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们目前在上海,主要是新区,累计投资额,我看了最新的数据,已经超过15亿人民币,”

    虽然最大的一笔投资,是一开始的那1亿美元,但是后来陆陆续续的投资,主要有近500家便利店,20多家快捷酒店,家具、婴幼儿用品、家纺三块,一共超过10家的专卖店,还有集团旗下所有公司在这边的分公司,两家研究中心,以及另一个大项,锂电池生产基地……。

    累计加起来,其实也接近一亿美元。

    这也是这两位领导如此客气的原因之一。

    “接下来,除了已经上报的锂电池生产基地的扩建,锂电池研究中心、玻璃研究中心,我们也将进一步增资,招聘更多的研究员,加上便利店、快捷酒店的正常开店计划,财务部门预估,到年底前,至少会再增加三亿的投资,”

    “到明年初,嘉盛大厦投入使用以后,我们会在上海再设置一个软件研发中心,至少也是千人级别的规模,”

    “这样算下来,不超过04年3月份,我们在新区的投资,总共将超过20亿元,”

    “如果对其它的公司来说,这确实不少,但是对你和对嘉盛来说,这可有点诚意不足啊,”区长说,“你看看你最近在国外,动辄就是5亿美元、1亿美元这大手笔,在我们这,这算起来,从现在到明年3月,不过6000多万美元,这差距太大,”

    区长摇头,“这和你说的重视在上海的投资,不太相符,”

    “而且,你看看,你在你们省城投资的一家公司,已经在纳斯达克上市,你在首都的公司,同样有一家也在纳斯达克上市,那在我们这呢,难道没计划?”

    什么是最牛的推销员?这就是最牛的推销员,要你钱也要的如此理直气壮,不依不饶。

    “在其它的地方,一平你的嘉盛,步子都能那么大,为什么偏偏在我们这,这么谨慎?”

    冯一平想了想,“我承认您说的对,不过两位领导,这跟步子大小没关系,没办法,我在老家长大,又是在首都读的大学,所以在那两个地方的投资,自然会多一些,”

    “你也承认厚彼薄此了吧,那你现在就在上海,更应该要弥补这个不足,你看看我们上海,各个领域的发展,至少都走在全国前列,这么多投资机会,你不能这么坐视,”

    “你也不用哭穷,我们知道,你们虽然刚借了一笔巨额贷款,但是,嘉盛其实并不缺钱,对不对?如果缺也没关系,我们可以跟银行牵线,”

    书记碰了碰区长,“哪还用我们跟银行牵线,只要放出这个消息,银行怕是会把他们的门槛踩断,”

    “对,总之,你们不缺钱,上海不缺项目,难得碰到你一次,你一定得表现出诚意来,”

    他们说的没错,嘉盛现在是缺钱也不缺钱,缺的是美元,不缺的是人民币。

    “其实,我还真有个项目,不过,这个项目最终是否能落地,目前看还存在一定难度,”

    “说说看,你看好的项目,一定不错,”区长表示很有兴趣。

    “我在想,上海是个汽车大市,随着老百姓生活水平的提高,汽车的产销量也会越来越高,至少双双过千万,现在看来,不再是一件困难的事情,”

    “而现在的趋势是,汽车导航将会越来越普及,不仅如此,随着科技的发展,以后我们对地图的需求,特别是电子地图的需求,将会越来越高,”

    “两位领导可能没有留意,我在美国,投资了美国实力最雄厚的电子地图公司NAVTEQ,面对国内这么大的投资需求,我在想,是不是可以动员NAVTEQ来国内来成立公司?这方面,我认为不会存在问题,”

    “目前的问题是,地图和测控领域,在我们国内,属于管控行业,所以,我原来一直还在想办法,今天刚好两位领导都在,如果能解决这个问题,这将是一个很有前途,我也非常乐意投资的领域,”

    “不仅是电子地图,市场对汽车导航仪这样的硬件需求,也十分巨大,目前日本是世界最大的汽车导航仪生产国,我很乐意跟它竞争,也很有信心能够在竞争中占据上风,”

    “而且,这样的电子地图公司,只要经营得当,将来不难在纳斯达克上市,”

    没有人能比冯一平更了解电子地图在将来的重要性,精准的电子地图,可以说是移动互联网和互联网+时代的基石,这也是他去美国,首先投资的就是相关领域的原因。

    因此,同样也没人能比冯一平更清楚电子地图的前景。

    “电子地图?”区长沉吟了一下,“随着电子设备的普及,这方面的需求量,确实越来越大,你的顾虑也对,在国内,这确实是一个受控的行业,具体的情况我需要了解,不过,从大方向来说,这应该不是问题,”

    “我认为,可以考虑和国内有资质的电子地图公司成立合资公司,国外先进的技术,以及外资,我们都是需要的,你觉得呢?”

    “这确实是个办法,”冯一平点头,不过,这样的领域,即使是合资,能不能通过审批,依然存疑。

    “这是你第一次明确提出难题,你放心,明天我就了解相关的情况,我个人还是持乐观态度的,”

    “谢谢区长,”冯一平说。

    “谢谢区长,说到困难,我这里还有一项,希望两位领导能帮着解决,”金翎说。

    “金总你说,”

    “区里能不能多给我们一些落户指标?现在非本地的大学生择业的时候,户口问题,也是他们非常重视的问题,我们已经遇到了不止一次,其它方面都挺好,但就是因为解决不了户口,所以,我们很看好的一些优秀人才,很遗憾的不能来上海工作,”

    “这个,”两位领导是真的都有些为难,像上海这样地方的户口,始终是稀缺资源。

    “这是个很难解决的问题,不过,金总同样也是第一次向区里提困难,那我向你保证,分配格嘉盛的落户指标,接下来一定会有提高,”

    “谢谢,谢谢两位领导,”

    “还有其它需要我们协助的吗,如果没有,一平,你是不是可以继续谈谈,会有什么新项目?”

    …………

    酒过三巡,楼下陆续有人上来敬酒,刚好和两位领导也谈得差不多,冯一平告了声罪,由金翎陪两位领导,他自己到楼下敬酒。

    楼下的四桌,气氛更为热烈,这些厅长处长们喝起酒来比楼上的两位领导要投入一些,加上菜也是好菜——所以冯一平下来敬酒的时候,看到的就是非常热闹的一副场面。

    就是对这些领导来说,今晚这一餐的菜,也确实是好菜,好些食材,都只有今晚才有。

    神户牛肉、澳洲鲍鱼、欧洲蓝龙虾、阿拉斯加帝王蟹这些,还是有钱能买到的,不太稀罕。

    但是,西班牙的红虾,泰国的极品官燕,这样有钱也很难买到的东西,对他们来说,也非常稀罕。

    “怠慢了各位,请大家见谅,”冯一平身后跟着方颖芝和行政部的一位经理,挨桌给区里各部门的负责人敬酒。

    有了区里一二把手的背书,冯一平现在在新区的地位,谁都清楚。

    自然,也都是一桌意思意思,没谁托大到要冯一平一个一个的敬。

    四桌敬完,冯一平回到二楼,“赵局,能不能耽误你一点时间?”

    区工商局四十多岁的局长连忙站起来,“冯总你说,”

    “不好意思各位,我把赵局借走一会,”冯一平带着赵局,来到包房一角的休息区,亲自给他倒茶。

    “赵局,不好意思打扰你,”

    “冯总是哪里话,你独独找我老赵一个,说实话,我挺荣幸,”

    “赵局您客气,这是我的荣幸,”冯一平非常有礼貌、

    他一向这样,人敬他一尺,他敬人一丈。

    “是这样的,有件事我想跟赵局您商量,我们虽然努力在做,但可以肯定的是,公司在某些方面,肯定有值得改进和提高的地方,恰好赵局您和局里的同事,都是这方面的专家,”

    “今天单独找赵局您,是有两个想法想征求您的意见,”

    “冯总您客气,我们力所能及的范围之内,义不容辞,”赵局答应得很爽快。

    这自然不是没有原因的,没看到区里的一二把手对冯一平和嘉盛都这么重视吗?

    “我想,区工商局,好不好派出一个小组,协助我们自查,帮我们纠正不规范的地方?”

    坐在旁边的方颖芝顿时愣住了,这事,冯一平事先没有对她透气,但是,她本能的觉得不妥。

    开公司的,大家都对工商的调查敬而远之,如果真不幸被找上了,那只得自认倒霉,总之,哪有主动让工商到公司来查的?

    不过,一平就算以前一时心血来潮的决定,后来都被证明是正确的,他这次这样要求,有什么深意呢?

    赵局长同样也楞了一下,这样的要求,就像是有人找打一样,他也是第一次遇到。

    一般的企业,最怕的就是工商局要来调查,听说到这样的消息后,肯定会立即发动所有关系,取消这样的调查,嘉盛倒好,居然主动邀请工商局去查,这是自信呢,还是正话反说呢?

    应该不是正话反说,如果真的不希望局里去调查,正常的做法,肯定不会主动提起这事来。

    “赵局,您别多想,就和我之前说的一样,我们是真希望大家能多监督我们,大家的监督,会让我们的工作更规范,还能帮我们避免,以后在工作中,不会出现相关的错误,”

    同时,冯一平这样做,何尝不是积极的公关,以及给自己刷上一层保护色呢?

    既然都已经料到那边可能会从工商入手,那得,不用你动手,我主动把工商请进来。

    主动请工商人员挑刺,和被动的受到调查,那肯定是不一样的。

    嘉盛可以做到这么坦荡,在这个过程中,工商就是发现了一些问题,但只要不是特别严重,他们难道还好意思开具行政处罚意见书?

    “行,冯总这么真诚的要求,我们一定配合,明天,我就让局里拟定相关的名单,”

    “谢谢赵局,第二个问题是,局里方不方便,派出一些专家,为我们集团的所有员工,讲授工商方面的法律法规?我的很多员工,对这方面的法律,并不是太了解。”

    这也是企业和机关打交道时,惯用的公关手段,让一些政府部门的相关人物,来为企业员工授课,几句老师称呼起来,几个作为授课报酬的信封递上去,双方的关系,马上会迅速拉近。

    “不会白白耽误大家的时间,这样的授课,我们会按相关的规定付费,”

    “这个更没问题,”赵局长爽快的说,“报酬什么的,不用考虑,我一定让局里最懂相关法律的同事,明天就开始备课,尽早去嘉盛授课。”

    冯一平的要求,主要是前一个,让赵局有些耳目一新的感觉,但是,他同样有些疑虑,嘉盛,真的可以做到这么好?(未完待续。)
网站地图:1 2 3 4 5 6 7 8 9 10 1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