国庆前后的首都,总是尤其美丽。

    欧文这家伙,此时完全没有世界头号大国公民的傲气,从机场出来后,就目不转睛的看着外面。

    文辉也好不到哪去,着急的想找到那些课本上,电视上,看过很多次很多次的那些代表性建筑,可这会是真看不到,他怕是巴不得现在就直接去天安门,在那广场上好好的转几圈。

    冯一平看到他猴急的样子,觉得好笑,“别急,吃过中午饭就去,”

    “周总,吴倩,把日程调整一下,白天的会议,先改到晚上,把时间空出来,”

    周星宇想了想,“是我们安排得不对,你这么长时间没回来,是得去不少地方走走,”

    不在首都几个月,这回来后,好多地方必须去走动走动,这么做并没有什么附加的意图,主要是出于礼貌。

    好在首都这边,各项业务开展得都十分顺利,不像上海一样,有那样紧急的事情要他处理。

    冯一平在美国的这几个月,吴倩一直是担任周星宇的副手,几个月锤炼下来,气质更显沉稳,“好的一平,那我马上跟你预约园区和学校,以及区里的领导,”

    比起市里和部里,这几处的领导,自然好见些。

    “还有,天骄居的金总,以及神奇工坊里你的一些校友,准备组织一个聚会,你要不要参加?”

    “那就定在今天晚上,注意不要无关人等参加就好,地点就在第一家天骄居,”

    毕业后的第一次聚会,总得给面子,也看看大家从大学生到社会人,转化得怎么样。

    “对了,你通知一下这位,如果她时间排得出来,欢迎她晚上也来参加,”

    这另外通知的,是向晓芳,她帮了这么大忙,冯一平还没有正式表达过感谢,另外,这样的活动,想来她也是乐意参加的。

    …………

    “这一定是吴倩你在打理,谢谢啊!”首都的别墅,看不出主人长期不在家的样子,连铁艺栅栏和大门,都干干净净的,里面的草坪、墙角的花卉,都维护得很好。

    “这是我应该做的,”

    “小叔,你怎么住这啊?”文辉快速的前后看了看,看不到一样他熟悉的风景。

    “你以为呢,我还能住天安门边上?你和欧文就住一楼,房间自己挑,”

    “一平,我看你得换一处大房子了,”周星宇看着这套别墅说。

    这个好像还真是,过两天如果爸妈和外公过来,还勉强够住,要是黄静萍爸妈也有时间过来,那就住不下。

    以他们家的情况,将来至少是要有10个卧室的房子才行,这样外公、两边的父母、姐姐、小舅,还有那些表弟表妹,就是同时来了,也不至于住酒店。

    最好还要有附属的建筑,这样安保,以及服务人员,也有地方安置。

    “你们自便,我先转转,”阔别几个月,总得好好看看。

    后院的树木已经彻底成材,已经高过二楼,形成了天然的屏障,私密性前所未有的好。

    听着小河从树后缓缓流过,冯一平坐在秋千架上,看着自己在首都的第一个家,有些唏嘘,这个自己曾经生活了几年的地方,现在越来越像一个旅馆,等再买了大房子,这儿,怕是会变成钟点房。

    房子越来越多,家,现在也有三个,怎么总感觉有些漂泊不定呢?

    “一平,茶,”

    冯一平看到,这还是他常用的杯子,吴倩这个助理,真的很合格。

    …………

    二楼书房,周星宇在向冯一平汇报报表上没有的内容,“非典时期我们的那些举措,在过去的这几个月里,得到了非常好的回报,消费者对嘉盛的品牌认知,前所未有的好,”

    “因此,我们的便利店,我们的快捷酒店,包括我们的装饰公司和家具公司……,销售统统提升了一个大台阶,”

    这倒也没枉费冯一平在非典前的那么多准备。

    虽然说起来,他们也没有做什么特别多的事,不过是向各地捐赠了很多红外测温仪、板蓝根、口罩等紧俏物资,同时保证有佳便利店里,不管是哪一种商品,包括尤为突出的、有钱买不到的板蓝根,原来是什么价,当时依然是什么价,”

    而且说实话,面对那样的疫情,他从来也没想过自己的那些安排,能带来什么回报,但是,现在这样的结果,自然让他觉得欣慰。

    有句话很俗,很唯心,“好人有好报,”但是,当你亲历了这样的事之后,还是会觉得心里暖暖的,有些感动。

    “这方面,我们还要再接再厉,大家都可以留心,找一些我们可以提供帮助的方向,我只有一个最基本的要求,尽量不捐现金,要么是急需的物资,被服也好,食品也好,药品也好;要么是一项工程,比如,一栋楼、一条路、一座水库,”

    “当然,我们做这些的前提,就是绝不要有功利性的考量,”

    “你说得对,慈善,本来是最干净的事情,最好不要掺杂太多的算计,或者是让太多的黑幕玷污了这样的行为,不过一平,是不是可以考虑增设一个专职的负责人?”周星宇说。

    “时机成熟的时候,我觉得有必要,”

    “《在路上》系列4期自制视频,现在网上的累计点击量,已经突破1亿!”吴倩开始汇报,“大家都把这称之为一个现象级的事件,包括央视在内,好多广电集团,也正在筹备类似的节目,”

    “1亿?那就是平均每期的点击率超过2500万?”这成绩,冯一平都有点不敢想象。

    现在可不是十几年后,网民数量突破5亿,一些热门视频动辄播放10亿、几十亿次的年代。

    也是因为非典的影响,国内的网民数量,比去年几乎激增了一半,但到现在,也就7000多万,上网电脑,刚刚超过3000万台,也就是至少三分之一的网民观看了《在路上》,或者说,平均超过8成的上网电脑,观看了《在路上》!

    “他们三位主持人的广告合约价格,特别是张小姐,已经跃居国内一流行列,”

    这事也让冯一平觉得很欣慰,张同学虽然没有在今年成为新丝路的签约模特,但她现在,可以说轻轻松松的,就比后来在圈内混了好多年,甚至带着世界小姐的桂冠打拼好几年的成就,还要成功得多。

    自己的随心之举,却有了这样的结果,冯一平也有点小骄傲,原来,现在造星,是这么简单!

    “传媒公司的陈韬总经理,一直在问你回首都的具体日期,他迫不及待的希望你能交给他下一个项目,据他说,国内,包括港台,从一线到四线,有好多明星,希望能顶替他们三位的位置,或者是预订我们下一个项目,”

    这个倒不是不行,后来国内的那么多综艺节目,都是花巨资自韩国引进,自从极速前进在美国爆红后,现在自己好歹也有了个“真人秀设计大师”的名头,把后来的那么多综艺节目复制一些出来,再出口到韩国,那想想也是挺爽的一件事。

    再说,文化产业,本来就是低投入高回报的行业,顺手做做,也挺不错。

    如果运作成功,那么,将来嘉盛传媒,登陆A股也不是难事,而且绝对会是国内娱乐行业的龙头股。

    而未来自己三十岁或者四十岁退休之后,偶尔在娱乐行业玩玩票,娱人娱己,好像也是挺不错的一事。

    “这个问题,我会抽空策划,还有什么?”

    “还有就是,我们收到了非常多的邀请和申请,这是清单,我已经做了整理,主要是三类,电视、网站、报纸、刊物等媒体的采访申请,一些时尚和商务活动的出席邀请,还有不少慈善活动的邀请,”吴倩递过一个文件夹。

    “首先只考虑央视的采访,其它的,现在都没时间参与,”冯一平大概扫了几眼就说。

    这些邀请和申请里,好多是打算借他的光,还耽误他的时间,并不会为他增加好的影响,没什么参加的必要。

    况且,不管你承不承认,他现在已经是国内最顶级圈子里的核心人物,完全没必要进入其它的圈子,等其它人加入自己的圈子就好。

    “不过,有一个邀请,我们觉得你最好不要拒绝,”周星宇说。

    “哦,是什么?”

    “我们所有的网站,包括官网、汽车网、酒店线上预订网,都有很多网友留言,他们表示,你在美国都上了奥普拉秀,跟那么多年轻人对话,为他们的成长和创业提建议,所以,在国内也要有这样的活动,因为你首先,应该是我们国内年轻人的偶像,”

    冯一平有些啼笑皆非之感,国内看到他上奥普拉秀的视频后,当时就出现过这样的呼声,没想到,他们吃醋居然也能这么持久。

    “那没问题,不过,国内目前还没有这样的平台,要不,还是用我们自己的资源,或者定个时间,我在汽车网上跟大家交流?”

    “这个好,”周星宇表示赞同,“顺道为我们的汽车网再聚聚人气,”

    “商务区的建设,非常顺利,预计在明年底,主体建筑可以竣工,”

    “很好,”冯一平侧耳听了听外面,“好吧,就先到这里,估计有人已经迫不及待的要去市中心,”

    吴倩拉开门,果然,文辉在外面走来走去,一见书房门打开,马上问“好了吗小叔?”(未完待续。)
网站地图:1 2 3 4 5 6 7 8 9 10 11