在这个月光如水的秋夜,睡不着的,不止有怨女痴男,也有蝎勒虎子。

    …………

    领导交待的事办成这个样子,江明凯和司机自然不敢先回家,这样的事,就在电话上说一声自然也不成,必须得当面汇报,或者说当面,挨训。

    在机关就是这样,比成绩更要紧的,是态度。

    你可以做不好,但是,态度一定要端正。

    看着灰溜溜的站在面前的两个绝对心腹,老马同志不用问就知道,事办得肯定不怎么样。

    “出去大半天,就这个结果?”他都不问结果,直接问责起来。

    老婆为这事闹得很厉害,现在还在等着消息呢。

    “冯一平连个谈的机会都不给,”江明凯说。

    看了一眼上级,他连忙说,“我们表明了身份,也说明了来意,但他还是这样的态度,”

    “还说我不够格跟他谈,”偷眼看了下领导的脸色,江明凯补充了一句。

    “狂妄!”老马同志拍案而起。

    “实在是狂妄!”老马同志背着手在办公室里走来走去,颇为激动,“他以为,他以为他是谁,”

    江明凯不够格,言下之意,不是只有自己才够格?

    “他还让我转告,说,”

    “说什么?”老马同志停下脚步问,叉着腰,眼神凌厉,虽然知道那多半不是什么好话,但他就是想听个明白。

    看到领导这样的目光,江明凯反而有些振奋,领导越生气,后果越严重,冯一平面临的压力自然最大。

    哼哼,让你这么狂妄!

    “他还说,这是触碰到他底线的事,他绝不会轻易放过,”

    但出乎他意料的是,领导听了,并没有怒上加怒,只是原来叉在腰上的手,改为抱在胸前。

    因为如果之前还抱有幻想,现在,老马则很清楚冯一平的态度。

    “我们在大厦等了大半天,终于等到他回来,但还没靠近,就被他的保镖和司机拦了下来,根本就不能近身,即使表明了我们的身份,他也装作没听到,”

    一直没说话的司机这会也在添油加醋,“不得已,等到晚上9点多,他准备回家的时候,江主任冲出去拦在车前,才算争取到了跟他对话的机会,”

    “但是,说完那些话以后,他还对司机说,以后要是再有碰到江主任这样行为的人,直接撞死,因为急刹车太费轮胎,而且保险公司还不赔,撞死还划算,”

    这样的话,江明凯自己不屑,也不好意思说,但他知道,司机一定会帮他拾遗补缺,果然。

    “撞死还划算?”老马重复了一句,没看司机,看着江明凯,有些不相信的样子。

    虽然没接触过,但老马同志这两天也挤出了点时间,来看相关的资料,冯一平,好像不是能说出这样耸人听闻的话的人。

    “他是有这么说过,”江明凯肯定的点头。

    “不可理喻,”老马同志摇头,“真是,一朝得志便猖狂,”

    这就是好多人的逻辑,自觉不自觉的,始终把自己处在高人一等的位置上,自己对其它人做一些在一般人来看,也是不可理喻的事,他们觉得很正常。

    但轮到别人回敬回来,他们又第一时间觉得,这,简直不可理喻嘛!

    “领导,记者一定会对这样的事感兴趣,都不用江主任出面,我就能找个朋友,安排让这事见报,”司机出主意,“得让大家知道他是这样的人,”

    主动找报纸爆料?江明凯给司机递了一个眼色,这样的馊主意,还是别提了。

    但是司机不觉得,他觉得挺好,“如果知道了他的真面目,看还有多少人会去光顾他的生意。

    领导好像没听到他的话。

    “别说了,他说这话的前因后果怎么报道?”江明凯对这个想表现,但又脑容量不足的司机说,“肯定又会把我们牵扯进去,”

    劳心的事,还是让我这个秘书来做

    这样劲爆的话要见报,再脑残的记者,也会交待前因后果,让这样的前因见报,不是给自己添乱吗?

    “领导,您交待的事,今天我没办好,不过您放心,明天我再去,我一定会想办法说服他,”他主动表态兼请罪。

    “算了”老马挥挥手,“他都已经是这样的态度,再去找他也没用,”

    话说打狗还得看主人,狗被打了,他这个主人的脸上也不好看不是?何苦再送上去让人继续打?

    “那这事?总不可能让他们这么大张旗鼓的污蔑闻晢吧?”

    “程序没那么快,”老马站在窗前背对着他们,抱着的手又背在身后。

    可是总有开始走程序的那一天不是?

    老马好像猜到了手下这会心里在想什么,“在那之前,他会主动来找我们,”

    至于为什么冯一平会主动来找他们,他没说,领导嘛,好多都这样,不让下属猜猜自己心思的领导,那还叫领导?

    江明凯也没问,领导需要自己的意见,肯定会开口,不需要,那还是不要置喙。

    “江主任,怎么才能让那个冯一平主动来找我们?”送他回家的路上,司机问。

    江明凯自己也在寻思呢,这时却装出一副了然如胸的样子,“明天就知道,”

    这一晚,他也没睡好,一直在琢磨,领导会用什么办法?自己该怎么完善?

    …………

    翌日一早,去领导家里接他上班的时候,领导说了一句,“起草一个通知,让价格处的近期加大价格监督检查的力度,”

    “好的,我马上办,”江明凯马上心领神会的说,果然是这一招。

    其实,虽然他们的单位权限极大,但是,和嘉盛之间,还有区政府拦在中间,所以他们想做什么,办法并不多,而且还真不太容易,说得不好听点,甚至还没有一个街道办事处办法多。

    嘉盛所在地的街道办事处的负责人,想拿捏一下嘉盛,可用的手段不少,而且,街道是区下辖的,就是行事有争议,那也是内部矛盾。

    但他们单位如果对嘉盛下手,那就是外来势力,区政府为自己的利益,如税收和就业着想,肯定会站在嘉盛那一边。

    至于让区里的领导出头,帮着收拾嘉盛这样的事,那干脆想都不要想,没有这样屁股不正,脑子不灵光的区领导。

    要无端找自己辖区内最有影响力,投资也很大,各方面效益也很好的嘉盛的麻烦,要无端跟国内的首富作对,没一个区领导会昏头到那个份上。

    而且,因为浦东新区的独一份,就是从级别上,老马同志也使唤不动那的区领导。

    最好的办法,还是得从自己单位的权限里想辙。

    而他们下属的机构里,就有依法能对企业实施行政处罚的部门。

    …………

    “刘处,方处,”拿着经过领导过目批准后的同志,江明凯找到了价格处和监督处的两位处长,“非典期间,我们对一些非法抬价行为的处理很及时,但是这样的现象,现在依然存在,”

    “领导的意思是,对这样切实影响老百姓日常生活的行为,一定要绝不姑息,毫不懈怠,一刻都不能放松,”

    那两位处长都是明白人,江明凯突然拿着这样的一份东西过来,这里面肯定是有说道的,“我们一直在抓这方面的工作,只是有这样现象的地方太多,江主任,你觉得,我们要加强对哪一块的监督检查?”

    “那些连锁型的企业,针对的用户群体大,一起这样的行为,影响到的老百姓也最多,我觉得,从这方面着手好像不错,比如一些便利店,快捷酒店什么的,”

    “当然,这只是我个人的一点建议,随便说说,给二位一个参考而已,”

    当然不是随便说说,那份四平八稳,并没有明确指向的通知并不出奇,他的这几句话才是重点,就是事后有人想查,也完全查不出这里会有什么关联。

    “便利店和快捷酒店?”两位也土生土长的处长,首先想到的是本地有名的国企,这可不好弄这个。

    “哎,你们听说了吗,首富到了我们这好几天,”江明凯笑嘻嘻的说了一句,“说实话,我对他一直很好奇,可惜啊,我连见他都见不到,”

    原来如此!两位处长秒懂,“他这个首富,也不一定名副其实吧,”

    “江主任你放心,我们一定会努力贯彻领导的指示,坚定维护广大人民群众的切身利益,”

    “辛苦两位,有什么情况,跟我说一声,我好及时跟领导汇报,不打扰两位,你们忙,”(未完待续。)
网站地图:1 2 3 4 5 6 7 8 9 10 1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