郑康亮他们,看着冯一平亲自陪着这么一大波军人进来,而且这些人军衔还不低,也有点摸不着头脑,不管是冯一平还是嘉盛,都没听说跟军方有牵扯的啊。

    “首长们好,”穿着有很多军装元素的灰色外套,平常一向披着的长发,也扎在脑后,看上去很清爽,很有几分不爱红妆爱武装劲头的金翎,站在门口迎接他们。

    这一身打扮真是挺有心机的,至少总后的这些人,看着她这副打扮,挺欣赏的。

    “这一定就是嘉盛集团的美女总裁了,幸会幸会,”带队的卫铮大校笑着说。

    这话,如果是由其它人说出来,未免有些不庄重,但是,由卫大校这样上了年纪的人说出来,那就是一种夸奖。

    “谢谢首长,请进,”

    向晓芳从冯一平身边经过的时候,还特意瞄了瞄他的西装,用意不言而喻。

    拜托,我这样笔挺的一身,很帅气,而且也很正式,很国际化好不好,难不成我要去定做一套中山装穿上?

    手机响了起来,一看,哟,区长的,那得接。

    “一平,我听说有市工商局的到你公司去稽查,现在没事了吧?”

    “有这事?对不起,我之前不在公司,在机场接待客户,您稍等,”他走到会议室,这才发现不但方颖芝和郑康量在,陈天阳律师也在。

    “怎么回事?”

    “市工商局有四位工作人员来公司核查,但是又没有相关的法律文书,已经回去了,”方颖芝三言两语的概括道。

    “我们准备给你打电话,是金总当时说不用麻烦你,”

    “哦,”冯一平想起刚才在电梯口碰都的那四位,原来是这么回事,他看了眼郑康量,后者连忙说,“冯总,赵局肯定会给你打电话解释,”

    冯一平点点头,“区长,我了解过,没事了,谢谢关心,”

    “没事就好,一平,如果再有其它行政部门来你们公司调查,你通知我,我派人和你们一起接待,如果他们的工作,严重的干扰到你们的正常工作,区里支持你们申诉,”

    “谢谢区长,”

    “呵呵,应该的,你们毕竟是在我们的辖区内投资,为我们的辖区创造利税和就业机会,为你们排忧解难,就是我们的职责,”

    “另外,一平,我相信,这一次,你也应该做好了相关的准备,有就最好,总之一句话,需要支持,给我打电话,我支持你们一切正当的要求,”

    “没事就好,我先挂了,”

    区长后面这几句话,信息量有点大,看来吧,马闻晢的那点事,有心人全都知道。

    确实,就在冯一平他们还不知道的时候,关于嘉盛和马闻晢的那点恩怨纠葛,已经传遍了很多单位。

    这会,那天晚上岁区长一起到了会所的那些一把手,都想明白了,为什么一向低调的冯一平,那晚宴请了区里那么多的领导,为什么那晚冯一平会跟工商局的赵局长那么亲近……。

    这些,原来都是他准备工作的一部分。

    首富果然就是首富,虽然看上去阳光温和,人畜无害,但这手腕还真不赖,连对手可能用什么招数,都猜了出来,并且有了对应的预案。

    当然,冯一平自己也是真没想到,这事怎么就这么巧,区工商局的早上刚到,市局的跟着就到,刚好撞上,想回避都回避不了,跟着估计就直接闹到市局局长那去,有些人是想蛮都满不住,呵呵,自己这运气,也真是没谁了。

    也不知道马闻晢那边,这会是什么反应?

    他也不知道,这事扩散得这么快,深度这么广,还应该要感谢市工商局的路增超处长。

    “一平,”刚跟区长通话完,赵局长的电话就来了,“对不起,给你们带来麻烦了,”

    “不麻烦,作为国内知名的民营企业,嘉盛一直模范遵守相关的法律法规,同时,接受相关部门的调查,也是我们的义务嘛,我个人能理解,”

    “真的很抱歉,我第一时间问市局的领导,主要是因为一些沟通的问题,造成了今天的失误,”

    “请你放心,局里一定会给你一个交待,”赵局长说。

    “谢谢,”冯一平其实不太在乎工商局追究不追究先关责任,相信经过这次以后,工商局再遇到嘉盛的时候,一定会慎重。

    但冯一平可以无视他们追求,不代表所有人都这样,有些人却不一样,比如说这会间接帮了冯一平一把的的路增超处长,真的急得差不多撞墙。

    他帮着挽回了好几个兄弟单位的相关负责人,让他们不至于像自己一样,被人当枪使。但是,这会真没几个人能拉他一把。

    …………

    金翎看来已经陪着总后的人聊了不少,冯一平进去的时候,刚好一位提问道,“电池的知识产权没问题吧,”

    金翎抬头看到冯一平,“这个问题,由他来回答,”

    “谢谢,不错,我们嘉盛锂电池的核心技术,是美国麻省理工大学著名材料物理学家,蒋教授的发明,但是,嘉盛早就购买了全部的专利,”

    “我们后续的改善和完善,也是我们研究院里的一些成果的应用,这座研究院,是我们嘉盛全资的几家科研机构之一,这几家科研机构研发出的所有成果,全都属于嘉盛。”

    “虽然蒋教授,依然是首席专家,但是,研究所里挑大梁的研究员,都是国内相关的科学家……,因此,我们的电池,是百分百的国产电池,”冯一平直接回答了那位的担忧。

    在国防设备方面,一向很开放的美国国防部,都坚定的选用美国工厂生产的电池,总后他们有这样顾虑,当然可以理解。

    电池这玩意,关系到好多设备的正常运转和运作周期,这里面,有一些高精尖的设备,比如,卫星!

    “呵呵,我们很荣幸,相信现在一平亲自向客户解说产品和项目的机会,应该不多,”卫大校笑着说。

    “这真的跟产品和项目无关,主要是跟客户有关,”冯一平认真的说,“我同样有一个军旅梦,现在因为种种原因,既然这个梦实现不了,那我很高兴能为国防事业贡献自己的一份力量,”

    “冯总,我们知道在国内,嘉盛的锂电池,确实享有盛誉,但是,军需产品,因为适用环境和其它因素的原因,有它的特殊性,对锂电池这样的产品来说,稳定性,是重中之重,这方面,你们做得如何?”一位中校问。

    “这方面,我们相信部队会有很严格的要求,应该也会对我们的产品做很多严格的测试——我们非常欢迎部队这么做,”

    “我在美国投资了一家纯电动汽车,嘉盛锂电池,自然是候选者之一,这些数据,都是在硅谷的锂电池实验室,进行的一些破坏性实验后得出的数据,基于这些数据,我可以负责任的说,我们的锂电池,在世界范围内,都是稳定性最好的几种产品之一,”

    “当然了,我并不是这方面的专家,具体的数据,大家接下来在工厂和研究所参观的时候,可以跟我们的科研团队交流,”

    “我想再重申一遍,我这真不是为生意,我这也不是推销,我很荣幸能为国防建设贡献一份力量,基于这个目的,基于对我们产品的信心,我非常希望自己生产的优秀产品,能为我们的部队服务,我坚信,我们的产品,一定能在一定程度上,提高我们部队的战斗力,”

    作为一个男人,作为一个理智的愤青,作为一个还是了解一些相关情况的伪军迷,这些话,是冯一平的真心话。

    虽然不能扛枪保家卫国,但他真的希望通过这样的方式,来间接实现自己的军旅梦。

    老实说,当初买下蒋教授的专利,他可能在潜意识里,就有这样的想法。

    …………

    下午,总后的大队人马,前往工厂和研究所,冯一平并没有作陪,专业的问题,他没必要掺和,也掺和不进去。

    他正在研究公司搜集来的,关于国内电子地图公司的资料,方颖芝走了进来,“一平,前台说市工商局有一位姓路的处长,坚持要见你,说有很重要的事,一定要跟你当面说,”(未完待续。)
网站地图:1 2 3 4 5 6 7 8 9 10 1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