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这位路处长是吧,什么来头?”冯一平放下那一大叠资料,揉了揉酸涩的眼睛。

    确实如他所料,哪怕是国家控制得很严,除了那些身在福中不知福的国企,真的已经有很多民企涉足其中,2000年以前,就有不少好些公司在这一行里打拼。

    哪怕他们当时都明确知道,导航业和地图测绘这事,因为和国家安全紧密相连,很难对民企开放,获得测绘资质,那更是只能在梦里想一想的事,但是他们还是做了,义无反顾的开始做。

    其实,不仅是在导航和电子地图领域,那会,很多公司都是这样,选定了看准了,也不管政策支不支持,就埋头去做,因为前面不少人的经验告诉后来者,很多事,开始做的时候,只能想办法钻空子,但是做着做着,政策就允许了。

    刚好那会,先行者们在那一行,已经有了些基础,再加上政策以支持,哎,成了!

    说起来,改革开放以后,对社会和民间资本来说,机会是很多,但是,想把一件事做成一桩事业,再把它做大做强,这样的事情还真是不多。

    后来,甚至有些人就专门找一些目前国家保护,但是对比国外的情况来看,未来一定会放开的方向来做。

    中关村的元老,段永基先生有句名言,阐释那个时代在中国做哪些事情可以成功,一是外国人做不好的,二是不让外国人做的。

    像当时联想、方正、电信、华为都是这样的企业。

    投身电子地图这一行的,可能也都看准了,在将来,这事一定会放开,而目前,虽然不对民企开放,但同样不让外国人做,所以,这就是一个机会。

    当然,选择做这一行的人,肯定也都看到了这一领域可能带来的高回报。

    冯一平看到资料里的有一个部分,以为搞错了,特意打电话郑重的问过,结果,上面说的还真是真的。

    在他读初二,也就是93年的时候,国内有一家公司,设计了一个用GPS监控车辆的项目,想要把这个技术放在汽车上做一个防盗系统,这样的事,对20年后的人来说,那算个什么?

    可是,就凭这个项目,他们当时拿到了工行整整的30个亿的受信额度!

    那可是93年的30亿!

    考虑物价和通胀等等方面的因素,那会的30亿,绝对相当于2013年时的300亿。

    这样的先例,想必也是不少人选择进这一行的动力。

    可是,对冯一平来说,光看这些资料,同样很难决断,该跟那些公司合作。

    虽然金翎和他,都排斥跟国企合作,但是,跟民企合作,同样有很多困难。

    区别最大的一点,对国企来说,它的资产和利润,肯定不属于那些领导的,所以在谈双方持股比例的时候,会比较容易,国企领导,主要追求的是政绩,双方持股比例只要过得去,那就好说。

    但是对民企的股东来说,你要稀释他们的股份,就是摊薄他们的收益,那个谈判的过程,肯定是一场劳心劳力,斗智斗勇的拉锯战。

    而且,国企虽然反应迟钝,但是它的架构相对稳定,民企则不一样,可能一夜之间,你合作的对象,全都换了人,新的合作伙伴,搞不好就是你的竞争对手(这样的事真的屡见不鲜,最新的事例,大家可以看看360和酷派的合作)。

    由此带来的内耗,实在让人伤脑筋!

    看资料看得头昏脑胀的冯一平,觉得这些好像都不是自己的良配,和已经有基础的公司合作,前期是省事一些,但是,后来的这些麻烦!

    要不,干脆自己招兵买马,新起炉灶,从头打造一家公司出来?

    这个念头一萌生出来,他就觉得,好像真的不是不行哦!

    因为汽车和其它交通工具上,电子导航仪普及力度的加快,由此肯定会倒逼国家放宽对相关领域的管控,又有领导愿意出力,加上自己现在总算也有了一些影响,拿到测绘资质,好像也不是特别难的事。

    况且,自己在美国收购的的电子地图技术提供商deCarta,虽然已经整体转让给谷歌,但是,作为曾经的老板和谷歌的大股东,应该还是能用一个比较实惠的价格,来取得他们一些专利的使用权。

    NAVTEQ这样世界顶级的电子地图提供商,自己同时又是它的大股东,这样的条件,在国内可以说是独一家,为啥不自己做呢?

    老实说,在国内,一些未来本来就能发展得很好的公司,冯一平也真的不愿意去摘桃子。

    知道发展方向,可以得到技术支持,那现在最关键的,就是人的问题。

    好在现在不比以前,相信以自己现在的名望,找相关的人,虽然不会振臂一呼,就应者云集那么夸张,但是,找应该还是好找的。

    那就自己做,省事,清爽!

    那就自己做,他睁开眼睛,突然在桌上拍了一下。

    “怎么了一平?不愿意见吗?”拿着一杯水过来的方颖芝,不太明了他为什么拍桌子。

    “哦,不是,想到了一点事,这个,路,路处长是吧,是什么来头?”

    “郑处长说,这是市局稽查部门的负责人,之前来公司,说要调查我们的那四个人,应该是他的手下,”

    “哦,那就没必要见吧,他现在来,除了道歉和求情,估计不会有其它的事,”

    “但是郑处长建议,如果有时间,见一见也不错,这是一个很关键的部门,关系处好了,至少将来我们会少很多麻烦。”

    “那就先让他进来等着,对了,让金总过来,”

    “好的,”

    但方颖芝又没有马上离开,站在原地欲言又止的,“怎么了?”又那一大叠资料的冯一平不解的问。

    “哦,没什么,我看你挺累的,要不要我先帮你按一按?我的手法不错,我爸我妈都说好,”

    “不用,”冯一平摇摇头,“就是看这些资料看得头昏脑胀的,眯一会就好,”

    “啧,你现在的本事越来越多了啊,也不知道将来谁有那个福气享受,”

    “什么本事,你说什么呢?”方颖芝有些娇羞的一跺脚,扭身快步出去了。

    冯一平不解,本事,不就是本事吗,难道我说错了咩?这有什么不好意思的。

    我又没说将来谁有福气领教你的功夫。

    啧,这是想什么乱七八糟的呢!他摇摇头。

    “怎么了?”金翎推门进来。

    “没事,”

    “没事还让我过来,忙着呢,”

    “哦哦,有事,”冯一平把一大摞资料朝她面前一推,“看完了,”

    “看完了?”

    “对,”

    “那你倾向哪几家?”

    “我啊,一家都不倾向,”冯一平把自己丢在临时给他添置的一张沙发上,“看完以后,我就油然而生一个念头,干脆咱自己做,多清爽啊,省得谈这谈那的,”

    “又自己做?”

    “对,”冯一平分析了自己所具备的优势。

    “这么说,好像确实挺不错的,脚,收一下,”她也坐到沙发上来。

    “不过,我觉得你的思路有问题,为什么要花钱从谷歌和NAVTEQ购买专利使用权呢?还不如直接跟他们合资,我想,只要我们能拿到测绘资质,加上他们对你认可,他们巴不得会跟你合作,”

    对呀,自己这还真是想岔了,“看到你进步越来越大,我真的非常非常欣慰,那好,就这么定了,具体怎么做,全交给你,”

    “我就知道是这样,”金翎拿起一个抱枕,狠狠的打在冯一平身上

    …………

    以往进所有公司的时候,因为身份的特殊性,路增超总是感觉很有优越感的,但是,今天进嘉盛,他却不自主的有些紧张。

    以前他对有首富之称的冯一平,自然是知道的,但并不了解,今天稍微了解了一下,越是了解,就越是心惊,自己当时怎么就答应老刘那个混蛋呢?

    “路处长,请喝茶,麻烦你在这里稍等,我们冯总空下来,会见你的,”带他进来的职员,把他带到会客室的桌子旁,交待了一句,就离开了。

    走上现在岗位以后,他到哪一家公司,不是老板、总经理的围了一大堆,这样的冷遇,是好多年来的第一次。

    那个冯一平在哪呢?

    路增超看到,那个职员出去后,对一个拿着文件夹的漂亮姑娘说了句,那姑娘看了自己一眼,点了点头,说了句什么,这是会尽快安排自己见面吗?

    然而他真的想多了,他紧张的枯坐在那里,看着时间从10点半,走到11点半,再到12点半,办公室里都没有什么人了,还是没人来招呼他。(未完待续。)
网站地图:1 2 3 4 5 6 7 8 9 10 1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