此时,在千里之外的香港,李方成和李家伦,依然在狂欢,而这场狂欢的绝对主角,自然就是他俩。

    “耶,”翻开骰盅,一个穿着大V领,用料极省的黑裙,头发染成金黄的姑娘雀跃着拍手,她端起满满的一杯红酒,递到李方成嘴边,“你喝,”

    “快喝,快喝,”周遭的四五个女孩子一起起哄。

    心情不错的李方成手像弹钢琴一样,从旁边的一溜大腿上拂过,拿起酒杯,没二话,一口干了,“再来,”

    两个人互不示弱的盯着对方,使劲的摇着骰盅,“开,开,”在周围几个女孩子的叫声中。

    “等等,”李方成笑着在旁边那位身材最火爆的女孩子胸前摸了一把,还把手在鼻子前嗅了嗅,“好香,肯定能转运,这次我一定赢,”

    骰盅打开,看着里面小得不能再小的三点,他猛的把那一套东西朝旁边一推,“见鬼,”

    今天晚上,玩这个,他好像就没赢过。

    “别生气嘛,我们来猜拳好不好?”夜总会里的这些女孩子,做的就是察言观色的事,见他变了脸色,自然知趣的不提罚酒的事。

    当然,心下免不了会有些不爽,要知道她们输了,可是一点折扣都不能打。

    “没劲,”李方成却是有点意兴阑珊的样子。

    “我来陪你喝,”在电视前唱歌的李家伦放下话筒,“来,一起,”他邀包间里一共六个女孩子,一起陪李方成喝酒。

    “来嘛来嘛,”在一群莺歌燕语的央求下,李方成总算端起酒杯。

    “干,”几只酒杯碰在一起,发出“叮当”一声响,红褐色的酒液四溅。

    看着手同样在那些女孩子身上游走的李家伦,李方成突然又来了兴致,“阿伦,我们俩来,”

    结果,还真如了他的愿,对上李家伦,他竟然是战无不胜。

    不过,李家伦还是比他涵养高一些,就是连输几把,依然乐呵呵的。

    他这倒不是作伪,刚开始跟李方成跑这些地方,他真的是迁就,但是现在,他真的喜欢上了这样的日子,恣意,爽快。

    只要出钱,自己完全可以由着性子来,不用有任何顾忌,反正是花钱买服务嘛,谁还在这些地方来找真爱不成?要的就是真爽。

    而钱,呵呵,那还是问题吗?前天,他们一直捏在手里没放的股票,如愿突破了70美元的关口,投资回报,已经超过4成!

    “哈哈,阿伦,你今天晚上是怎么了?这样也能输?”

    这一次,李方成是4点,而李家伦是3点。

    “呵呵,你赢不就是我赢吗?”李家伦笑着自罚一杯。

    “爽快,会说话,”李方成搂着旁边的俩美女,用依然不太标准的粤语唱,“喜欢你,那双眼动人……,”

    “阿成,”李家伦敲了敲表,“到时间了,”

    “开市了?那就走,”李方成很干脆,没有一点留恋的样子。

    “老板,这么早,再玩会吧,”两姑娘胸口在他手臂上摩擦着,“你你你,我买你们的钟,”李方成点了三个人,终究是舍不得。

    他都做了表率,李家伦自然也不好绝情,于是,狂欢继续,只不过换到他们各自的家里。

    …………

    “你们自便,先别打扰我,”回到家,李方成还是记得正事,第一时间打开了电脑关注美国的那边股市动况。

    在李家伦面前,他虽然一直表现得很笃定,一副不容置疑的样子,其实,他多少还是有些紧张。

    能不能赚钱,能赚多少钱,自然是一方面,另一方面,以老大自居的他,自然不想看到自己的预判出错,在小弟面前丢了面子。

    但他所说的消息人士,其实就是首都一个还算有点名气,多少也有几分真本事,也还算靠谱的股评家,那些消息,比如这几个季度业绩的消息,自然也不可能是从网易得来的,上市公司未公布的的财务数据,哪是一般人能看得到的?

    他说的那些,是那位“专家”,依据市面上的一些报道得出的结论,说实话,李方成自己对这个都不是太有信心。

    不要说国内的股评家,全世界的股评家都一个德性,他们嘴里说出来的话,错了不出奇,对了才出奇。

    他的信心,其实建立在嘉盛投资上,但是在李家伦面前,又必须显得自己另有权威消息来源,不然,李家伦怎么会这样巴结自己?

    炒股,选对股票很关键,进入和退出的时间,同样很关键。

    有了苏伟文,择股和进入时间,不再是问题,但是,退出的时间,只能靠他们自己把握,李方成现在把握着这个主动权,这也是为什么李家伦现在隐隐有些以他为主的原因。

    …………

    李方成认真的关注这只股票的交易详情,现在看形势还是不错,虽然突破70大关以后,上涨的趋势没有之前那么迅猛,那条线细看起来有点像锯齿,但是,总的趋势,依然是坚定的向上的。

    他抽着烟,喝着咖啡,看了半个多小时,但这一会,其它的股票挺热闹,他们这一只,波动并不大,刚揉了揉眼睛,身后贴上来一个,身前还挤进一个,“来嘛!”

    剩下的那一个,随着音乐,在客厅里翩翩起舞,很有艺术感的褪掉身上本来就不多的那几块布。

    李方成脑子一热,喉咙里咕嘟一声响,“那就来!”

    东风吹,战鼓擂,这个世界谁怕谁?

    …………

    也不知道过了多久,李方成都没劲了,躺在床上,任那三个女孩子施为,身上的女孩子动作越来越快,就在主旋律又一次即将奏响的时候,手机好死不死的响起来。

    “别管,”李方成拍一下身上的那位,“快点,”

    然而,床头灯电话响了起来,这一下,他是真的泄了气,那个郁闷啊,“喂,”他拿起话筒,恶声恶气的问了一句,“我不管你是谁,你最好有重要的事,”

    “阿成,”那边的李家伦几乎是在大叫,“你快去看,快去看,”

    “怎么了?”李方成也紧张起来。

    “涨啦,又涨啦,”

    吓我一大跳!

    “涨了有什么好稀奇的,”

    “你去看看就知道,”李家伦听上去有些亢奋。

    李方成终于被勾起了兴趣,压制住自己的另一个兴趣,“先等等,”就那么赤条条的走向书房。

    只看了一眼,他就像化身为狼一样,“嗷”的怪叫了一声。

    难怪李家伦那么高兴,他这么一会没注意,股价竟然已经上涨了接近3美元之多,都超过4个点!

    对面的卧室里,三个女孩子面面相觑,这人,不会是有什么特殊嗜好吧!

    只见李方成昂扬着走进来,精神抖擞的大叫一句,“我们继续,”

    他一下子扑到两个,而且,竟然是又一次要掌握主动的意思。

    所以,与其说钱是男人胆,还不如说钱是男人的肾!

    …………

    第二天中午,穿着睡衣,带着墨镜,躺在沙发上的李方成,接待了衣冠楚楚,却同样顶着两个熊猫眼的李家伦,“这么好的趋势,我看不出有任何抛的必要,”

    “昨晚已经跟首都通过电话,我们预计,在目前的这个价位上,暂时可能会有一些调整,但那主要是为了进一步冲高积蓄能量,下跌,是没有理由的,”

    “就是有人选择在这样的高位出手一部分,导致股价小幅下挫,那也没什么大不了,”

    “以现在这样的情势看,他们应该会尽快公布三季度的财报,我想那最迟不会超过下月下旬,到那时,呵呵,那样出色的财报,必然引起大家的抢购,”

    “呵呵,那时,才是我们出手的时候,”

    “4成算什么?这一次,我希望挑战5成!”

    “阿成,你真的有把握?”李家伦又是激动,又是紧张,“我妈已经打了包票,只要我这次拿出亮眼的成绩,她保证说服我爸,让我不用去公司上班,”

    这就是人和人的区别,对每天准点准时的去公司当太子爷这样的美事,李家伦早就极度不耐。

    “当然有把握,”李方成一下子坐起来,“这次之后,我也得给我爸透透口风,当然,我得提前给他打预防针,不然,我担心他的血压会飙升,”

    “之后,嘿嘿,下一次,我们能投入运作的资金,绝对轻松过亿,”

    “阿伦,”他认真的看着李家伦,“你对香港哪个女明星感兴趣?”

    “啊,问这干什么?”

    “还能干什么?明年这个时候,你绝对可以实现你的人生梦想,搂着你心仪的女明星,在加勒比的海滩上晒太阳,”

    “哈哈,对哦,那也不是不可能的事,”

    这两个此时狂喜的家伙,对明年各种美好的憧憬,自然不知道,不但李睿远在70美元之前,已经清空了所有的股票,连网易的创始人丁同学,自从5月份身家超过“小超人”开始,就在陆续减持自己持有的股票,截止到现在,一共减持近两百万股,套现近亿美元。

    这其实并不是个别现象,其它两家门户网站的高管也是一样。

    鉴于从年初到现在,三大门户网站的股价,均都至少翻了4倍,度过整整两年多寒冬的高管们,集体选择了抛售股票的方式来摘取“果实”,他们也担心,再过一阵子,果实可能太熟,然后会掉到地上。

    …………

    上海,冯一平应约跟NAVTEQ的总裁柯林斯通话。

    没办法,区长现在都在帮着了解这方面的情况,他自然得先把柯林斯这头搞定。

    “冯,”公司的生意现在很好,而且看样子只会越来越好,同样上了年岁的柯林斯,听起来比麦当劳的坎塔卢波精神得多,“我怎么觉得,你今天找我,是会有大事呢?”

    这也是不是他有第六感,实在是冯一平投资NAVTEQ之后,除了开始关心过一阵,后来基本上是不闻不问,这么郑重的跟他预约通话,这还是第一次。

    这就是冯一平的优势所在,受限于时代和眼光的局限,对他做的事,很多人往往只能看清楚他第一层的用意,他的最终目的,只有他自己知道。

    投资NAVTEQ也一样,冯一平这个大股东,很少过问具体情况,自然也有他的道理。

    不过,这个原因,怕是没人能知道,但有一点是可以肯定的,几年后,冯一平当初的这个举动,肯定又会为他迎来赞声一片。

    “不愧是把公司经营得蒸蒸日上的柯林斯,我确实找你有正事,想不想进入中国市场?”

    冯一平单刀直入。

    “当然想,不过,中国对这方面,限制……,哦,你是说,你已经有了办法?”柯林斯马上反应过来,顿时狂喜。

    “对,我怎么忘了你在中国的影响力?快说说,具体是怎么回事?”

    “一位很有份量的领导,对我的这个提议,很赞赏,虽然还没有确切答复,但是我相信,从大方向上来说,NAVTEQ进入中国,已经不在存在原则性的问题,”

    “当然,我们要做好跟中国一些有资质的电子地图公司合作的思想准备,这方面,你有问题吗?”

    “这不是问题,”柯林斯回答得很爽快,对这方面管制的国家,不是少数,而是多数,NAVTEQ在其它一些国家的发展,同样是采取类似的形式。

    “不过,问题也不是没有,在这个新成立的合资公司里,我希望你的公司,能成为第三大股东,”

    老奸巨猾的柯林斯,显然是看上了冯一平的影响力,所以一定要拉他入伙,感觉有了他的加入,就像有了护身符一样。

    这样的请求,冯一平也是乐见的!

    区长不是说他在上海没有可以上市的项目吗,这个项目,就很有潜质。(未完待续。)
网站地图:1 2 3 4 5 6 7 8 9 10 1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