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平,没什么动静,”金翎刚出去,方颖芝就溜进来小声说。

    “是有些奇怪啊,”冯一平也有些不解,自己放的那些狠话不说,在天正的努力下,马闻晢危险驾驶一案的审理,可就定在下月中旬,他们怎么可能这么沉得住气?

    “他们不会是在筹备什么大动作吧,”方颖芝略有些忧虑。

    “哈哈,”冯一平笑了起来,“你这是有被迫害妄想症吗?放心,对我们谁都做不了大动作,”

    他这还真不是吹牛。

    嘉盛作为国内和国际知名的私营企业,又一向行的端走的正,连时下很多私企热衷的国企改制这样的事也没有参与;销售业绩里,也没有多少收入跟政府有关——比如接下很多政府招标采购的单子之类的;也没有涉足资源性的行业,比如各类矿产,或者是房地产开发……。

    总之,这些容易和政府官员勾连,并产生腐败的行业,嘉盛都没有参与。

    同时,一直以来,嘉盛又是非常自律的一家公司,对外提供的产品和服务,一向非常可靠,至于偷税漏税这样的不法行为,更是从来没有……。

    从冯一平及以下的集团高管,又一向奉公守法,没有谁牵扯到任何刑事案件里……。

    加上冯一平现在的名望,这样的嘉盛,谁能奈何得了?

    “可老话都说强龙不压地头蛇,”方颖芝说,“他们毕竟在本地经营多年,各方面关系也多,”

    “你是只缘身在此山中,经过这几年的发展,嘉盛现在在上海,不同样也是地头蛇?至于关系,昨晚的那些,难道还不能给你信心?”

    刚好金翎回来,“好的,我知道了,我马上去办,”方颖芝忙说。

    她这完全是无用功,金翎看了一眼,就很了然他们说的究竟是什么事。

    郑佳怡跟在金翎身后进来,笑嘻嘻的说,“方主任好,”

    避着冯一平,方颖芝在她屁股上打了一下。

    “呀,”郑佳怡脸一红,方颖芝已经出去了。

    呵呵,政府大院里长大的姑娘,自然没有工厂家属区里长大的姑娘厉害。

    “安排好了?”金翎笑着问。

    “对,接待上的一些事,”

    金翎也不细问,“佳怡,你已经在集团上海的各个公司都实习过,下面的情况都很熟悉,表现也很好,定岗的事,现在也可以提上日程,刚好一平也在,你说说,对哪个方面感兴趣?”

    “啊?现在?”郑佳怡有些慌张的样子,“这几个月,我是学到了不少东西,但是越深入,越觉得自己掌握的东西太少,定岗吗?我现在还真不知道最想做什么,只是,真的很喜欢现在的这个状态,”

    冯一平有一次心生小嫉妒,这家伙,还真的是一点都不着急,一点都不在乎。

    她已经毕业一年多,她的大多数同学,走出象牙塔,在社会上摸爬滚打一年多,这会想必都感觉到了压力,她倒好,现在真的把工作当成了学习,而且很享受的样子,完全不担心自己的职业发展,绩效考核和收入等问题,这,应该就是所谓的无欲则刚吧!

    为什么无欲?自然是因为她从小就什么都不缺。

    “至少有一件事可以确定,你从机关辞职做得太对了,”冯一平说。

    “我是也觉得现在的工作和生活更适合我,可是,你为什么这么说?别不是没什么好话吧,”郑佳怡有点警惕的看着他。

    “你叫我们金总说说,你这个恬淡无争的性子,在机关怎么可能混出头?不被别人欺负死就不错,”

    虽说都有办公室政治,但企业在这方面的争斗,特别是冯一平的嘉盛,肯定比机关要纯粹得多,自己做出来的业绩,这功劳,谁也抢不走,但是放在机关,呵呵,那还真不好说。

    “真的吗金总?”

    “这事无所谓,反正你也志不在仕途,”金翎没有正面回答她的问题,其实相当于已经默认了,“不过佳怡,定在一个岗位上,你能学到的,其实更扎实,也更系统,如果你没有意见,一平,你觉得她适合在哪个岗位?”

    “郑佳怡同学啊,我觉得有个岗位特别适合她,”

    特别适合?连郑佳怡都有些好奇。

    “我觉得监察部特别适合她,铁面无私,又不怕得罪人,也有不怕得罪人的底气,”

    “监察部,”金翎还真的在考虑。

    但是郑佳怡已经激动起来,“冯一平,你真小气,”她指着冯一平说,“不就是我当时值日考勤的时候,没帮你作弊吗,你居然都记到现在。”

    “你这个同志怎么能这么想呢?怎么能以你的心,度我的君子之腹呢?你说的那些鸡毛蒜皮的小事,我一点印象都没有,”冯一平一点都没有被说中小心思的尴尬。

    “我是真的觉得,不管是能力气质还是魄力,你都特别适合这个岗位,对不符合规定的事,你不但坚决不通融,而且,你行事也够泼辣,对吧,一言不合,就泼人一头一脸的水,一点都不怕事,所以,你真的和监察部更配,”

    “你还说你不记得?”郑佳怡气急。

    “咳,你们两个,说正事呢,”金翎咳了一声,“以我看,以佳怡的专业和之前的工作经验,以及她的个性和能力,我觉得将来让她维护我们自己的官网,应该挺不错的,你们的意见呢?”

    “我觉得也行,将来还可以兼任集团的新闻发言人,就这条件,不比那些知名主播差,”

    综合考虑后,冯一平其实也是这么想的。

    郑佳怡的真的挺适合监察部,只是,她是个女孩子,以前性子就不太好,冯一平可不希望她将来真的变成灭绝师太。

    她要是个男的,那还真适合在监察部工作。

    “切,我才不跟他们比呢,”果不其然,对那些光鲜的,现在已经开始享受和明星一样待遇的主播,她真的不太看得上。

    “不过我觉得,也不用现在这么快就定下来,公司还有很大的一块,你并没有熟悉过,”冯一平说。

    “你是说,美国的业务?”金翎说。

    “对,佳怡,趁你现在还没有家庭的负担,想不想去美国那边工作一阵?上次你也体会过,那边的工作氛围,工作方式,和国内的还是有很大区别,”

    “相信在那边工作一段时间,你又会学到不少东西,就是没学到什么,开阔一下眼界,那也挺好,我们需要的,都是具有全球视野的人才,你觉得呢?”

    “到美国?”郑佳怡沉吟起来,之前她非常想去,但家里不让。

    “你也可以跟在那边发言人后面实习,还可以充充电,比如,再修个公共传媒方面的学位什么的,”

    “真的可以?”她看起来有些想,又有些不想的样子。

    关键是,你在那边都有老婆孩子,而且也不在学校啊!

    “集团这边,公司这边,肯定没有任何问题,就看你个人的意愿,”金翎说。

    “好吧,我想先跟家里商量一下,还有,我的口语,”

    “这个简单,要不,以后我们之间,就用英文交流,”金翎说。

    口语这事,光学没用,必须得多说多练。

    “你的这个办法不错,但是,并不具有普遍性,”冯一平摇了摇头,“刚好我有个主意,金总裁,我们国内公司的员工,肯定有不少人有学习英语的意愿,在美国,照样会有一些员工想学中文,你看,是不是和布坎南联系一下,开发出一个一对一结对学习外语的平台?”

    “这个平台,先免费对我们的员工开放,至于将来,也不是不可以把他作为一项生意,推向社会,面对全球所有的用户,”

    “教育产业,可也是一片蓝海哟,”

    “你这脑袋,”金翎说,“不过,听起来好像不错的样子,想学法语可以找法国人,想学西语可以找西班牙人,而且通过网络又方便,真不错!”她看了看表,旧金山那边已经到了晚餐时间,“我马上就找布坎南,

    “没意思,什么事都扯到了生意上去,现在明明是说我的事好不好?”郑佳怡撇了撇嘴。

    唉,她这样没有忧患意识的大小姐,哪能理解冯一平这样出身的人,在一些事上的执着呢?

    “那就先这么定了?”冯一平拿起震动着的手机,“姐,”

    …………

    省城,嘉盛假日酒店楼下,冯玉萱拿着电话,“冯首富,爸妈让我问一声,你还记得家在哪里吗?什么时候回来!”

    她笑着一抬头,看到罗佳和罗维站在前面。(未完待续。)
网站地图:1 2 3 4 5 6 7 8 9 10 1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