举目四顾,人越来越少,大多数人都说笑着关了电脑去吃饭,好像就没人留意到会客室里,还凄清寂寞冷的坐着一个喘气的大活人。

    路增超有些慌,不是饿的,他是着急,这个冯一平,什么时候才能见自己呢?要是再拖下去,说不定局里对自己的处理结果就出来了。

    他站起来,试图找那个带自己进来的职员,试图找那个看上去是个主管的漂亮女孩子,均是一无所获,这一会,他是真的有些举目无亲感觉。

    喝了一大口冰凉的水,心里的焦躁不安才终于消褪了一点,正准备随便拉个人问问,他看到了熟悉的制服,开会时见过几次的郑康量,带着几个人,和一群嘉盛的人说说笑笑的,也朝门口走,看样子是去吃饭。

    “老郑,郑处,”他招着手跑过去,可算见着亲人了。

    郑康量抬头一见是他,有些无奈,知道路增超进来了,他在上午的时候,都是避开这边的。

    “路处,你还在呢,”既然都看到了,他自然不好不理。

    “你们好,”路增超很有礼貌的问候和郑康量在一起的那些嘉盛员工,当然,那些员工没有一点受宠若惊的意思。

    “郑处,你得帮帮我,你知道我有急事找冯总,但是我在这等了两个多小时,还一直没有见到他,他是不在公司吗?”

    “这我不是很清楚,”

    刚好这时,路增超遍寻不得的那个带他进来的小伙子也走了过来,路增超激动的拉住他,“你好,请问冯总现在可以见我吗?”

    “对不起路处长,我过来是想通知你,冯总现在没时间,要不您下午再来?,”

    下午,搞不好下午领导就会研究怎么处理自己。

    “这位兄弟,麻烦你通融一下,我不会耽误太多时间,10分钟,不,5分钟就好,”

    “路处长,我想您可能不清楚,今天让你进来,其实已经通融了,现在和我们冯总预约见面的,至少都排到了5天后,”

    这样往脸上贴金的话,路增超自然是不信的,但谁叫自己在人屋檐下呢,“冯总中午总会休息吧,总会吃饭吧,能不能让他抽个几分钟的时间,我的事,真的很紧急,”

    “我都等了两个多小时,”在他心里,一直以为冯一平这是对自己的举动不满,故意晾着自己。

    “路处长是吧,”陪着郑康量那一行人中,一个高管模样的人开口,“你就别为难他了,你知道我们冯总午餐时间有多长吗?这几天都不会超过半个小时,至于休息,你自己可以看,”

    他带着路增超朝旁边走了几步,恰好可以看到冯一平所在的那间会议室,有两个人好像在收拾桌子,摆上几个饭盒,而冯一平,还坐在笔记本前面,一边对着麦说话,一边在旁边的本子上写着什么,看样子,还在忙着远程开会。

    “我只要5分钟,”路增超还是不放弃。

    “好了老路,我们先去吃饭,吃完饭回来,再看看冯总的安排,”郑康量走过来几乎是把他拽走,都这个份上,还这么强求,说明这个老路,还是没放下架子,理所当然的认为自己的事一定得优先。

    …………

    味同嚼蜡的吃了一顿工作餐,又坐蜡一样,在会客室里继续呆了三个多小时,一直关注着那间大办公室的动静,也一直通过手机,留意着局里的动静……,路增超的这几个小时,别提有多难受了。

    期间,他看到冯一平出来过一次,应该是去卫生间,路上还在打电话,他很想跑过去,但是,那个他特意找都找不到的小职员,马上出现在他面前,一脸警惕,得,还是干等吧!

    一直到下午4点16分,他才终于有机会走进那间办公室。

    两个助理在收拾桌上的文件,冯一平依然坐在电脑后面,还是很忙的样子。

    “冯总好,”路增超笑着走过去。

    冯一平抬头看了他一眼,“路处好,请坐,”没有起身,也完全没有跟他握手的意思。

    上午看到的那个漂亮女孩子端着几个文件夹走进来,“一平,这些需要你签字,”

    坐在一旁的路增超,虽然急,但觉得现在不是说话的时候。

    “路处长,”签字的间隙,冯一平看了看手表,“你不是找我有急事吗?我马上得去工厂,陪同总后的首长们,时间不多,”

    路增超为难的看了看那两个在收拾办公桌的年轻人,以及那边那个漂亮的女孩子,在这些小年轻和漂亮女孩子面前道歉?他开不了那个口。

    “冯总,我想跟你说,不止是我这边的工商会稽查,还有质监、环保、物价局,还有消防、卫生、城管……的,都会来嘉盛调查,”

    “哦,”冯一平合上一个文件夹递给方颖芝,接过下一个,“谢谢你的好意提醒,”

    分明不太在意的样子。

    “不过我想,他们应该都不会来了,”路增超说,“知道事情的原委后,我一一跟他们打了电话,告诉他们不能被人当枪使,”

    “哦,”这次冯一平总算看了他一眼,但是看上去吧,同样不是太在意的样子,“谢谢你啊路处,”

    “冯总,”路增超站了起来,“对上午的事,我非常抱歉,”他再也没有底气矜持下去。

    冯一平挥挥手,金翎那两个助理退了出去,一个老男人道歉,这样的场合,还是少一些围观者为好。

    “那没什么,调查企业,是你们的权利,”

    听着冯一平不急不缓的声音,路增超真急了,“冯总,这真不是我的本意,我是被人利用,你也知道,是发改委那边,一位姓江的主任,再加上刘处长和方处长组织的,”

    “我是反应比较迟,发现被他们利用的时候,人已经派了出来,如果因为我上午冒失的举动,给你和你的公司带来了干扰,我道歉,”

    “好在应该没有造成什么难以挽回的后果,所以,我希望能得到您的原谅!”

    “不是都过去了吗,没关系,路处你不用在意,”

    看着被冯一平请出去的那两个无干人等,路增超又有了点信心,“冯总,我知道我的行为,影响很不好,但希望您能看在我也算将功补过,通知了那么多单位的份上,能不能给我们局里打一个电话,帮我说明一下原委,”

    这才是他此行最主要的目的,他知道,区分局的赵局长,打了电话不说,人还亲自去了局里,新区的区政府,也已经给局里发去了公函,嘉盛,也由律师亲自去局里投诉了自己那四个手下。

    看局长上午对自己的态度,这事说不定真是自己的一个坎,但是,解铃还须系铃人,他相信,只要冯一平能给局领导打个电话,这事,也就没什么事。

    这,才是他今天来这,等在这的目的。

    “路处长既然明白这样的行为,影响很不好,那你做这样决定的时候,应该想到了要承担相应的后果吧,”

    他最讨厌这样把公权力当自己私器的人。

    路增超现在说的轻松,他也不想想,不是所有的公司,都有嘉盛的实力,更不是所有的公司,都有嘉盛的底气,他上午的那么一出,如果施加在那些实力一般的公司身上,影响绝对很大。

    “冯总,你看,我后来也算是亡羊补牢,而且,只要您帮我这一次,我敢保证,今后绝对不会有这样的事发生,”

    “没那个必要,我们嘉盛不怕查,”冯一平说,“路处,在你随意把一家公司的发展,甚至是前程,当作人情,和人交换的时候,就应该明白要为此承担的后果,”

    “对不起,我帮不了你,”他把电脑放进包里,“方主任,通知金总,我们走,”

    “冯总,冯总,我能奋斗到今天的这个位置上,真的很不容易,我认识到了我的问题,希望您能帮我一次,以后,我绝对会拼尽全力,为嘉盛保驾护航,”

    “抱歉,我不知道怎么帮,也帮不了,你也不用再跟着,实话说吧,我也不想帮,”

    冯一平完全不为所动,收了好处,对嘉盛这样的公司都可以下手的人,为难的公司绝对不在少数,他不再添一把火,就已经很厚道,怎么可能帮他脱身?

    这也算是为他为难过的那些企业报仇吧。

    路增超一直跟到楼下,却也只能眼睁睁的看着冯一平他们坐车离开,手机响了起来,“小杨,局里有什么动静?”

    “路处,局里要找我们四个谈话,怎么办?”那边杨科长,听起来很惊慌。

    路增超担心的,真的来了。(未完待续。)
网站地图:1 2 3 4 5 6 7 8 9 10 1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