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好,我姓杨,有一份文件要送给冯总,”公司前台,来了一位西装革履,气质沉稳的年轻人。

    “您好杨处,请稍等,”前台马上拨了一个电话,“方主任,区里的杨处到了,”

    不到一分钟,方颖芝就笑着迎出来跟他握手,“杨处您好,您这边请,抱歉冯总不能出来迎接您,他正在接一个重要电话,”

    “哪里,有方主任出来迎接我就很荣幸,”

    “希望杨处您以后能多来指导工作,”

    在方颖芝印象中,这是少有的几个见到她后,眼神没有多停留的男人之一。

    金翎办公室旁的那个小会议室,现在成了冯一平临时的办公室,没办法,金翎那间办公室虽然大,办公桌虽然也不小,但是两个人坐在一起,动辄四目相对,多少有些别扭,再说,那样看上去,太举案齐眉了些。

    看到方颖芝陪着杨贤走过来,还拿着手机的冯一平抢先拉开门,“欢迎您杨处,快请坐,”他握着区长秘书的手说,“抱歉,等我两分钟就好,”

    “冯总您忙您的,要不我先在外面等?”

    “没事,颖芝,您先陪陪杨主任,”

    “嘿,布坎南,skype的问题,你直接联系曾斯特罗姆,让他再增派人来维护,但是,虽然难度很大,推广还是有必要的,我相信,他们接下来的版本,只会越来越好,越来越稳定。”

    “做做大家的工作,再坚持一阵就好,”

    还是老问题,迈克之前就抱怨过,skype目前的版本,问题多多,现在对网站没有一点促进作用,反倒是在拖后腿。

    “至于金跟你说的那个想法,你的意见,自然是好的,很有见地,具体的计划,你可以跟金商讨,当务之急,就是先把这样的平台做出来,同时,在公司内部,找到足够的有兴趣学中文的员工,”

    听金翎说了那个一对一学外语的计划,布坎南马上觉得,这个功能,完全可以放到NEXTDOOR上去啊,要知道截止到现在,网站上的大部分活跃用户,都是家庭主妇。

    一般来说,她们最大的共同点就是,“有时间,”而且,估计其中的一部分,不会反对多学一门实用的外语。

    这自然是个好建议,而且是一条很可行的路子。

    “还有,和硬币之星的协作的方案,我看了,现在关键是落实,这方面,你是第一责任人,一定要做好表率,”

    没办法,虽然这两家公司老板都是冯一平,但是两个公司的员工,各有各的利益诉求,美国那旮旯,可不讲究奉献。

    “至于特斯拉,除了服务好他们,你就一个主要任务,严格控制支出,”

    虽然已经跟艾伯哈德深谈过一次,但是,江山易改,本性难移,不好全寄希望于他的自觉,还是要加强管控,别到最后,研发成本居高不下,导致产品推向市场时,价格高得让那些有情怀的人都难以接受。

    “抱歉,让你久等了,杂事太多,”挂了电话,冯一平笑着坐到杨贤身边,他没想到,没等来马闻晢他家的动作,却先等来了区长的答复,这办事效率,绝对不输自己的公司。

    “冯总您的杂事,对我们来说,那都是高山仰止的事,”做秘书的,除了忠诚,笔杆子过硬,口才自然也是一等一的。

    “这是区长让我送给您的文件,请您签收,”杨贤从公文包里拿出一个档案袋来。

    “谢谢你杨处,也请代我向区长表示谢意,不愧是天下第一区!”

    “区长说了,服务辖区内的企业,这是我们的义务,冯总您忙,我不打扰,”

    “那我也不强留,我知道杨处事情也多,再一次感谢,”他的这份感谢,是发自内心的,或许可以建议盛正,带着镇里的主要领导,来浦东深入学习一次。

    “我送你,也欢迎你以后多来嘉盛指导工作。”

    …………

    “你好姑娘,我叫高贤志,有事找你们冯总,”前台又来了一位。

    这是一位戴着黑边眼镜,两鬓稍有些斑白的中年男人。

    前台查了一下,“对不起高先生,冯总现在很忙,麻烦您说明来意,我帮您登记,冯总一有时间,我会电话通知您,”

    出了马闻晢那档子事,加上冯一平现在呆在上海,公司前台现在管控得格外严,这样没有预约的,自然是来一个挡一个。

    “姑娘,我知道我没有预约,可不可以麻烦你打个电话,我叫高贤志,是一位文学编辑,你看看冯总怎么说,好吗?”

    高贤志好像有些笃定的样子。

    “那请您稍等,方主任……”前台又一次通知方颖芝。

    …………

    冯一平正在跟谷歌的那三位开电话会议。

    亲自带领了两家公司上市的冯一平,在筹备工作方面,很有发言权,这方面,甚至施密特也比不上他,因为他也没有过这样的经验。

    方颖芝在门外招了招手,冯一平示意她进来,“我认为,以我们的规模,我们的上市计划,再考虑到未来华尔街可能打压,找十家承销商也不为多,”

    既然上市定下来采用拍卖式定价,要考虑到将来会有一些承销商承受不住华尔街的压力,中途退出的事,十家,那是最起码的。

    “那关于承销商,你有没有什么好推荐的?”佩奇问。

    “我会发一封邮件,同时我觉得,我们选择承销商,有一点很重要,那就是,他们需要多少费用?你们说呢?”

    对于谷歌这样市值至少超过200亿美元的公司来说,承销商收的费用,少0.1个点,那都不是一笔小数额。

    他看了看方颖芝递过来的纸条,“高贤志,文学编辑?”他本能的以为是记者的,马上摇了摇头。

    但方颖芝才朝外走了两步,冯一平追上来在他肩膀上拍了一下,很高兴的样子,朝会客室指了指,示意她带进来。

    这下,轮到方颖芝吃惊,这位编辑,究竟是何方神圣居然说见就能见到冯一平?

    …………

    “高先生,这边请,”方颖芝把高贤志带进来,“抱歉,一平正在那边和美国开电话会议,要半个小时后才能过来,”

    “没关系,我在这儿等就好,”高贤志打量了一下忙碌的办公区,“难为他还记得我,”

    这下方颖芝更是有了兴趣,原来,还是旧相识?

    高贤志在会客室等到第33分钟的时候,他看到,刚才带他进来的那个漂亮姑娘,从最里面的办公室里,陪着一位年轻人走过来,那张脸,他现在很熟悉,有时在电视或者报纸上看到的时候,还会自豪跟周围的人,说说他跟冯一平的渊源,别说,还真有不少羡慕他的。

    “你好冯总,”他迎到办公室门口。

    “不敢当,高老师,叫我名字就好,”冯一平双手握住高贤志的手,“抱歉,预订好的会议,不好中断,怠慢了高老师,”

    “哪里,相信我这样的不速之客,能这么快见到你的估计不多吧,我很荣幸,”高贤志笑着说。

    “高老师您太客气,虽然我们这是第一次见面,但我其实是一直念着你的,不过在前后在上海这么长时间,居然都没想起去看你,真的抱歉。”

    “您看起来身体挺好,工作顺利吗?”

    “都算挺好的,谢谢,”

    冯一平指着高贤志对方颖芝说,“知道吗颖芝,92年我发表的第一篇小说,高老师就是我的责任编辑,他录用了我的小说,对我意义非常重大,”

    原来如此!

    现在都在叫冯一平首富,连忙起来的方颖芝,一时也忘了自己的老板,同时也是一位作家,年纪轻轻,就在国内一流的文学杂志上发表了自己的作品,还让知名大导演买下版权,拍成了电影。

    他后来的那本小说,更是开一派之先,而且销量惊人,现在的文坛上,还流传着他的传说。

    “谢谢你高老师,请喝茶,”她诚挚的说。

    “冯总,我当初录用你的作品,主要是因为你的小说写得很好,录用那样的优秀作品,是我一个编辑的责任,你说的这些,我真不敢居功,”

    “高老师,无论如何,我都得感谢你,真的,你的录用,还有那笔稿费,对我意义非常重大,”

    如自己所愿,在国内一流的文学刊物上发表了小说,从此,外公不管在什么事上,都坚决的站在自己这边,这为他省了很多事。

    同时,也正是因为那篇小说,让他对未来充满了自信,更直接的是,那笔稿费,让他终于能为自己和外公,买两套过得去的衣服,每个周末,能带着那些表弟表妹,吃上一餐肉。

    也正是因为那笔稿费,他才能在初一下学期,就能在外租屋住。

    如果一直住在中学那一张高低床睡8个人,一间瓦房塞进了一年级两个班男生寝室里,他就是没疯,后来的好多事情,也没有空间和时间来做。

    “对不起高老师,一平,蔡总他们已经在电话上等,”方颖芝提醒道。

    “抱歉高老师,约好了要听深圳那边,关于秋交会筹备的报告,接下来还约好了跟教育部领导通话,商讨我准备资助一些人去美国留学的事,之后还有……,要不这样,中午我们一起午餐好吗?”

    “那我就不客气了,冯总,你忙,我在这等就好,”

    “抱歉高老师,方主任,一定帮我照顾好高老师,”

    …………

    高贤志没有想到,冯一平这个首富所谓的午餐,就是在那间充作他办公室的会议室桌上,叫来的几个外卖。

    当然,菜是不差的,有海参,有鲈鱼,有牛肉,有青虾……,还有吃起来味道好得真不像青菜的青菜。

    但是,他这样的人,就在办公室里吃一天中最重要的一餐,肯定是很多人想不到的。

    至少他自己,中午饭一直吃得比较从容,更别说昨天自己吃请的那顿饭,跟冯一平今天的一比,那他们才是首富一样。

    “对不起啊高老师,半个小时后,要听取从美国来的一个专家团的汇报,只能让你这讲究,不过你放心,我一定要抽时间,正式的请你和家人吃餐饭,”

    “不管是92年还是现在,你一直都出乎我的想象,今天的事,如果我说出去,怕是没几个人会信的,”高贤志有些感慨的说。

    “就是怠慢了高老师你,其实我觉得这样就已经很不错,再说,我吃饭速度一向很快,这已经很好了,我相信,有很多人会比我更忙,”

    “高老师,别客气,你吃菜,”

    高贤志看着这个至少在自己面前,一点架子都没有,而且看上去是连轴转,比自己那个整天叫累的儿子,辛苦不知道多少倍的年轻首富,话到嘴边好几次,一直不好意思说出口。

    冯一平看出来了,“高老师,我知道像您这样的人,没事是不会来找我的,有话就直说,你放心,只要我能帮上忙的,绝没二话,”

    “一平,也怪我太虚荣,你成名以后,我就在一些朋友面前,说起了92年录用你小说的事,然后,这事,就传到了有些人耳朵里,”

    “其中的一位,我刚好欠他些人情,昨天找上了我,我还真不好拒绝,”

    “一平,这话吧,我还真不好说出口,”高贤志看起来很不好意思。

    冯一平稍微楞了一下,高老师此来,莫不是?“没关系,高老师,您说,我听着,”

    “一平,我今天来是,是受马闻晢家所托,来说合的,”

    以下的话,不计入字数。

    很感谢书友们在书评区的留言,有些问题,我已经回复过不止一次,但估计看的人不多,还是有不少书友提出相同的问题,今天,我想对有些问题作一个说明。

    冯一平的故事,是以时间作为主轴,现在发展到03年,这就带来一个问题,很多书友习惯性的用现在一些价值观,去衡量那时的事,所以很不解,比如冯一平都已经是首富,有些事怎么可能还会发生在现在的他身上?

    我想说的是,虽然只隔了十多年的时间,但现在和03年相比,一些观念,真的发生了天翻地覆的变化。

    03年的时候,国内也好,或者说整个世界也好,从当时大部分人的观念看,真没有像现在这样极度而赤luo的崇拜财富,那时,大家的偶像,真不是普遍都是国内最有钱的人。

    现在的某首富公子,要是在那会做这样现在做的这些事,一定会给唾沫星子淹死,同时,也不会有多少人会冒天下之大不韪为他说话。

    但是现在,对好多人来说,他说什么做什么,那就都是对的,至少,不算错得离谱。

    那会,说一个人是土豪,妥妥的是骂人的话。

    但是现在,可能在少数一部分人看来,这依然是一个带贬义的词,但就像女孩子总是被愿意称为美女一样,想来大多数人,现在还是乐意被人称作“土豪”的。

    同时,我们也得承认,除了香港的那位李先生,国内以前的首富,真没有现在这么大影响力,那会关心首富是谁的都不多。

    比如,有几位书友,现在就能说出从02年到07年,国内的首富都是谁?

    那会的网络没有现在发达,那会的平台更是没有现在多,那会的网民也比现在少,那会的传媒,同样不会整日连篇累牍的报道一介商人……。

    那会的首富,在业内应该有影响力,但绝不像现在,随时都能在电视上、报纸上、网络上,看到他的各种相关消息……。

    同理,很多其它现在看起来不合理的事,在那会,真的挺正常,我想请大家在看书的时候,能够结合当时的大环境和背景。

    以上,谢谢!落梅河(未完待续。)
网站地图:1 2 3 4 5 6 7 8 9 10 1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