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平好,”“一平,”午餐的时候,公司里没剩多少人,见冯一平进来,这些吃自己从家里带饭的员工,都跟他打招呼。

    03年的时候,CBD楼下的盒饭,还没有飞涨到50甚至更高一份,至少嘉盛的职员,消费起来不会有太大压力。

    至于这些自己带饭的,冯一平估计,多半是个幸福而悲催的已婚男,已经有了负担,也有人为他做饭。

    “哟,还在忙呢,”推开门,看到金翎还在伏案工作。

    “有什么办法,老板的爸妈不在,他想犯懒病就犯懒病,该做的工作,不只有我们这些小职员来完成?”

    “好像挺委屈?我来吧,”

    “别,马上就好,你还是看等下吃什么,颖芝那里有新的菜单,”

    冯一平前几天一直呆在公司吃饭,除了忙,还有一个原因,在CBD,他绝对是最知名和最受关注的人物,他也不想去餐厅吃个饭,还被人围观,指指点点。

    “好咧,中午算我请你,”

    方颖芝把菜单送过来,“这个,我带了好几个菜,我妈做的,家里口味,要不,你们先看看?”

    “家里的味道?好哇,在哪,我帮你拿,”

    …………

    “煎虾饼、千张肉、香煎鱼、炸藕夹、鱼丸、酸萝卜肉丝、腊肉菜苔,还有这个鸡汤,颖芝,你这是什么命啊,你爸妈怎么对你这么好,午餐都这么丰盛?这些菜,做起来可挺费功夫的,”

    金翎听到冯一平报这些菜名,也早就坐不住,看着摆出来的这一桌子,“你妈也不怕把你吃成个大胖子?”

    “他们要回市里,也就是最近几天这样子,”

    “要回市里?那得带他们好好在这转转,让金总给你批假,”

    “还有,最近几天都这样子,那你不够意思啊,怎么不早点拿出来分享,”冯一平夹起一片薄薄的千张肉,“嗯,就是这个味,”

    “看你陶醉的那个样子,不过,还是家里的腊肉吃起来对味,”金翎动作也不慢。

    “我妈做菜水平一般,要是不合口味,千万别勉强,”方颖芝没怎么吃,看着冯一平吃得那么开心,她就非常开心。

    今天晚上回家见到妈妈的时候,终于不用觉得愧疚。

    这几天,她妈妈一直让她带菜到公司,她回去总是说冯一平吃了觉得味道很好,于是她妈越做越有劲,只是这些菜,都便宜了办公室的那些女孩子。

    今天,总算是遇上了正主。

    “你就是身在福中不知福,”冯一平挨个尝了一下,除了油比现在的年轻人吃得重,其它的,都非常好。

    “确实,有这么一个会做菜的妈妈,你没长胖,真的是一件非常稀奇的事,”

    方颖芝称得上丰满,但真的不胖。

    “我这还不胖吗?”

    “哪胖,挺好的,你别光看着我们吃啊,你也吃,”

    …………

    半个小时后,冯一平靠在沙发上,端着一杯茶,幸福的哼唧,“太爽了!”

    方颖芝笑,“哪有那么夸张,”

    “好了,明天就走,有哪些事要安排我做?”金翎端着个本子坐在对面,她刚才同样也吃不少。

    “也不用我安排什么,在工作上,你不是一直都很积极主动吗?”

    “说这些不如给我加工资工,”

    “真是个财迷,”冯一平只能笑笑,“其它的照常就可以,还真有两件事需要你特别关注,电子地图公司,宜早不宜迟,我去忙批文,你可以先把架子搭起来,”

    “还有一件,我发觉现在力度还是太小,”

    “哪一件?”

    “我们的玻璃研究所,依然还是那么大猫小猫两三只,一点不成气候,我重金从康宁好不容易买回来的专利,到现在居然还没有吃透,更别说在那个基础上进一步优化,这个很不对,”

    “我看主要从上到下都不太重视,这个观念一定要扭转过来,这个领域,将来一定大有可为,还是那句话,你想想,如果将来大家手里的手机,以及其它的一些电子设备的屏幕,如果都能用上我们的玻璃,这将会是一个多么大的市场?”

    “如果我们各各方面都做得不错,玻璃,将来绝对能成为集团重要的一极,电子地图公司,和他完全不能相提并论,”

    他如果没记错的话,国内后来表现很好的高德地图,收购价好像是14亿美元还是多少,总之,不超过15亿美元,而国内和香港那些从康宁采购原材料,再加工成手机屏幕的那几家公司,市值加在一起,绝对超过100亿美元。

    而且,关键是这个公司,能聘用至少几十万员工,那他们县,还有什么好愁的,县里所有人,将来都到这个公司上班,估计还会缺人。

    “一定要用发展的眼光来看问题,现在用的少,不意味这将来也会少,”

    “我们的优势,就是我从康宁买到的专利,我有个感觉,这款玻璃代表的方向,也就是触摸屏,将来一定会大放异彩,”

    “所以,金总,怎么重视这一块都不为过,研究场地,一定按最高标准搭建,设备,一定采购世界最顶级的,缺人,我们可以重金从全世界挖,甚至也可以考虑从康宁挖,”

    “总之,我批准在这一块,可以不计成本的投入,把我们的这个研究所,建成世界一流的玻璃研究所,”

    “虽然我不太理解,不过,既然你这么说,好的,我马上加强,不过研究员队伍的壮大,短期内很难做到,”金翎在玻璃研究所几个字下面,划下了着重号。

    找到合适的负责人,这些就不会是问题,等到07年,你就会明白怎么回事,冯一平心说。

    “还有,海峡对岸,现在进展如何?”

    作为一个中国人,都会对海峡对岸有一种特殊的感情,冯一平也不例外。

    “以静萍的美国身份,在香港注册的公司,应该很快能得到对岸主管部门的批准,相比来看,我们在泰国的进展更为顺利,预计年底前,我们的便利店,就能在那边开业,”

    “很好,如果成功在泰国立足,那我们的旅游项目,也可以提上日程,”

    冯一平希望,依托自己的便利店开设的旅游公司,能让国内的游客,舒适放心的在泰国旅游,不会再有高高兴兴出去旅游,花了一大笔钱,结果带只回来一肚子气的糟心事。

    “这个旅游公司,开始的时候,不追求太多的线路,几条就好,做专,做精,做成品牌,”

    “知道,这是你一贯的坚持嘛,没有其它事了吗?”金翎合上笔记本,“那我有一件事,”

    “你说,”

    “鉴于你经常在国内和国外跑,我觉得,你的助理班子,也一定重新搭建,免得很多事情,都要我跟布坎南亲自沟通,这样效率太低,而且容易出问题,如果你的助理班子得力,不管是在国内还是国外,都可以无缝连接,”

    “你说的对,是有这个必要,”冯一平也觉得,现在真要带几个不离身的秘书,不然很耽误事,“你看着办吧,”

    “我初步的想法,是在国内和美国那边,各找几个人,”

    “没问题,都听你的,”

    等冯一平出去,方颖芝说,“金总,那不如找几个像你们这样,有美国学习和工作的经历,两个国家都了解的人,”

    “你说得对,也可以是在国内留学或者工作过的美国人,或者干脆是那些在美国工作和定居的留学生,”金翎点头,”你马上给美国发一份邮件,让那边的人力资源部门,按这个条件筛选合适的人选,”

    …………

    踌躇良久,冯一平还是决定给张彦打个电话,“嘀”一声接一声,第十声的时候,电话终于接通了,“喂!”冯一平的声音有些干涩。

    “我回来了,”

    “我知道,”

    “你还好吗?”

    “挺好的,”

    “国庆,回不回家?”

    “可能回不去,”

    “见一面吧,”

    那边不说话。(未完待续。)
网站地图:1 2 3 4 5 6 7 8 9 10 1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