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楼门口,冯一平陪着两位领导走在前头,身后,是他的手下和两位领导的手下,嘉盛相关部门的主管,和区里各行局负责人,自觉按分管业务分组,聊得很热络。

    相比在严肃而正规的办公室,在这样的地方交流,效果总是会更好,在办公室,他们更多的时候是官,在这,他们大部分的时候,是人,吃多了会撑,喝多了会吐的普通人。

    当然,今晚这些领导们,没有一个喝到吐的,顶头上司在呢,又是和企业在一起,不是跟上级来的领导在一起。

    倒是嘉盛这边,有好几位看上去虽然还算清醒,口齿也还伶俐,但脚步虚浮,看来喝得很不少,在领导面前,他们可没有冯一平的待遇,一般只能是“我干了你随意,”

    “以后,有任何问题,都直接找我,如果你嫌通过我这边,可能效率太低,那就直接找他们,”区长指了指身后那一大溜各行局负责人。

    “至于你说的那件事,你不用担心,我明天就着手了解相关情况,三天之内,一定会让相关人员给你一个方案,”

    有了区长大人这个明显是带有表演性质的表态,那效果,自然是好上加好!

    “谢谢区长,”

    自己提出一个问题,区长大人都表态三天就可以给出答复,这其实也是给他手下竖了一个标杆。

    虽然不一定非得朝这个标准看齐,但有了他这样的表态,向来在处理和嘉盛相关的业务方面,这些部门至少不会有意拖延。

    “哎,要说谢,该是我谢你啊,得感谢你的大手笔投资,”区长拍着他的肩膀笑。

    “我们也就是分工不同嘛,都是为了一个共同的目的,为你们排忧解难,其实就是帮我们自己,”书记握着他的手,“以后就不用这么见外咯,就送到这吧,”

    旁边,他的专车司机,已经拉开了车门。

    “您慢走,”冯一平帮着关上车门。

    “一平啊,你就是客气,”书记笑着说。

    冯一平相信,区政府的风气,再怎么务实,能得到书记和区长今天这样支持的企业,肯定还是不多。

    既然领导都这么给面,这么给力,冯一平客气一些,恭敬一些,也是应该的。

    说起来,今天在场的所有人中,包括会所的员工,从年龄上看,冯一平是最小的一个,而且一向表现温和,别人不摆架子,他也不摆架子,现在做这些开关门的事,倒也不显得突兀,只会觉得他又礼貌,没人会觉得他是在拍马屁。

    当然,其它那些领导就没这个待遇,“冯总你放心,明天我就着手安排你交待的事,”工商局的赵局长上车前,再一次向冯一平保证。

    有了区长的表态,他有这个表态也不出奇,“拜托了赵局,”

    倒是其它那些负责人,看着赵局跟冯一平这样亲密互动,多少还有点羡慕,回去也得看看在自己的职权范围内,能有什么好做的。

    …………

    直到最后一辆车的尾灯都看不到,冯一平他们才放松下来,公司员工表现都很振奋,这老板一出手,效果果然不一样,今天的领导们,可真是比以往任何一次都要随和,都要好说话。

    “走走?”冯一平招呼金翎他们。

    金翎一笑,“反正是包场,对吧,”

    她这又是在影射冯一平小气。

    冯一平也不反对,对他这样的人来说,省一点,抠一点,其实也是个不错的特质。

    相信那些平时挥金如土的二代,在经营公司的时候,同样不会大手大脚。

    “人散后,天凉如水,一弯新月如钩,”他看着天,背着手说。

    他突然发起这样的幽情,金翎一时还真不知道怎么接。

    “你不是不喜欢热闹吗?怎么,现在也觉得落寞?”

    “怎么会?纯粹是装样子,”冯一平笑。

    “那是你找错了场合和对象,这会要是有一群小姑娘,效果肯定不错,”

    话虽这么说,男人身上的文艺气质,对她这样始终在商场里转的人来说,还是很有吸引力。

    “你晚上也没少喝,”亲水平台上,金翎给他到满一杯茶,“多喝几口,”

    “说说吧,你们俩这几天在商量什么?”

    “我去让服务员上水果,”方颖芝不好接这个话题,急忙起身离开。

    “你这是,”冯一平看着好笑,好像他们做了什么见不得人的事一样。

    “我就知道,难怪你这次这么急迫的要跟政府部门联系,算了吧,我都想开了,也放下了,接受他们的条件也不错,”

    “不要因为我个人,给公司带来麻烦,没必要,”

    “你这说的什么话?”冯一平摇头,“你就代表着公司,而且在很多时候,其实代表着我,这样的问题,我不会妥协,公司也不能妥协,”

    “我还是那句话,我们与世无争,与人为善,不主动惹事,但也绝对不怕事,相反,为了以后少有些类似的麻烦,对那些主动招惹我的人,一定要给他们一个深刻的教训,”

    “我坚持,不是因为当事人是你,换作其它人也一样,我之所以不想让你知道这这些准备,主要是不想让你有负担,”

    “还有,我不想让你总是想起那些不想想起的事,”这话,冯一平是望着远处说的。

    “另外,我们做的这些,不过是有备无患而已,大家都考虑过,他们能用的手段非常有限,而今天晚上,我们又把最后的一些可能给堵上了,所以你放心,不会有什么大事,”

    “可是,你这样会让其它人如何看我,”金翎小声嘀咕了一句。

    “啊什么,”冯一平问。

    “没什么,”金翎摇摇头,“确定没事?”

    “有事又怎么样?我们能对付,还有,”他看着金翎,“不用担心别人怎么想,就是大家以为我这是为你出气,那又怎么样?”

    “我就是要让大家知道,公司的任何一个人遇到了这样的事,无论是我还是公司,都会是他的坚强后盾,都会为他出气,”

    “我就是想让有些人清楚的认识到,我们嘉盛的任何一位员工,都不是好欺负的,”

    金翎自己明白冯一平为什么这么做,不过,见他态度这么坚决,高度又拔得这么高,现在还真说不出反对的意见来。

    “既然你说没什么问题,那么,这事就让我负责吧,放心,我能面对,也能处理好,”

    “真的,可以?”

    “可以,”金翎肯定的点头。

    那些苦涩,那些不堪,现在已经彻底的被其它的情绪所替代。

    自己老爸的意思,她也是知道的,说实话,她能理解老爸做出的那样的决定,毕竟自己这次没什么事,但是,心里总难免会有些失落。

    再高冷,她始终还是个女人,女人嘛,在自己委屈的时候,总希望有个人能无条件的出来为自己撑腰,现在,这样的人就在眼前。

    “这样,我在这的时候,这些事还是由我来处理,借机跟一些单位的负责人把关系搞好,也锤炼一下我跟官员打交道的能力,如果到我去首都的时候,这事还没个结果,你再接手也不迟,好吧,”

    “那好吧,”

    …………

    方颖芝站在不远处,她有些再一次为冯一平的霸气倾倒,同样,又再一次为冯一平能掰扯的能力倾倒。

    不管什么事,不管什么做法,他都能说得那么冠冕堂皇,头头是道,这能力,也真是一般人所不具备的。

    同时,旁观者清,他们俩的神情,全落在方颖芝眼里,冯一平看上去,好像挺正常,但是方颖芝敏锐的觉得,金总,唉!

    …………

    会所里的宴请结束的时候,那边的会议还没结束,此时还多了一个人,江明凯。

    听说了今天的情况,他也不由自主的喃喃自语,“这还真是,”

    “江主任,这事你看?”刘处长问。

    “这方面,两位比我有经验,我想问一句,虽然今天没找到任何问题,并不就代表他们没有问题,对不对?”

    “这个自然,”

    “那么现在最关键的问题,不是为什么今天没找到任何问题,而是明天如何想办法去找出那些我们还没发现的问题,”

    “这个,”两位处长交换了一个眼神,“其它的方法是有,但要协调兄弟单位,”

    “没事,领导也没有要求一定要在几天之内就出结果,关键是要有结果,大家放心,这两天,上面要是问起,我会替大家解释,”

    “有江主任这话我们就放心了,那行,你就等我们的消息吧!”(未完待续。)
网站地图:1 2 3 4 5 6 7 8 9 10 1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