抱歉,上传的时候,又修改得比较多,迟了二十分钟,请各位亲见谅!周三好心情!

    “领导,那个编辑的说服,完全没有起任何作用,”江明凯又一次垂头立正站在老马同志桌前。

    “知道了,”老马的话里,听不出任何感情色彩。

    “那他儿子的工作?”江明凯试探着问了一句。

    他们找了一大圈,发现居然都找不到一个适合做说服工作的人,最后是死马当作活马医,才找到高贤志编辑头上。

    结果果然死马还是死马。

    在这样不太顺的情况下,江明凯觉得,找个人撒撒气,那真是极好的,而高贤志的儿子,那个小家伙可以说是一个完美的对象。

    “先不用,”领导想来情绪也不高,说话都像三字经一样。

    但是,他说的,不是不用,而是先不用,这里面蕴含的意思很明确,等到有了时间,或者时机合适,高贤志的儿子,总是免不了被人收拾一顿。

    “价格处那边,有什么进展?”

    “他们正在协调兄弟单位,”江明凯说,但是协调一两天,依然没有任何消息传过来,这就说明,那边的进展,同样不顺利。

    老马同志对目前的状况,自然也不太满意,自己级别虽然不低,但总是在一个条块内工作,跟那些和自己同级,但是是一个区域负责人的朋友相比,这实际的权力,相差了太远。

    自己只能负责一块,而那些区域负责人,手下各行局十几几十个,连强力部门都有,遇事手段和选择多太多。

    而超出自己负责条块之外的事,老马手下的执行力度就小了不少,宛如现在,所以,对金副省长,他还是羡慕的,他不久前跨越的那一小步,是非常关键的一步。

    …………

    就好像知道区长已经就冯一平的问题做出了答复一样,第二天一早,区工商局由一位副处长带队的团队抵达嘉盛。

    冯一平和金翎一起,亲自接见了这一行人。

    虽然不一定很多政府部门的人,这会对首富有多感兴趣,但是,对见冯一平一面这样的事,他们自然是同意的,就像曾经的高贤志一样,这至少也可以作为一项谈资吧!

    会议室里,带队的副处长带着手下站起来,“你好冯总,很高兴见到你,我是郑康亮,是这个团队的负责人,同时还负责在今天晚上,为大家讲授与合同条款相关的知识,”

    “欢迎你郑处,欢迎和感谢各位的到来,期待各位发挥自己的专长,找出我们工作中存在的不足和需要改进的地方,谢谢大家!”

    “我们将满足大家所有的要求,也欢迎工商局的各位,从我们的工作流程开始,审视我们所有的工作环节,促使我们嘉盛,成为一家更合格的现代化企业,辛苦大家!”金翎跟着也简短发言。

    他们俩,说完话就闪,公司相关部门的负责人,也没有过多的寒暄,此时已经和工商局的那些人,讨论起自己的工作来。

    看得出,工商局的这些领导和办事员,对这样快的节奏,多少有点不太适应,当然,他们不太适应的可能不止如此。

    一般来说,他们到一家公司,一般都代表着查处,像现在这样利用自己的专业技能,为企业提供帮助,这还是大姑娘上轿,头一回。

    他们的赵局长,在这件事上的认识,则更进一步,他现在正在筹划写一篇大文章,他也相信,自己的这篇文章,一定能得到区里和市局的好评。

    嘉盛这样出人意料的要求,让赵局长敏锐的意识到,工商部门的职能,可以增加一大块,那就是,以后不仅只是在企业违法以后才介入,完全可以在事先,对辖区内的企业,进行相关方面的培训和检查。

    有点像消防局,他们主要的工作不是灭火,而是通过自己各方面的努力,来预防火灾,工商局,是不是也可以朝这方面转型呢?

    从大方向上来说,这至少也是积极转变机构职能和服务意识的一个有益尝试吧!

    …………

    “你就不怕他们真查处些什么问题来?”看着工商局的那些人,刚喝完杯茶,就被集团一个个部门的负责人拉回去,金翎说,“你这样做,好像唯恐工商部门不知道我们的不足,和一些不符合规范的地方一样,”

    “我相信我们的主要工作,一定能经得起这样的检验,我也希望他们真能帮我们找出一些不符合规定的地方,这些地方,始终是我们工作的短板,也是隐患,早发现,早改进,早好,”

    金翎摇摇头,“不对,你说,是不是马闻晢他们家,最有可能从这方面入手针对我们?你才有这样的应对?”

    看来金翎是已经真的放下了过去,因为此时她的智商,绝对是在线的。

    冯一平同样摇头,“你真是想太多,主观上,我肯定没有这样的意思,我这样做的目的,真的就是我说的那些,”

    “我们自查,再严,再多,因为一些惯性的眼光,有些方面的问题,肯定发现不了,监察部可能同样发现不了,但这些比我们更懂相关方面法律条文的人,可能很轻松的就会发现,”

    “你放心吧,别多想,我还真烦不着为了他们可能的注定上不了台面的手段,这么大动干戈,现在的我,要做什么,堂堂正正,堂而皇之的做就可以,不用这么转弯抹角煞费苦心,”

    但是金翎还是听出来冯一平话中的意思,客观上,他这样的请求,确实可以化解马闻晢家在这方面可能的手段。

    “他们如果查出问题,不会真的处罚吧,”她又担心起另一个问题来。

    冯一平说得对,对自己再自信,金翎也明白,公司的工作里,肯定有需要改进,甚至可能是不符合相关法律规定的方面,万一工商局的那些人,看到一样后,直接扔下一张行政处罚通知单,那该如何是好?不是自己找罪受吗?

    “你是不是已经问过这个问题?放心,从赵局长同意我请求那一刻起,这就是件心照不宣的事,他们此行主要的目的,主要是为了帮助我们,而不是处罚,”

    冯一平相信,赵局长这样的人,肯定是人精,不可能做出金翎担心的事来。

    …………

    前台的姑娘看着又来了四个穿着工商制服的大檐帽,以为还跟之前的那几位是一拨的,心说老板就是牛,他一出马,以往只会调查、处罚一些企业的工商局,居然派出了这么多人来支持公司的工作。

    她正准备通知办公室,那四位一脸严肃的走到台前,亮出一个黑色,上面镂刻有工商行政管理徽章的皮夹,“你好,我们时市工商局的,为了调查了解你公司的一些经营活动情况,我们现在需要查阅、复制或者依法扣留有关的合同、发票、账册、单据、记录、文件、证照、业务函电等资料,请你马上通知你公司相关的工作人员,”

    经过两天的协调,刘、方两位处长,终于找到了愿意协助他们调查的人。

    他们认定的突破口,还是集中在价格欺诈这一块,但要确定是不是有价格欺诈的行为,必须要了解相关的进价。

    当然,他们也希望,在这次查账的时候,如果能捎带手,搂草打兔子,发现其它的问题,那自然再好不过。

    前台的小姑娘有些懵,之前到的那一批工商局的人,和和气气的,表现得跟公司好像是一家人一样,怎么现在这批,又这么杀气腾腾,一看就不怀好意的呢?

    她马上又拨通了方颖芝的电话,“方主任……,”

    …………

    今天来的市工商局的这四位,已经得到了很明确指示,不管出现任何情况,也一定要达成目的,但是,看着跟在一位漂亮女孩子身后出现的,跟己方一样穿着打扮的几位,他们有如丈二和尚摸不着头脑,这是怎么一回事?难道是有人捷足先登,跑来抢功?

    于是,七八位同样制服,同样大檐帽的人分为两方,几乎是同时开口问,“那个部门的?你们来干什么?”(未完待续。)
网站地图:1 2 3 4 5 6 7 8 9 10 1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