既然都当面了,冯玉萱也没有避开的必要,笑着朝罗佳招招手,指了指手机。

    “哦,”罗佳都拎着一个保温桶,特别热情跑过来了,见状又稍微拉开了点距离。

    至于罗维,倒是一直在看着冯玉萱,可是,冯玉萱好像就当他不存在一样。

    “出国几个月,回国了也不先回家一趟,都说你读书读得多,读得好,我看你读得不好,家里那些连自己名字都不会写的人,都会比你做人,”

    一旁的罗佳听了,朝哥哥吐了吐舌头,罗维一想,有些羞愧的低下了头,这话,还真有几分说他的意思。

    可是,他马上又抬起头来,有些振奋的样子。

    以他和冯玉萱现在的状况,不怕她说,不怕她骂,就是怕她不理不睬,不闻不问。

    玉萱说这话,究竟是有意的,还是无心的呢?

    “在自己娘老子面前,还要讲究什么会不会做人吗?多假!我跟爸妈都说过,这边有事必须由我处理,再说,刚好国庆的时候,他们带着外公到首都,多好,”

    “还有,你是离得近,你又比我多回了几趟家呢?还说我!你离家还那么近,你好意思?你的孝心在哪?”

    “我这不是忙吗?还不是怪你,谁叫你布置了那么多事?”

    从小时候起,在不熟悉的人眼里,冯一平是个闷嘴葫芦,有些内向,不太爱说话,但冯玉萱清楚得很,弟弟那一张嘴有多厉害。

    每每姐弟俩说到最后,往往都是她无话可说,所以往往到最后,她要不是动手,就是蛮扯——现在也一样。

    “你要是忙到一个月都不能抽出一个周末回家一趟,那我就得质疑你的能力,要不然,你自己申请去村里的工厂当个工人?那样的工作,你应该能胜任,”

    冯玉萱感觉自己给自己挖了一个坑,怎么主动把话题朝这扯?

    她现在真不是不想回家,是有些不好意思回家。

    二十七八岁的一个姑娘,要是和男朋友或者丈夫一起还好,到现在还一直是一个人回家,而自己的那些小姐妹,好多都有了孩子。

    走在村里,别人问起的时候,她也不太好说什么,眼光高之类的话,别人说还行,她自己要是这么说,那可不会给人留什么好印象。

    “成年在国外也没事,现在有什么事必须你亲自出面?我怎么那么不信呢?”

    “这事也不是特别大,但还真得我出面,总之就这样,我得国庆后采回来,黄金周你要是有时间,跟着爸妈一起来,先在首都玩几天,然后再去海/南的酒店吹吹海风,”

    “你就是故意的,你明知道我黄金走忙得不行,哪里能脱开身?”

    “那就下次吧,你自己安排时间,”

    “我就知道享受不到你的专机待遇,”冯玉萱没好气的说,“哦,我要的那些包和化妆品,你可别随手送给了别人,”

    “呵呵,我尽量吧,”冯一平笑着挂断了电话。

    “喂,喂,”

    “玉萱姐,是小冯总?”罗佳马上靠过去。

    “对,是他,一点都不省心”

    “小冯总他,”罗佳一脸好奇的样子,“他,”

    可能是想问的问题太多,或者是有些问题不好问,最后只憋出来一句,“他怎么那么高?至少一米八几,”

    “哦,玉萱姐,你别介意啊,我不是说你矮,”

    “没事,他一米八三,我一米六一,就是比他矮,谁叫我在家里是老大,又是女孩子呢?小时候好吃的全留给他,重活全留给我,营养本来就不够,还跳担子,怎么长得高,”

    她朝大宴会厅那边走,罗佳跟着她走,罗维也悄悄的跟在后面。

    “那是不是伯父或者伯母,有一个比较高?”这姑娘也厉害,这么拐着弯就说到了冯振昌他们身上。

    “没有,我弟弟比他们都高,他从初中就一直坚持跑步,好像还有其它的健身方式吧,刚好那会,爸妈来省城卖糖炒班里,他自己也写小说赚了些稿费,终于能有些钱买点吃的,营养也跟得上,结果初中那三年,呵呵,他朝上猛窜了一大截,”

    罗佳听得奇怪,“以前你们吃东西,难道都不用花钱买吗?”

    这又是一个不知道农村疾苦的城里孩子。

    “以前在农村,哪还有钱买吃的?都是自己种出来的,除了家里摆酒请客要买些菜,剩下就是每年过年的时候,多多少少花钱买几样,”

    “哦,”这些事吧,从小就在省城长大的罗佳还真不知道,除了爸妈单位分下来的粮油,他们吃的那一样东西,不是花钱买的?

    改革开放以前,家里日子自然是比不上现在,但是钱这玩意,虽然说不上充裕,但至少还是够用的。

    而且营养这事,他们还真没有跟不上的时候。

    “哇,那你们一家的事,真可以称得上是传奇,”罗佳崇拜的说,“传奇姐姐,黄金周我们一起出去玩呗,你这么辛苦,总得休息一下吧,”

    “不去远的地方,就在附近转转,哦,总是在报纸上看到说冯家冲不错,我是一直很想去亲眼看看,想看看在你们家的带动下,那个贫穷闭塞的小山村,现在变成了什么样,”

    冯玉萱听了,脚步稍停了停,不消说,这话肯定不是罗佳的意思,不是罗维的,就是他爸妈的。

    一个职员赶上来,“冯总,这份文件需要你签字,”

    她略看了看,刷刷刷的签完,“真不行,我们这行你又不是不知道,越是这样的节日越忙,国庆那天,我们要承办的婚礼就有三场,还要协调其它的酒店,真的忙到分身乏术,”

    “再说,我们那,再怎么变,还是小山村,不过,要是想去,你自己也可以去,跟城里还是不能比,但基本的设施都有,吃住都方便,有些地方景色还算不错,可以转转,”

    “哦,我还说借机蹭蹭你的宝马呢,”

    罗佳这会在埋怨妈妈出的这个馊主意,这样的状况下,冯玉萱怎么可能会带她或者罗维去家里?

    冯玉萱自然也知道她不是为了蹭车,也不是她想去看看冯家冲怎么样,不过吧,她是有点同情这个小姑娘,做这些事,她应该是不情愿的,怕是被爸妈逼的吧。

    “国庆你难道跟你男朋友没有计划?”

    “啊?我哪来的男朋友,”罗佳忙说,还回头看了看缀在后面的哥哥。

    却看到罗维一个劲的朝她示意,哦,她从口袋来掏出两张票来,“那这个肯定可以,这是学校国庆晚会的门票,我去看了彩排,这一期节目的水准还不错,又是在晚上,你总有时间吧,就我们俩,”

    冯玉萱看了一下时间,“哦,真不行,那天晚上集团有会议,关于黄金周期间工作安排的,不能缺席”

    那自然是罗维所在的学校,冯玉萱自然是不会去的。

    “没事,这是第二天晚上的电影票,绿巨人浩克,李安导演的片子,听说很好看,”

    “27号?不好意思,那天晚上刚好是我公司聚餐时间,我一定得参加,谢谢你啊罗佳,每年的这个时候,不管白天还是晚上,我真的很忙,”

    “哦,”听了这话,罗佳觉得,准备的其它票,没有必要再拿出来,反正她都可以说晚上有会议,还能打电话去确认不成?

    罗维在后面有些生气,妹妹怎么搞错了顺序,本来应该把这事放在最后说的,那样还有一些可能性。

    “玉萱姐,你今天拒绝了我这么多次,那这个一定得收下,”罗佳举起手里的保温桶,“细火炖的乌鸡山药汤,”

    “谢谢你罗佳,真不用,餐厅里都有,你喝也挺好,你喝吧,”

    “玉萱姐,”罗佳在她耳边说,“这不是我妈炖的,”

    她很明白,只要是妈妈炖的,冯玉萱肯定不会要,她朝身后指了指,“是他亲自炖的,你就收下吧,只当可怜可怜我,不然我这个黄金周,肯定过得不痛快,好不好嘛,”

    冯玉萱看了她一会,“好吧,谢谢你,”总算伸手接过来,这会已经到了大宴会厅,里面正在筹备一场婚礼,“要不,跟我一起去看看,”

    “不了玉萱姐,你一定要记得喝,”

    …………

    “不是让你第二步送汤吗?”罗维走的时候,一步三回头,还不忘埋怨妹妹。

    “得了吧哥,你用点脑子好不好?玉萱姐现在怎么可能跟你一起出去?那事过去了吗?”罗佳有点不耐烦的看着自己这个现在显得很弱智的哥哥。

    跟冯玉萱说的一样,她觉得大家一直夸奖读书好的哥哥,这书读的真没什么用。

    “你不知道,我说了那汤是你炖的,玉萱姐才收下的,”

    “真的?”罗维马上灿烂起来。(未完待续。)
网站地图:1 2 3 4 5 6 7 8 9 10 1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