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看起来不错的样子,”冯一平他们赶到锂电池园区时,恰逢总后军需部的参观完园区和研究所,正在会议室里围着蒋教授交流。

    从窗外看进去,气氛很热烈,两方人员的神情,也都很轻松,不像是有问题的样子。

    要说,把他们交给蒋教授,冯一平还是非常放心,他可不仅仅只会搞科研,谈生意,同样是一把好手。

    “各位首长辛苦,”冯一平推门进去,“难得有这么多部队的专家来一趟,都说军民一家亲,我也就不跟大家见外,请各位专家一定要说说,我们的工作,有哪些地方还需要改进?”

    “呵呵,一平,你这是变着法的让我们夸奖你吗?”卫大校笑着说。

    “不敢不敢,真的是希望各位能从专业的角度,给我们挑挑刺,”冯一平连忙摆手。

    “两个字,不错,三个字,真不错,”卫大校说,“我们也考察过了国内其它几家锂电池工厂,综合来看,嘉盛的条件,是一流的,”

    “卫叔叔,你看,我说得没错吧,”向晓芳在一边帮腔。

    “不错,晓芳你这次立功了,为我们推荐了一家这么优质的公司,”

    “一平,我们认为,以我们考察的情况来看,嘉盛的条件,完全具备我们锂电池供应商的候选资格,当然,能不能入选,还是要用产品说话,在我们结束考察行程的时候,会采购一批回去做测试,”

    “卫叔叔,那什么时候会有结果?”向晓芳问。

    “你啊,”卫铮大校笑着指了指她。

    “你不是我立功了吗?现在可还不算,得有了结果才算,所以,我着急嘛!”向晓芳脸有些红。

    “最迟不会超过年底,也就是一个季度的时间,”卫大校还是给出了一个期限。

    “各位首长,测试用的样品,也别说采购了,你们开单子出来,直接去仓库提,要多少,我们给多少,免费提供给部队,”冯一平豪气的说。

    这话军需部的自然爱听,经费嘛,再充裕,总是相对有限的,这里省下来一块,那边就会多出来一块。

    “谢谢一平,那我们就笑纳咯!”

    “冯总,要是我们要1万件,你也免费提供?”这话,自然是向晓芳问的。

    “那有什么的,照样送,”冯一平一挥手,“给部队出力,我乐意,”

    他们俩这么一问一答,气氛更热闹起来,总后军需部的这些军人,对冯一平的印象,那是好得不能再好。

    冯一平对他们所代表的部队,可是非常尊重,上午亲自接机,下午又这么豪爽的捐赠,卫铮带头,大家鼓起掌来。

    “各位首长客气,小子我可担不起这样的待遇,”冯一平连忙站起来致意,“大家忙了一整天,现在也到了吃饭的时间,我们在酒店备了一点薄酒,各位,请,”

    “那我们,就却之不恭了,”卫铮带头站起来。

    而这时的冯一平,可没有之前轻松,跟部队的人一起吃饭,而且还是晚餐,不喝酒才怪呢!

    那自己今天晚上,究竟能囫囵着出来吗?

    …………

    有人比冯一平更不轻松。

    办公室里,听了自己详细汇报的领导半天不说话,江明凯觉得,再这样下去,不止办公室里的空气会凝固,而是办公室所在的空间,都会凝固起来,进而,是时间,最后,他所在的这间办公室,都会从世界上分割开。

    “工商局那位姓路的处长,真的因为冯一平的原因,极有可能要被处分,甚至是调整工作?”老马同志终于出声,打破了这叫人难捱的静寂。

    “据刘处长反馈回来的信息,是这样的,”江明凯连忙点头,“因为那事很快被反映到了工商局局长那里,在冯一平的影响下,区里去函询表示关切,连区分局的局长都站在他那一边,他们自己,当然是动作最多的,已经让律师亲自到工商局登门投诉,”

    “在这样的压力下,路处长的四个手下,已经被一一问话,那边局里的领导,针对那件事,已经召开了会议,据说,其中就有处理路处长的意见,”

    “这算是什么造成了极大的不良影响,”老马有些恼火的说,“调查有嫌疑的公司,不也是他们的义务吗?这么点压力也承受不住,”

    “让刘处长转告那边,让他放心,明天,我亲自跟他们领导联系,”老马难得的负责了一回。

    其实,也不是他主动要负责,而是这事现在很多人都知道前因后果,路增超因为他们的原因,目前处于很不利的境地。

    如果连他们也无动于衷袖手旁观,那一定会让很多圈子觉得齿冷,也是自绝于很多圈子,估计以后就是想找人打听一些消息,都不会有人配合。

    “谢谢领导,”江明凯自然有些高兴,领导愿意这么做,除了要维护自己的威信,顺道也有为江明凯解套的意思,让他终于不再担心以后其它兄弟单位的那些人,对自己敬而远之。

    “其它的那些单位,真的都不能按计划进行?今天去不了,那明天呢?”老马问。

    “据反应回来的情况,明天,怕是也不会有一家单位愿意配合我们,”江明凯说。

    为了你们的私利,去跟受到地方政府支持的企业作对,没人会那么傻,而且那企业,还是首富的企业。

    “领导,要不我通知刘处长和方处长,明天带着人,直接去找嘉盛?”

    “于事无补,收获不大,”老马摇头,“还激化矛盾,”只自己一家,这样的力度对嘉盛来说,那完全算不了什么。

    江明凯也向他汇报了他们的计划,那就是朝价格欺诈的方向努力。

    可是,这事就是查实了一次又如何?顶多只能给他罚点款。

    但冯一平是个缺钱的人吗?就是能找到机会,罚他个50万,他会在乎?他会为了那区区50万服软?

    要想让冯一平感觉到压力,要想自己在谈判中占据主动地位,得自己授意编织的那个同盟起作用了才行,可是现在哪还有个什么联盟?

    这个嘉盛,怎么实力这么雄厚,而且动作这么迅速?

    反观自己,其实已经没有了太多时间,离儿子危险驾驶的开庭日期,可是一天近似一天,搞不好自己的部下,都还没来得及查实嘉盛价格欺诈,儿子就坐实了危险驾驶的名头。

    没办法,嘉盛当初的准备太充分,不但保全了那些关键的证据,还联合了那么多车主,要是开庭,那结果显而易见。

    为了这个,老伴可是各种狠话都说了,其中的一些狠话,让老马同志也淡定不起来。

    他有些坐不住,站起来在办公室里转圈,江明凯眼巴巴的看着他,以前这样的时刻,领导总能想出不错的主意来。

    “冯一平现在在干什么?”老马问。

    “接待部队的人,据说是总后军需部的,有意向采购他的锂电池。”

    “这样啊,”老马驻足沉思,要想解决问题,怕是得自己亲自出马。

    …………

    “说实话,能跟各位一起用餐,我真是觉得很荣幸又压力大,”大大的餐桌旁,冯一平端着酒杯致意。

    “为什么压力大?我明白,跟各位一起吃饭,喝酒是肯定的,但痛苦的是,在这方面,我真的是能力比不上愿望,”

    “关键是,我虽然酒量也小,但又非常不愿意给大家留下一个一点不爽快的印象来,”

    “所以,我干脆想开了,今晚,我绝对是酒到杯干,当然,因为能力的问题,我最后肯定得溜到桌子底下,因此提前跟大家说一声,希望大家不要介意,”

    “呵呵,这么感觉跟上战场似的?放心,你要是真不能喝,我绝对护住你,”卫大校说。

    “不,你这样的领导可以呆在后方,我们一定得冲在一线,来了这么多部队的首长,我一定得把大家陪好,”

    “再说,我现在说我不能喝,你也不信不是,”

    “我今天啊,就当是****了,”

    情势冯一平确实没看错,部队的人,不管酒量怎么样,喝酒的架势就特别足,喝茅台吧,看起来跟喝白水一样。

    而且一会白的,一会红的,他们照样无所谓,真是酒精考验。

    但是,冯一平却猜错了结局。

    当公司很多酒量不错的员工,在总后这群人的进攻下,摇摇欲坠,好几个已经败下阵去的时候,冯一平虽然头有些晕,但依然好好的。

    这得归功于三位女士。

    就像约好了一样,只要是有部队的来找冯一平喝一杯,以金翎为首的三个女孩子,必定一人回敬一杯,而且,自然不是她们一杯,部队的也一杯,因为具体谈判的结果不同,这个比例,一般都在3到5之间浮动。

    但是,对总后的那些人来说,一个女孩子端着酒杯站在旁边,你难道还好意思不理睬?

    几次之后,大家也算是看出来了,不管是主动还是被动,反正冯一平受到了女同志的庇护,找他喝酒不划算。

    总之,大包厢里战况激烈,但具体到冯一平头上,其实还挺轻松的,偶尔,他还能主动出击一把。

    酒兴正酣的时候,文华进来在冯一平耳边说了几句,“哦,知道了,肯定要让他们进来,”

    “大校,”冯一平对今晚喝得最少的卫铮说,“军区来人了,想敬几杯酒,”

    “快请,”

    包厢大门打开,打头是两位穿军装的,后面跟着两位穿便装的,冯一平一眼就认出江明凯来,他马上明白,江前面的那个现在笑得很和蔼的老者,一定是马闻晢老爸。

    不消说,这绝对不是巧遇。(未完待续。)
网站地图:1 2 3 4 5 6 7 8 9 10 1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