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们是市工商局,”“我们是区工商局的,”

    “你们也在这稽查?”

    “市局要查什么,我们怎么不知道?”

    这本来一个系统内的,市局和区局的两路人马,隐隐有些对峙起来。

    “各位,先里边请,”方颖芝在旁边看着这一幕,觉得冯一平的这个安排真及时,不过,这么多穿制服的聚在这,影响总是不好。

    指望他们起冲突总是不可能的,这会,像工商、质检这样的部门,省以下还是属于垂管,就是说区工商局,直属于市局管,不归属同级政府部门管辖。

    而且吧,现在这样的单位还不少,比如,上次赴宴,区领导带来的那些单位一把手里,几乎有三分之一,严格来说,其实都属于他们的上一级管辖。

    这个原因,自然很好理解,实行条管,他们的上级部门手里的权利更扎实,同时,这些下级部门,一定程度上,游离于同级地方政府带动管辖之外,那多逍遥!

    这样做,当然会有端得到台面上的理由,那就就是杜绝地方保护主义,保证在工作过程中的公正客观。

    但是,在地方政府的地盘上执法的这些条管单位,其实并不可能无视当地政府,做客人的,都要看主人的脸色。

    任何条管单位工作的开展,都不可能离开地方政府的支持,所以他们必须与当地政府合作,积极配合当地政府的一些要求。

    还有很重要的一点,工商部门党组织关系仍在地方,从这一点来说,工商部门自然属当地党委领导,如果党员犯了错误,还归当地纪委查处,如果谁想入党,也归地方党委审批,同理,上级工商部门任免下一级工商部门负责人的时候,同样要征求当地党委的意见。

    所以吧,这个关系,其实也不是那么纯粹,挺纠结的。

    总之,区工商局的赵局长,当然要听市局的指挥,但对区长着力强调的事,赵局长同样要把这当回事,并认真办理。

    …………

    市局来的四位,带队的是稽查部门的一个科长,三言两语说明了情况,郑处长马上察觉到了这其中不同寻常的地方,调查嘉盛这样有影响力的公司,按理,市局不可能不通过他们区局,至少,要提前知会的,但是,他们早上出门的时候,明显不知道这个消息。

    市局的杨科长,听了郑处长的话以后,也觉得挺纳闷,什么时候,我们工商局提供这样的服务?同时,既然在这里当面锣对面鼓的碰上了,那怎么也不可能绕开,或者抛下区局。

    于是,他们马上掏出电话,各找各妈,哦,不对,各找各的上级。

    “什么?”赵局长听到这个消息后,有些懵,调查自己辖区内这样的企业,自己居然不知情?“因为什么原因,已经立案了吗?”

    郑处长听了这话,马上明白了自己局长的立场。

    虽然法律规定,工商部门的调查取证,应当在对违法行为进行立案之后才能进行,但在实际操作中,很多工商部门是未立案先调查,在取得了所需证据后再行立案,采取补签立案文件的方式完善程序。

    同理,工商部门在实际的调查取证时,往往不会告知被查企业真实的目的,而采取一定的执法策略(譬如强硬态度、任意索要财务和交易资料、不达目的不离开现场等),给当事人或有关单位和个人造成一种心理压迫和情势压迫,从而为调查创造有利条件。

    现在局长主动问这个,看来他显然对这样的行为,是不太赞成的,嗯,不好说不赞成,应该说比较慎重。

    他捂着电话问同样跟上级通话的杨科长,“什么原因?”

    杨科长有些为难,但是呢,又不好不说,犹豫了一下,“涉嫌价格欺诈,”

    这就是他们定下来的理由,反正是“涉嫌”,如果最后稽查的结果,证实了这样的嫌疑,那自然挺好,接下来该罚罚,该处理的就处理。

    就是稽查到最后,涉事企业洗清了这样的嫌疑,那同样没什么,企业本来就有协助工商部门调查的义务。

    “就这个?”郑处长都觉得这有点小题大作。

    按理,价格欺诈这样的事,直接去嘉盛下面公司的那些门店就可以,比如有佳便利店、怡佳快捷酒店,以及那些专卖店的分店,怎么要到它地区总部来查?而且还一股脑的要查那么多相关文件?

    “郑处长,这是上级的指示,”市局的杨科长,觉得自己没必要跟下面分局的人解释这个问题。

    殊不知,吩咐他们来的领导路增超,这会也有些麻爪,事情怎么会成为这个样子的?

    本来计划得好好的,他们先来,然后,发改委那边跟进,等嘉盛还没来的及跟新区分局和政府反应,他们就已经麻利的撤出,这边就没他什么事,谁知道,偏偏这么不凑巧。

    “表明我们的来意,你先稳住,”路增超匆匆挂了杨科长的电话,朝局领导办公室跑。

    现在,他的首要任务,是向领导解释这事。

    但是已经迟了,局长正在接电话,“老赵,你别激动,首先,不管是哪家企业,都有接受我们稽查的义务,稽查的原因,嗯,”他看到稽查处的负责人小跑着进来,心里有些明白,“之后会通知你们分局,”

    赵局长拿着挂了的电话,谁能告诉我,这究竟是怎么回事?

    不过,接下来,他还有第二个领导要通知,“区长,是我……,”

    这个电话,他也必须要打,嘉盛和区里的关系那么铁,这样的事,区里自然马上就会知道,与其让别人来问,不如自己主动说。

    …………

    “这究竟是怎么回事?调查嘉盛这样的公司,居然我都不知情?”局长看着路增超,很是恼火。

    对下面一些人的动作和套路,他自然是了解的,可是,那也得看对象不是?现在这动的是谁?那是嘉盛,那是国内最有影响力的民企,而且,又是在浦东新区这样敏感的地方。

    “局长,你听我解释,”路增超擦了擦额头上的油汗,心里这会把发改委的那两位给骂死,“我是应兄弟单位的请求,”

    “哪个单位?”

    “发改委价格处,”

    “发改委,谁给你的这个权利?”局长听了这话就拍了桌子。

    发改委和工商局,在一些问题的监管上,权限有些重叠,既然是重叠,那自然会有竞争,这关系,也不会太一团和气。

    “你是我们局的处长,还是发改委那边的办事员?”

    “局长,”路曾超头上的汗更多了,“我们之前和价格处有过几次合作,我之所以同意,是因为这次我们去,其实就是做个样子,后续由他们负责,”

    “后续由他们负责?那为什么还要我们去做样子?你理一理这事,说得通吗?”

    路增超知道自己现在说什么都是错,低头不说话。

    局长自己在那里想这件蹊跷的事,嘉盛,发改委,嘉盛,发改委,他马上想起一件事,毕竟在市内发生那样的车祸,怎么也是一桩大新闻。

    嗯,这样就能说得通了,自己这边先去做个样子,然后发改委跟进,然后,想必就会有电话去找嘉盛的老板,或者是那个总裁,再然后,这些调查,估计都不会继续下去……。

    只是自己这边,白白被人当了一会枪使,这个路增超,真是个不争气的家伙!一定要记住,以后要想办法找回来。

    “趁还没有造成任何不利影响,先让你的人回来,马上,”

    “我马上办,”路增超马上拿出电话,“小杨,马上回来,别问为什么,回来,立刻!”

    “刘处长,”他跟着给那边价格处的打电话,混到这个份上的,其实都不傻,“你这是让我搅和进了什么事里?马上给我一个说法,”(未完待续。)
网站地图:1 2 3 4 5 6 7 8 9 10 1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