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这还有点凉,”早上六点,能听得到远处的的喧闹声,但别墅区里依然很静谧,睡眼惺忪,有点萎靡不振的冯一平,抹着露在外面的胳膊,嘟囔了一句,没办法,他就是怕冷。

    欧文依然形影不离的跟在他身后,至于文华两兄弟,算了,还可以长身体,大早上的,就让他们多睡一会吧。

    还在院子里拉伸身体,他以为自己的眼睛看错了,眯了一下再睁开,没看错啊!她不是很少这么早起吗?

    火红色的法拉利滑到门前停下,车窗摇下来,看起来神清气爽的金翎提着两个大袋子走下来,“早点回来吃早餐,放心,这会都是热的,”

    “都有什么,”冯一平一边压腿一边问。

    “回来就知道,”金翎还卖关子,笑着回自己家。

    冯一平至少闻到了两种味道,“不知道开法拉利去买油条和葱油饼,是非常容易拉仇恨的吗?”

    …………

    可能像冯一平这样,坚持采用跑步这样原始的方法晨练的富豪太少;又或者是现在还太早,再或者是这个别墅区太高端,里面的人,都希望别人能尊重他们的隐私,所以也特别尊重他人的隐私;又或者是骄傲的上海人,不太承认他首富的地位,冯一平绕着跑了一个大圈子,至少四公里的样子,没碰到一个人上来搭讪的。

    这样挺好!

    慢跑的时候,他脑子可没闲着,一直在想,马闻晢家里,接下来会有什么动作呢?

    他可不会天真的以为,对方会因为他态度坚决而偃旗息鼓,这可不是别的事,是冯一平坚持要把马闻晢送进去关几天。

    指望他那样背景的家庭,一上来自觉的捏着鼻子低头认怂,不太现实。

    何况不管是金副省长转告的,还是昨天江明凯看到和听到的,自己的态度可不那么和气,他们就是肺没气炸,也会有一肚子恶气,这口气他们会憋着不出?

    怕是怎么也得交锋几个回合,领教他冯一平的手段后,才会再一次有跟他谈的意愿。

    那么,他们可能会有那些手段呢?

    冯一平首先排除了区政府这一级会找麻烦的可能性,这儿,可不是一般的地,是改革开放的前沿阵地,是改革开放的试验田,区政府怎么也不会无端找投资商的麻烦,那样是自己跟自己过不去,而且影响太大。

    那么,他们会从那些地方下手?

    他想来想去,觉得对方只有从工商税务上找麻烦。

    一般而言,任一个公司,只要被工商税务这样的部门盯上,那多少总会有些问题。

    包括一直在满世界宣扬自己社会责任的那些世界知名企业也一样,比如微软、苹果,包括后来的谷歌、脸书等美国的高科技企业,都把海外的很多收入,都汇总到爱尔兰这个避税天堂,并不转回美国国内。

    这些,是游走在灰色地带的合理避税手段。

    国内企业同样也如此,我们的税法和税收部门,在实际工作过程中,总有一些不明晰,或者有争议的内容,这些部分,正是国内企业合理避税的前提。

    但是,如果主管部门较真,或者干脆有争对性,那么合理避税和偷税漏税,有时候还真不好界定。

    但是这一点,冯一平同样不在乎,就是把嘉盛放在放大镜下观察,他也不在乎。

    呵呵,在上海这边的大多数业务,现在还在减税或者免税的优惠期内,该交的税,现在连合理避税都没有,你怎么可能差到问题?

    想从这些地方找自己的麻烦,呵呵,那还真找不到麻烦。

    呵呵,这就是行得正,坐得端的好处,咱不怕查。

    而且嘛,以冯一平和嘉盛现在的实力和影响力,想来阴的,那同样不现实。

    也就是说,对方不管做什么,顶多就只能像苍蝇一样嗡嗡一阵,不可能像蚊子一样,还能在他身上吸点血。

    …………

    “怎么也不洗一下?”金翎皱眉递过来一块毛巾,“快擦擦,”

    “吃饱了才力气洗澡嘛,”冯一平快步走进餐厅,“哟,这么丰盛,”

    餐桌上摆的满满的,南翔小笼包、弄堂混沌、羌饼、萝卜丝饼、油条、蟹壳黄、粢饭、包脚布、老虎脚爪、米饭饼……。

    还有豆浆、豆花、牛羊肉汤……。

    “看来今天你是难得起了一个大早,你这是跑了多少地方啊?”

    “今天啊,兴致不错,”金翎难得的穿着一件围裙,端着最后的一样走进来,那是一大盘排骨年糕。

    “辛苦了,”冯一平左手一个包子,右手一块羌饼,“我去叫那兄弟俩起来,其实心里却有点不太厚道的吐槽,“这家伙,应该是从小条件太好,你就甭指望她能持家有道,”

    不过,他自己也觉得这有点太过苛求,哪方面都优秀的女孩子,估计不存在。

    哎,自己操这心干嘛,金翎将来又不会为自己持家。

    …………

    “这些是早餐?”文华兄弟俩看着那一大桌子,惊讶的问。

    “是的,金总专程起大早买的,快吃,”

    “可是,她平常不知是吃牛奶面包鸡蛋的么,”文辉小声嘀咕。

    “快吃,”文华在桌子底下踢了弟弟一脚。

    …………

    “我们特意给各公司强调了,最近一段时间,各方面一定要更加注意,让监察部加强自查和自纠,同时让所有的公司,都确保不会发生安全事故,”

    冯一平坐在方颖芝办公室里,听她汇报一些准备手段,虽然已经分析过,对方可能的手段,对自己完全没用,但是,在这个很多人做人都没有下限的年头,多做一些准备,总是好的。

    反正听了昨晚金翎的那么多话以后,冯一平是更不可能轻易放过那小子。

    他们不会让冯一平这么轻易不放过,多少总得较量几回合。

    “一平,你怎么了,很累吗?”看着冯一平接连打了两个哈欠,方颖芝问。

    “没事,早上吃得太多,你继续,”

    “从昨天开始,我和行政部一起,把区里和市里的相关职能部门的领导,又联系了一遍,”

    “还有媒体方面,行政部这两天也在跟各报社联络,昨晚宴请了一批,今天中午还有一批,”

    “因为你的重视,还有你的影响力,我们跟几大门户网站在本地的办事处,关系一直不错,如果有需要,也可以得到他们的支持,”

    “嗯,”冯一平点点头,“在跟媒体打交道的时候,也要注意把握一个度,我们是要重视跟他们的关系,但是,也应该要清楚,对媒体来说,我们嘉盛,也是他们需要重点关注的公司,”

    “一定程度上说,我们对媒体,也是稀缺资源,他们自身,也有和我们搞好关系的必要,”

    “所以,跟媒体界打交道,可以热情,但不是巴结,可以送纪念品,但没必要送重礼,”

    “好的,我记住了,”

    “所有的这些安排,以及虽然几率不大,但还是有可能因为这事需要协调的政府方面的关系,都不要麻烦金翎,好吧,你总负责,你解决不了的,汇报给我,我自己去协调,或者让周总过来协调,”

    这些事吧,冯一平反正现在不太想让金翎触及,让她参与这样的事,对她来说,是一次次的让她想起过去那段不堪回首的经历。

    …………

    冯一平这边还在各种布置,那边,落实领导要求一定要快的两个部门,已经麻利的付诸了行动,上午,几支精干的调查队伍正在快速组建,处室的负责人,和监督检查的专家,则在紧锣密鼓的开会研究,究竟该以哪一块,作为突破口?

    在全卖呢分析了嘉盛在上海的业务构成后悔,到午饭前,他们已经得出了结论。

    下午,已经组建好的队伍准时出发,他们此时已经有了明确的目标,经常举办各种促销的有佳便利,是他们重点调查的对象。(未完待续。)
网站地图:1 2 3 4 5 6 7 8 9 10 1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