嘴唇贴着他的耳朵喊,“看什呢?有谁比我更吸引?”

    “哦,没什么,”李方成把目光从舞池里收回来,把美女揽到怀里,旁若无人的激吻了一阵,从口袋里掏出一个小包塞给她。

    美女低头一看,又搂着李方成的脖子,在他怀里扭了几下,更是热情的亲了几口,“等我,”

    在这样的地方,这玩意比钱还管用。

    “去吧,”李方成在她屁股上拍了拍,端起鸡尾酒喝了一口,再看了眼舞池,满脸的哂笑,什么大家风范,什么耻于谈钱?全特么都是狗屁!

    那是钱不够多。

    要是钱够多,那所谓的风范风度修养什么的,谁还想得起来?

    一如现在的李家伦,就是舞池里扭得最忘形,最歇斯底里的那位,在旁人看来,这家伙一定是吃多了某种小玩意,只有李方成知道,至少今天晚上,那玩意,李家伦真是一粒没沾。

    就连现在的整个场子,也是李家伦主动拉他过来的,说这儿最最爽。

    至于是什么让李家伦这么得意忘形,自然是那芝麻开花节节高的股价,今天,他们重仓持有的网易股票,正式突破70美元的关口!

    这也意味着他们这几个月的运作,已经有了超过40%的回报!

    所以,一直在李方成面前秀什么大家风范的李家伦公子,今天算是彻底的褪下了伪装。

    神马都是浮云啊,只有钱才是真的,李方成对这话现在是越来越赞同。

    与此同时,看着那疯狂忘我,身无外物,简直癫狂一般的李家伦,再一次在心底鄙视了他一把。

    虽然嘴上不愿意承认,但是在心里,对李家伦从小接受的那种带有浓浓英伦风,假模假式的贵族风范,李方成其实还真有几分羡慕。

    这确实也是底蕴的一种表现。

    那家伙接受那样教育的时候,自己家,那会虽然已经解决了温饱问题,但无论如何都还谈不上富裕。

    不过,那又如何?这家伙,现在不还是跟自己小弟差不多?

    每每想到这一点,李方成都有一种逆袭的快感。

    …………

    按理,近千万的收益,还不至于让李家伦这个亿万富翁的儿子这么忘形,其实也是如此。

    让李家伦如此忘形的,不是这近千万的收益,而是这会让人疯狂的回报比例,超过40%!

    如果这只是第一次,他也不会如此忘形,那样就存在很大的偶然性,但是,这其实已经是第二次。

    之前虽然他没参与,但李方成根据苏伟文提供的信息,已经成功的运作了一次,回报同样超过三成,而且那还是他最后没有坚持下去的缘故。

    运作一次,就会大赚一次,这才是让李家伦忘形的主要原因。

    …………

    “嗨阿成,”终于从舞池下来的李家伦,在李方成肩膀上拍了一下,牛饮一样的把一杯啤酒一饮而尽,还好没有用手抹去嘴角的浮沫,大声叫道,“今天怎么不下场?”

    李方成摇摇头,“今天我想喝酒,”

    话说,你都疯魔成那个样子,爷才不会跟你一起掉价呢!

    “想喝酒,好,想喝什么?我都请,”李家伦豪气的说,抬手招呼,“waiter,”

    “别,”李方成拦下他,指了指杯子,“还有,”

    话说他们俩,虽然在一起合作,但其实一直都在别苗头,就像现在,一个人正在兴头上的时候,另一个人总会不太配合。

    “呵呵,那没关系,如果在这喝还不过瘾,我们买酒回去喝,或者,我从家里的珍藏里偷几瓶出来,”

    “你不知道,有几瓶酒我爸一般都舍不得动,我那一瓶出来怎么样?”

    “好啊,等到了首都,我也从我老爸的珍藏里拿几瓶出来,”

    成年后在首都长大,李方成任何时候都是倒驴不倒架。

    “那就这么说定了,”李家伦亲热的拍了拍李方成的肩膀。

    “阿伦?”一个人惊讶的叫了一声。

    李家伦闻声一看,罗忠豪和其它几位以前的同伴站在不远处,神色各异的看着李家伦和李方成。

    这几位对李方成可都有印象,年初他在赌船上的热舞,可是圈子里很长一段时间的谈资和笑料,李家伦提起来,也是极鄙视的,怎么现在看起来,竟然和他关系很好的样子?

    “你怎么在这?”罗忠豪无视了李方成,“不是说最近很忙吗?”他问李家伦。

    “哦,今天刚闲下来,”李家伦面不改色的扯谎,热情的跟以前这几位关系极好的玩伴打招呼,“喝什么?今天所有的消费,我买单,”

    罗忠豪他们有些皱眉,果然是近朱者赤近墨者黑,李家伦现在说话都带着这样的土豪劲。

    不过,他们自然不会当面这么说,“哦,阿伦你一定是遇上什么好事咯?”

    “呵呵,”李家伦真忍不住开心,“也没有,就是快说服家里,终于不用再朝九晚五的上班,”

    这事也挺让其它几位羡慕的,“你总算是脱离苦海了,”

    这几位,都是没有什么长性,做什么都不会有太长时间热情的家伙。

    写字楼里规规矩矩的生涯,对闲散惯了的他们来说,现在都是一种煎熬。

    “怎么阿豪?怎么心事重重的?你家在内地的酒店生意,不是蒸蒸日上吗?”

    “你不知道,我姐姐现在把精力都转回了香港,这些日子,我比你们谁都难熬,”其它几位还好,就罗忠豪,上面有一位巾帼不让须眉的姐姐,日子最是难过。

    “呵呵,明白,”李家伦笑。

    不消说,这是那位罗小姐不服输的举动。

    “现在效果怎么样?”

    “是有提升,但是,还是比不上那一家,”罗忠豪面带苦色的说。

    那一家,自然是当初转让给冯一平,就在维港边上,地段最好的那一家。

    而那一家之所以被转让出去,说起来,还是他们在就金沙干的那档子事,罗欣兰不怨弟弟才怪呢!

    “我们要承认,冯一平在内地的影响力还是比较大,不少自由行的内地客,都会慕名去他家的酒店住宿,这个差距,我们得承认,”

    “再说,你家在内地生意那么好,阿豪,”李家伦拍了怕他肩膀,“我们得知足,”

    就那么坐在旁边,却被这一群人集体无视的李方成,搂着那个美女,脸色越来越难看,这时出声说,“阿伦,我们走,”

    那几位听了,总算看了李方成一眼,但是眼里隐隐都带着嘲弄和不屑,好像阿伦会听你的一样,我们在这,阿伦怎么会跟你走?

    但让他们讶异的是,李家伦已经掏出卡在结账,“阿豪,几位,今天我还有事,我们改日再聚,”

    “这……,”

    那个上不了台面的大陆人,搂着一个一看就不是什么正经路数的女人走在前面,小伙伴李家伦竟然像怕跟丢了一样,急匆匆的跟在后面。

    看着这一幕,几位公子哥霎时面面相觑,这世界怎么变化得这么快?

    李方成回头看了一眼,看到了他们脸上的惊愕,很有风度朝他们挥挥手,其实心里那个得意啊!

    …………

    午夜,别墅的吧台前,穿着睡衣下来的李家伦,遇到了同样穿着睡衣找酒喝的李方成,“今晚的怎么样?”他朝楼上指了指。

    “够劲,”李方成竖起一个大拇指,“喝什么?”

    “先来杯水,”

    楼上的事肯定很费体力,李家伦又咕嘟咕嘟的喝下一大杯水,“现在都突破了70,你说,我们要不要出售一部分套现?”

    李方成想都不想的摇头,“你看了最近的趋势吗,上涨的势头依然强劲,我看不出有现在出手的必要,”

    在李家伦面前,先入行的李方成,一直在以专家和老大哥的形象出现。

    “我认为,要抛,也要等到下个月,网易发布第三季度财报以后再抛,这次它的财报,据说非常亮眼,”

    “那就是到时一定会推动股价再上涨?”李家伦兴奋的说。

    “对,”李方成就比较淡定,成竹在胸的样子。

    “行,那就等到下个月,我看,到时我们的收益超过五成也说不定,”

    刚才还在劝罗忠豪要知足的李家伦,轮到自己的时候,同样不知足。

    “阿文那边的消息呢?他们公司抛了吗?”他跟着问。

    “他还是不知道,不过,和以前一样,一跟他联系,他就劝我们清仓,”李方成摇头。

    “呵呵,”李家伦大笑,“你说,阿文是不是眼红,所以一直想让我们马上抛?”

    “这样的话,尽量少说,”虽然李家伦的这话,同样有点说到了他心坎上,但他就是表现得要比李家伦更成熟一些。

    “不过,我们真应该再约阿文见面一次,”

    “干什么?钱不都给过了吗?”李家伦问。

    “当然是再跟他加深感情,”李方成白了他一眼,“这次已经接近尾声,你不想有下次的机会吗?”

    这公子哥,就是没远见,只顾眼前,李方成心说。(未完待续。)
网站地图:1 2 3 4 5 6 7 8 9 10 1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