冯一平和郑佳怡,带着向晓芳,先到锂电池公司踩点,陪同的,还有锂电池公司的总经理和几个高管。

    陪向晓芳来这,本来是让她挑刺的,结果,她一直是各种夸奖,从换完工作服的时候开始,“这是我见过最时尚的工作服,”她说。

    坐上工厂自制,外观是冯一平照抄的后来一些电动巡逻车的电动车,她马上说,“这看起来真现代,给人第一眼的感觉,就很高科技,”

    看着整洁现代的厂区,“我以前没有到过锂电池生产厂,没有相关的经验,但我觉得,工厂很棒,”她又说。

    “如果总后的人也是你这种态度就好,”冯一平笑。

    “说实话,我同样没有去过其它锂电池生产厂,但我们公司从厂区,到生产线,到生产工艺,到员工的培训,全都是由麻省理工顶尖的团队设计的,”

    “我可以毫不自夸的说,不止在国内,在国际上,这所有的一切,都达到了一流的水平,”

    “不,”冯一平摇了摇头,“应该还不止,因为我们有后发的优势,所以这一切,在好多方面,应该都超越了国际一流水平,”

    “冯总说得对,”陪同的总经理笑着捧哏,“我去过国际上所有有代表性的锂电池生产厂,日本的,欧洲的,包括美国的,从硬件上来说,我们园区,绝对是国际顶尖水平,比松下的还要好,”

    “我们的管理和控制软件,不管是适应还是先进性,更具有绝对优势,”

    “向同学你也不是外人,我就直说了吧,我们的减分项,应该是在工人素质上,毕竟我们建厂时间还短,”冯一平自曝家丑。

    多年的销售经验告诉他,总是一味的自卖自夸,并不一定会有好结果,当然,有他在这,工厂的总经理也不可能说自己公司的不足,这话,也只有由冯一平来说合适。

    “不过,我们嘉盛锂电池的核心技术,是由世界顶级的材料学家,麻省的蒋教授,经过多年的试验钻研发明的,同样达到了国际顶尖的水平,”

    “加上我们顶尖的硬件,以及一流的管理,我们生产出来的锂电池,不论是质量还是可靠性,绝对不会比市面上同等产品差,”

    “当然,如果我们工人的整体素质能再上升一个层,那么可以毫不夸张的说,我们出品的锂电池,在短期内,绝对会是市面上品质最好的,”

    今天陪向晓芳来电池厂,冯一平也算是把这当作了一次预演。

    对军品的供应,他也略了解一点,说实话,这肯定是一个很好的生意,首先,能被部队选中,这其实也可以成为宣传傻瓜的一个亮点,部队都选中了,我们的电池那绝对没得说。

    其次,这个生意,肯定量大,既然是军品,特别是锂电池这样的消耗品,在采购量上,肯定要有很多冗余。

    第三,和一般的用户首先最在意价格不同,军方最在意的是质量和可靠性,就是东西一定要顶用,所以做这一块的毛利应该不错。

    再者,军方不但要求质量稳定,而且供应链也不会经常变动,同样会比较稳定,也就是只要搭上线,只要一直以来的表现,都在水准以上,这就会是一项长期的合作。

    最后,鉴于他们是民营企业,不是军方下属的军工厂,没有一分的政府拨款,部队的采购,自然也不好意思欠款,也就是不存在应收款的问题。

    “可能是你们说的管理吧,我觉得,厂区里比我去过的军工厂给人印象还要好,所有的一切,都这么井井有条,”向晓芳说。

    “要是论现场管理,别说跟那些国有性质的军工厂比,我们嘉盛的工厂,比国内绝大多数工厂都要优秀,我们已经全面落实了6S,”

    “晓芳,你可能不太清楚,这会,好多工厂都才刚开始学习和贯彻4S呢,”同样穿着全套工作服,同样看上去身段窈窕的郑佳怡说。

    今天在厂区里,她表现得比冯一平这个主人还要像个主人翁,不停的给他介绍这介绍那。

    借用了总经理的办公室,冯一平打算和向晓芳再推心置腹的谈一次,总经理都没凑合,郑佳怡却参与了进来。

    “向同学,今天请你来,主要是让你挑刺的,但是你看,你这一路的夸,肯定让公司的那些高管笃定的认为,我们如果不能给军方配套上,那真是见鬼的事,所以你看,”

    “呵呵,我是真觉得你这不错嘛,”向晓芳掩嘴笑。

    “我可不可以这样说,其实向大小姐你对这些事,压根就不太了解?”冯一平没笑,生意本来就是严肃的事,何况这还是跟军方配套的生意,应该更严肃。

    “好吧,实话告诉你,我是跟着家里去过一些军工厂,听他们聊起过一些配套的事,单具体的,是不太了解,”

    向晓芳没笑,但神情依然很轻松,“但是,你放心好啦,其实吧,跟部队配套,哪有你想象中的那么复杂?只要各方面条件够,我觉得,可能会比你做的其它生意,还要简单些,”

    她这种浑不在意的神态,冯一平觉得很熟悉,略一想,哦,不就和接风那次,郑佳怡说公务员时的态度,是一样一样的吗?

    好吧,要说还真是,要做这样的生意,最关键的,就是要有渠道,要能搭上线,有这个看上去很有关系的向晓芳,这方面不成问题。

    而且自己的产品,确实没话可说,这是斯特劳和马克在硅谷进行了那么多检测和实验,包括破坏性的实验后得出的结论。

    再加上冯一平也记得很清楚,在原来的时空里,蒋教授创办的a123系统公司生产的电池,同样接到了美国国防部很多单子,破产后被万向集团收购,这一块业务,是单独剥离开的。

    虽然美国军方认可,不一定就代表着我国军方能认可,但是,这至少也是一个保证。

    冯一平看着表现轻松的向晓芳和郑佳怡,真是有些小嫉妒,家庭出身,让她们在这样的时候,更有底气,更从容。

    冯一平和很多人觉得很成问题的问题,对她们来说,压根就不是问题。

    “在你们面前,我真觉得有些自卑,”

    “自卑?”两个贵女并不傻,略一想就明白了冯一平在说什么,“拜托,现在是你让国内绝大多数的年轻人自卑好不好?”

    “你这个年纪的大学生,现在都才刚刚参加工作,你呢?”向晓芳说。

    “应该是让世界上大多数的同龄人自卑,”郑佳怡补充,“在你面前,我也这样来着,”

    “哦,我怎么一点都没看出来?”冯一平笑,“不过晓芳,你多少总要提些意见吧,”

    “这个,”向晓芳想了想,“部队对供应日期,控制得很严,”

    “这个我们能想到,也不会存在问题,”

    “还有,虽然我不确定,但很有可能,关于产品的性能,部队也会有一些特殊的要求,”

    “这个,我们同样有预估,而且同样不存在问题,”冯一平肯定的说。

    “再有就是,军品和民品,生产区域可能会分隔开,好啦,我就想到这么多,都说了你放心好了,不会有什么问题,”

    …………

    也不知道是对自己有信心,还是对冯一平有信心,总之,向晓芳一再表示没问题,虽然觉得她的表态,份量还不是太足,但冯一平确实宽慰了许多,回写字楼的路上,也彻底放下了这事,和郑佳怡一起,跟向晓芳打听部队里的事,对他们这些局外人来说,军队的生活,还是很神秘。

    到公司楼下,冯一平不等文辉拉开车门,自己跳下车,很有绅士风度的照看两位女士下车,身后,文辉和欧文拦住了一个跑过来的人,“干什么的?靠后,”

    “我跟冯总有话说,”

    冯一平回头一看,一个年轻人被欧文结结实实的挡住,见冯一平看过来,马上说,“冯总是吧,我们江主任等你半天了,”(未完待续。)
网站地图:1 2 3 4 5 6 7 8 9 10 1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