迈巴赫都走出去好远,江明凯和那个司机还呆立在原地。

    嘴炮厉害的司机,终于领教了冯一平的强悍后,这会终于蔫吧了。

    不得不说,气场这玩意,那还是真的有,而且不止自家领导那样有权的人有。

    “江主任,”他叫了一句,“现在怎么办?”

    “回去,”江明凯恨恨的说了一声。

    冯一平刚才的那番话,真的把他肺都快气炸了,偏生他连反击都反击不了。

    司机看着江明凯慢慢的走到车前,心想他这一定是在想主意呢,殊不知,江明凯这会是真走不快,他全身颤的厉害,一半是气的,一半,是被震的。

    …………

    车里,金翎半晌不说话。

    “好了,感动就说出来,要是敢动得想哭也没关系,我这有纸,”

    “我为你可是得罪了这么大的领导,都做好了不要这边生意的准备,你总不能再小肚鸡肠的总是说,我有什么好机会都不带着你吧,”

    “噗嗤,”金翎终于忍不住笑了出来,“我现在真相信周瑜可能是被气死的,你这张嘴啊,”她指着冯一平说,“那个主任也真是脾气好,听了你最后几句话,居然都不打你,”

    “借他一百个胆子他也不敢,”冯一平说,“现在我爸妈都不跟我动手,还有谁敢跟我动手,”

    “真的?”金翎说着就在他头上拍了一下。

    “警告你啊,再动我头我翻脸啊,不知道男人的头不能随便碰吗?”

    “真的?”

    “你还来?”

    “就是来了……,”

    “好了好了别闹,我还以为你会再劝我算了呢?”

    “我为什么要劝?我现在是想明白了,有些人,就死活感觉太好,不给他教训,他就不长记性,”

    …………

    “文华,送颖芝回家,”别墅门前,冯一平对侄儿说。

    对面的别墅门前,拿着钥匙的金翎说,“颖芝,你还是抽空去把驾照考下来,给你配辆车,这样也方便,”

    方颖芝看了看他俩门对门的别墅,心说如果我也在这买一套,那就更方便。

    车启动的时候,她听到金翎说,“哎,我这有蛋糕,有面包,要不要吃?”

    “都是冷的,我还不如煮碗方便面,”冯一平说。

    “要求这么高,那我叫外卖吧,”

    …………

    晚上十点半,方颖芝才终于回到家里。

    金翎现在买得起任何一辆跑车,她也能在国内任何一个一线城市买得起一套房子,而且她也确实这么做了,这几年,虽然工资和奖金节节高升,但她依然没有什么积蓄,全都变成了房子。

    首都有,上海有,省城有。

    和金翎郑佳怡她们不一样,这事都不用冯一平说,她自己也会做。

    家境和出身不一样,想法和做法也不一样。

    对金翎和郑佳怡她们的家庭来说,从小到现在,房子那是问题吗?即便不是当地最好的房子,至少也是当地环境和安保最好的房子。

    连装修都不用自己操心,只要说明自己的喜好,就会有一大堆的人帮着麻溜的去做,而且绝对只会比你要求的还要好。

    至于普通人买了房子可能会遇上的那些糟心事,比如和开发商以及物业公司的纠纷,在她们那,压根就不存在。

    可能听到了这样的事,还会觉得像天荒夜谭一样,拜托,会有这样的事吗?

    所以金翎一有钱,就想着换跑车,而郑佳怡,大学一毕业,就随便在家里的房子里挑了一套住进去,所以她到现在,压根还没有投资和理财的概念。

    但是,方颖芝不一样,从小时候的平房,到后来全家省吃俭用好今年,还借了些外债,才终于在爸爸单位买了一套集资房,而且之后好多年连装修的钱都没有,让她从小就明白,一套房子,对一个人,对一个家庭的重要性。

    这一点,她和冯一平挺像。

    不过,方颖芝现在并不羡慕,也不需要羡慕金翎和郑佳怡的好出身,她凭自己的能力,已经可以在这个各方面越来越贵的社会立足。

    虽然现金存款不多,虽然还欠着银行的按揭贷款,虽然没有几个名牌包,虽然……,但是,她觉得现在很充实,很实在。

    每每想起以前自己在学校、在刚参加工作时的那些小算盘,她总会觉得有些脸红。

    那时的自己,一直想用“爱”,来换一个美好的生活,想让自己过得好,让爸妈也过得好,虽然在当时来说,那也好像不是什么过分的做法,但是现在的她想起来,总觉得有些不可原谅。

    而每当她坐在属于自己那装修精致的房子里,享受着以前梦寐以求的生活时,总会想起冯一平以前对她说过的那两句话,“嘉盛可以承载很多人的梦想,”“不用靠别人,我们凭自己就能过上想要的生活,”

    现在回想起来,对自己以前的目的,冯一平一开始,就应该是洞若观火吧,偏偏自己那会还把他当一般的男人,还认为自己的那些花招会有效果。

    而这些,恰恰也是方颖芝最后悔的事,她知道自己以前的那些小把戏和小心思,可能在冯一平心目中留下了不可磨灭的、不好的印象,所以她后来彻底熄了那份心思。

    …………

    “回来了小芝,”她还在脱鞋换鞋,她妈妈披着衣服从房间走出来,“又这么晚?饿了吧,等着,我给你下碗面,”

    父母和父母也是不一样的,在有些家庭,父母会促膝跟儿女谈心,出主意,参谋,排忧解惑,解决儿女思想上的疙瘩,人生路上的迷茫。

    但更多的家庭,父母关心儿女就主要一种方式,那就是,“你饿不饿?妈给你做吃的,”

    “妈,不用了,我刚吃过,”

    “外面吃的那些顶什么事,你等着啊,”

    以前,这套房子,只能叫房子,夏天爸妈来这消暑以后,终于有了点家的感觉。

    等她换了居家的衣服出来,桌上已经摆好了一碗从小爱吃的咸菜肉丝面,“爸,你怎么也起来了,”

    “这会不起来,不是又一整天见不到你吗?快,吃面,”

    有爸妈在,就是这一点不好,总是被她们逼着吃东西,而且总是盛情难却,关键是,自己总是控制不住,本来不想吃的,但一闻到小时候那熟悉的味道,总也忍不住。

    山珍海味会吃腻,妈妈做的菜怎么也吃不腻,因为我们的意识和味觉,早把那烙上了“最美味”的标签。

    “妈,我这一个月非得胖十斤不可,”方颖芝忍不住动了几筷子,边吃边纠结。

    “你每天这么辛苦,忙到这么晚,多吃点,不会长胖的,”她妈妈说。

    “是不是小冯老板一来,你们就会这么没日没夜的忙?”

    “那还用说,领导来了,下面的可不得抓紧表现吗?”她爸爸说。

    “也不是这样,我们的工作都是按计划来的,”方颖芝说,“只不过冯总来了,当然要检查工作,各个部门当然也要向他汇报工作,所以这两天,会议是会多一些,”

    “那还真是,小冯总那么多事情,来这边一趟也不容易,我们在家的时候就听说,市里的那家厂啊,小冯总上高中的时候,还经常去,有时候还在那吃饭,有一年还给他们拜年,现在,已经一两年没去一趟,”

    “那边厂里不少原来吃饭都成问题的家庭,又过上了好日子,再次成了市里效益最好的工厂,他们一直都念着他的好,都盼着他能再去看看,”

    “他是真忙,这几年都忙到春节都不能跟爸妈一起过,”

    “这真是谁都不容易,”妈妈给方颖芝端来一杯水,“那这样,要不你跟冯总说说,我们做几个家乡菜,让他来家里吃顿饭?”(未完待续。)
网站地图:1 2 3 4 5 6 7 8 9 10 1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