他们看到的,还真是冯一平的车,他这是在去赴宴的路上。

    今天晚上,他必须要去赴宴,宴请的对象,是区政府的领导,他现在既然从幕后走到了前台,这样的关系,其实也很有必要维护一下。

    在国内经商,政商关系,始终是要优先处理的关系。

    就连那些大牌的国企,自己也有品级,到了地方,同样也要拜码头,由此可见一斑。

    当然,不同的人处理这样的关系,会有不同的目的,冯一平没有其他那些杂七杂八,不可对人言的目的,他只想跟这些领导认识一下,见见面,不至于以后打电话的时候,还要自我介绍一大通。

    附带的目的,也不是没有,他不奢望政府能给自己大开方便之门,但至少,也不要添加额外的阻力。

    …………

    “你没必要勉强自己的,”金翎知道他最不喜的,就是跟官员打交道,也大概猜得到他最近在和方颖芝商量什么事,说起来,还是跟自己有关。

    “你别多想,这些事,我迟早都要做,不可能一直让你在前面担着,”

    “再说,以前还好,我还在上学,现在已经全面负责,也该去主动拜访一些人,不然,不是显得我太托大?”

    人在江湖,身不由自,其实越处高位,越是不自由,哪能事事都由着自己的性子?很多时候,再不想做的事业得做。

    “你如果真能这么想,那自然挺好,”金翎一副我有些欣慰的样子,“我知道那你不想和官员过从甚密,但像以前一样不是不得已,就老死不相往来,那也不好,我们总是有很多事需要经过政府,”

    “明白,以前没做的工作,以后我都会补起来,”

    “好消息是,这边的领导,跟其它大多数地方的领导还是有很大却别,务实、直接,没架子,跟他们打交道,会比较轻松,”

    “那就好,”冯一平也送了口气。

    他不想跟那些领导打交道,主要是因为有些官员,身上的官僚味道太重,总喜欢听恭维话。

    但冯一平虽然看起来是一个随性的人,其实,他身上一直多少又有点傲骨,哪怕他原来只是一个小中产的时候,这点穷讲究也没丢下,跟人相处时,不愿意低声下气,因此,他觉得陪有些官员应酬,真的是,别扭又辛苦,别提多累了。

    更别说现在,好歹也是个首富,架子在这,更不想低声下气。

    当初和郑佳怡他妈打交道的时候,感觉就挺不爽的,但是,那会再不爽,看在郑佳怡的面上,也不好表现出来,而且那会自己公司实力还太弱,需要方市长的关照。

    他接触的其它领导,都是省部级起,那个级别的领导,真是架子大到没架子的人,席间绝不会充斥着阿谀奉承的话,他们说话也不会玩什么莫测高深,反倒更直接,因此跟他们在一起,只会有压力,但不会觉得别扭。

    …………

    晚上这餐饭,嘉盛也是下了点本钱,包下了一处高尔夫球场附近的会所。

    这家会所的特色就是,占地面积不小,但是建筑面积不大,只有一栋地上三层,地下一层的欧式小楼。

    周围绿树掩映,场间绿草如茵,中间的这栋三层小楼,从外面经过的人,根本就看不到。

    楼说是有三层,其实加起来,一共只有5张桌子,真的是冯一平这样的人,宴请政府的那些人最好的去处。

    方颖芝和行政部的人,下午就在会所里忙碌,见冯一平的车开过来,亲自过来开门,“一平,都准备好了,”

    “真是个好地方啊,”这地绝对是闹中取静,而且非常隐秘,难得的是,小楼左边刚好有一条河流过,顺着河,用棕色的木料修建了一处亲水台,上面摆着几套藤制的桌椅,旁边还有竹木屏风挡着,格调真是极高的。

    只可惜,这样的地方,十年后的******召开以后,估计很难再经营下去。

    冯一平没有进小楼,而是朝亲水台走过去,“我怎么觉得这看起来有些眼熟呢?”

    他拿起一把藤椅一看,果不其然,真是自己嘉盛家具的出品,“呵呵,还真是,”

    “这地方不错,我喜欢,”

    “得意吧!”金翎笑着说。

    她很熟悉冯一平的这副模样,谈笑间,敲定一笔大生意,也不见得他有多雀跃,但有时,比如现在这样的一点小事,又会让他很高兴。

    不过,金翎还是比较喜欢他的这副样子,这应该就是所谓的真性情吧。

    “是得意,”冯一平指着藤椅说,“这东西,叫葛藤,别说你,估计颖芝也不知道,”

    “以前,因为人太多,别说靠山吃山,我们村附近的山上,想去砍柴,连粗点的灌木都少见,除了茅草之类的,漫山遍野的就是这种葛藤,”

    “可是这东西就是利用不起来,它的叶子,连牛羊都不太喜欢吃,”

    “你说砍下来做柴烧吧,别说不好烧,关键是很难砍,里面的蛇还不怕,不小心碰到个马蜂窝,那是很要命的,”

    “而且这些藤胡乱交缠在一起,就是找到它们的根,给砍断了,也很难把它抽出来,”

    “现在,不止我们一家,镇里还有其它的一些小作坊,或者规模不大的小厂,也在用它制造各种家具,嘿嘿,这玩意都变成了宝,”

    “村里的那些没在厂里上班的老人家,每年靠割这个,都能存下来不少钱,年景好的时候,不比以前一家人的收入少,”

    “我听我爸说,镇里的农技部门,还计划引起一些其它品种的葛藤进来,人工种植,还花钱引进葛藤,这样的事,以前哪想得到?”

    “我感觉你老家的那些乡亲多收入一千,比你自己多赚一千万还要高兴,”金翎还就是喜欢他这样子。

    “也没有那么崇高啦,不过,老家的乡亲,能又额外多项收入,我还真是很高兴,所谓独乐乐,不如众乐乐嘛,”

    这种心情,小时候家境也不好的方颖芝能体会,但是,她扪心自问,如果自己和冯一平易地而处,她还真不可能像冯一平这样,其它人赚钱,比自己赚钱更高兴。

    她接了一个电话,“一平,金总,区领导快到了,”

    “那我们去迎一迎,”

    …………

    冯一平和金翎,带着嘉盛的一干人等在楼前,一流别克鱼串驶入,当先的两辆车上,下来的正是书记和区长,“呵呵,冯总,你可是个大忙人,所以,我们今天可是带了不少职能部门的人过来亲眼见见你,顺便打打土豪哦,”

    “叫我一平就好,”冯一平欠身跟他们握手,“是我做得不对,应该主动登门拜访各位领导的,惭愧惭愧,今天很荣幸认识各位领导,改天一定一一登门拜访,”

    “另外,也希望我的这副尊容,不会让大家失望,”

    “怎么会,这么精神帅气的小伙子,我看,比那些明星还要亮眼嘛,”书记握着冯一平的手,笑着对区长说。

    “那是,我们冯总可是世界青年的创业偶像,”区长笑着说。

    “不敢不敢,叫我一平就好,”

    “那好啊一平,你要有个思想准备,难得碰到你,我们今天来,可不止吃你一顿这么简单哦,”区长拍着他的肩膀说。

    “好说,但凡是领导吩咐的,我一定照办,两位领导请,”

    一二把手先进楼,冯一平依然站在楼前,由方颖芝陪着,跟区里各职能部门的负责人握手,交换名片。

    要说,区领导的这个安排还真是贴心,今天来的人,绝对可以召开一个扩大的区长办公会,帮冯一平省了好多事。

    …………

    他们这里笑意盈盈,宾主尽欢,另一处地方,此时则是阴云密布,气氛凝重。

    价格管理处和价格检测监督处两个部门,到现在还没下班,刘、方两位处长,面沉如水,看着眼前低着头的十几位手下,“一个问题都没发现?”(未完待续。)
网站地图:1 2 3 4 5 6 7 8 9 10 1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